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倾世红颜之凤飞九天 > 第一百零三章
  “听每次皇上去她宫里,每回到了晚上该侍寝的时候,她都想方设法的找各种借口,把皇上推到其他嫔妃的宫里去。所以虽然她已经进宫数月,可是真正陪皇上过夜的日子,却是屈指可数,照这样子继续下去,想要顺利地怀上龙嗣,怕是不那么容易!”

  “那就很好解释了,因为她自己心里,其实并不想要进宫选秀,更不想成为皇上的女人!”柳凤凰嘴角微微一弯。接下来连着好几的时间,柳凤凰都一直赖在杨府自己的房间里,每不是吃饭,便是躺在自个儿床上,彻彻底底的,狠狠地补充自己之前欠缺了好久的睡眠,直到这一午膳的时候,柳清扬告诉了她一件事。噺⒏⑴祌文全文最快んττρs:/м.χ八㈠zщ.còм/

  “昨儿我去铺子里办事的时候,在路过隆亲王府的老宅的时候,竟然看到了隆亲王府的世子爷,听是前儿才到的。隆亲王虽然是皇室宗亲,在宗族里面也是德高望重的,可是隆亲王大多数时间都待在自己的封地上,一般情况下都不愿意涉足宫里的那些破事儿,近几年来更是如此,除了前番平南王在宫里闹事的时候。可是这位世子爷这会子不声不响地出现在京城里面,不知道倒底是为了什么事呢?!”柳清扬有些好奇。

  “我这一次回来的时候,没有走水路,而是选的那条商道。”柳凤凰弯了弯嘴角。“你走的商道?那就难怪了,商道的尽头,便完全都是海西的地界。”柳清扬恍然。“可是我回来的时候,并不知道他也跟在我后面!”柳凤凰有些不出的懊恼。

  “我在想,赵玄仁这一趟来京城,不碍是两件事。一是让他京城里多看多想多学,再有,我看八成是因为你的缘故!”柳清扬笑着分析道。柳凤凰闻言,不由得低下头去,沉默了起来,其实一直以来,她心里都十分清楚,清楚自己这位出身王府的大师兄的对自己的一番情谊。只是她从来都没有涉足过情场,也从未品尝过情爱的滋味,她也根本都没有想过,自己以后的日子该如何的走下去。什么叫情爱?

  她倒是亲眼目睹了一些真实的范例,如她的父母,再如她哥哥跟苗依依。而她自己呢?她倒是从未想过。“我知道你的心里面从来都没想过这些,虽然你现在还,可是到底也该好好考虑一下了,前儿我回家去的时候,看到母亲还在整理她以前的嫁妆,是要亲自选一些好的出来,留着好给你以后做陪嫁!”柳清扬噗呲一声笑道。

  柳凤凰闻言,好半都不出一句话,她自个儿的终身到底是怎么样,她是从未想过。在她还没下山的时候,皇上就为了宠爱穆贵妃,给她和临淄王府的哪位赐了婚。那时候她还在山上,在她听到这件事之后,当即就跑到山顶上,将皇上狠狠地骂了一通。

  后来回到家里探亲的时候,见到父母满脸愁容的样子,她心里对宫里面那两位也越发的恨之入骨,可是她到底也不能够做什么。一直到后来她终于学满下山,没想到在她跟柳清扬一起,夜探皇宫之后,竟然意外地让穆贵妃失了恩宠,被打入冷宫去了。可是即便是穆贵妃已经倒台了,那道赐婚的圣旨还是没能够收回去。

  常言道,君无戏言!宫里面哪位即便是一位昏君,可终究还是位名副其实的九五之尊。若是想要让这个昏君把那道赐婚的圣旨给收回去,除非是废了他,或者直接杀了他。可不管是废了他,还是杀了他,对她自己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历朝历代,不管是哪一位皇帝,不管是被废除的,还是直接被杀聊,都足以撼动整个王朝的江山国本。

  况且,倘若只是废除君主,那么必然得靠皇室宗族以及满朝文武所有的力量。而若是直接杀了君主,那么她势必会因此而背上弑君的罪名。而不管在哪朝哪代,但凡是弑君的,十之八九,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况且,弑君可是会株连九族的。她可不想为了这么一个昏君,而沦为铡刀之下的亡魂,更不想因为那么一个昏君,赔上父母兄长,以及江南整个木府所有饶身家性命。刚刚她哥哥的话,虽然有些调侃的意趣在里面,可是他得却也不无道理。

  虽然她从未想过自己的下半辈子怎么过,可是现如今,连她哥哥都有了苗依依在身边了,她自己倒也是时候该想一想了。在山上的时候,她师傅就对她过,自己的事情,最好是自己做主。而她若是想自己做主,那么最好是想办法,让那道赐婚的圣旨彻底作废,或者让宫里哪位自己将圣旨给收回去。

  破坏自己家那道圣旨,倒是十分的容易,可是另外那一道,却是在临淄王府里面。上次自己与哥哥一起夜探王府的时候,都没能够将那道婚旨给找出来,足以见得,王府定然是将那东西收藏在十分隐秘的地方。若是依照她之前还在山上的性子,她多半都会跑去王府放一把火,想着直接把把那道婚旨烧成了灰烬也罢!可是现在她已经下山了,做事终究也不能再如同时候,在山上那般的随心所欲,不顾后果哪一般了。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我知道你现在想做什么,不错!那道赐婚的圣旨,一定得尽早毁掉,或者想办法,让宫里哪位自己把婚旨给收回去。只是这件事得从长计议,咱们慢慢再想办法不迟!反正那旨意上面又没写明完婚的日子,所以咱们的时间还是十分充裕的,不急!”柳清扬看着几乎就快要炸毛的妹妹,笑着安慰道。“那你,咱们现在该怎么办?!”柳凤凰巴巴地看着自己的哥哥。“一句话,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柳清扬满不在乎地笑道。“其实赵玄仁的条件也不错,你倒是可以好好地想一想!”顿了顿,他继续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