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带着系统来大唐 > 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限制教宗顾大局(第一更)
  李易对自己的国家有着强烈的自豪感,尤其是关于多民族融合的方面。

  世界那么大,多民族的国家有许多,只有自己国家民族之间的问题。

  要是没有外面人总搞破坏,早弄明白了。

  因为有人见不得他的国家稳定,各种使坏、收买、煽动、提供资金、指导怎么搞事儿。

  现在吐蕃的宗教规模还没那么大,突厥更是没有大食的宗教。

  李易不准备继续让宗教发展,大家不用信别的教,信中华民族就行。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道教都可以不要,非要学,就学一点道教吧,知道怎么回事儿即可。

  “大力弘扬中华传统文化,趁此机会,问有学子愿意过去呆两年不?

  没考上科举的去教别人,回来可以再考,或者直接分配官职,支边。”

  李易开始出主意,这个事情在他看来非常重要,仅次于大唐百姓的生活水平提高。

  “为何?”李隆基抱着小家伙问。

  “大家都信教,到时候听大唐皇帝的,还是听宗教领袖的?”李易就一句话。

  “对,要教。”李隆基立即认同。

  “要限制其他宗教的传教,可以研究,然后记录下来,多印副本,放在各地收藏,避免遗失。”

  李易又提到个事情,学术要研究,传教就不用了。

  不过我们帮着记录,以免你们自己弄丢了。

  比如天竺,他那时的历史,很多都是找世界各国要,你们都怎么记载的我们呀?跟我们说一下,最好是有书籍来证明。

  李易想帮现在世界上个个国家和部落记,记完了放好。

  等有一天谁忘了,给他们一套副本。

  或许不用给,直接就写进自己的历史里,地都占下来了。

  五十六个民族能和谐相处,五百六十个不是问题。

  “炊烟多了?”李隆基看长安城的方向,由于烧火的人多,上空烟雾缭绕。

  不过都是些煤烟味,半夜的时候就好了,早上起来不会起雾霾,即便早上也生火。

  除非是天直接下雾?那样煤烟和柴火烟一时散不去?比较呛人,不过忍忍就好?等太阳升起。

  李易天天会观察?一般早上和晚上,中午不用看?大部分人会选择吃盒饭。

  盒饭的利润不高,百分之十所有。

  换成自己家做?这个钱做不下来?保证高过买份饭。

  “今年冬天京兆府希望别有人冻死。”李易看烟在看火炕。

  晚上最后一次烧,天气不好的时候衙门派人到各坊与外面宣传,别压炉子,容易中炭毒。

  因为火炕漏烟?所有的火炕都漏?不可能全堵上。

  气压有所改变,烟出不去,就从炕的缝隙中冒出来。

  如果直接冒烟,还能知道情况。

  若压炉子,慢慢往外冒一氧化碳?这个无色无味,睡迷糊的时候就直接迷糊过去了。

  半夜的时候气压突然变了?各坊专门负责守夜的人必须敲锣,宁肯吵醒所有人?也不能有一家因炭毒而死。

  守夜的人有专门的炉子用来观察,烧水。

  “你还有煤矿的位置没?再给几个?多挖煤?白天的时候烧煤坯?晚上的时候烧块煤,便宜一点。”

  李隆基想到了一个好方法,减少中炭毒概率的。

  用煤面子打的煤坯容易出烟,燃烧不充分,煤块烟则少。

  “有,我这就在地图上标。”李易点头。

  ‘嗖!’紫玉跑了,去取地图。

  青松看着,等紫玉跑出去几十步,他打开自己的拉杆箱,从里面拿出地图:“东主,京兆府和周围地方的。”

  “哈哈哈哈~~”李隆基突然大笑,笑完喊:“紫玉回来。”

  “啊!”紫玉不明白什么意思,却转身跑回来,等看到地图,瞪青松。

  李易在地图上用铅笔标出来四个不深的煤矿,京兆府和上面下面所有州的露天矿他全给出来了。

  现在给的是二百米以浅的煤矿,煤矿一般会有备注,多少米以浅。

  以浅就是在这个深度和更浅的位置有煤,能挖。

  凭大唐的采挖技术,二百米往下的,李易都不推荐,挖不下去。

  打井慢,还容易出事儿。

  他那时太深的也少,一下子挖到一千米以下,成本高。

  二百米以浅,基本上挖个几十米就看到了,就是出煤不多,继续挖会增加。

  不进行大规模工业,用不着太多的煤。

  “还有金银矿吗?”李隆基又想弄钱。天才一秒记住噺バ壹中文m.x/8/1/z/w.c/o/m/

  “自己挖不划算,不如通过贸易从外面运,河里的沙金我都知道,不往外拿,正因耽误劳动力。”

  李易拒绝,并且劝说,有几个蓝田县那里的用着呗!

  再拿出来金矿,不如用那人力种地和修路。

  李隆基比较遗憾,李易又与他说:“等铁路修出来,用铁路为来的收益为抵押,发行纸币。”

  “哦!如此确实不用再自己开采金银。”李隆基正是为纸币的事情想弄钱。

  “那样的话,再发行的纸币就属于信用货币了,等铁路修好,国库里的金银先用来发行大唐的纸币。”

  李易把话说清楚,信用货币终究还是要出现。

  李家庄子的兑换券明显不够用,商人愿意带出去,然后到各地,地方的商人也收。

  李易决定发行大唐纸币,不能总是李家庄子,不然大唐是谁的大唐?

  当然,大唐发行纸币,还是由他来管,别人他实在不放心。

  金融这一块,他说什么都不会让。

  “易弟你多费心。”李隆基有着同样的想法,论玩钱,他不相信其他人。

  品质他可以相信,处理上他认为所有的大臣现在属于初学者,或者连初学者都算不上。

  ……

  “看,这就是咱们大唐的钱,李家庄子的兑换券。”黄河源头的天比长安黑得晚。

  吃晚饭的时候,秦离盘腿坐在炕上,掏出来一大把钱给彼剌喇观瞧。

  彼剌喇不怎么习惯盘腿坐在炕上,面前是一张炕桌,矮,坐在那里高度正合适。

  主要原因是他脚臭,脱鞋,味道飘出来。

  他看看印刷精美的兑换券,问:“脚臭怎么办?”

  “洗呀,给你们铁锅烧水,多烫烫脚,对身体好,顺便就没有味道了,袜子也要一天一换,鞋呢,隔几天收拾收拾,皮靴的化,可以用草药包。”

  秦离闻到味道了,但还能吃饭,无所谓。

  以前训练的时候,这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