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滚堂案 > 253、
  姚公子一看见玲就大叫起来:“玲……子!玲子!我终于……又见到你……了!”玲子真不想见姚公子,所以听到声音就条件反射的想逃跑。和她一起来的有秦主任,他是专程来迎接姚主任回家的,见玲子往后退,就说:“小张,怎么没有看见你爸爸呢?”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不得不说,秦主任已经成魔,洞察一切。玲子就站住了,竟然不动声色说:“我正想给爸爸打电话,让他放心,我已经到了。”玲子说着继续往外走,说:“我去护士站打个电话,去去就来,妈妈先在这里等着我。”

  实际上,玲子就是想平复一下不平静的心;尽管已经做好了准备,但真要和姚公子长久在一起,甚至呆一辈子,玲子还是难以接受。姚夫人却很大度,摆摆手说:“去吧去吧,快点回来,我儿会一直等你。”

  姚公子的脸已经憋得通红,急得说不出话来,唯恐玲子又会一去不复返,姚夫人赶紧解释:“她要给家里报个平安,很快就回来。你不是常说要孝顺我们吗?玲子也很孝顺,给爸爸报平安是应该的,你说对吗?”姚公子这才稍微安静些。

  按照约定,姚公子回家养病,玲子要一直陪着他。他们是有合同的,一纸合同就是一个无形的牢笼。虽然姚家人并不需要玲子干什么,但只要离开姚公子的视线,姚公子就会马上“报警”,玲子竟然戴上了无形的枷锁。

  苦中作乐的事,就只有虐待姚公子。玲子早已发现,姚公子简直是个受虐狂,玲子一天不虐待他,他就浑身不舒服。玲子想到许多办法折磨他,比如倒立,站都站不稳得人,玲子偏偏要他做高难度动作,天天把姚公子累个狗熊样。

  刘拓进姚家的门仍然困难,这一次门卫看到让他留下深刻记忆的人又来了,顿时如临大敌。刘拓说:“不用紧张,你呼一下姚主任家的张玲,就说她的表妹来看她了,让她来接我们。”张玲和香香在一起,姹紫嫣红,门卫看得发呆,刘拓说:“怎么?没听明白吗”?

  其实不能怪门卫,他是个小伙子,看样子不到二十岁,看见美女就直眼属于正常范围。小伙子这才清醒些,但仍然看着香香,说:“听明白了,我马上。”可刚拿出传呼机,小伙子又停下了,说:“对不起,姚主任说了,来找张玲的人首先向他报告。”

  姚主任太狡猾了,把张玲看得这么紧。小保安打过电话,对面就说:“几个人?”保安说两个,其中有上次来的叫刘拓的。姚主任就说:“不见,让他们回去!”

  电话声音很大,香香听得清楚,连忙对姚主任说:“姚主任,我是玲子姐的妹妹,姨夫让我来看看她,不让我们见玲子姐,让我怎么回家交代?”香香本是温柔细腻的人,如今也急了,所以就质问姚主任。

  “你真是张玲的妹妹?”姚主任怀疑地说:“我知道张玲只有一个姐姐,并没有说有个妹妹,你是不是和刘拓合伙来骗我?”香香越发撒急,说:“你让张玲看一下不就行了?我是她的姨家表妹,如假包换!”

  姚主任再也不说话了,大约几分钟,刘拓也急了,就听见有人说:“香香,等着我,我马上去接你们!”原来秦主任已经给姚夫人通了话,姚夫人又和玲子通话,这才让玲子亲眼看一看,来的到底是什么人。

  玲子的眼睛又不是白长得,一眼就看出是香香和刘拓。玲子要往外走,人高马大的保姆已经拦在了门口,对玲子说:“你暂时不能出去,夫人有话说,稍等一会姚夫人就会回家,她说要亲自迎接你的亲戚。”

  说的再好听,也不过是担心玲子被刘拓拐走了,只不过秦夫人顾及张玲的亲戚,所以不得不亲自出马。刘拓估计的不错,不多会秦夫人就回来了,下车时玲子已经看清楚,保姆这才让玲子出去。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秦夫人早就看见了刘拓,这是一个不受欢迎的人,所以秦夫人对他冷若冰霜,十几步远就能感到冰冷的气场;刘拓对香香说:“秦夫人来了,就是刚下车这个。”

  秦夫人仍然是出身高贵咄咄逼人的样子,香香说:“咬定青山不放松,任尔东西南北风;我们是来看玲子姐的,能把我们怎么着?”香香并不把秦夫人看在眼里,刘拓不由得又看了香香一眼,颇含深意:“总之,要小心了。”

  果然,秦夫人对门卫说:“来找张玲的是什么人?在哪里?”这是门口就他们几个,秦夫人分明是故意给他们下马威。门卫赶紧对秦夫人说:“就是他们两个,一个是刘拓,另一个据说是张玲的妹妹。”

  秦夫人这才转头,不过对刘拓直接无视,只是上下打量香香。香香说:“您就是秦夫人吧?我是张玲的表妹米香香,我们在一起长大,玲姐来这里之前,我们仍然经常住在一起。”香香不卑不亢,介绍了自己,有礼有节。

  “嗯,明白了,你跟我走吧,咱们进家说话。”直到现在秦夫人的语气才稍微缓和,但却故意把刘拓撇出来,只是邀请香香。香香也不在意,对刘拓说:“刘拓,我们进去吧。”秦夫人似乎怔了一下,说:“这是你的什么人?”

  大概秦夫人是变色龙转世,瞬息万变,对刘拓转眼之间就像来到了冰窖:“这个人你可要小心点,他是不受欢迎得人。”秦夫人没有给刘拓留点面子,要不是因为小痞子的重托,刘拓早就横眉冷对,哪里肯受这窝憋气?!

  刘拓只能忍着;香香说:“怎么?不欢迎?他是我的男朋友,如果你不欢迎他,抱歉,我也只能就此告别。”刚走了两步,香香就停下了脚步;秦夫人似乎有点尴尬,对香香说:“你是我们的贵客,怎么能不受欢迎?请吧。”

  这时候,玲子已经下来了,正好走出楼梯间,看到刘拓和香香就紧走几步,说:“我以为看不到你们了,你们也真狠心,也不来看我过得怎么样。”玲子拉着香香的手,又对刘拓说:“快点走啊?”言语之间竟然对秦夫人毫不理会。

  滚堂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