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天阿降临 > 第562章 落脚点
  小巷尽头忽然冒出来一个人,拦住了楚君归,嬉皮笑脸地说:“这位兄弟,看你现在还带着呼吸面具,想必身体器官还很原始。我这里有新鲜出炉的强壮器官,怎么样,要不要考虑考虑?非常便宜,保证新鲜,而且移植手术免费。”

  楚君归不理他,继续往前走。

  那人一把抓向楚君归肩头,高声叫道:“兄弟,别急着走啊!我跟你说话呢,你这头盔是不是不好用?不好用就扔了!”

  楚君归稍微走快一步,就让他这一抓落了个空。

  “还想跑?”那人眼中凶光一闪,手中多了一把闪耀着电光的匕首,狠狠向楚君归后腰插去!这里是战甲的薄弱部位,他手中又是专门破甲的分子刃匕首,一刀下去楚君归身上的战甲也顶不住。

  楚君归停步,回身,一把抓住那人的脖子,然后随手抛上30米空中。

  那人高声尖叫,一路坠落,然后砰的一声重重摔在地上,就此没了声息。周围几个人本来蠢蠢欲动,看到这一幕,顿时吓得缩了回去。

  走出巷口,面前就是一条尘土飞扬的街道,两侧建筑尽管高大,却显得有些杂乱无章,更像一个个高矮不一的工业品胡乱堆在一起。大多楼房都是涂着廉价的工业涂料,四四方方的,丝毫谈不上设计。

  街道上方时时有浮空飞车呼啸而过,带起道道旋风。街道两侧的人们匆匆来去,许多都带着风镜和呼吸面具,看来也并不是人人都有个新鲜且强壮的肺。

  “那个人死了吗?”开天问。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嗯,死了。”

  “随便杀人不要紧吗?”开天现在已经吸收几十个T的人类社会制度知识。噺⒏⑴祌文全文最快んττρs:/м.χ八㈠zщ.còм/

  “正常情况下当然不能这么做,不过他该死,而且是灰色人口,死了也没人知道。”

  “什么是灰色人口?”开天很好奇。

  “他在政府系统里没有登记,也就相当于没有身份。就算是死了,这里的政府也是不会管的。”

  “我们现在去哪?”

  楚君归摊开手心,里面有一块晶光闪闪的钥匙板,说:“去他的家。”

  这是灰色身份的人,又在街头厮混,属于底层中的底层。翡翠天堂中每一天都不知道有多少这样的人悄无声息地消失。

  不会有人关注他们,生或死都是。

  他的家正是不错的落脚点,楚君归刚刚落地就遇到袭击,也不知道只是巧合抑或是故意。但至少现在正规酒店是有风险的。

  那个人没在系统中登记,但钥匙板里存储着地址,所以楚君归很顺利就找到了他的家。

  那是一栋高大且破旧的公寓楼,外墙的涂料早就剥落得七七八八,裸露出下面的混成建材。道路破旧不堪,到处都是坑洼,有的里面还积满了污浊的浑水。

  街区十分阴暗,狭窄的街道都被周围高楼的阴影所覆盖。这些高楼一栋挨着一栋,压根就没有什么间距一说。有时两栋上百层的大楼之间只有二三十米的距离,让走在下面的人有一种极度压抑之感。街道上没有多少行人,就是有也步履匆匆。一些无所事事的人靠在墙角的阴影处,不怀好意地打量着楚君归,目光更是不断在他手中的提箱上转来转去。不过楚君归一身的战甲以及背后的武器匣让他们没敢轻举妄动。

  楚君归按照钥匙板中的地址走进公寓楼,没有坐电梯,而是自己走上了二楼。这一层有近20家住户,楼道里的灯早就坏了,暗得只能勉强看得清轮廓。

  楚君归来到一户前,看到厚厚的铁门紧紧关着,门上有个暗淡的红点在慢吞吞地闪烁。门旁的铭牌上被胡乱划了不知道多少道划痕,只能依稀看到个9字。

  楚君归向左右看看,所有人家都鸦雀无声,也不知道里面还有没有人住。楼道里的监控早就被拆走,只有两根裸露的线头,还结了层蛛网。

  楚君归将钥匙板放在铁门上,过了好几秒,红点才变成绿色,哒的一声,大门打开。

  楚君归快速进了房间,随手将门带上,然后就愣住了。

  里屋的房门处站着一个女人,看上去年纪不大,才刚刚成年的样子,皮肤有些苍白。她两只手背在身后,不知道握着什么东西,就那样看着楚君归。

  她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心跳得越来越快。

  楚君归完全没想到房间里居然还有人,也是怔了一怔。他还没想好怎么应对这个女人,就见房间里又钻出一个小女孩,看上去不过四五岁的样子。她睁着大眼睛,好奇地看着楚君归。

  年轻女人明显脸色一变,心跳瞬间加快。她盯着楚君归,缓慢将小女孩拉到自己身后,然后脸色变得轻松了些,问:“他没有一起回来吗?”

  楚君归没有说话,年轻女人又补了一句:“我是说徐哲。”

  “他应该已经离开这个城市了。”楚君归看看个人终端上的时间,说:“现在的话,他应该已经在某架飞船上了。”

  女人勉强笑了一下,说:“所以他就这么把我扔下了?什么也没说?”

  “他走得很急,我找到安全屋的时候就只看到了这块钥匙板。安全屋里有一点血,不过也有药。看上去他伤得应该不重。”

  女人咬牙道:“他死了才好!我就知道早晚会有这么一天的,我就知道!可是那时候我瞎了眼才会被他骗。”

  她忽然哭出了声,然后迅速抹干眼泪,将手里一直握着的刀也扔在地上,说:“现在,我是该走了吗?”

  “你无处可去吧?”楚君归说。

  女人挤出一个笑容,理了理头发,说:“我还年轻,总能想办法找口饭吃,只是带着她就有些难。不过也没关系,总能活下去的。”

  见楚君归一直沉默,她深深地吸了口气,把头发撩到耳后,露出了脸,然后挺起了胸,说:“如果你肯让我们留下,那我会非常感激。毕竟我带着她,实在不知道能不能活得下去。”

  楚君归终于说:“我没有要赶你们走的意思。”

  女人啊了一声,脸上迅速有了光彩,快速地说:“我,我会做很多事!我可以收拾房间,另外我做菜也很好吃,别看她小,但也能帮忙整理房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