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间者 > 215 对质(六)
噺⑧壹中文網щщщ.x^8^1`z^m.còм 无广告`更新`最快新八一中文`小`説`網

    行刑的壮汉,将秦络和大国师两人按跪在地上,手腕粗的棍子搁在臀上,让大国师心惊胆战。他真没想到自己成为了项羌位高权重的大国师,竟然会受到此等侮辱。而这一切,都是秦络这个罪魁祸首。

    想到此,拓跋凌恶狠狠的转头看向同样受罚的秦络,却见他虽然卑微的被按在地上,但神色风轻云淡,仿佛毫不在意。

    “一!”随着行刑者冷漠的报数声,第一棍子措不及防的打下来了。

    “啊!”大国师大呼一声,而秦络没有出声。拓跋凌顿时觉得自己更加丢人了。他奋力咬住自己的衣袖,打断牙往肚里咽,绝不再在秦络面前丢脸。

    “二!”刑罚依旧在继续……

    阿勒木偷偷转过身,努力忽视耳边响彻的棍棒声,不忍再看,不忍再听。阿布泰看了也是面无表情,仿佛内心毫无波动。忽图鲁将军则一直闭着眼睛,脸色愈发沉重。

    铁匠孙还在帐篷中,他暗暗替秦络捏把汗,秦络啊秦络,你何苦呢?这种伤敌一万,自损八千的做法,他是不支持的。

    打到十棍之后,秦络的呼吸微微急促,冷汗从脸颊流落到地上。而大国师的情况也没有比秦络好到哪里去,他的头发已经被痛出来的汗水浸湿,手已无力握紧,仿佛快要晕过去了。

    等到打完了二十杖,不仅是秦络和大国师,所有人都松了口气,仿佛已经过起了很久很久一样。阿勒木和阿布泰急忙上前搀扶起秦络,忽图鲁将军扶起大国师,可汗看着汗涔涔的二人,发慈悲道:“送他们回去休息,你们都退下吧。”

    “秦络你还好吗,我背你?”阿勒木一出帐篷,就立刻问道。

    “我没事,多谢了。”秦络这次算是自愿挨打,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他借着阿勒木的力,一瘸一拐的缓慢向自己的帐篷移动。

    此时大国师在忽图鲁将军的搀扶下,也出来了。路过秦络身边时,拓跋凌停下了脚步,在秦络耳边说道:“算你狠。不过你要小心,还有和你唱双簧的铁匠也要小心,我不会善罢甘休的。”

    秦络的反应则是没有反应,他和大国师闹掰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只是铁匠孙,这次不得不暴露了他,让他卷入这件事当中。

    大国师在养伤期间,还不忘继续找秦络的破绽。他派出去人查那个叫铁匠孙的,查了半天发现铁匠孙虽然是楚人,但他很早就来到了项羌,和青云的铁匠们打成一片,没有任何问题。

    听到手下得来了这份答案,大国师愤恨的拍拍床边的木桌子,“不可能,给我重查!”

    “大国师,您保重身体。”属下看大国师因暴怒而牵动伤口,一下子疼的呲牙咧嘴的。

    “闭嘴。”现在拓跋凌最烦别人提及此事,这是他一辈子的污点。拓跋凌缓缓神,“去,再去查。秦络和那个铁匠你一句我一句,对答的天衣无缝。要么他们之前对过词,要么他们是认识的。”

    大国师猜的不错,秦络和铁匠孙之前别说对词了,连通风报信的时间都没有。而柳长风则根本猜不到秦络想干什么,无法给铁匠孙提示。

    万幸在可汗大帐中,秦络和铁匠孙都是靠着对彼此了解和信任,完美的打击了大国师。

    邹工匠被大国师关押数天,士兵对他又是逼问又是拷打,弄得他精疲力尽,鲜血淋漓。等秦络派人营救时,邹工匠已是奄奄一息。

    拓跋冽为表示友好,也派巫医去给工匠们看看,等邹工匠清醒后,秦络拖着身子,一瘸一拐的过去探望他。

    “邹工匠,你……受苦了。”秦络很自责,是他促成的双方合作,却没有保护好楚国的工匠。

    邹工匠经历了生死劫难,瘦了一圈,眼神也有些黯然。他受了太多折磨,终于看到一个亲切的人,还未说话,先落了泪。他一边默默流泪,一边握着秦络的手哽咽道:“小六和四子,他们……死了。”

    “节哀……是我的错,我没有保护好你们。”秦络已经听说,有两个工匠没熬过去,被打死了。他对大国师的所作所为更加愤怒,二十杖根本抵不过这些工匠们的性命和所受的苦。

    “秦大人,你是好人,你提前提醒过俺们的。”邹工匠抹抹眼泪,“俺……俺们应该早点逃走的。”

    秦络安慰说道:“现在一切都过去了,可汗仁厚,解救了你们,还派兵护送你们回楚国。”

    邹工匠则有些不信任可汗,他怀疑道:“不是可汗需要火器的技术,才抓俺们的?”

    秦络解释道:“是大国师一个人自作主张,抓了你们,可汗并不知情。可汗为大国师所作所为,感到十分抱歉。”

    “大国师他拷打俺们,不过俺们什么都没说,小四子宁死也没有说。”邹工匠用手抹了一把脸,擦干脸上的泪水,“可汗不用替恶人道歉,俺也不会原谅项羌人的。”

    秦络心知,楚国人和项羌人本就有血海深仇,好不容易联盟了,却因为贪婪,差点毁于一旦。恐怕邹工匠们回去告知了朝廷这件事,楚国恐怕不会再帮助青云部了。

    “邹工匠,楚国如今势弱,能与青云结盟,是件好事。大国师是太过分了,可汗也处置了他,替你们讨回了公道。我不求你们放下这段仇恨,唯有恳求你们,不要破坏两国联盟。”

    “秦大人,俺是个粗人,没读过书,不懂国家大势。不过俺信你,你是个好人啊,不会叛国的。俺其实一直想问,你为什么……为什么要留在项羌?”邹工匠有些话不吐不快,“俺才不信可汗仁厚,俺也不需要可汗护送。秦大人,别留在这里了,跟俺们一起回大楚去。”

    秦络听了邹工匠这番感人肺腑的言辞,有些感动,又有些遗憾。他苦笑道:“邹工匠,你想得太简单了。我已经在项羌成为了军师,回不去了。”

    秦络想起之前回到大楚,回到故乡,却遭到了众人的白眼,甚至有人向秦络家里扔石头。而且秦络肩上有收复故土的责任,他是间者,不得不留下来。

    然而这些,不足为外人道也。

    邹工匠见劝不动秦络,只好说道:“好吧,秦大人,既然你不想回去,肯定有你自己的原因,俺不问了。俺也不知道该说啥,大人你在项羌……多保重。”

    秦络感谢邹工匠的理解,他点头道:“邹工匠,你也保重。如果你不想可汗派兵护送,我让人暗中保护你们,你放心的回去吧。”

老铁先定个小目标^记住新八一中文网  м.x81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