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谋杀游戏 > 第一百九十九章: 用心险恶
  “这狗.日的用心险恶,居然开始整我们仓库部了,看来东北人真的不是什么好种。”

  刘飞走后,老段一拳砸在桌子上,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和王成交换了一个眼神,这时王成开口说道:“很明显就是冲着我来的,我到哪里他就看哪里不顺眼,我到了仓库部门,他就要让仓库鸡犬不宁。”

  “其实就算你不来,他也会这样搞我们,这个小子野心大的很,他的目标不是配送部,而是整个配送仓储部门,他都想一手抓。”

  老段盯着自己的手,有些不怀好气的说。

  他的手刚才因为用力过猛,被砸青了一大块,看着都很疼的样子。

  这时他抬起头,望着我:“小吴,你有没想过,你刚才的意见,害了整个仓库。”

  我摇了摇头,我真的没想过什么,因为老板既然要改时间,我们不可能不让老板改时间,只能给老板设定点障碍,拖延一下这个时间,然后寻找应对之策。

  我说:“放心吧老段,打单的不可能同意那么早过来上班,如果打单的不同意来上班,老板也不会自己过来打单吧?”

  “你想的可能太天真了,按照我对刘飞的了解,就算打单的不过来打单,刘飞也会让我们自己打单,因为刘飞就是那种很抠的人,他想把一个人当成五个人来使用。”

  老段能笑着说出来这句话。

  我当时就无语了,张着嘴巴不知说什么好。

  如果一个老板真的有那么抠,那我还能说什么呢?这个世道讲理由的遇到一个不讲理由的,那还有什么理由可以讲出来呢。

  经过这么一闹,大家心情都不怎么好,吃中午饭的时候都闷闷不乐的,去到了食堂。

  我和王成坐在一个桌子上,随便点了点菜,因为没什么胃口,饭菜凉了都还没吃下去一点。

  王成看见我用筷子戳着菜,便问了我一句:“兄弟,你有没有觉得老段这个人话太多,而他身边那个家伙又太阴险。”

  “老王,咱们都是出来打工,何必这么勾心斗角,而且都在同一个部门,说这种话也没什么必要。”

  我把筷子放在了桌子上,今天真的没什么胃口,也不想再把饭吃下去了。

  王成从我面前把盘子拿走,他说:“你不吃给我吃吧,不要浪费粮食,等有一天你成家立室了你就知道节约是多么的重要。”

  王成边往嘴里扒饭边说的头头是道,我也点了点头,觉得他说得很在理,毕竟自己理亏,在浪费粮食,被这么教训两句也是情有可原的。

  王成扒了两口饭,突然抬着头望着我。

  他盯着我的脸,几秒过后对我说:“兄弟,过几天如果刘飞叫你早上提早过来打单,你一定要答应下来。”

  我有些惊讶:“刘飞为什么会叫我过来打单,他不是说去跟小谭商量吗?”

  “刘飞机都会叫你过来打单,100%的,所以你也不用惊讶,他哪天如果叫你过来打单,一口答应下来就行了,我这个要求你可不可以答应?”

  王成说的很肯定,不像是在吹牛。

  我疑惑的盯着他的脸,心里犹豫了几下,还是点了点头。

  我在想,如果刘飞真的会叫我打单,那我早上的提议,是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有时候好心办坏事,也有这个可能,但是我心中还是抱着一份侥幸,希望刘飞跟小谭能够谈得拢,真的不要让我过来打单,本来仓库的事情就很麻烦了,在搞另外的麻烦事情在身上,会把我弄得焦头烂额的。

  说1000道1万,我其实就想早上好好睡个懒觉,谁愿意那么早四五点就起来,何况是在这么冷的天气里,起那么早,简直就是一件要命的事情。

  下午没多少单子,也没什么事情,搞到四五点的时候,下班了。

  刚出公司大门,我就看见了张请的车。

  这家伙一脸坏笑的坐在驾驶位上,好像早就在这里等着我了,我假装没看见他,自己仰头往我小区里面走去,张请在身后使劲按着喇叭。

  我加快了脚步,往小区里面走,张请开着车冲了上来。

  张请把车拦在我的面前,摇下了车窗,问我:“吴大医生,你还在生我的气吗?我还没看出来,你原来就是这么个小气鬼啊,都过了一天了,还在生气。”

  “我哪敢生你张警官的气,我这是昨晚一晚没睡觉,实在太困,我要回去补个觉。”

  我如实说道。

  其实我真的没生他的气,如果昨晚上不是他把我放在那里,我也不会了解到这么多劲爆的消息所以反过来,我还要感谢他。

  张请耸了耸肩膀,对我说:“睡什么觉睡,我请你去温泉山庄泡温泉去吧,对了,再家叫上你家里面的秦萌萌秦大小姐。”

  “你怎么知道秦萌萌在我家,我是老张,你不是当警察的,我觉得你就是搞特工的。”

  我瞪了他一眼,掏出手机,拨通了秦萌萌的电话,能让张请这个铁公鸡请去泡温泉,那是天大的好事,我干嘛不去呢?

  秦萌萌听说要出去泡温泉,当然很开心。

  毫不犹豫的就同意了。

  很快秦萌萌就换得漂漂亮亮的,冲出了小区,我们坐上张请的车,我开口道:“张警官,又有什么大案子需要帮忙,出手这么阔绰,连泡温泉都愿意请,看来不是一般的小案子。”

  “我怀疑你们公司的仓库部门那两个人,对你们公司快递员的死,有着很大的联系。”

  果然警察就是警察,一开口就在聊案子,我和秦萌萌对视了一眼,秦萌萌说道:“张叔叔,我家大叔这么累,你就不心疼一下他,让他休息一下,等泡完温泉再聊案子好不好?”

  “嗨哟喝,小家伙还懂得心疼人了,但是你家大叔再累,我也不想放过他,小吴赶紧说吧,你对这个案子有什么看法?”

  张请蛮不讲理的说着。

  秦萌萌撇了撇嘴,一脸无奈的看着我,我也苦笑着,伸手摸了摸她脑袋,回答张请:“这个案子还需要再观察一段时间,据我所知,死去的快递员跟那两个仓库员是一伙的,他们合起伙来贩卖走私货,一起赚钱的人,应该没有什么杀人动机。”

  “正因为他们是一伙的,正做着非法的买卖,就更有杀人动机,万一他们分赃不匀什么的,动了杀机,那也不好说。”

  张请说这句话好像很在理。

  但是我很快就否决了他的话:“这个你放心,不存在分脏不匀,因为那个老段还是一个很大方的人,昨晚上我跟他们走了一趟,他就给了我600块钱的跑腿费。”

  我说着掏出了,昨晚上老段给了600块钱,塞到了秦萌萌手里。

  请我们拿着那叠钱,有些惊讶的问我:“大叔,你这可是赃款,你给我干什么?”

  “正因为这是赃款,我才让你替我保留着它,以后案子破了好上交,小萌萌,你大叔我的一世清白全寄托在你的手里了,你可不要一不小心把它给花掉了。”

  我盯着秦萌萌的眼睛,很认真的说道。

  秦萌萌俏脸一红,把那600块钱攥在手中,使劲点了点头:“好吧,你既然这么信任我,我就替你保存好这笔钱吧,但愿你们早日把案子给破了,也早点还你的清白。”

  “案子肯定是要破的,而且是必须破。”

  张请一个拐弯,把车开进了一家叫做樱花庄园的农家乐,他边开车边说到:“垃圾场这个黑色产业链,吴大医生你给我盯紧了,我相信,只要我们顺藤摸瓜,肯定会扯出后面更大的真相,抓到更大的大老虎。”

  “有些大老虎,一个小小的警察,我怕你没能力对付。”

  我突然压低声音说道,张请身体一震,把车速缓了下来:“难道,你发现什么情况了吗?”

  “我们南山是海关的关长,你敢动吗?”

  我冷笑一声问他,张请缓缓抬起了头,把眼睛看向了前方,嘴里一字一顿的吐出了三个字:“莫北海!”

  莫北海就是南山市海关的关长,这个人的势力很大,他的兄长莫南山,更是南山市一个鼎鼎有名的大人。

  莫南山是南山医科大学的校长。

  这个人我之前接触过,也是一个不好惹的人物。

  张请说:“如果他们真的做了违法乱纪的事情,就算他们是什么顶天的大人物,我也会去动它,因为我身后站着的是国家的法律。”

  他这话就像是在自己跟自己下军令状,或许每一个警察心中都有一个英雄梦,张请也是那个想做英雄的人吧。

  我们到了樱花庄园,泡了一个温泉,吃了一顿饭,差不多已到晚上了。

  结完帐出的时候,张请突然问我:“今天晚上还想不想再去垃圾场转一圈?”

  “开什么玩笑,你昨天晚上就让我在这里冻了一晚上,今天决对,不要再去了。”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我使劲摇着头,说实话我真的很困,昨晚熬了一晚上的夜,今天又折腾了一天,今天晚上还叫我再去垃圾场,那我是真的不想再去了。

  谁知道我话刚说完,张请突然从他的后备箱里拿出了两样东西。

  我看了看他手里拿的东西,大吃一惊。

  只见他手里也是两把气枪,还有强光手电夜视镜什么的。

  我惊讶的问他:“张警官,你拿着气枪想干嘛?难道你要出去打猎吗?”

  “你昨天晚上不是跟他们讲,你跟你朋友去垃圾场是为了打猎放风吗?”

  谁知张请突然跟我这么说,我听完更加惊讶,我说的话张请怎么知道的?他是千里眼还是顺风耳啊?

  这时旁边的秦萌萌突然推了张请一把,怒气冲冲的说道:“我说张叔叔,你做人也太不地道了吧,我大叔好心好意的跟你出去散心,你却在他身上安装监听设备来监视他,做人做到这个样子,你会没有朋友的。”

  秦萌萌说着,从我手里掏出了一把手电,扔到了张请的怀里,正是张请昨晚给我的那把手电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