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青天行动 > 正文 第113章 被世界抛弃的女孩
  陈白不是一个喜欢随便保证什么的人。

  因为他知道,即便是自己顶着第五军区狙王这个响当当的称号,并且前不久才创下了狙杀中东佣兵狙神的战绩,但他实际上也是个需要吃饭喝水,需要拉屎放屁的普通人而已。

  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是全能的,陈白自己也是,他正是因为深知自己不可能做到事事全面,所以很少信誓旦旦的对人保证什么。

  因为一旦跟人保证了什么,但最终却没有做到的话,那是绝对会对一个人的心里造成伤害的。

  陈白放下狙击枪时,也只是个有点小善良的普通人而已,他总是会在生活中刻意的去避免对身边的人造成伤害,更何况是自己最在乎的爱人呢?

  所以,陈白也只是告诉了宁静,估计会在他们结婚之前,让这个任务圆满结束而已。

  只是估计,并不是保证……

  而且陈白也没有告诉宁静,这次任务的敌人里,有一个即便是他这个狙王也感到很棘手的家伙,或许他会以身殉职。

  前者不跟宁静做出任何保证,是为了以防万一,避免时候伤害到宁静那脆弱的心灵,后者不告诉宁静,只是因为陈白不想让这个心思单纯的傻丫头过多的为自己担心。

  不错,在陈白看来,爱一个人,就是要将对方照顾的无微不至的,不论是从生活质量上,或是心理状态上……

  陈白只希望宁静能每天都过得开开心心的,哪怕是多一天也好,哪怕是等到他万一死了的那天,宁静事后才接到通知也好,但在这之前,这丫头不是能开开心心的过好每一天么?

  或许自己哪天不幸殉职了,过不了多久老天爷又会送给宁静一个比自己更加优秀的真命天子,而那个人会比自己更加用心的让宁静过上幸福的生活吧?

  陈白心里这么猜测着,或许有自欺欺人的成分。

  不过宁静这丫头这么单纯,这么善良,又这么优秀……老天爷即便是给她多一点偏爱也没什么吧?

  当然了,陈白的这些心思宁静都是不知道的,之所以这样,陈白才能一如既往的在这丫头的脸上,看到那令他魂牵梦速的天真烂漫的笑容。

  陈白不想失去这张笑脸,为此,他愿意付出一切!

  快到冬至的日子,天已经开始渐渐转凉了,一些生意并不怎么景气的店铺,也总是会早早的打烊。

  毕竟在这样的鬼天气里,与其盼星星盼月亮的期待着那个不知道今天来还是明天来的客人,还不如早早的回家躺在热被窝里放松一下呢。

  这是大多数老板的心里想法,陈白和宁静此刻待着的这家川菜馆也不例外。

  实际上在半个小时之前,店里就只剩下他们两个顾客了,并且在这漫长无比的半个多小时里,老板也是再怎么都没能盼来一位客人。

  所以说,已经有些耐不住性子的老板终于走到两人身边,陪着笑脸主动提出要免了陈白和宁静两人饭钱的零头,并有意无意的提了一嘴他们要打烊了。

  看穿了老板那显而易见的心思后,陈白和宁静两人不禁相视一笑,心有灵犀的从椅子上抬起屁股,结了饭钱之后还跟老板说了几句不好意思。

  老板也是见宁静是熟面孔,所以即便是等会儿骑电动车回家时,肯定要结结实实吃一顿寒冷的西北风,但他还是始终和颜悦色的陪着笑脸。

  陈白用自己粗糙的大手拉上了宁静娇嫩的小手,两人走出川菜馆后,一边为剩下了九块钱的饭钱而感到窃喜,又一边享受着与彼此在一起时的这份短暂,却又温馨的时光。

  “还要在外面走走吗?”陈白扭头,含情脉脉的看着身边比自己矮出半个脑袋的宁静。

  “嗯。”

  宁静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不过这时户外忽然吹来一阵寒风,冻的宁静娇躯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这一幕也恰好被陈白尽收眼底。

  于是陈白毫不犹豫的脱下了自己那还算厚实的外套,也没等宁静有什么反应,就直接把略显厚重的外套给披在了那丫头的小身板上。

  “嘿嘿,白天的时候还挺热的,所以出门就忘记穿厚点了。”

  宁静有些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自己的三寸香舌,借着陈白把外套披在自己身上的动作,整个人都犹如一只温顺的绵羊一般,依偎在陈白那温暖的怀里。

  与此同时,陈白也是在把外套披在宁静身上后,很默契的没有走开,而是就这么顺势抱着宁静,闭上眼睛用心嗅着女子身上那一缕天生的体香。

  月色在这一刻,都仿佛变的十分柔和,天上的群星就像是两人之间温存的陪衬。

  时间在这一刻静止了,风,也在这一刻静止了。

  依偎在陈白的怀抱里,宁静真的是感受不到一丝寒冷呢……这丫头低垂着脑袋,把脸埋在陈白看不到的地方,嘴角浮现出一丝窃喜的笑意。

  就这样,时间在万籁俱寂的氛围中也不知度过了多久。

  两人身后那家他们走出来的川菜馆,已经关门了,里面的灯光自然也悄无声息的熄灭了。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他们有街边路灯的灯光,有头顶玄月的月光,还有那铺满了整条银河的璀璨星光作伴。

  如果可以的话,宁静真的很想就这样一辈子缩在陈白的怀里,直到天荒地老。

  但是过了很久之后,她却突然感受到胸前有一团热乎乎的东西浸透了身上的衣服,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晚风都带不走的浓郁血腥味。

  “怎么回事?”感受到陈白身上的异常后,宁静不禁退后两步仔细在陈白身上看了一眼。

  这一看不要紧,宁静瞬间大吃一惊的用双手捂着嘴巴,尽量不让自己叫出声来,眼泪却是已经止不住的顺着双颊缓缓落下。

  因为尽管现在的天色较为昏暗,可宁静还是能在陈白的肩膀周围,清晰的看到一滩猩红的血迹。

  并且在宁静那双惊恐的目光注视下,血迹渗透了陈白的衬衣后,依然还在不住的向四周蔓延……

  因为剧烈的疼痛,陈白情不自禁的露出一副呲牙咧嘴的表情。

  只见他用左手笨拙的帮宁静擦拭了一下脸上的泪痕,这才深吸一口气低声回道:“没什么,执行任务时受了点伤,做了应急处理,急着见你一面就没去医院耽搁时间。”

  “你……傻不傻啊!”宁静手足无措的盯着陈白肩头的那片血迹,因为一时间想不到什么办法,只能一脸委屈的大喊一声。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没事的,可能是伤口冻裂了,我身体这么好,流点血不会死人的。”

  听到陈白的解释,宁静赶紧迷信的呸了三下,目光里充满了嗔怪意味的狠狠瞪了陈白一眼,“你再瞎说!”

  “嘿嘿。”

  看到宁静那泪流满面手足无措的样子,陈白却只是站在一旁没心没肺的傻笑着,时不时用左手帮宁静抹去脸上的泪痕,不过很快那双眼泪汪汪的眼睛里,就又流下了新的泪痕。

  陈白没有告诉宁静的是,自己不光是没去医院,甚至于红寡妇打出的那枚子弹,到现在都还留在他的肩膀里。

  如果现在把这件事告诉宁静的话,相信宁静一定会气疯掉的,陈白可不傻,相反的,他始终都认为自己智商挺高呢。

  痛哭流涕一番之后,宁静马上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二话不说的把身上那件笨重的外套重新脱下来,披在陈白身上,然后拉着陈白就往路边跑。

  “慢点啊姑奶奶,我可是个伤员,你就这么折腾我……”奔跑的过程中,因为伤口被撕扯了一下,陈白不禁疼的连连告饶。

  宁静则是扭头娇嗔一声,“哼,这时候想起自己是伤员了?伤员就应该好好在医院躺着!”

  虽然嘴上不饶人,但陈白还是能够感觉到,宁静奔跑的速度明显放慢了不少。

  拖着陈白来到路边后,恰好远远的驶来一辆出租车,宁静见状赶紧神色焦急的伸出一条胳膊,想要陪陈白一起坐车去医院。

  那辆出租车看到宁静向自己招手后,快到他们身边时,不由得放慢了速度。

  谁知道,就在宁静一脸期待的准备拉开车门时,那司机却是离得近了,一眼看到陈白身上那一滩扎眼的血迹,当下毫不犹豫的就一踩油门把车开远了。

  宁静拉着陈白,傻傻的站在那里,看着那辆已经开远了的出租车,泪水再次止不住的顺着眼眶奔涌而出。

  这时又来了一辆出租车,宁静赶紧止住抽泣,伸手去招呼,不过却是跟上次如出一辙的情况。

  五分钟后,第三辆出租车从两人身边路过,司机大概是眼力很好,远远的就看到了陈白身上的血迹,所以压根没搭理宁静的招呼。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都不愿意停车啊!”

  宁静声嘶力竭的哭喊着,扭头再看一眼陈白肩头的血迹,比刚才又大了一圈。

  情急之下,宁静也只能站在原地气的直跳脚,这一刻,这个善良单纯的丫头,仿佛感到整个世界都好像抛弃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