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至尊群主 > 第866章 顺藤摸瓜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一拳之下,所向披靡!

    这是何等的气势!

    齐鸣看到这份灵决,瞬间就喜欢上了,这份灵决正是他所需要的。

    【一拳】上并没有标注这一拳的品阶,但是齐鸣认为那不重要,他相信若是将这一拳修炼到大成,绝对会成为他的杀招。

    齐鸣将一拳的出拳的方法记住,然后站起身开始按照一拳上的记载的方法出拳,刚开始在屋子里施展不开,于是他就到了院子里面练拳。

    等到天边吐出一抹鱼肚白的时候,齐鸣都不知道挥出了多少拳,此刻他的右臂肿胀了一拳,隐隐有血迹渗出来。

    这一拳的难练是出乎齐鸣的意料之外的,而且他也没想到练习这一拳竟然会让他的右臂产生这么大的负荷。

    不过他对这一拳的威力也很有信心了,拳法还没练成,都给自身带来这么大的负荷。若是拳法大成,一拳之下,或许真的可以所向披靡。

    郑晶晶从外面走进小院内,把齐鸣和尹颖叫到一间屋子里,脸色认真的说道:“之所以叫师兄师姐来郑家,是因为同为三大家族之一的施家想要吞并我郑家。”

    “施家有三个年轻一辈的弟子在圣殿修炼,而且都是圣殿的内门弟子,其中施正睿是圣殿的准核心弟子,修为到了金丹境。为了这次的战斗,他们三人都从圣殿回来了。”

    齐鸣开始分析局势,问道:“三大家族的陈家是什么态度?”

    郑晶晶回道:“陈家的态度模糊,在陈家的内部,主要分为两派,家主以及众多的长老都同意坐山观虎斗,坐收渔翁之利。而以陈家少主陈予浩为首的则是支持施家灭我郑家。”

    “陈家的少主不是陈通吗?”齐鸣微微一愣,问道,陈予浩虽然是少主,但是听郑晶晶话中的含义,陈予浩在陈家竟然能够和家主分庭抗礼,由此可见,此人不可小觑。

    “到了陈通这个实力,自然看不上陈家少主这个位置了。陈予浩此人虽然修为仅仅在圣丹境初期,但是手腕极强,行事果断凌厉,在陈家的地位极重。”郑晶晶说到这里,话音一顿,犹豫片刻后说道,“据可靠消息,听说陈家主答应陈予浩,只要他能够除掉师兄,就同意和施家联手。”

    齐鸣轻轻一笑,说道:“在绝对实力面前,一切的阴谋诡计都是扯淡,他们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我全部接着。”

    郑晶晶有些惭愧的说道:“师兄,我把你卷进这件事来,你不会怪我吧?”

    齐鸣轻轻叹息一声,有些无奈的说道:“誰让你是我师妹呢?”

    郑晶晶看出齐鸣是开玩笑,她小嘴一撅,“有个师妹还有很多的好处呢!比如说……”

    郑晶晶来到这里就是将眼前的大致局势告诉齐鸣和尹颖,让他二人有个准备,过了不久,就有一个丫鬟把郑晶晶叫走了。

    郑晶晶离开后,尹颖笑着对齐鸣说道:“我现在忽然发现有个师兄真好。”

    “我不就是你师兄吗?”齐鸣笑着反问道。

    尹颖一愣,然后笑了。

    ……

    郑顺新是郑家的长老,修为在一年前步入了金丹境,因为陈予浩开出的无法拒绝的条件,再加上在郑家的生活不如意,于是他决定背叛郑家。

    昨天夜里,正是因为他的帮助,冯巨雄才轻易的混进了郑家,那个扮演仆人将齐鸣引出来的是他本家的侄儿,但是昨天关键时刻,他还是一脚踩爆了他侄儿的脑袋,因为他看出来了齐鸣留他侄儿一条命就是为了挖出幕后主使。

    他现在想到齐鸣昨天表现出来的手段,还是心有余悸,他背叛了郑家,但是他不想死,所以,昨晚那一脚踩的才果断。

    当然,越果断就证明他越无情。

    郑顺新伤势恢复之后,他就独自一人走出了郑府,在城内连续拐了几条街道,确定身后没人尾随之后,才一闪身进入了一个别苑之中。

    别苑正中央的树下,站着一个青年男子,青年长相白净,看起来人畜无害。他就是陈予浩。

    陈予浩看到郑顺新走了进来,脸上带着一丝笑意的问道:“叶一鸣死了吗?”

    郑顺新脸色阴沉的说道:“陈少提供的情报完全不正确,此人实力极强,昨天他把冯巨雄给秒杀了,我见机不妙才果断的逃走!”

    陈予浩闻言,脸色瞬间凝固了,一股杀气从他身上释放而出,“冯巨雄擅长速度和精神攻击,以他的速度都被秒杀了,你为何认为你能够安然离开!?”

    郑顺新脸色一愣,还未来得及说些什么,就听见噗嗤一声。背后一柄剑穿透了他的心脏,他看着胸口处生出来的剑尖,神色中出现一抹害怕和绝望,他缓缓转身,不过还没看到身后的人影,身体就缓缓倒了下去,视线变得模糊,随即陷入永恒的黑暗中。

    出手的是一个白须老者,老者身穿一声蓝色长衫,脸色带着一抹狠厉。他是陈家支持陈予浩的长老,这次是陪着陈予浩出来,保护他的。

    “阁下既然到了,为何还不现身?”陈予浩对着大门口朗声说道,他通过郑顺新说的情况,就知道郑顺新被人利用了,就知道叶一鸣跟到这里来了,所以他才愤怒的将郑顺新杀了,当然啦,郑顺新本来就是他的一枚棋子,没有用的棋子,弃掉自然不会可惜。

    “谁说我在那个方向?”陈予浩的头顶传来一个淡淡的声音。

    陈予浩和白须老者听到这个声音,随即看到了坐在树干上的叶一鸣,脸色同时大变,这棵树木是孤立存在的,若想到这棵树木上,必须得飞过数十丈的虚空,叶一鸣竟然能够瞒过他二人的精神力,悄无声息的到这棵树木之上,实在是诡异至极。

    齐鸣使用冰瞳的左眼的能力到这树上的,他发现陈予浩确实不简单,而且很直接的就把郑顺新个杀了,实在是个狠角色!

    陈予浩很快的冷静下来,笑着对着齐鸣说道:“叶兄,我不知道郑晶晶许诺你什么好处,你要肯投靠我郑家,只要叶兄有需要,无论什么我都一定要搞到手。”

    齐鸣轻轻一笑,说道:“你到现在脸上不见丝毫的慌张之色,是你觉得你身旁的这位能够保护你还是你确定你能够拉拢我?”

    陈予浩沉默片刻,觉得身旁的这长老不见得能够保护自己,而他也确实不一定能够拉拢齐鸣。

    “不知叶兄认不认识陈通?”陈予浩问道。

    “听说过但是没见过。”齐鸣说道,“说道陈通,我倒是有一事不解,陈通当时是你陈家长辈陈悠带回仙剑宗的,按道理说也算是陈悠的半个弟子,而郑晶晶则是陈悠的师侄女,有这么一层关系在,就算你不和郑家交好,也不至于这么迫切的想要吞并陈家?再说,就算你和施家联手灭了陈家,你又能够保证再和施家的斗争中取得胜利吗?”

    陈予浩回答道:“修炼界本来就是弱肉强食,誰让郑家实力弱,整个年轻一辈竟然指望一个女人,这样的家族苟延残喘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不如当我的垫脚石,至于陈悠的关系,不提也罢!那老家伙就是个老顽固,当初通哥苦苦哀求,那老家伙愣是不传!当初他那么狠心,现在我又怎么会在乎郑晶晶是不是他师侄女!”

    齐鸣轻轻叹息一声,说道:“看在你回答我问题的份上,我让你做个明白鬼。陈悠是我师父,郑晶晶是我师妹,我帮郑家仅仅是因为郑晶晶是我师妹。”

    “该死,那老家伙都失踪几十年了,怎么还会有徒弟?”陈予浩暗骂一声,随即对白须老者打了一个手势。

    白须老者浑身灵力爆发而出,双手猛地一结印,灵力形成一股风暴对着齐鸣席卷而去。

    与此同时,陈予浩身影猛地朝着屋子里面掠去。

    齐鸣将身份暴露了,自然是要灭口的,为了担心出现意外,所以他决定以最快的速度将这个老者斩杀。

    他浑身青光大闪,身体瞬间拔高了尺许,青光闪烁的一拳轰出!

    轰!

    灵力四散间,白须老者吐血而飞。

    齐鸣则是一转身,化为一道青光追到屋子里,看到屋子中竟然有一个小型传送阵,已经启动了,再过两个呼吸的功夫,陈予浩就逃走了。

    齐鸣右手一结印,冷冷的吐出一个字:“杀!”

    这是魂字诀!

    齐鸣现在魂字诀的威力都能够重创普通圣婴境一转的强者,灭杀一个圣丹境初期少家主确实不在话下。

    站在转送阵中的陈通灵魂瞬间被绞碎,死在了魂字诀之下!

    那个白须老者的攻击则是再次而来,这一次他手中多了一柄煞气十足的长枪,对着齐鸣猛刺而来。

    齐鸣再次一拳挥出,这一次是他修炼一夜的那一拳!

    嘭!

    这一拳轰出,老者手中的长枪瞬间被震断了数端,带着枪头的那一段刺穿了老者的脖颈,这老者就这样死在了自己的长枪之下。

    齐鸣看到这结果也是一愣,这【一拳】的威力之大远在意料之外的!陈予浩陈家的地位非常重要,年轻一辈也就陈通的地位高他一头,连金丹境的陈建的地位都不如他。

    所以,即便陈家主让陈予浩去杀掉齐鸣,也做了相应的准备,比如那金丹境的老者,比如那个传送阵……

    但是他想不到在齐鸣的手下,那个传送阵并没有发挥太大的作用。只是带回了陈予浩的尸体。

    陈予浩的死亡轰动了整个陈城,陈家主大怒,立刻书信一封,告知施家,决定两家联合吞并郑家。

    两家经过商议,决定三天后动手,而且他们写了一封书信给郑家,让郑家在三天后投降,或者一个不留!

    这个结果倒是齐鸣没有想到的,他出手干净利落,绝对没有留下痕迹。他不相信陈家知道杀死陈予浩的凶手就是他,而陈家仅仅是怀疑,就做出了这样的抉择!

    在内心深处,齐鸣是不想和陈家为敌的,毕竟师父也是出自于陈家。

    若不是陈予浩想要先杀他,若不是陈予浩言语之中辱骂师父,或许他根本就不会杀掉他。

    所以齐鸣决定往陈家去一趟,他不想郑家或者陈家血流成河。不过他不是决定立刻就去,而是过两天再去。

    这两天,齐鸣日夜都在修炼【一拳】,他的性格坚韧,而且能够吃苦,非常适合修炼这拳法,通过两天夜以继日的修炼,他已经将【一拳】的精髓掌握了,到了小成的境界。

    轰!

    齐鸣一拳轰出,空间被撕裂,风暴凭空而起,他浑身气势无与伦比,头发飞舞,衣衫震荡,仿若一尊神祇!

    “师兄这一拳好有气势!”站在一旁的尹颖笑着对齐鸣说道。

    齐鸣收拳而立,飘舞的头发落了下来,他对尹颖说道:“尹师妹,我出去一趟,若是我师妹来找我,你随便找个借口搪塞一下。”

    尹颖问道:“师兄要去哪里?”

    齐鸣说道:“这两天整个郑家都处于紧张的备战状态中,若真是让施、陈两家前来围攻,郑家恐怕真的是凶多吉少了,我既然答应了师妹要保护她,就要想办法解决这件事。”

    尹颖仿佛明白了什么,说道:“师兄,我和你一起去。”

    齐鸣笑着说道:“你留在郑家帮助师妹,我有些不放心她。”

    齐鸣说完,便飘然而去,目标是陈城。

    因为齐鸣是仙剑宗的弟子,所以陈家和施家都注意他的一举一动。

    “启禀家主,叶一鸣已经离开郑家。”

    “启禀家主,叶一鸣已经离开郑城,正在往陈城的方向而来。”

    “启禀家主,叶一鸣已经达到陈城,正往陈家而来。”

    “启禀家主,叶一鸣已经到了大门外!”

    陈家的议会大厅,坐着十几位长老和家主,他们听到下方弟子的禀报,都蹙起眉头,窃窃私语起来。

    “这叶一鸣孤身一人前来陈家,他是想要干什么?”

    “一个小辈而已,能翻出什么浪花?”

    “叶一鸣毕竟是仙剑宗的内门弟子,而且姓叶,可能和叶家有些关系,我看若是此人真的一心维护郑家,到底要不要围攻郑家还真要仔细思量一番。”

    ……

    “报告家主,叶一鸣来到了内院,外院的弟子都没人拦得住!”一个弟子匆忙的跑到议会厅,慌慌张张的说道。

    正在讨论的众长老脸色都是一变,随着家主同时走了出去,在宽阔的院子里和叶一鸣遭遇了。

    “叶一鸣,你此举未免太没有将我陈家放在眼里了!”陈家主对着齐鸣一声厉喝。

    “陈家主莫要动怒,刚才被我打伤的陈家弟子都为伤及根本,修养几天就好了。”齐鸣笑着对陈家主说道,“今天我是陈家来谈判的,我希望陈家不要对郑家出手。”

    陈家主身旁的大长老指着齐鸣不屑的说道:“你有什么资格和我陈家谈判?”

    “我的资格就是我的拳头。”齐鸣对着陈家大长老说道,“今天只要陈家有人能够接我三拳,我立刻扭头就走,而且不在干涉你们几家的纷争,若是你们每人接的下来,我希望你们能够不对郑家出手!”

    “我不在乎你们是不是车轮战,若是你们觉得不公平,等你们有人接了我三拳之后,我还可以拿出一件玄兵作为补偿!”

    “怎么样?陈家主,这样的条件,你接不接受?”

    齐鸣说完,双眼炯炯的盯着陈家主。

    “小子,休得猖狂!”

    “叶小子,你不过金丹境的修为,竟然口出狂言,真是不知死活!”

    “竟然如此小觑我陈家,当真欺我陈家没人吗?”

    ……

    在场的陈家的弟子听到齐鸣的话,都愤怒了,他们想不到一个金丹境的小子竟然能够挑衅他们陈家!真是不能忍啊!

    那些上了年纪的长老也都不能再淡定,纷纷对着陈家主说道:“家主,答应他的谈判条件,我倒要看看他怎么用三拳打败我陈家的众高手!”

    陈家主眼神闪烁,片刻之后说道:“既然你这么有自信,我也不欺负你,只要你能够用三拳先后打败我陈家的三人,我陈家都答应你的条件。”

    “可以!第一位是谁?”齐鸣表现的十分的豪迈,他之所以说三拳是为了对付陈家的圣婴境一转的老祖或者陈通,普通的金丹境的长老,根本连他一拳都接不住。

    “老五,你上!”陈家主对着一个长老说道。

    五长老从人群中走出来,走到齐鸣的对面,嘴角噙着一丝冷笑的看着齐鸣,说道:“我倒要看看你凭什么样的三拳打倒我?”

    齐鸣身上青光大闪,身影猛地拔高了尺许,爆炸性的肌肉充满了力量。

    “这是第一拳!”齐鸣说了一句,而后猛地一拳轰出,他的拳头之上青光闪烁,带着沉闷的雷声。

    五长老在众长老中实力算得上是拔尖的,他看到这一拳,冷哼一声,身上圣灵力爆发而出,而后圣灵力快速在他拳头上汇聚,猛地对着齐鸣冲去。

    轰!

    那浑厚的圣灵力在这一拳直下,全部溃散而开。

    嘭!

    齐鸣的拳头砸中了五长老的胸膛之上,五长老的身体顿时倒飞而去,口吐鲜血。他的胸膛往下凹陷了一大块,骨头至少断了三根。

    齐鸣收拳而立,对着陈家主说道:“下一个!”

    在场的众位陈家的弟子看到眼前这一幕,神色都变得呆滞了,他们怎么都没想到,和齐鸣同样金丹境的五长老,竟然连一拳都没有接住?

    这怎么可能?此子怎么可能这么强?

    陈家主看到眼前这一幕,眼神中也出现一抹震惊,他也没想到这个嚣张的仙剑宗弟子竟然这么强!

    “原来是个体修,可是即便如此想要凭借三拳挑衅我陈家也不可能!”陈家主对着齐鸣说道。

    陈家主用精神力和大长老交流了一会儿,然后取出一个黑色盾牌递给大长老。

    大长老接过盾牌,走到齐鸣对面,说道:“下面由老夫接小友三拳!”

    “第一拳!”齐鸣和刚才一模一样的一拳对着大长老轰出,不过这一拳使出了九成的力,比刚才那一拳多出了两成的力。

    大长老面对这一拳,面色不变,右手快速一结印,一个拳印对着齐鸣的拳头激射而去。

    轰!

    在齐鸣的一拳之下,那道拳印僵持片刻后,瞬间消散无踪,不过齐鸣这一拳的威势减少了大半。

    齐鸣收拳而立,心里在暗暗思量,这大长老的实力远高于五长老的手里,而且刚才陈家主递给大长老的盾牌上灵气四溢,一看就非凡品。

    “小友确实实力非凡,但若仅仅如此的话,小友还是不要插手陈家和郑家的事的好!”大长老淡淡的说道,言语中虽然客气但是有一种威胁在里面。

    围观的陈家弟子看到这一幕,都高兴起来。

    “这小子真是不自量力,挑衅我们陈家,这次注定要吃瘪的!”

    “你们说这小子真的能够拿出来玄兵吗?那可是玄兵啊!”

    “哼,拿不出来就让他永远留在陈家!”

    ……

    “这只是第一拳而已,你们未免高兴的太早了一点!”齐鸣冷哼一声,随即往前迈出一步,浑身气势大涨,“这是第二拳!用上那面盾牌吧!不然就没有机会了!”

    齐鸣说完,身上的气势再次飙升一个档次,他又一次挥出拳头。

    这一拳,拳头上没有青光闪烁了,但是这一拳,威势庞大!

    这一拳,卷起一股强烈的风暴!

    这一拳,破碎的了虚空!

    这一拳,让天地为之失色!

    陈家大长老看到感觉到扑面而来的压力,急忙运转圣灵力,同时双手快速结印,无数的灵力对着这一拳冲去。

    只是在这一拳之下,那狂暴的圣灵力仿若纸张一样脆弱,根本就没有抵抗的能力。

    大长老神色大骇,急忙取出那面黑色的盾牌,挡在身前,一股浑厚的圣灵力快速注入到盾牌之中。

    一道高十余丈的黑色盾牌挡在那一拳之前。

    嘭!

    仅仅过了片刻的时间,那面盾牌之上出现了一道道裂纹,紧跟着那盾牌瞬间四分五裂。

    噗!

    大长老的身影倒射而飞,口中鲜血狂吐不已,血雾染红了陈家的天空,触目惊心!

    (本章完)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