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傲世天绝 > 第176章 玄铁庄主的末路
  酒剑楼主独自一人坐在青海宗的宗主大殿上喝着闷酒,此时他的心情简直是糟糕至极,这几天他甚至都躲在魔王的居所不敢出来,怕一出来就被九龙卫给灭了。

  过了好几日见九龙卫并没有后续的动作,他这才偷偷摸摸地回到了青海宗,继续易容成青海宗主的模样,做他的‘青海宗主’。

  好在青海宗的损失并不算太大,只是原本参与最终团队总决赛的队伍死的死、残的残,已然不全了,最终的团队决赛并没有办法参加了。

  不过,这个消息外界并不知道,青海宗内也下了死令,谁也不得外传。如此一来,只要在明天的个人赛总决赛中津鹏照能够击杀掉天绝,那么云楼一样不满团队赛的人数要求,到时候青海宗就依然可以成为最终的总冠军!无论是个人赛还是团队赛!

  这场比赛对于酒剑楼主来说已经越来越重要了,它甚至已经超出了金钱的意义,云楼被赐予了镇国柱,想要直接击杀云楼的人已经很难了,就算成功也会留下很多麻烦,到时候天下之大,也无他酒剑楼主的容身之处。

  总决赛,是最好的机会,也是最后的机会,且不需要负任何责任。

  呼——

  一道黑影从天而降,直接进入了青海宗的宗主大殿,单膝跪地道:“师父!”

  酒剑楼主瞥了一眼,来者竟是津鹏照,这让他喜出望外,没想到自己手中最后的这颗棋子在最后关头的时候出关了。

  津鹏照出关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的血脉已经暗夜化成功了,现在已经不在是大鹏血脉了,而是进化成黑鹏血脉,虽然在品级上比金鹏血脉低上了一次层次,可也算是极其强大了,最重要的是黑鹏血脉的修炼比金鹏血脉要容易得多,可以速成,而金鹏血脉却不行!

  酒剑楼主放下酒壶,道:“徒儿,明天的比赛有几成把握?”

  津鹏照冷冷一笑道:“徒儿刚刚去了一趟云楼,天绝好像没有太大变化,赢他!呵呵……绰绰有余!”

  津鹏照信心满满,血脉之力让他提升了足足一个层次,虽然他现在还是六星星辰境,可是离七星星辰境也只是一线之隔了,如果现在去面对休野风,休野风根本没有半分机会,哪里会给他开枪的机会!

  “没有太大变化?”酒剑楼主喜道,“你是说……天绝身上的黑暗之力还没有祛除?现在躺在床上?”

  津鹏照摇摇头,疑惑道:“没有啊!他……他受到黑暗之力的侵蚀了吗?我打的不是休野风吗?”

  津鹏照的话让酒剑楼主的眉头不由得皱起,暗中暗想:“魔王出手,天绝那小子所中的黑暗之力要比津鹏照施展地强大地多,休野风这么快就恢复了已然出乎了他的意料,怎么……怎么天绝那小子也这么快治好了?难道说云楼之内还有高人?”

  尘老死了之后,酒剑楼主实在想不出云楼还有什么高人!

  “师父,怎么了?”

  “没事!”酒剑楼主压下心中的疑惑,继续问道,“还有什么发现没有?”

  津鹏照点头道:“四铁山庄中天铁山庄最惨,几乎悉数被杀,天铁城主的儿子捡了一条命,可也精神崩溃发疯了,在城中尽说着疯言疯语,见人就喊‘我爹是天铁’,现在城中的乞丐见到他就打。”

  “意料之中的事。”酒剑楼主叹息道,“说说别的。”

  酒剑楼主其实就是想知道外界究竟发生了那些事,他现在还是有些投鼠忌器,害怕九龙卫再为他织着一张更大的网,等着他往里面跳。

  “别的……”津鹏照想了想,“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六皇子殿下,还有九龙卫们都已经撤走了,听说明日比赛的所有裁判权都已经交给了王梓鉴。”

  “真的走了!”酒剑楼主大喜。

  “地铁山庄、黄铁山庄也好不到哪里去,个个树倒猢狲散,往日里偌大的山庄现在一个个空着,夜里漆黑的一片,阴嗖嗖的,跟坟场一样。”津鹏照道,“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玄铁山庄倒是个例外,灯火依旧,好像并没有受到多大影响,按道理说这次赌赛赔款也足够玄铁山庄倾家荡产了,奇怪的是他们依旧好好的,我下去仔细听了下他们的谈话,原来是天绝救了玄铁山庄,玄铁山庄的损失也从其他三个山庄和酒剑楼那里补了回来。”

  “听庄子上的下人说,玄铁庄主这次有意将女儿玄静楚许配给天绝,做小的都没关系。”

  “哼!”酒剑楼主拍案而起,盛怒道,“坏事他也干了,最后倒好,好处他一个人捡,其他人都成了他荣华路上的牺牲品!”

  “这也没有办法,人家现在的靠山可是城主,天风城的城主!”津鹏照道。

  “我今晚就让他知道,什么靠山都不如实力来得可靠!”说罢,酒剑楼主起身,道,“徒儿,你跟我一起去会会这个玄铁庄主,让他知道知道‘有福同享,有难也得同当’这个江湖道理!”

  说罢,酒剑楼主一飞而起,朝玄铁山庄方向而去。

  津鹏照狡黠一笑,也紧随酒剑楼主之后而去。

  ……

  玄铁山庄,玄铁庄主坐在女儿的房间,静楚坐在一旁一言不发。

  “女儿,都怪爹爹平日里太宠你了,把你的性子娇宠坏了,这一次若不是绝儿他大度,念及昔日的情分,现在我们也跟你的三位叔叔伯伯一样了,抄家、甚至身首异处。”玄铁庄主说道,“过去你嫌绝儿配不上你,现在怎么样?咱们已经高攀不起啦!爹爹让你嫁给他只是希望能挽回之前你犯下的大错,你明白吗?绝儿他嘴上什么都没说,可是这不代表他心里什么都没想啊!你难道忘记了,你和爹爹可都是派出过杀手刺杀过他的啊!”

  “可是……可是他不愿意娶我怎么办?那女儿丢人不是丢死啦!除非他表明了态度愿意娶我,还得三求婚,将我明媒正娶!”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乎自己的这层薄薄的面子!”玄铁庄主简直都急死了。

  在过去,女儿的姿色的确有这个资格做筹码,可现在此一时彼一时,再美的容颜也摆不上桌面做言和的资格了。

  玄铁庄主何尝不知道,现在他们父女只有一条路:诚意!

  “玄铁,好久不见!”

  正这时,窗外响起一道声音,玄铁庄主走出门,看到来着竟然是青海宗主。

  “我玄铁山庄和你青海宗毫无交集,我玄某与你青海宗主更是素无往来,这‘好久不见’四个字从何说起?”玄铁庄主警惕地说道,而后轻声对静楚道,“女儿,待在屋子里,哪里也不准去!”

  酒剑楼主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扮演的是‘青海宗主’的角色,并不是酒剑楼主的身份,自己也并不知道青海宗主和玄铁庄主没有交情。

  玄铁庄主锁好门,上前道:“青海宗主,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酒剑楼主冷冷一笑:“本宗主前来,是来教教玄铁庄主怎么调教女儿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