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傲世天绝 > 第459章 国主齐澍
  “我先来!”

  “我先来!”

  在生死关头,有多少父子反目成仇,有多少夫妻劳燕双飞,更何况她们只是柔革国主的两个妃子,现在年盛貌美尚且可以获得一些宠幸,可一旦人老珠黄,就难免被弃之如敝履。

  在宫中挣扎的嫔妃们,哪一个不知道这个亘古不变的理,她二人又岂会例外?

  柔革国主原以为两位爱妃会念在素日里对她们宠爱有加,维护自己的名声,没想到他们竟然……

  “茹妃、婷妃!你们两个贱人,枉费孤对你们一片真心。”柔革国主气得瑟瑟发抖,拔出身边的长剑便朝两位妃子砍去。

  两位妃子吓得花容失色,真怕被柔革国主一剑给杀了。

  可是在天绝面前,柔革国主岂会有动剑的资格?只见天绝挥手间紫光一闪,柔革国主手中的剑便一寸寸地斩断,成为一块块废铁片。

  太快了!柔革国主、茹妃和婷妃根本都没看清楚天绝手中的剑,柔革国主自忖也是一位用剑好手,可这一刻他忽然觉得自己的剑术是那么幼稚,自己的骄傲在真正高手面前是那么的渺小。

  如果天绝方才有心杀他,他的手臂也将和手中的剑一样,被斩为一节节。

  “记住,你只是裁判,她们的生死由我说得算。”天绝笑着看向两个依旧在惊恐中瑟瑟发抖的美人,“别急。一个一个来,你就叫茹妃是吧?你先说。”

  那个叫茹妃的女子吓得一颤,道:“幽怀五年,国主命臣妾的弟弟设宴款待宁候之子和齐王之子,宴会过后趁着大醉杀了宁候之子,嫁祸给齐王齐澍的儿子。”

  “好!加你三分!”天绝没想到一开始就炸出这么大一个糊,很是满意地点点头。

  “国主,你有什么细节要补充的吗?”

  “臣妾说的句句是事实,臣妾担心国主事后杀人灭口,一早就把弟弟送出了柔革,并一把火把老家给烧了,所有人都以为臣妾的弟弟死了,其实他没有,如果英雄您不相信臣妾,臣妾可以告诉您,弟弟的下落。”

  柔革国主双腿一软,软坐在地。

  嘭……

  这时,宫殿大门一脚被踹开,闯进来的男子凶神恶煞,四个侍卫立马上前阻止,没想到那男子出手就是两剑,将四个侍卫人头斩落在地。

  出手干净而又利落。

  “国主!她说的可是真的!”男子盛怒地剑指柔革国主。

  “宁候……”

  柔革国主一瞬间有一种感觉:明天的今天就是自己的忌日。

  从柔革国主的表情,完全可以解读出这是一件真实的事情。

  嗡……

  宁候一剑朝柔革国主刺去,天绝仿佛没有看到一般,一挥手,地面上的剑鞘瞬间飞起,直接接下了宁候的这一剑,宁候整个人倒飞而起,落地踉跄后撤了十余步才站稳。

  “你……阻止我?”

  “这比分才3:0,婷妃长得如花似玉的,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岂不冤枉死?”天绝悠悠地道,“你们……就不想知道你们所效忠的国主还干过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好!我姑且不杀他!茹妃、婷妃,你们说吧,如果有一个编造的,我宁缺屠你满门!”宁候说罢,收起了手中剑。

  “婷妃,轮到你了!”

  “李丞相,李丞相之所以能当上丞相,是因为国主跟他的夫人有染。”

  此话一出,大殿门外一片哗然,李丞相直接扔掉头顶的官帽,大步离去,回到家中便将自己的妻子乱剑砍死。

  “够劲爆!婷妃,我给你记4分,现在3:4,婷妃暂时领先一分,茹妃,加油咯!”

  ……

  “95:95,柔革国主的罪行还真是罄竹难书啊!这样吧,最后来一把,谁能把齐澍齐王谋反的事说清楚,谁就不用死!”天绝眼看着柔革国主把满朝文武得罪了个遍,也没有继续问下去的必要,直接直奔主题。

  “不!齐王根本没有谋反!”茹妃抢答道。

  “这是国主设下的圈套。”婷妃不甘落后。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将事情的始末复盘了一遍,所有人也都明白了齐王并没有任何罪过。

  “好了,故事大家都听了,其实齐王有罪,根本经不起推敲,所以干脆就不审、不查!这样等到秋后就可以统一问斩了。”

  “宁候,你跟齐王有过节,所以你也本能认定齐王有罪,对吗?”天绝道。

  宁候羞愧不已,低下了头,半晌,宁候道:“是我宁缺猪油蒙了心,脑子勾了芡,我去迎接齐王回来!”

  说罢,宁候脱出外衣,将一根生满倒刺的狼牙棒绑在背脊,前往天牢,负荆请罪。

  “英雄,我……我不想死!”茹妃忽然大哭了起来,同样婷妃也放声大哭。

  所有人都静静地看着这一幕,看看天绝将如何处置这两个女人。

  “都起来吧,你们两个谁都不用去死。”天绝道,“如果不是因为你们俩,这满朝文武还都被蒙在鼓里而不自知。”

  茹妃、婷妃听说不用死,如获大释,相拥在一起,喜极而泣。只是她们并不知道从一开始天绝就没准备杀她们中的任意一个。

  很快,齐王齐澍被宁候迎进了大殿。

  只见齐王一身囚服,但眉宇间的威严却丝毫不减。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我宁缺推举齐王为帝,做我柔革的新国主!”宁候拜服在齐王面前,高呼。

  “我也推举齐王为帝!”

  “我也推举齐王为帝!”

  ……

  就这样,齐澍顺理成章地登上国主之位,至于原来的国主,满朝文武,但凡跟他有恩怨的,一人一剑双洞,最后他被捅成了筛子,血流干涸而死。

  “报!国主,狄鹄、匈奴在我国东北、西南分别陈兵十余万,蠢蠢欲动。”

  军情一到,朝堂之上一片哗然,柔革只是一个小小国家,分兵对付狄鹄,就顾不上匈奴,对付匈奴,又顾不上狄鹄。

  对于柔革而言,眼下的局势就是一个无解的死结。

  “国主,我倒有个主意!”天绝胸有成竹地说道。

  “天绝兄弟,说来听听!”齐澍见识了天绝兵不血刃,仅仅利用了两个女人。就化解了柔革的一场危机,洗白了自己的一身冤屈,此时天绝开口,齐澍国主自然眼睛一亮。

  “攻打安图国,灭了安图国!”

  攻打安图国?那岂不是腹背受敌?

  灭了安图国?疯了吧?安图国是何等的庞然大物,它不灭了柔革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所以,天绝话一说出口,朝堂都炸开锅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