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域独宰 > 第406章 教诲
  楚家的藏书院在整个禹州之中,算不得大,其中所有的杂书,数量也并非是太多。

  可这也是相较于其他家的藏书院而言,若是以实际数量来算,也是颇多的,楚奕若是想要看完,也是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

  不过楚奕有的是耐心,为之后的计划做准备,那是必须要有对这个世界的足够了解,仅仅是凭借记忆之中残缺不断的内容,他根本无法做到把握全局。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倘若他能够知晓足够多的信息,那么,在这天武大陆上,他就能够混得风生水起。

  倘若只是以一股冲劲,必然是会遭受很多的挫折,走很多的弯路。

  在楚奕看来,那样的话,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与其做那种莽夫,楚奕还是更喜欢做事谨慎,有力有序一些,而非是靠着运气去冲,那样很容易出问题。

  不仅仅是选择,心态上也是一个大问题。

  所以,楚奕会极有耐心地在这藏书院之中阅读书卷,倘若有些人记得,又或许不记得,又改怎么办?

  楚奕不知晓,亦是不能够明白,应该如何知晓。

  在黑暗之中,或许我们的存在就是闹着玩的,或许,又是注定的。

  可楚奕觉得,还是应该争取一番,至少,对于往昔的记忆,他还是很珍惜的。

  在这种情况下,他也是想要以自己的方式去努力,然后竭尽全力地达到这个世界的巅峰,搜寻能够去到其他世界的方法。

  在楚奕的心中,他是有所牵挂的。

  楚瑶便是让他放不下的一个小丫头,除此之外,上天宗也是他一手建立的,如今也不知晓是如何了。

  楚奕其实心中很清楚,自己应该怎么做。

  就目前而言,他应该放弃过往的一切,至少暂时,他即便是再怎么想之前的,都是无济于事。

  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在心中默默地祈祷。

  楚奕在藏书院一看就是一整天,直到天黑之前,他才离开,甚至连饭都没有吃,直到从藏书院离开之后,他才察觉到自己整日没有吃东西。

  废寝忘食,便是如此。

  在楚奕离开之后,那个看守这里的老者苏醒,站起身,步履平稳地向楚奕之前所看的那些书架子走去。

  他一挥手,那些书籍全部都从书架上飞出来,悬浮在他的两侧,那些书籍飞快地翻页,哗哗作响。

  片刻,那老者又一挥袖,将所有的书籍放回原位,目光疑惑地看向门口。

  “这些书中,也没有任何的古怪,那小子是在做什么?”老者疑神疑鬼一般,“原本以为,他是在找什么东西,现在看来,似乎并非如此,的确是在看书。”

  当楚奕回到住处,母亲刘曦早已是站在门口,望眼欲穿。

  刘曦看到楚奕归来,心头顿时松了一口气,她还以为楚奕想不开,出了什么事儿。

  倘若楚奕再晚一些还不回来,她便是要翻遍整座楚家宅邸,也要找到楚奕,找不到,那就在禹州之内继续找!

  “你去哪儿了?”刘曦很是关切地询问。

  她跟在楚奕的身边,分明是楚奕的母亲,可她的姿态放得很低,像是一个仆人一般,对他尽心尽力。

  “藏书院。”楚奕回答。

  “藏书院?”刘曦脚步一顿。

  楚奕回头,疑惑道:“怎么了?”

  “你在藏书院呆了一整天?”刘曦有些不相信。

  楚奕见此,便是道:“娘,真的,我是在藏书院,不信的话,你到时候可以去问那个藏书院的老者。”

  “有饭么?”楚奕连忙又问道。

  刘曦闻言,便是立刻颔首,道:“早就准备好了,就是等你很久都没有回来,有一些冷了。”

  楚奕闻言,道:“这样啊,我自己热一边就是,娘……您也没吃?”

  刘曦颔首,道:“等你呢。”

  楚奕闻言,道:“让您担心了。”

  “你是我儿子,我自然担心你。”刘曦皱眉,上前搂住楚奕的一只胳膊,向堂屋走去。

  楚奕笑了笑,没有说话,他已经不知晓自己多久没有体会过母亲的关怀了,这一次意外的复生,倒是让他颇为感慨。

  “原先的那个楚奕,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楚奕心中轻语,“不过,年少之时,大多数人皆是如此。”

  不经历过,便是难以感同身受,即便是经历过,也不见得能够感同身受,即便是感同身受,也不见能够做出一样的抉择。

  而这,也是万古流转,一切的错误都是那么的相似,一直轮回的原因。

  无论的人族,亦或是其他的族群,都是这般顽劣。

  都是在不断地犯错之中轮回,若是想要改变一些劣根,也是不知道需要多少的经历与轮回,才能够摆脱其中的桎梏。

  午饭算是难得的温存,也是让楚奕进一步地体会到母亲的关怀。

  不过楚奕很清楚,他并非是幼小的雏鹰,而是凶猛的,展翅待飞的雄鹰。

  ……

  翌日,楚奕再一次进入藏书院看书,依旧是从他昨日所看的地方看起,不曾跳跃过任何一本书籍。

  那打盹儿的老头子看似在沉眠,其实也留了一些精神,注意楚奕的行为。

  在他看来,楚奕这样的行为,实在是有些古怪。

  毕竟,楚奕所看的书籍,都是一些杂书。

  什么是杂书,就被大多数人认为毫无用处的书,只适用吹牛而已。

  可楚奕却是将之奉若珍宝一般,认认真真地在看,这样的人,他实在是少见。

  不仅是他少见,即便是其他的人,也是难以见到。

  一上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在楚奕将要离去之时,那老者叫住楚奕,道:“小子,你看那些书做什么?”

  “与您有关系?”楚奕反问。

  “没有关系,老夫不能问?”老者恨不得吹胡子瞪眼,可他要保持高手的风范。

  “当然能。”楚奕笑着,“您随便问您的,我就先走了。”

  “诶?!”

  老者想要叫住楚奕,然而楚奕却是不管他,直接消失在他的视野之中。

  “这小子……莫不是气老夫,就是有鬼!”老者断然判定。

  楚奕对于老者的询问并不放在心上,是因为他不怕这老者,他不曾从那老者的眼中看出任何的敌意,所以才会那么说。

  否则的话,他就是拔腿就跑,话都不说一句。

  当然,若是老者下一次问的话,看情况,他还是会向老者解释,至于解释多少,就是他自己决定的。

  除非那老者要挟他。

  可那老者也不会要挟他,楚奕肯定。

  午饭之后,楚奕又一次来到藏书阁,那老者似乎一直守在门口,见到楚奕来,便是道:“小子,上午的时候,我问你话,你却是跑的快,老夫又无恶意,你就这么对待长辈?”

  “若是您有恶意,我可真就一句话都不会与你说,直接撒丫子就跑。”楚奕笑着回应,不卑不亢。

  老者闻言,顿时哑然,然后嘿嘿一笑,道:“你小子倒是油嘴滑舌,可我听说,你是草蛇武魂?”

  “是又如何?”楚奕神色轻松地应答,根本就没有一点儿因为草蛇武魂而觉得失落的模样。

  至于之前在祠堂之中所展现的失落,那是他的伪装。

  “你看那些杂书,是想要从中找到让武魂品质提高的办法?”老者询问。

  “不是。”楚奕果断回答,他不觉得有必要在这一方面说假话。

  “那你小子是做什么?”老者不解,“你是自暴自弃,就看点杂书,聊以**?”

  楚奕眉毛微微上挑,神色鄙夷,道:“您想多了,我还年轻呢?为什么自暴自弃?”

  “可你看这些杂书,与你的前途,你的武魂有关系?”老者道。

  “与我的武魂自然是半点关系都没有,不过,与我的前途还是有些关系的。”楚奕道。

  “哦?”老者也是来了兴趣,对于这个对自己满不在乎的小子,他是很有些在意,“说来听听。”

  “您让我说,我就说,那我岂不是傻子?”楚奕翻了个白眼,便是不再与老者说话,直接走入其中,继续看书。

  他可是计划着在一个月之内,将整座藏书院的书籍都看完,哪里还有多余的心思与眼前的老者唠嗑。

  老者见此,也是急了,直接就拦住他。

  “前辈,您这样不太合适,”楚奕禁不住皱眉,“我只是来看书,你可没有权利阻止我。”

  那老者哭笑不得,道:“老夫我就是好奇而已,你与我说说,我便是让你看,甚至二层楼,你也可以进去看。”

  楚奕原本打算拒绝,可听到老者说二层楼,便是立刻转口,道:“真的?”

  “老夫的话,还是算数的。”老者回应,神态有几分傲然。

  楚奕闻言,便是摆出一张灿烂的笑容,道:“您早说嘛!”

  “前辈,我要看的不仅仅是角落那些杂书,而是整座藏书院的书,只是我选择先从那些地方看起而已。”楚奕回应道。

  此言一出,那老者顿时愕然,神色错愕地看着楚奕,道:“整座藏书院的书?”

  “是啊。”楚奕颔首。

  老者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可见楚奕神态自若地回应,他便是明白,自己没有听错。

  “你看着这整座藏书院的书,有什么作用?”老者皱眉,“你这不是浪费时间?这参藏书院之内,多的就是无用的杂书,至于武技,都是在二楼层,三层楼。”

  “书中自有盘龙技。”楚奕轻笑,“这些杂书也好,那些正传也好,都是一些记载,从那些记载的内容之中,便是有很多有趣的地方,值得考究。”

  “你是要研究风俗历史?”老者不屑地撇撇嘴角,“有个屁的用。”

  “自然不是。”楚奕道,“前辈,外面的天下有多大,我在这屋里面,肯定是无法一眼就看到的,可我终究是要走出去见世面,不是?”

  “此言有理。”老者颔首,并不反驳。

  “既然如此,那些杂书虽然是杂书,可其中也是有一些有用的记载,一些细节的内容,也是颇为让人受用。”楚奕道,“我若是头脑空空地走出去,到时候还不得被人骗了,还帮别人数钱。被人坑了,还当别人救命恩人,那就是我愚蠢了。”

  “你这话……的确是有些道理。”老者微微颔首,“不过,老朽以为,你还是错了。”

  “错了,那就请前辈指教。”楚奕道。

  老者见此,微微颔首,认同楚奕的态度,道:“行万里路胜过读万卷书,你就这样看书,即便是看得再多,也不及你在世间多瞥几眼。”

  “晚辈知晓,”楚奕颔首,“所以,晚辈不曾认为那些书中的内容,就一定是描绘这方天地的人与物。”

  “你晓得?”

  “晓得。”楚奕道,“所以,晚辈等晚辈看完这第一层,可以去第二层么?”

  那老者闻言,顿时笑哈哈,道:“老夫自然是说话算话,你可以去第二层看,随意看。不过……”

  听到“不过”,楚奕心中便是觉得遗憾,大概是这老者是要阻止他进入第二层。

  第二层可不是第一层能够相比的,在第一层的,都是一些“无用”的书籍,可在第二层的书籍,那些可都记载着的武技。

  老者瞥了楚奕一眼,道:“第二层,你看完之后,每一卷的武技,都必须写下属于你自己的见解,然后交给老夫。”

  楚奕闻言,心中顿时大喜,道:“多谢前辈。”

  老者所言之事,不过就是让他做他本就会做的事情,只不过是要将这些事情报告给老者而已。

  对于楚奕而言,哪有什么难度,更何况,对于天武世界的武技,他所了解的不多,如此一来,他倒是可以借此向老者请教一番,必然是受用很大。

  在此之前,他还是打算先将第一层的书籍看完,楚奕不喜欢操之过急。

  老者转身回到楼道之处的长桌,直接纵身一跃,躺在长坐上大睡,不到片刻,便是有鼾声如雷。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纵然如此,楚奕却充耳不闻,仿佛在他的世界之中,只有他与翻书的声音。

  一刻钟之后,老者的鼾声便是消失,唯有少年翻书的声音,依旧在藏书院之中响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