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逆剑狂潮 > 第一百五十章 千里逃亡守山正神
  暗邛飞快的拉开距离,然后等待那只大头怪物转身的一瞬间,再一次将手中的三只火把狠狠地扔向那大头怪物的脸庞!

  果不其然!避无可避的大头怪物毫不犹豫的张开满是腥臭獠牙的大嘴将其中避不开的两个火把给一嘴吞了下去!

  暗邛眼中青色光芒一闪而过!双手十指之上有淡淡的灵力飞速流转!他的施法速度显然要比鸢霓快上了许多!

  “乾坤无极,元阳护体!天火神威,焚魔退敌!”

  随着暗邛最后一个字掷地有声的响彻在黑暗的洞穴之中!他的身前不到一丈处轰然之间便炸开了一团璀璨的火光!照亮了暗邛凝重之中带着一丝疯狂的脸庞。紧接着便是一声无比凄厉的嘶吼惨叫声响了起来!

  借助洞穴里面一闪而逝的火光!暗邛隐隐约约看到身前一丈处的那个大头怪物正倒在地上不停的哀嚎!而它的右侧腹部破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鲜血流了一地!

  暗邛眼中闪过一抹暗喜之色,并没有乘胜追击想要彻底杀死那头极有可能是先天境界的怪物,而是转身飞快地向着洞穴外面跑了过去!

  没这么容易死的!三阶火德星君符箓虽然相当于三境修行者的全力一击,但是想要将这头怪物一击毙命还是太难了!

  说不定那头诡异的怪物就是借此机会装作自己受伤颇重的模样想要勾引暗邛过去!但是暗邛行事实在是十分稳重,直接转头就跑了!

  果不其然,一声无比愤怒的咆哮声响彻整座山洞!听声音中气十足,显而易见,肯定还有不弱的战斗力!暗邛一边全力以赴的向着外面跑去一边狠狠朝着后面吐了一口唾沫!

  呸!还想骗你爷爷!

  经过暗邛的再三阻拦之后,刘寂终于领着一众村民走出了弯弯绕绕的恐怖洞穴,然后在鸢霓的带领下用最快的速度穿过设置在村口的双重连环**阵!

  就在这个时候,洞口出传来了一阵呼啸的风声!众人连忙回头一看,发现是暗邛!

  暗邛一边从洞口处一跃而下一边冲着下面的民众大吼道:“快走!”

  见到暗邛进入到了连环迷阵之中身影消失不见,刘寂和鸢霓两个人连忙领着一众村民向着深山外面逃去!而就在众人纷纷转身远逃之后不到四五个呼吸之间,一个身穿诡异长袍的男子紧跟着快步走出了洞口!见到那些村民正向着外面疯狂逃窜后,那个灰色长袍上满是诡异眼睛的臃肿男子愤怒的咆哮一声!

  然后他纵身从洞口处高高一跃而下,想要追踪过去!不出所料,他也进入到了鸢霓布置下来的连环**阵之中!但是由于鸢霓也只是食气境的修为,所以她布置下来的这一套连环**阵的效果很有可能会大打折扣!但是还是有一些作用的!

  暗邛原本是可以早早的就从阵眼里面走出来这个**阵的,但是思考片刻之后,他并没有这么做,而是时不时的露出破绽和声响领着那个怪物化成的臃肿男子在**阵里面兜兜转转!想要尽量的拖延时间!

  这样做确实也起到了一些效果,因为暗邛先是破坏了他的好事,救走了自己的美味的食物,然后这个可恶的人族竟然又使诈让自己重伤,所以那个怪物化成的臃肿男子对暗邛的仇恨还是很大的!

  可是渐渐的一刻钟之后,他也发现了奇怪,这个可恶的男子好像在带着他在这个阵法里面兜圈子!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这个可恶的人类牵着鼻子走,臃肿男子终于是忍无可忍,彻底爆发了!

  只见他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声!也不再追击暗邛了,而是高高跃起,短暂的悬浮在低空之中,下一刻,一道道暗灰色的光芒从臃肿男子身上长袍中的那些眼睛里面射了出来!对着这个**阵展开了猛烈的无差别攻击!

  一个迅猛的侧翼翻身,躲过其中一道差点射穿自己的暗灰色光线,暗邛快速起身向着法阵外面跑去!这个法阵蕴含的灵力已经快没了,最多还能迷惑那个男子几个呼吸,就会被他给打得彻底消散!

  但是已经很赚了!视线之中,刘寂和鸢霓两人已经带着那波村民消失不见了,在最后时刻,暗邛运转体内那股精纯气机,双掌之中剧烈的灵气鼓荡沸腾,卷起一大团积雪把众人的脚印给掩盖住!

  他又掏出了一张二阶的火德星君符箓埋在脚下用积雪轻轻覆盖住,然后向着相反的方向迅速的跑去!

  果不其然,暗邛跑了十数步以后,一阵轰鸣声音在后面响了起来!他扭头一看,那臃肿男子浑身上下鼓荡着充沛的煞气,从已经破损的法阵里面走了出来!

  然而他刚刚没有走几步,脚底下怦然作响,一大团汹涌炽热的烈火猛然炸开,把他炸的一个踉跄蹬蹬后腿两步!虽然没有受伤,但是这股熟悉的感觉让他只欲抓狂,也不再探寻那些逃走的村民的痕迹,他张开大口冲着远处收起法诀头也不回的逃遁远去的暗邛歇斯底里的发出一声咆哮声,然后不管不顾的拖着受伤颇重的躯体快速追了过去!

  见到那个怪物经过自己一次次不停的勾引终于发狂的向自己追了过来,暗邛将一颗补充灵力的丹药送去,再向刘寂和鸢霓两人发出了一道传讯玉简!然后便开始全力逃亡了起来!

  但是暗邛还是小瞧了一位发狂的先天境界大高手,那简直比没受伤的时候还要恐怖!只见那个臃肿男子身上突然散发出来一圈圈暗灰色的气机!吹的大片大片的积雪轰然向着四周炸飞开来,他的速度一下子暴增了一倍有余,化作一道肉眼很看清楚的灰影向着埋头狂奔的暗邛追了过去!

  暗邛后背上的寒毛一根根的竖了起来?他感觉到自己的身后有一只无比恐怖的史前巨兽正张开了血盆大口向着自己吞了过来!

  他根本不敢向后看一眼,他知道这样危机万分的时刻,就是在和阎王赛跑抢时间!向后面看一眼可能慢上一眨眼的功夫就能要了自己的小命!原本以为这个家伙被自己重伤之后自己可以拉着他遛遛弯!现在看来真是一个严重到足以致命的失误!

  猝不及防的一个倒地翻滚!躲过了掏向自己后背心口处的猛烈一抓!他看也不看一眼顺势借力向着另一个方向逃了过去!呼啸的风雪声中还有更为狂暴的风声猛然响起!那是一只惨白的森寒利爪刺破空气的声音!

  千钧一发之刻,暗邛不顾后果的逆转体内那一口精纯气机!身体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折身奔走,再一次堪堪躲过了这恐怖的一击!一口鲜血涌上心头,他不管不顾趁着这个好不容易拉开一点距离的机会向着远方拼命逃了过去,只要自己挺过那个怪物爆种爆发的这一段时间,想要再追上自己,可就难了!

  可是黎明前的黑暗才是最黑暗的,那个怪物爆发的时间要比暗邛想象的时间长了许多!接连躲过了三次之后,后力不济的他终于是被那个臃肿男子不计代价扫起的一阵诡异罡风给吹的一下子倒飞出去,在空中没办法行动自如的他眼睁睁的看着那个身材臃肿的诡异男子就像一只矫健的猎豹一般!带着残忍而疯狂的笑意扑向了半空中的自己!

  生死关头,暗邛眼睛却是眨也不眨一下!死死的盯着那个怪物,死后多么凄惨没关系,在他看来死的时候一定要睁着眼睛!勇敢的,不露一丝怯懦的死,这才是一个男子汉!

  但是,就在那个臃肿男子距离暗邛不过五尺的时候,他的眼睛猛然一缩!看到从天而降猝不及防的一块巨石狠狠的砸在了那个怪物男子的后背上!

  扑通扑通接连三声重物坠地的声音响了起来!

  暗邛落地的一瞬间便几个翻滚快速起身,满脸冰雪却是不管不顾,飞速的抓住这个机会向前跑去!

  但是刚刚跑出数丈之远之后他忽然反应过来,连忙停下脚步就要折返回去!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一声大吼!

  “跑!”

  是那个自己选择怀疑和保持距离的三流武夫男子!他一眼就认出来了那个被臃肿男子高高举起仍然冲着自己大喊的人!

  透过满天的风雪,暗邛依旧清晰的看到了那个三流武夫一瞬间就被狠狠的一抓穿胸而过!他想也不想的转身全力向着远方跑去,一边拼命的跑一边在风雪中哭的涕泗横流!

  。。。

  和暗邛相反方向十数的一处隐蔽山谷之中,布置好示警阵法的鸢霓快速的将包袱之中的干粮自己一些所剩不多的辟谷丹分给那些饥寒交迫的村民!

  不是他们不想跑了,而是真的跑不动了,饥寒交迫,再加上一连串事情对于这些村民们心神的打击,已经有四五个体弱多病的村民支撑不下去昏倒了过去!这样一来,整个队伍的速度便慢下来了一大截,所以两人一合计就先在这个隐蔽的山谷里面过夜,让这些村民好好休息一下再说!

  生火,做饭,分发食物!

  忙完这一切之后,鸢霓和刘寂两人聚在一起,他们两人的神色也是十分疲惫,并不见得比那些村民好到多少!

  “暗邛师兄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有没有摆脱掉那个怪物的追杀?”鸢霓皱着眉头,神色有些憔悴,她又补充了一句,“要不要咱们去帮助他?”

  刘寂的声音通过面罩传了出来,“放心吧,暗邛师兄这三年来能够百分之百的完成宗门任务,又是老祖的第五位亲传弟子,肯定能够逢凶化吉的!咱们就别去给他们添乱了!等村民们休息好以后,咱们就按照暗邛师兄在玉简上的吩咐做就行了!”

  “据我所知,那林晴川据说是拜月楼的少主,生性风流倜傥,喜好饮酒作乐,常年于青楼勾坊之间流连忘返,把这些村民托付给他真的可靠么?”在鸢霓的眼中,这样的人显然是最不可靠的!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们不相信这个拜月楼的少主,但是还是要相信星宿派的暗邛师兄不是?按照师兄的吩咐来做就行了!”

  “好!”

  。。。

  被一个先天境界的怪物疯狂追杀可是暗邛有史以来最疯狂的一件事了!虽然说那个臃肿的诡异男人受伤颇重,没办法发挥出全部的实力,可是对付自己这个食气境巅峰修为还是绰绰有余的!这一点暗邛认知的非常清楚!所以这一路来,除非万不得已的时候,他才会全力出手阻拦片刻,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仰仗着自己对于地形的熟悉疯狂的拉开和那个家伙的距离!

  他祈祷着能不能天降正义,让自己遇到十四宗派联盟的前辈或者是江湖上哪个名声响亮的武道宗师,但是事与愿违,他发出去的求救支援信全部杳无音信!而目前的情况还没到需要发布封魔令的地步。所以他只能用尽浑身解数来千里大逃亡!

  所幸那个家伙的身上没有恢复的药品,腹部的那个伤口极大的限制了臃肿男子的速度!要不然的话,暗邛估计自己跑不了八十里地就要被那个恐怖的家伙给追上了!

  昏暗的夜色下,呼啸的风雪里,一前一后两个人不停的穿梭,飞快地奔走,死死的咬在一起!暗邛拉不开距离,臃肿男子也并不擅长速度,两人就这样从绿松县的地界里面一路穿过茫茫山林,穿过了荒凉的雪地,来到了和绿松县相邻的春水县!也正是他的家乡暗香村所在的地界!

  春水县北有拜月楼,南有春水阁!都是这一次参加了冬雪试炼的江湖门派!他们门派之中都有战力相当于先天境界修行者的武道宗师坐镇宗派!但是暗邛转念一想,并没有跑到他们的城池门派里面去求救!而是一路沿着荒无人烟的地方向南飞速奔去!

  幸好暗邛在炼体境的时候足够吃苦,底子打的非常扎实,又有许多恢复体力的丹药辅助,这才拖着那个紧追不舍的家伙一路上时急时缓足足逃了三四个时辰!

  暗邛是真的到了极限了,体内的那股纯粹气机已经很难得调动起来了,恢复体力的丹药也被自己一路上给吃的一干二净!他仰仗着最后的一丝体力,一步一步的向着面前的山上爬了上去,在他的后面不远处,那个身穿诡异长袍的男子,停了下来,双手拄着膝盖,想一条狗一样疯狂的穿着粗气!

  “这次看你怎么跑,我的伤势马上就要好了!到时候恢复一些体力,全力冲刺,抓到你的时候,非让你这个可恶的家伙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它在心里面忿忿不平的诅咒着,然后连忙一摇一晃的向着暗邛追了过去,这个人类这么狡猾,它可不敢让他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面!

  。。。

  自从半年前从那个阴阳颠倒的诡异地方回来以后,陈三星发现自己的身体每一天每一刻好像都在一点点的发生着变化!不仅仅是自己的修为在一步步的稳定增长,最为恐怖的是自己的容貌竟然也有了巨大的变化!

  原本已经有了皱纹和白发的自己,短短的半年之内竟然再一次的白发转黑!而且脸上的皱纹也消失不见了,整个人就像是年轻了十数岁一般,现在妥妥的一个三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大叔模样!

  但是和自家宝贝儿子陈寒安比起来自己这一点变化可就真的不值一提了!陈寒安那简直是一天一个模样,如今只有四岁的陈寒安看起来已经和十来岁的少年郎没有什么区别了!陈三星望着已经长到自己胸口位置的陈寒安可是再也不好说这是正常表现了!

  还好,陈寒安的修为像没有他的身高那般疯狂增长,目前依旧在炼体境摸爬滚打!要不然的话,陈三星都要怀疑自己的儿子是不是被什么妖魔鬼怪给夺舍了!

  其实那天从颠倒之地回来之后,陈三星就问过陈寒安原因,但是陈寒安对于自己为什么莫名其妙的肉身之力大增,甚至是杀死了一头深不可测的老龙王!那是一问两不知,提到那个送给他能够召唤伙伴的小铃铛还有能够装很多很多东西的宝贝袋子的白衣老爷的时候,他还问自己,是不是他的朋友!

  陈三星心想我要是能有这么一个随手一送就是储物袋的朋友早就笑开了花!

  陈寒安想把那个宝贝小布袋送给陈三星使用,可惜的是好像这个布袋除了自己没人能够打开。也就只好作罢。

  现在陈寒安每日除了和自家父亲过招对打之外,他还习惯了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在自家的后山山顶密林之中,在第一次召唤出来鬼将军北堂的那个地方,再一次召唤出来鬼将军北堂。两人互相对打切磋武艺。

  不过一直以来,都是北堂让着陈寒安,虽然说陈寒安的个头也长上来了,一身力量也大了不少,有时候便是他的父亲陈三星一不小心都要吃点小亏,但是想要和鬼将军北堂打个有来有回,按照鬼将军自己的说法,至少十年之内,很难!

  所以大多数都是鬼将军压着实力给陈寒安喂拳,现在两人谁也不叫谁大人了!陈寒安改叫

  鬼将军北堂为“鬼哥!”。鬼将军多次抗议无效之后也就任由陈寒安这么叫了。

  至于鬼将军则是称呼陈寒安为“陈掌柜”!陈寒安一口就答应了下来看来是很喜欢这样的称呼。

  这一日和往常一样,吃过早饭做完例行功课之后,陈寒安拒绝了父亲陈三星去船坞学习造船的建议,大摇大摆的又钻进了后山的密林之中。

  来到密林之后,和以前一样,陈寒安由于自身灵力太过微弱的原因,只能选择老旧的方法,咬破手指,然后把血抹在暗青色的小铃铛上面,然后开始叮叮当当的摇晃了起来。

  迷雾缓缓弥漫,鬼将军这一次的出场有点和往常不太一样。

  这一次他骑着一头足足有陈寒安两倍高的高大鬼马,在密林迷雾之中信步走到了陈寒安面前。

  “陈掌柜,早上好。”鬼将军北堂骑在那匹高头大马上,对着陈寒安微微躬身说道。

  “哇塞!鬼哥,你在哪里捉的马儿啊?真好看,给我也整一个呗?”陈寒安一脸不可思议的围绕着浑身上下燃烧着淡淡蓝紫色鬼火的鬼马,小眼睛里面满是喜欢和崇拜的小星星!

  “自己跑来的。”鬼将军北堂依旧和刚出来的时候一样,典型的人狠话不多。

  “鬼哥你下来,让我骑骑呗!”

  鬼将军北堂没有二话,翻身下马,刚想伸手把陈寒安抱上去,却发现他已经跳上了马背!陈寒安手上握住缰绳,先是四下挪了挪,发现这些不停燃烧的鬼火并不烫人,反而有一丝凉凉的感觉。然后又摸摸高大鬼马淡紫色的鬃毛,最后十分欣喜的双腿一夹马腹,手中缰绳轻轻一挥道,“驾~!”

  高大的鬼马便迈开硕大的马蹄开始缓缓小跑了起来,在一尺厚的积雪密林之中猜出一连串的宽大蹄印!

  就在陈寒安骑马玩的正开心的时候,鬼将军北堂突然悄无声息的悬浮在陈寒安的身旁,对着他开口说道:“陈掌柜,山的另一面有两个人登山了。不,是一人一妖魔。”

  陈寒安一听到竟然有妖魔立刻就来劲了,感觉降妖除魔的机会终于来了,一想到自己终于也要成为行侠仗义除暴安良的大侠了。他就兴奋的不能自已!只见他大手一挥,调转马头,兴高采烈的一马当先而去!“快走!鬼哥,随我降妖除魔!”

  一道蓝紫色的高大鬼马在密林之中一闪而过,另一道黑色的光影紧跟在后,向着山的另一面疾驰而去!

  暗邛看着眼前这座积雪覆盖的熟悉的山,小时候自己也曾很多次的爬过这座海华山,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感觉这座山这么的高!后面的那个臃肿男子竟然还有体力,但是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靠在一个巨石上,暗邛强撑着不让自己倒下去,望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臃肿男子。勉强吸了一口气,只感觉整个五脏六腑都在火辣辣的痛,眼前一片昏黑!他用尽最后一点力气紧紧的盯着正咧嘴一边大口喘气一边疯狂狞笑着走了过来的臃肿男子!

  他在脑海中想到了自己独自一人给父亲守头七的那段日子,想起了掌门师尊对于自己的严厉和厚望,想到了三年来自己全力以赴修炼的点点滴滴。想到了最后关头牺牲自己的那个让自己多活了几个时辰的三流武夫男人!

  最后,想着,死在这里也算是死在家乡了。他的嘴角缓缓向上扬起一个弧度!体内早已经干涸枯竭的那口纯粹气机开始在体内不停的震动起来,然后开始断断续续的缓缓地逆行奔走起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猛然听到了一声略显稚嫩的呵斥之声!“好你个大胆妖魔,竟然敢来我陈寒安陈大侠的地盘撒野?吃我一蹄~!!!”

  随后他便一脸不可思议的见到了一匹高大异常,浑身散发着蓝紫色诡异火焰的黑马从自己的头顶上一跃而下!两个硕大无比简直是寻常马匹两三倍大小的马蹄带着熊熊燃烧的诡异火焰,狠狠的踹向了那个慌忙举起胳膊挡在身前的臃肿男子!

  怦然一声巨响!暗邛清晰无比的看到那个臃肿男子被这神勇而诡异的高头大马给一蹄子蹬飞了十数丈之远!然后有一个比自己稍矮些许的黑衣小伙子从马背上翻身落地,向着自己飞奔了过来!

  而那匹马背上却是突兀的多了一个高大的黑色身影,深黑色长袍大风衣搭在马背上,骑着那头浑身燃烧着诡异火焰的大马信步走向了倒飞出去的臃肿男子。。。

  “喂,有人偷你马。。。”

  暗邛无比艰难的说出来最后一句话后,终于是支撑不下来,一下子倒在了雪地里面昏死过去。。。

  陈寒安快步小跑到晕倒在地的暗邛身边,伸手放在他的鼻子下面,片刻之后松了一口气。让暗邛在那里继续晕着!转身大吼大叫着飞身而下!

  “大胆妖魔!守山正神陈寒安在此!快快拿命来!!!”

  他一跃而下,挥手间掀起漫天大雪,陈寒安神勇无比的从中一穿而过!一个无比矫健的鹞子翻身稳稳的落在地上!

  然后便看到了北堂骑在威风凛凛的高头大马上,一只手提着那只已经显出原形的大头怪物,向着自己缓缓走来。

  “我耗费了太多灵力,这就要回去了,再见,陈掌柜。”还没等陈寒安开口问什么呢,鬼将军北堂已经率先开口。把那个怪物的尸体扔到了雪地之上便骑着高大鬼马走入了不知何时再一次弥漫开的迷雾之中消失不见。。。

  降妖除魔失败的陈寒安闷闷不乐的走到那个将近两米长头大尾小的怪物身边,先是狠狠的踢了一脚,“废物,无敌的守山大神陈寒安还没有出手呢,你就已经倒下了!”

  然后,他的鼻子忽然上下来回抽动了几下,连忙捏着鼻子后腿了好几步,“你是臭屁虫变成的妖怪么?真臭!”

  最后,思来想去,陈寒安还是先上去把昏迷不醒的暗邛背在背上,然后从挂在自己腰间的百宝袋之中掏出来了一捆绳子把那个大头怪物绑了起来,自己拿着绳子的另一头就这样一路拖到了自己的家里面。

  陈寒安很聪明的没有将那个怪物拖到自己家里面,而是就地扔到了房门外面长有一颗大柳树的院子下边。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然后他背着暗邛就走进了自家屋子里面,先是把他放到自家床上,盖好被子,接着便开始了无比熟练地烧水起来!在这期间顺便还把自己的浴桶给洗了一遍。在两个月前他就认为自己已经是大人了,什么事情都要学着自己做了。

  比如说,吃饭、睡觉、穿衣服、洗碗、包括烧水熬药等等这些都是自己可以做的了。而事实上也正是如此,从小到大,陈寒安都觉得自己是最听话的孩子。没有让自己的父母操什么心,除了那一次差点累死自己父亲之外。。。

  父亲陈三星最近好像对灵船又有了新的发现和研究,一天到晚都待在村子的船坞里面,而自家母亲樵渔儿也被父亲拉过去当帮手了。所以这一次,治疗暗邛的重担自然而然就落在了陈寒安的身上!

  不多时,一大锅滚烫的开水就烧好了,陈寒安毫不吝啬的装满了整整一大桶,然后把所有自己用过的药草都放到大浴桶里面,不多时,整个浴桶的的颜色就变了起来,刚开始的时候是清水,然后慢慢变红,变成暗红、然后又一点点的变成绿色、然后是黑色、最后变成了五颜六色。。。

  “好了!”陈寒安满是成就感的一拍手,然后利索麻溜的把暗邛的衣服都给脱光光了,然后扛着光溜溜的暗邛就走到了放在厨房一旁的大浴桶那里。伸手试试水,有点烫、不过陈寒安感觉烫的刚刚好。他收回手指放到嘴里面尝了尝,然后呸呸两声,味道有些奇怪。

  扑通一声,暗邛整个人都没入了大浴桶之中,溅起的药水喷了陈寒安一脸,他这才反应过来,连忙伸手伸到浴桶里面拉着暗邛的头发把他的头从浴桶里面给提了出来,有点不好意思的用手在沾满了药草的暗邛的脸上胡乱擦了擦。

  一只手提着暗邛的脖子不让他滑落到浴桶里面,一只手抚摸着自己的下巴,他就靠在浴桶旁开始思考起来,接下来该做什么了。

  突然间他哦了一声,然后又摇了摇头,不大一会儿,又咦了一声,然后又摇了摇头。似乎是又否定了一个方案。

  “我也不知道,我晕过去的时候,他们都对我干了些什么啊。。。哎~愁人~~”厨房里面,陈寒安依旧在自言自语。“对了!有法子了!”陈寒安想起来了村子里面赤脚医生给村民看病时候的样子。

  只见他将暗邛翻了个身,让他的脑袋和收手搭在浴桶边上不至于滑到浴桶里面。确定没有事后,他连忙一溜烟的钻到了樵渔儿睡觉的屋子里面,翻箱倒柜的找了老半天,终于是提着个篮子走了出来。

  可以看到,碎步片、细线、剪刀、还有缝衣针。。。这分明是樵渔儿平时缝缝补补用的家伙什!

  陈寒安就拎着篮子快步跑到趴在浴桶边上的暗邛旁边,并没有展开行动,他先是大眼睛咕噜噜的转了一圈,似乎是在回忆什么,然后一拍手掌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开始低头在篮子里面翻找了起来!

  片刻之后,他拿出了一根比较细的缝衣针然后走到暗邛的后背这里看看那里看看,然后找到一个地方,学着记忆之中赤脚医生给病人针灸的样子,两个手指捏着针头就那么一转一转的把这根缝衣针给扎到了暗邛的背上!

  “咳!”暗邛不自然的发出一阵声音!陈寒安一听连忙走到前面一看,结果发现暗邛依旧没有醒过来!然后自己便也摇了摇头。伸手又从篮子里面找出来了一个更粗更长的缝衣针!

  一转一转的无比熟练地扎入到了暗邛后背的另一个地方!这一次见到这个人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陈寒安有些不解的挠了挠头,然后从篮子里面拿出了最后一根最粗最长的缝衣针!“这一次要是还不行,那就说明已经是病入膏肓,老夫也无力回天了~!”陈寒安一边学着老医生摇头晃脑的样子一边拿着那根泛着冷冷寒光的缝衣针向着暗邛的脑门就要扎了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暗邛猛然一个激灵醒了过来!然后他就发现了一根又粗又长的巨大银针停在自己面前不到三寸的地方,吓得他连忙一个后退,“不是,你!你干什么?”

  陈寒安见到这个人终于是苏醒了过来,连忙兴高采烈的将手中的缝衣针放到了篮子里面,一边开心地打招呼说到:“你醒啦!别动,让我把针拔出来!”一边来到暗邛的后面拿住那两根露出来一小半的缝衣针针头,噗的一下就给拔了出来!

  然后他邀功一般的跑到暗邛的身边对着他举起来那两根染血的缝衣针开心的笑着说道:“我给你看病呢!好了,现在你已经醒了!说明我的医术精湛,还是很厉害的呢!”

  后知后觉的暗邛突然感到后被一阵疼痛,连忙哎呦一声,伸出一只手想着后背摸了过去,“你,你这这种缝衣针扎我?”

  “不是扎你,是跟你针灸呢!我看你快不行了,就连我最有效的药浴**都没能让你好过来,就只好给你针灸了!”

  “哈?用缝衣针给我针灸?你有病吧?跟谁学的啊?用这么大这么粗的缝衣针来给我针灸?你是不是三岁小孩啊你?要不是我醒的及时,你都要给我扎死了你知道么?”暗邛说着看向了自己跑的浴桶,这下次他彻底呆在那里。。。

  我是谁,我在那里?我到底被这个智障做了什么惨无人道的实验??

  陈寒安也有些纳闷,不过他觉得这个哥哥还是个病人,自己是可以让着点的,不过他还是义正言辞的纠正了暗邛的话:“哥哥,你说错了!”

  “我说错什么了!?要不是看在你救我一命的份上,我早就把你好好收拾一顿了!”

  “那个,我不是三岁小孩。”

  “啊?”

  “我是四岁的小孩了,不是,我已经四岁了,我不是小孩子了!”陈寒安对着依旧泡在浴桶里面的暗邛郑重其事的对着暗邛伸出了四个手指!

  暗邛先是看了看陈寒安一脸严肃的表情,然后一脸你逗我的表情,趴在浴桶边上确定陈寒安没有站在凳子上,真的就是这么高之后,他皱着眉头,眯着眼睛,咧着嘴巴一副我信你个鬼的表情道:“你逗我吧?你怎么可能只有四岁?”

  “哥哥,我真的不骗你,我还有几天就四岁整了!这里是海王村哦,这里就是我的家!”

  陈寒安一说这里是海王村,暗邛连忙皱起了眉头,他仔细回忆了一下,好像自己四五年前离开暗香村的时候,陈三星陈叔叔家的确没有一个孩子,难不成这个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家伙真的只有三四岁?

  “哎,你叫什么名字?你是陈三星叔叔的儿子么?”

  “对!我是陈三星叔叔的儿子,陈三岁,不对,我不叫陈三岁了,我叫陈寒安了现在!哥哥你叫啥子?”。陈寒安终于有了一个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的伙伴,显得有些异常开心!

  “我?我是暗来国星火郡星宿派亲传弟子家住暗香村的暗邛!谢谢你救了我一命。陈寒安!”暗邛一边捏着鼻子爬出来浴桶一边对着陈寒安说到。

  陈寒安嘻嘻嘻嘻笑着连忙说道:“我是暗来国星火郡家住海王村的海华山守山正神陈寒安,不用谢!嘻嘻~~”

  暗邛刚想让陈寒安帮忙弄点水来给自己身上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洗一洗呢,听到陈寒安的介绍之后吓了一跳,连忙扶着浴桶边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问道:“啥?你说你是海华山的守山正神?”

  “对啊!你以为救你的是谁?救你的可是海华山的守山正神大侠陈寒安呢!”小陈寒安鼻子一抽,得意洋洋的对着暗邛说到。

  暗邛有些疑问,“不是,你不是说你的父亲是陈三星么?你咋又变成守山正神了?谁给你敕封的山神?”

  “敕封?啥意思?”

  “呃。。。就是谁让你做的守山正神的?”

  陈寒安这一次听明白了,于是他砰砰的拍着自己的胸膛说道:“我自己啊!”

  暗邛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还以为真的是一尊山神出手救了自己呢,原来是这个小家伙自己玩过家家游戏呢。

  。。。

  陈寒安帮忙把暗邛的身上清理干净,然后帮助依旧十分虚弱的他穿上衣服后,扶着他走到院子外面。

  指了指被他抛在外面的那个怪物的尸体说道:“诺,他已经被我的鬼哥给杀死了,这就是他的尸体!”

  暗邛闻言再一次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个浑身上下都是谜底的家伙,他压下心中深深的疑惑,有些无力的对着陈寒安说道:“会使用灵符么?我的灵力暂时枯竭了,这个怪物还是早点用灵火烧死比较好!”

  “灵符是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