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小说 > 魔禁之万物冻结 > 第2354章 力量的证明(二合一)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粉红的梅花璀璨地绽放着,在这晚春时节,倔强地展示自己的美丽。

    种满梅花的道路尽头,是一座青翠爬满半山腰的高峰,远远望去,几座庄严的大殿若隐若现,立于通往山顶的道路上。

    “这就是捩眼山吗”

    下了车的奴良陆生,看着如此优美的景色,没有半分欣赏的意思,他很清楚,自己不是来旅游的,而是应某人之邀,赴一场鸿门宴。

    捩眼山是奴良组控制范围最西端,再往外,便是其他妖怪的领地,作为承载奴良组未来的奴良组继承人,奴良陆生来到这里其实是很危险的一件事情,在知道这一点的情况下邀请奴良陆生来到捩眼山,邀请者的目的昭然若揭。

    但奴良陆生还是来了。

    邀请他来此的,是奴良组里数一数二的武斗派,牛鬼。

    很久之前,牛鬼就镇守在这里,维护着奴良组的稳定,奴良陆生不相信牛鬼会是背叛者,他觉得,一定有什么缘由促使牛鬼如此,而他应邀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和牛鬼好好谈谈。

    见太阳西斜,奴良陆生深吸一口气,而后向着深山迈出脚步。

    “牛鬼大人,猎物进山了。”

    供奉佛像的佛堂中,举着油灯的黑发武士装的少年,弯腰点燃佛像前蜡烛的同时,向正坐在佛像前的牛鬼汇报着情况,牛鬼听后没有说什么,只是缓缓睁开眼,眼中隐隐有某种意志在流转。

    明了牛鬼决意的少年鞠了一躬,而后缓步退出佛堂,去查看奴良陆生现在到底到了哪里。

    另一边,奴良陆生终于是来到了山岳深处。

    随着时间的推移,暮色愈发深沉,幽静的深山中,只有奴良陆生踏在石阶上的脚步声在回响,石阶两旁的密林深处,仿佛有什么阴影窜动,意图吸引奴良陆生的注意力,但奴良陆生没有丝毫动摇,脚步坚定地朝着前方进发。

    “牛头丸,他不进来唉。”

    头上带着骸骨的少年无聊地摆弄着已经在树林中织成密网的丝线,同时向刚刚从牛鬼那里返回的牛头丸抱怨着,牛头丸皱着眉,而后摇了摇头。

    “那就算了吧,马头丸。这件事情我们就不要掺合了。”

    牛鬼确实是下达让他袭击奴良陆生的命令,但那是在奴良陆生走入密林中陷阱的前提下,牛鬼特意交代过,若是奴良陆生没有走入密林并中陷阱就不要出手,视牛鬼命令为圣旨的牛头丸自然是遵循牛鬼的命令。

    马头丸虽然很不爽自己半天的布置白费,但既然是牛头丸说的,他只能遵循,看着奴良陆生一步步朝着牛鬼的居所走去,马头丸不禁有些好奇,到底牛鬼要做什么。

    如果只是商谈,那没有必要让他们做好袭击奴良陆生的准备,若要袭杀奴良陆生,那众人一同动手才是最好的选择,而不是现在这样,让他们袖手旁观。

    可惜,牛鬼的真意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们这些下属只能遵循命令。

    不知不觉间,夜色降临,奴良陆生一步一步,终于是来到了牛鬼所在的木屋前。

    沐裕着月色的奴良陆生驻足,感觉到里面牛鬼那逐渐凛冽的气息后,奴良陆生右手不禁握住了弥弥切丸。

    深呼一口气,奴良陆生推开木门。

    “牛鬼,我来了。”

    跪坐在佛像前的牛鬼睁开双眼:“你来了啊,不过,你就以现在这幅模样见我吗?”

    狠厉的话语落下的瞬间,阴沉下来的天空雷霆轰鸣!蓝色的雷光透过窗户,将黑漆漆的木屋照亮,显现出奴良陆生人类状态的面庞。

    奴良陆生没有因此妖化,依旧以人类的模样询问道:“牛鬼,为什么你要让人在丛林里埋伏我?你应该知道这对我来说是没有用的。”

    “因为在阴阳塾学习的内容吗。”

    并非提问,而是肯定句,和阴阳师战斗过的牛鬼很清楚阴阳师的伎俩,他知道马头丸的埋伏瞒不过奴良陆生,但他还是这么做了,因为他想知道,奴良陆生面对妖怪的埋伏会做出什么选择。

    奴良陆生无视所有干扰径直朝他走来的行为让他很是欣赏,但他仍旧要确认那个问题:“你到底,是阴阳师,还是妖怪?”

    奴良陆生沉默了片刻,而后给出了这段时间自己的思考:“我既是人类,也是妖怪。”

    “灰色吗?真是天真!不管是人类还是妖怪,都不会允许这样的存在!你身份暴露后,阴阳塾里那些人类对你是怎么看的,你自己不清楚吗?”

    当然清楚。

    奴良陆生那超出常人的感官,让他很清晰地在路过别的教室和食堂时听到别人对他的讨论,那些无聊的闲言碎语、以他为假想敌的话语、甚至立志要杀死他的话语,他都听到过。

    但,奴良陆生不认同牛鬼的看法。

    “灰色是存在的。牛鬼你应该也知道的,不是吗?妖馆。”

    妖馆是最典型的人类和妖怪的中间产物,是属于半妖这种灰色生物的乐园,人类已经接受了妖馆的存在,之所以对他奴良陆生有那些非议,并非是因为他半妖的身份,而是因为他奴良组三代目的身份。

    奴良陆生顿时一愣,而后陷入了沉默。

    “是的,大部分人类内心深处,还是无法接受和奴良组的合作。这样的合作,以后必然会有土崩瓦解的一天,到那时,你怎么办?是站在人类一方,还是妖怪一方?”

    “那一天不会到来的。你应该知道,我现在那些朋友的身份,只要我们的友谊不变,牛鬼你所言的未来就不会出现。”

    牛鬼站起身来,回身冷冷地看着奴良陆生:“友谊?你要将奴良组的未来,建立在和人类的友谊身上吗!?”

    奴良陆生不是太明白牛鬼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但他依旧坚持自己的观点。

    “至少这份盟约,会因为我们的友谊继续存在。”

    奴良陆生没有利用朋友们的意思,但他内心确实是如此认为的,大家都是值得交往的人,若是能够维持友谊,同样追求和平的大家自然会想办法维持奴良组和人类的盟约。

    “是吗那么如果你遇到人类和妖怪只能二选一的时候,你会怎么做?”

    明白奴良陆生在盟约这个问题上的坚持后,牛鬼换了一个询问方式。

    或许正如奴良陆生所说,做出选择的那一天永远不会到来,但他需要奴良陆生做出一个选择。

    他需要知道,奴良陆生的内心深处,究竟是更加倾向人类还是妖怪,他无法将奴良组,交托给一个更倾向人类的三代目!

    然而,奴良陆生拒绝做出选择。

    “我说过,不会出现那种情况。”

    “是吗。那么,若是旧鼠组的事情再度发生,你要怎么办?”

    奴良陆生双眼微眯,而后看向牛鬼:“旧鼠组,是你指使的?”

    “没错,是我。”

    牛鬼很是干脆地承认了,而后看向奴良陆生的眼中泛着凶光。

    “这一次,是旧鼠组的实力太弱,下一次,若是有实力强悍的妖怪绑架了更多的人,要你放弃继承奴良组,你会怎么做?”

    “当然是想办法,先把人救出来。”

    奴良陆生的声音微微有些怒意,不过他还是向牛鬼叙说了自己的想法,然而这个想法,牛鬼并不满意。

    “你没有足够把人救出来的力量!做出选择,奴良陆生!”

    牛鬼的手已经放在了刀柄上,给足了暗示,奴良陆生终于明白牛鬼的意思了,牛鬼这是认为他没有足够的力量贯彻自己的意志,所以想要让他在妖怪和人类中做出一个选择。

    对此,奴良陆生同样握住了刀柄:“不,我有足够的力量!”

    沉默,在房间中蔓延。

    随后牛鬼悍然拔刀!

    伴随着一声巨响,两人所在的木屋顿时崩解!数十块木板和浮现无数裂纹的佛像好似遭到了狂风一般朝着四周炸裂,而在狂风中央,奴良陆生已然妖化,手持弥弥切丸和牛鬼对峙在了一起。

    “牛鬼,不管你如何想,我都将成为三代目,立于尔等众鬼之上!”

    “就凭这种力量吗!”

    牛鬼用力一挥,凛冽的剑风朝着奴良陆生扫了过来,奴良陆生眉头一皱,避开锋芒,而后若有所思地看着牛鬼的剑风在大地上留下的刻痕。

    “这是”

    “不要太小瞧人了,我跟随总大将四处征战的时候,你父亲都还没有出生呢!真以为现在的你就能单用妖怪的力量击败我吗!?”

    畏之力犹如江河般喷涌的牛鬼展现出来的压迫力让奴良陆生不禁后退一步,此刻的牛鬼给他的感觉,稳稳有hase4级别,这和他印象中的牛鬼完全不是同一个人!

    是他十多年来的印象出错了吗?

    此刻感觉到的威慑感不是虚假,那么只有这个可能了。

    过去牛鬼从来没有在奴良组总部大宅内展现过这样的力量,让他太过低估牛鬼的力量了,不过想来也是,如果没有这种级别的力量,人类何必要和奴良组签订盟约?所谓的盟约,是只有在力量对等的组织中才能维持下去的东西,人类既然没有选择剿灭奴良组而是和奴良组签订盟约,这就说明奴良组有和人类抗衡的本钱。

    话说,如果只有牛鬼一个hase4级别的妖怪,人类也没有必要和奴良组签订盟约,hase4的灵灾人类又不是没有对付过,这也就是说,家里不只牛鬼一个人隐藏了力量?

    意识到这一点,奴良陆生嘴角不禁抽搐起来,这是把他当作温室里的花朵了吗?若不是牛鬼这次爆发,他岂不是要一直蒙在鼓里?大家这么有演戏天赋的吗?

    “意识到了吗?认识到自己的弱小了吗?来吧,使出你的全力!我要看看,你在那个男人那里,到底学到了什么!”

    那个男人?

    奴良陆生意识到牛鬼说的是白井月,这是要他使用从白井月那里学习到的对灵力使用方法吗?

    嘴角微微一咧,奴良陆生笑着看向牛鬼。

    “牛鬼,你不要太小瞧我啊!”

    是的,他没想到家里一堆人都在演戏,但是就此认为他弱小,这也太武断了吧!

    还没有转入阴阳塾时,他可是天天晚上被爷爷袭击的,那时候可是学了不少东西,在转入阴阳塾后,他也是每天被白井月训练,实战经验可是非常丰富的。

    他承认自己实力还不够强,到现在他也没有办法摸到白井月的边,但说他实力弱,他可不承认啊!

    当即,奴良陆生身形一动,对着牛鬼当头就是一劈!

    牛鬼皱着眉举刀欲挡,同时思索如何让奴良陆生认清现实,然而就在刀锋即将交汇的时候,牛鬼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劲,怎么在他的感知中,奴良陆生这一刀好似不存在似的?

    察觉到不对劲的牛鬼赶紧后退,避开了奴良陆生这一刀,几乎就在牛鬼后退的瞬间,属于奴良陆生的畏骤然爆发!呈直线状继续朝着牛鬼追击!

    牛鬼赶紧将自己的畏收束到刀锋上,总算是将奴良陆生的攻击挡住,看着自己刀锋上浮现的裂纹,牛鬼不可置信地看着奴良陆生。

    “你什么时候学会的?”

    对畏之力进行控制,将其聚集到武器上辅助攻击,这可是妖怪中的高端知识,牛鬼很确定,奴良组那些妖怪并没有私下教授奴良陆生这些东西。除此之外,还有他之前对这一招的误判,刚刚他绝对是被奴良陆生的畏给影响了感官,这种滑头鬼特有的畏他可是再熟悉不过了。

    到底何时,奴良陆生成长到了这种地步?

    “打的多了,自然就会了。”

    奴良陆生竖起刀刃,属于他自己的畏和奴良组继承人这个身份的畏在他身上汇聚,升腾,最后凝聚在奴良陆生的刀锋之上。

    “那么,牛鬼,继续吧,我会向你证明,我有足够的力量!”

    实力还是不够的,牛鬼很确定这一点,他之所以吃了个小亏,是因为他没有料到奴良陆生会突然爆发出这样的力量,实际上奴良陆生此刻的硬实力还是不如他的,但是

    想到奴良陆生现在的年龄,还有他能够悄悄学到这些东西背后代表的意义,牛鬼就不禁自嘲地笑了一声,没想到他还有如此失策的一天。

    就此罢手吗?

    当然不,既然战斗已经挑起,那就好好让他验收一下奴良陆生现在的实力吧!

    手持已经出现裂痕的刀锋,牛鬼再度前冲,剑刃挥动!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