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天道罚恶令 > 第二百二十六章 破败的家
  “赖老板,你很会坐地起价啊。”

  “不,大人,您误会了,一万两是小人给您的。小人向您买,一万两一个如何?”

  陆笙嘴角微微勾起,“摇了摇头,不卖,走吧。”

  “陆大人,这几个孩子本来就是东城牙行的货,我们做的是合法买卖,有购买契约的。这些孩子,都是他们父母卖给了我们,大禹法典,私人财富不可侵犯,合法所得不可侵犯。大人这是要强抢民产么?”

  “合法的?谁说了算?是你牙行说了算?还是本官说了算?朝廷也有明文条例,贩卖人口者,刑十年,流千里。”

  “小人开的是牙行,不是人贩子。”

  “谁定的?”陆笙淡淡一笑,“别逼本官找你的罪证,本官相信不需要三天,本官总能找到一些证据的。”

  赖春涛的脸色彻底的化作铁青,死死的盯着陆笙的背影,脸上闪过一道凶恶。

  “陆大人留步!”

  盖英的手,已经握上了剑柄。

  “陆大人,您这么把孩子带走,他们的户籍已消依旧是牙行货物。就算带到外地,他们也没有良籍。既然大人要了他们,那就连他们卖身契一起带走吧。”

  陆笙诧异的回过头,顿时觉得这个赖春涛还有两把刷子。

  很快,一个小二有跑了回来,手中捧着一叠文书。赖春涛来到陆笙面前躬身将文书递来。

  “这是这几个孩子的卖身契约,大人既然真喜欢,小人就成人之美了。大人请笑纳。”

  陆笙笑了笑,“那就多谢了。”

  “叔叔……”突然那个领头的男孩开口叫住了陆笙,“叔叔,其实那天我们一起逃走了十五个人。后来后面的人追的紧,我们分开逃跑,等我回来的时候,就找回他们几个,其他人,肯定是他们抓起来了……”

  言外之意很简单,陆笙能不能把其他的都救回来?听着孩子的话,赖春涛的脸色顿时更加阴沉了下来。而陆笙的脸上,也露出了为难之色。

  “大人,您可别再为难小人了,小人也是小本经营。他们几个是被大人看上的,这个亏小人也认了。可要其他的人,那小人可就不答应了。

  再者说,不怕大人笑话,这次跑掉的十五个,我一个都没找回来。真的,您要不信,我也没办法。”

  听了赖春涛的解释,陆笙默默的点了点头,带着几个孩子转身向外走去。

  出了牙行门外,陆笙轻轻的伸出手摸了摸孩子的头,“那个赖春涛,真不简单啊。”

  “大人,我看那赖春涛是个老油子。”卢剑淡淡的笑道。

  “他是很油滑,你知道他将卖身契给我有什么用意么?”

  “用意?自然是知道民不与官斗,故而服软了呗。”

  “呵呵呵……你们想的太简单了。给了我们卖身契,这些孩子的来历就有迹可循。按照惯例,我们会怎么做?”

  “自然是将孩子送回到他们父母手里……”

  “可是……他们就是被他们亲身父母卖给牙行的。既然卖过一次,又怎么会不卖第二次?虽然麻烦了点,但把孩子重新买回来不难。”

  “这奸商……”卢剑听完,想了半天才明白过来,“只是大人,我想不通赖春涛为何会对几个孩子如此上心?值得么?东升牙行也不小了。说难听点,对他们来说这些孩子顶多就值一百两。”

  “难道没仔细看过他们的根骨么?”陆笙给了卢剑一个惊诧的眼神。

  卢剑一怔,一把抓住一个孩子的肩膀,仅仅瞬间,卢剑的脸色猛然一变,“好根骨,难怪了!”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卢剑眼眸闪动,突然凑到陆耳边低声说道,“大人,这赖春涛油盐不进,要不,我们把他拿下,直接审问?”

  “不可,贸然动手只会打草惊蛇。赖春涛是我们进入暗势力的唯一途径,我不想因为鲁莽而断送。

  看似今天我们白跑了一趟,但其实我已经得到了我想要的情报。赖春涛的说辞越是完美,就越是证明他有问题。

  十五年前的案子,并非是一桩陈年旧事,这关系到倭寇的虚实,关系到房家一家的灭门。当年那批孩子并没有葬身大海,而是被倭寇给发现并救了起来,而后又被倭寇训练成倭寇。

  当年的那件事根本就是精心设计好的局。那么赖春涛这个关键时刻断尾的剪刀就是贯穿整个计划的线索。

  他未必知道幕后黑手的身份,甚至他知道的可能只是皮毛。但是,他却是一个线头,可以将整个网络一点点拆掉的线头。”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做?”

  “全天候布控赖春涛,无论他和什么人接触,做什么,甚至吃什么我都要知道。今天我故意透露出对当年案子的怀疑,他一定坐不住。我越是不动声色,他越会以为我在暗中调查……”

  “赖春涛可能会和暗中的那些人接触?或者得到谁的指使,而我们,就能知道谁在上面指挥着赖春涛?”卢剑接口说道。

  “那他们怎么办?”盖英也很喜欢这五个有灵性的孩子,而孩子们虽然没有说话,但他们不傻,听着陆笙的话眼眸中一直露出了深深地恐惧。

  “我一直认为,路是自己走的,自己的命运应该由自己决定。虽然他们都还小,但我们依旧无法替他们做出选择。很简单,问他们。”

  “问他们?”卢剑看着五个怯生生的孩子,这么大的孩子都是恋父母的,无论父母怎么打骂,最终还是会原谅父母。给他们自己做选择,有点残忍。

  “叔叔,我不想回家。他们把我卖了……那里就没有我的家。”那个叫阿亮的孩子突然倔强的说道,“哪怕是在外面讨饭,饿死,我都不想回去。”

  “我……我也不想回去……”三个女孩中,一个稍大的一点的说道,“爹娘说,女娃子没啥用,把我卖了,省口粮食给弟弟……”

  “我们也不想回去……”剩下的两个女孩子低声说道,虽然声音很低,但语气中却满是坚定。

  “那你呢?”陆笙微笑着看着他一直看好的男孩子。这个孩子很精明,又有大将之风。从小就展露出领导能力,对这个孩子的看重,甚至超过其他四个加起来。

  正所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我……想回家。”

  “成湘……你……”阿亮瞪大了眼睛,露出了满脸的不可思议,“你要回家?等着你爹娘把你卖第二遍?你……”

  “对不起……”成湘表现出了与年龄极其不符的成熟,“我骗了你们,其实我不是被爹娘卖掉的……卖掉我的是我自己。

  我是通南府人,就住在观音县。我爹害了病,但家里已经没有钱买药了。我就找到了蛇头,把自己卖了二十两银子。

  本来我不打算跑的,但我没想到蛇头欺负我不识字,说好的二十两变成了五两。但卖身契已经签了,我跑不了,所以才在牙行的时候带着大家逃跑……”

  虽然陆笙已经对这孩子高看一眼了,但却发现还是低估了。舍身救父为孝,逃出虎口现智,带着同伴一起逃为义。如此小,却能展现出那么多成年人都未必能有的品质。此子将来,不同凡响。

  “好,既然大家都做出了选择,那么就这么定吧。你们四个,明天我会派人将你们送往江南,到时候交给飞凌卫。飞凌卫应该有训练营吧?”

  “我听段飞说有的。”卢剑一旁回道。

  “你叫成湘?”

  “是!叔叔,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但将来,无论你在哪里我一定会投奔你去。”

  陆笙笑了笑,“你先长大再说吧。”

  一行人坐着马车,缓缓的来到观音县,在成湘的引路下,陆笙几人来到了成湘口中的家。

  这个家,已经不能称之为家了。远远看去,就仿佛是陆笙前世在农村里看到的羊圈一般。门口挂着白绫,一个妇人,蹲在破败的门外,怀中抱着一个孩子,双目空洞的望着远方。

  陆笙的马车缓缓的上前,而妇女却仿佛没了魂魄一般茫然的瞪着眼睛。既不站起身问客从何来,也不露出半点警惕,就像一个泥塑木雕一般。

  马车停下,陆笙牵着成湘的手下来。而当成湘出现在妇人面前的时候,那个妇人才有了一丝反应。茫然的眼眸,渐渐有了神采,突然,身体一颤,将怀中的孩子缓缓的放到地上。

  弓着背,伸长着脖子盯着成湘的脸直看,越想看清,却越是看不清。眼帘,被泪水模糊,妇人颤抖着嘴唇,几乎已经变形。

  “娘”成湘叫了一声,这一声,仿佛唤醒了妇人沉睡的灵魂。突然,妇人就像一只捕食的猛兽一般冲到成湘面前,一把将成湘搂住……

  紧紧的搂住……

  “湘儿……你怎么能把自己卖了……你怎么能把自己卖了啊……没了你……娘天天想死……你怎么能不替娘想想……你怎么能这样”

  “夫人,先别激动,孩子快受不住了……”陆笙连忙上前说道。

  妇人一听,立刻松开了成湘。成湘被妇人勒的脸色发紫,但脸上却露出了调皮的小。

  “娘……咳咳咳……娘……他们是……救了孩儿的恩公……要不是他们……孩儿回不来……”

  “恩公!我给你们磕头了……”妇人听完,闪电般的跪倒在陆笙面前,连连磕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