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小说 > 寻真路 > 第一卷地球创世神 第一百六十九章
  听到这喊声,少年心中非常不屑,杀了他?对方能再次抓住他再说吧,挨了这么一点小伤就躺倒在地,失去了行动能力,果然心性太差。

  要是那些真正的大高手,别说那啥了,就算缺胳膊少腿的人家照样跟你拼命好吧,虽然缺那个东西比缺胳膊断腿还要严重……

  少年离开没有一分钟,那个俊美公子哥就是出现在了那壮汉不远处,看着在那里抽出吐沫的壮汉,眉头微微一皱。

  瞬间出现在了对方面前,捏住了对方脖子,把对方提起来,直接问道。

  “他在哪?”

  壮汉虽然某处很痛,但是却能感受到俊美公子哥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以及浓烈的杀意,使出全身能力想要挣脱俊美公子哥的手掌,但是发现俊美公子哥的实力似乎比他要强上不少,无论他怎么施为,依旧挣脱不了俊美公子哥的手掌。

  某处的疼痛被他下意识的忽略了,此时乃是关乎生命的时候,容不得他马虎大意。

  俊美公子哥见到不回答的壮汉,眉头皱得更深了,捏住对方脖子的手掌也是用了几分力气,只把这壮汉憋的脸色发青。

  壮汉心中是真的怕了,他原本只是普通人一个,如今得到了这么强大的实力,他还没活够呢,他可不想死。

  不停的摇头点头,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无论如何声音却是无法传出。

  俊美公子哥松了松捏住对方脖子的手掌,问了最后一句。

  “他在哪?”

  只要能够活命,这壮汉可不会管骨气尊严什么的,看向少年离开的方向,说道。

  “他…他往那边…那边去了,求…求求你放过我,我也是被人指使的!求求你放过我吧!”

  听到这话,俊美公子哥的眼神当中有着一道金光闪过,然后另一只手抬起,打在了壮汉的脖子上,把对方直接打晕过去。

  没有马上去追赶少年,而是在这里停顿了片刻。

  三五分钟过后,一队队身穿甲卫的士兵从四面八方向着俊美公子哥包围而来。

  俊美公子哥背负着双手站在那里,面对着一对对的士兵,没有丝毫变色。

  等到士兵来到近前,为首的一人对着俊美公子哥单膝下跪,恭声道。

  “拜见岐王!”

  那一群士兵也是齐齐单膝下跪口,口中高呼。

  “拜见岐王!”

  俊美公子哥点了点头,一挥手。

  “起来吧。”

  在这群士兵起来之后,俊美公子哥伸手一指那已经晕死过去的壮汉,吩咐道。

  “把他给我押进岐王府大牢,严加看管!”

  话音落下,俊美公子哥便是失去了身影,朝着少年逃离的那个方向疾驰而去。

  而那群身穿甲胃的士兵在俊美公子哥离开之后,齐齐看向为首的那一名将军。

  为首的那名将军也没有犹豫,直接大手一挥,吩咐道。

  “来呀,把他给我押起来,带到岐王府大牢。”

  说完有两名士兵走了出来,架起那已经昏死过去的壮汉,跟随着那名将军朝着岐王府,也就是那座繁华的府邸走去。

  与此同时,少年在逃离那壮汉的魔爪后心中就是起了一点小心思,如今他已经逃离出那俊美公子哥的魔爪,可以说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何不趁着这个机会摆脱玄净天她们?

  虽然对方每天好吃好喝得招待他,但是你不给他自由,这就有点说不过去。

  想了想,少年觉得自己并不是那种恩负义的人,虽然对方变向囚禁了他,但是也算是保护了他,不能就这么一声不响的离开,至少也要跟对方打个招呼。

  好吧,其实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少年害怕再次出现像今天这样的状况,毕竟那个壮汉与他互不相识,结果就想要抓住他,看来他之前也是得罪了一些惹不起的人物啊。

  有了明确的目标后,少年也是想要回到酒楼,告诉玄净天她们自己安然无事。

  但是走着走着,少年却悲催的发现自己竟然迷路了,而那座酒楼的名字,因为离开得比较匆忙,所以也没有记住……

  在一家酒楼当中住了近十天的时间,结果却没有记住那酒楼的名字,少年对于自己都有些无话可说。

  心中无语问苍天,少年也只能找一个最为简单的方法,那就是寻找路人打探一下岐王府该怎么走。

  经过这些天的分析,少年敢判定,那个变相囚禁自己的人,也就是那个俊美公子,百分之百的就是岐王。

  况且那俊美公子哥已经承认了他的身份,想来应该不会撒谎。

  扫了一眼前后左右,发现自己竟然连东南西北都没有搞清楚,再次心中呜呼哀哉。

  继续往前走,只希望在他前方能够遇上人,能够遇上一个好人,能够告诉他岐王府所在。

  心中不停的祝福着自己,但是小半个时辰过后,少年却是无奈的停在一堵墙面前,他的前方已经是一个死胡同了。

  在这小半个时辰当中,他如同被倒霉女神眷顾了一般,一个人都没有遇到,而且每次走着走着都会遇上死胡同,这已经是他第五次遇上死胡同了。

  看了看天色,还好,距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

  走了小半个时辰,少年也是累了,决定暂时性的休息一下。

  依靠在这死胡同上,心中不停的对着自己发问。

  自己做错了吗?做错了吗?做错了吗?

  不!他没有做错,他什么都没有做……

  对啊,他什么都没有做,为何会生出他做错了这种想法。

  摇了摇头,把心中那些不知道何时冒出来的想法抛得一干二净。

  少年胡思乱想的时候,并没有发现在他的上方,正有这一道身影静静悬浮着,完全违反了终极大神的万有引力定律,竟然凌空悬浮。

  人影看不清容貌,分不清男女,但从体型上来看和少年差不多。

  忽的,这道人扭头看向一个方位,然后身形瞬间消失,对!就是瞬间消失,更加的不可思议了。

  在那人影消失之后,又是有着一道人影出现在了少年的上空,不过却并不是凌空悬浮,而是降落在了一处房屋的屋顶之上。

  这人也不是别人,正是追随少年而来的那个俊美公子哥。

  看着下方的少年,这俊美公子哥真是气不打一出来,天知道他为了找到少年费了多大的劲。

  想要下去直接擒住少年,但是想了想玄净天对他汇报的一些话,最终还是没有行动,在那里默默注视少年片刻,然后转身离开。

  少年在休整了片刻后也是恢复了力气,抬头看了看天色,长叹一声,也是向着外面走去。

  至于到底该怎么走,他已经彻底放弃了。

  有时候就是这样,你找的时候找不到,不找的时候却莫名出现,少年已经放弃治疗后,走了没十分钟就遇到一个人,结果听到这人的回答后少年又是绝望了。

  岐王府在哪?该怎么走?很简单的一个问题。

  回答呢,同样也是很简单,一句话的事情。只不过这句话有点复杂,一般人根本理解不了,少年人就是一般人,所以暂时无法理解得了。

  嗯!那句话是这样的。

  “从这里一直往前走,走到老安裁缝铺后往那去,走到富贵酒楼后再往那去,然后到了徐记茶馆,再往那去,一直走走到尽头就是到了凤翔城的主街道凤翔大街,顺着凤翔大街往那走,走到尽头便会看到一座府邸,府邸就是岐王大人的岐王府。”

  少年人掰着手指头,这里那里,裁缝铺酒楼茶馆…为什么会有一种头晕的感觉,想要再次询问那人一番,但是发现那人在对他说完之后便是向着远处走去,连忙小跑过去,同时喊道。

  “这位兄台,兄台…兄台且慢。”

  那人疑惑的回头看向少年,问道。

  “还有什么事吗?”

  见对方停住,少年人也是停住,说道。

  “这位兄台,在下不识字,所以……”

  这话说的,少年自己都不相信,更何况那人了。

  诧异的看了少年一眼,没想到少年穿的人模狗样,长得也挺不错的,竟然不识字。

  不过这人也没有多想,在这个战乱的时代当中能够活下去就不错了,更别说学习知识了。

  想了想,然后说道。

  “这样吧,刚好我去的地方也在凤翔大街,你就跟我一起吧。”

  少年忙不迭的点头,真是瞌睡来了就有人送枕头啊。

  那人见到少年这样后也没有多说,继续转身向着前方走去。

  少年也是紧跟着那人的步伐,唯恐自己一个不小心再迷路在这里。

  对方如此好心的为自己带路,少年自然不能不表示些什么,想了想,然后问道。

  “不知这位兄台名讳。”

  那人没有犹豫,随口答道。

  “在下李淳。”

  少年脸上瞬间堆满笑容,拱手说道。

  “原来是李兄真是,幸会幸会。”

  也不知道咋滴,少年脑海当中下意识就让他如此做了。

  那人再次扭头看向少年,目光当中的疑惑更盛,但却啥也没说,看了两眼后便是继续带路,同样不忘对着少年说吧。

  “我观公子仪表堂堂,衣服整洁,不像那种普通人,怎么会一个人流落至此。”

  被看出来了!少年也不知尴尬为何物,露出一副无奈的笑容,苦笑道。

  “被李台看出来了,不瞒李台您说,小弟是因为不满家中对小弟的安排,偷跑出来的。”

  李淳诧异的声音传来。

  “逃婚?”

  少年真想说一句,你想多了,但是借口对方都已经为他找好了,哪有不借用的道理。

  点了点头,说道。

  “被兄台看出来。”

  李淳了然点头,然后便不再多说。

  少年见对方兴趣不高,也是没有再继续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跟着对方一起往那走,再往那走,最后往那走。

  又是小半个时辰过去,天色已经有些昏暗,为少年带路的李淳也是终于停了下来,停在了一条宽阔的街道上。

  少年认的,这条街道就是酒楼所在的那条街道。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李淳在停下后便是扭头看向少年,拱了拱手,说道。

  “这位兄台,凤翔大街已经到了,你只需要径直往前走,走到尽头便会到达岐王府,在下还有事在身,就先告辞了。”

  少年同样对着对方拱了拱手,道了一声谢,然后转身向着岐王府的方向前进。

  走了十几步,有些好奇扭头看向身后,想要知道那个李淳要去哪里?

  结果刚扭头,就看到一路不苟言笑的李淳,此时正满脸笑容的,被五六个花枝招展的女子拉向一栋阁楼。

  少年看向那阁楼的牌匾,上书丽春苑三个大字。

  不用理解,少年就能够知道丽春苑是什么地方。

  心中感叹人都是复杂的,然后也不再理会那进入丽春院的李淳,继续向着前方走去。

  不过少年也是长了一个心眼,随意找了两个路人问了一下岐王府所在,得到的答案与那个李淳所说的别无二致。

  连续走了小半个时辰,少年人的体力有些跟不上,所以没走几步便是停了下来,手掌撑着膝盖,让自己缓缓。

  还没歇两口气,便是感觉他的肩膀被别人撞了一下。

  此时少年所的乃是人来人往的凤翔街道,虽然此时已经接近下午,但是人流量依旧很多,偶尔被别人撞一下,可能是因为对方不小心,少年也并没有在意。

  但是紧接着像是想到了什么,摸了摸自己的腰间,发现那个对自己很重要的荷包已经消失不见。

  脸色瞬息间变幻,然后扭头看向身后,瞬间发现那个借机偷他东西的家伙。

  想也没想的,下意识的就是伸手指向那人,口中喊道。

  “站住,还我东西!”

  声音很大,吸引到周围人的目光。

  那偷东西的哥们在听到少年的话后也是知道自己暴露了,没有犹豫,直接就是撒丫子狂奔,速度快的少年根本无法捕捉。

  少年的体力本就不咋滴,在看到对方有如此身手后更是对追上那人,夺回自己的东西不抱希望。

  能否追上对方暂且不说,就算追上了又能怎么样呢?

  对方既然能够有此身手,那么将他按在地上摩擦也是没有丝毫问题。

  可是那个荷包对他真的很重要,本能的感觉。

  看着已经消失在人流当中的小偷兄弟,少年也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现在好了,就算想追也追不上对方了。

  有些有些沮丧,但谁也没办法,日子还要过,少年也还要活下去。

  那荷包对他很重要,甚至关乎他的未来,但是只要小命还在,未来什么样又有谁能够说得清。

  只能心中希望,希望那个小偷并不会对他的荷包做些什么,而他又能够顺顺利利的找回荷包。

  再次祝福自己。

  看了看自己,少年确定自己是真的一穷二白,除了衣服就只剩自己了。

  放心了不少,抬脚继续向着这凤翔大街的尽头,岐王府走去。

  一处小巷当中,之前那个撞了少年的小偷哥们,此时正好奇的打量着自己手中的那个荷包。

  荷包普普通通,上面只是有着一个花纹,一个对方不知道,少年同样不知道是什么的花纹。

  荷包的口是封死的,除非暴力破解荷包,否则的话无法获取出荷包内的事物。

  打量了一会儿,这个小偷哥们也并没有强行破坏荷包,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的打算,抬手把这荷包塞入自己的怀中,扭头看向身后,说道。

  “阁下跟了我这么久,难道不出来见一面吗?”

  话音落下,一道身影从天而降,飘然落地。不是别人,正是那个俊美公子哥岐王!

  此时俊美公子哥背负着双手,手中拿着一柄长剑,双目直视着那个小偷,不加杂任何感情的话语从他口中吐出。

  “温韬。”

  没有疑问,也没有肯定,只是平平淡淡。

  那个小偷在俊美公子哥落地之后也是转过身,看向俊美公子哥。

  这个小偷把自己包围的非常严实,头上戴着一个类似于斗篷的帽子,脸上还有一块口罩事物遮住了一半的脸,单从能够观察的面庞来看,这个温韬长得很符合小白脸的潜质。

  那个温韬在转身之后就是把手伸进怀中,取出少年的荷包,没有犹豫,直接就是抛给了俊美公子哥。

  接过飞来的荷包,俊美公子哥看也没看,转身就欲离开这里。

  而那个温韬在见到俊美公子哥想要转身离开后却是出言阻止。

  “岐王且慢!”

  俊美公子哥迈出的脚唯一停顿,头也不回的问道。

  “还有何事?不要以为本王不敢杀你。”

  温韬没有在意俊美公子哥的危险。

  “岐王殿下,您难道就不想知道那人是谁?”

  俊美公子哥猛然转身,蕴含杀意的目光看向温韬,冰冷的声音吐出。

  “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对于成天与死人打交道的温韬来说,俊美公子哥的威胁完全没被他放在心上,缺德事干多了,不差这一点。

  摇了摇头,说道。

  “给我一滴他的血,我就会把你想要知道的全都告诉你。”

  说完像是想到了什么,再次说道。

  “奉劝岐王殿下还是按照我说的去做,毕竟整个天下,知道他身份的只有我一人,一切的东西都在这里。”

  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接着道。

  “若是我死了,那么岐王殿下便永远不会知道那人是谁,永远不会明白那人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