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以你为名的希望 > 正文 191 那天,我究竟做了什么?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邻居小姐一度怀疑:是不是整个小区的猫都装在里面了?

    可她又不好将购物袋放在地上,只好咬咬牙,不断调整着袋子勒住手指的位置。

    大妈并没有滞留过久,随即就领着柴咪继续前进。她的家在四楼,柴咪如临大敌,做好了死命上四次台阶的决心。

    不过发现上了三层就到四楼了,她感到很是开心。

    “给你两个蛋。”大妈从袋子里取出了两个鸡蛋,柴咪双手去接。不过当中年妇女发现女孩被勒出的红印子时,她一咬牙,又从袋子里取出了一个。

    “都给你了。”大妈前所未有的慷慨起来。

    柴咪口袋里揣着一个鸡蛋,手里拿着两个。女孩身上出了点汗,但是在可接受的范围内,倘若汗出得太多,就可能要洗睡衣了。

    回到家时,她并没有见到刘伟和妹妹的身影。笨蛋邻居又出来敲了敲隔壁的门,见没有动静,她略感失望地回到家中,嘟着小嘴。

    屋子里是令人安心的味道,她舒展了一下身体,随后爬到床上,做起了俯卧撑。

    扑通。

    做到第五个时,她趴倒下来。

    然后她就这么躺了1分钟,心想锻炼完毕后,应该干点什么呢?

    正当女孩下定决心,准备去备战公务员考试时,她的新钢琴却映入眼帘。柴咪无法克制住自己蠢蠢欲动的手指,接着便坐在了钢琴的边上。

    乐曲随之响起,然而前奏完毕,便戛然而止。

    “不知道绪礼酱有没有学习好。”女孩嘟囔着。接着她又继续演奏下去,没有去多想。

    以前,独居的女孩是粘着楼上的少女不放,如今多了个伟哥,她便两个人轮流粘。不过此刻,柴咪居然想好好地弹上个一小时,什么都不去管……

    10分钟以后,她缓缓闭上眼睛,以听众的心态去欣赏曲子,感觉尚可,她便松开了踏板。琴弦的波动便不再受到阻碍,她的嘴角逐渐扬起,享受着耳畔只有乐律的世界。

    此刻已经是9点,就算有人还睡着大觉,女孩弹奏的音乐舒缓,也不会打扰到他们。

    以前这个小区偶尔会传出初学者练习管号的声音,活像鸭叫。随后皆不了了之,不知那些人是被投诉举报后转而到更僻静的地方去训练,还是索性直接放弃了。

    这时,二狗和衰男准备出门。两人要去进行一场许久未上演的桌球切磋。当琴弦的声音入耳时,衰男驻足聆听,而二狗来了厨房的水池旁,撑着身体向外看着。

    “是谁家的音响?”衰男问道。他是听过这个旋律,由于没有任何的瑕疵,他理所当然地认为是电子音的产物。

    “大概是吧。”二狗的身子抑制不住地前倾,观察一路之隔的窗外。年轻人的眼神相当不错,就连钢琴家手指的动作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而这扇窗子的画面可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哪怕是收留自己的室友,他都不愿与之分享。

    衰男撤了一步,见二狗看得投入,忍不住问道:“对面到底住着谁啊?”

    他早就好奇那间卧室的景色,不过他在家的时候,二狗通常也在家,他便一直没有观察到里面的情况。

    不过即使他找到机会,恐怕也什么都看不清。毕竟衰男的度数最近加深了不少,用不了多久他不得不去配一副新的眼镜。

    二狗看了最后三秒,不舍地收回目光,“走吧。”

    咕咚咕咚……

    地铁驶来的声音传来,少女几乎贴在屏蔽门上,目光朝向里面,紧盯着一侧。满怀期待地要见证接下来发生的一幕。

    一股气流吹进了少女的睡衣中,然后她便看到了发光的车头。

    “哦呀……”初夏惊呼了一声。

    在妹妹欣赏风景时,她的身影亦是别人目光的停留之处。

    刚下火车时,少女土黄的外套还能替她打掩护,可如今粉红睡衣的装扮则是远远就能吸引目光当然装扮奇特的人也有不少,但身姿体态是不会骗人的。

    于是一个男子远远瞅见,然而有意无意地靠近初夏初夏。

    候车的人不少,他要绕开不少障碍,却向一段走去。

    距离少女隔了一个车厢的距离,他总算看清少女面容,瞬间就被攻陷。

    车门随之打开,男子就近进去。接下来他只需要从内部穿行过去,就能离小女孩很近很近了。

    萝莉

    掌中的手机是显示着给女友发到一半的信息,但他毫不在意,一往无前。

    “啊,反了!”与少女的通行的年轻人突然惊呼,接着就往外走,见初夏没有跟上来,他赶忙拉住对方的手。

    兄妹俩跨过站台的间隙,随即警报嘟嘟三声,车门便无情地关闭了。

    “借过,不好意思。”

    这一瞬间,男子刚好赶到那边,心情激动。越是靠近目标,他越是不敢正视。

    可当男子鼓足勇气,聚焦视线,搜寻少女的身影时,她已不见踪影。

    怎么……出去了!?

    终于,车子开始启动之际,他望见了门外面,那一见钟情的身影。此刻,男子和初夏的距离并未拉开,可他的心境却完全可以用绝望来形容。

    “差点坐反。”伟哥解释。

    “太危险了。”初夏一副劫后余生的感觉,“坐反会怎么样啊,回不来了吗?”说着,她心有余悸地望了一眼后方,

    离别时的回眸让车内男子张开了嘴,然而那该死的列车已然移动,那一眼终成绝唱。

    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换来今世的一次擦肩而过此刻,他深刻体会到了这一话语,在充满人的车厢中,品尝着难以言喻的寂寞……

    发现妹妹以为坐反车就回不来,刘伟忍俊不禁,“没那么夸张了。”他的手僵硬地保持着一种形状,似乎没从捏到少女手的激动中缓解过来。

    “哈……”突然,初夏仰头笑了。问其原因,原来是她想起他们两个慌张出门的模样,好不开心。

    妹妹笑的时候并不会发出声音,有的话也最开始没有控制住,“哈”了一下。

    只见少女仰着脑袋,一阵笑过,她便跟上哥哥,前去对面。

    “哈……”可新一阵的喜悦立马袭来,初夏这回有意将方向对准身侧的墙,显然这次比之前的笑更加强烈。

    “那么好笑啊。”刘伟回身叹道。妹妹她适才被拉手出来,一脸茫然,那般模样自己感到有意思可以理解,可到初夏现在已是狂喜的状态,伟哥就觉得十分费解。

    “不是……啦,早上……蟑螂的时候,我……”笑时说话,妹妹说得断断续续,不过伟哥马上就知道:初夏笑她早上变成“树袋熊”,死死抱着哥哥的事情。

    “呼……不行了。”少女双手叉腰,长舒一口气。

    妹妹刚才想到刘伟蹲地的画面。画面中,她正全力勒住哥哥的后颈。

    伟哥被捆得“额”了一声,那一声正中初夏的笑点;而她自己以为地面是炼狱,死命上爬的身影也非常欢乐。

    哥哥在用“没坏掉吧”的眼光担惊受怕地看着少女。

    “好了,对不起。”初夏本来都打算迈步向前,不过见到伟哥愣神的模样,她便也知道自己的小癖好吓到哥哥了,如此一来,新的乐子又出现了。

    不知不觉,两人错过了一班车……

    初夏再次进入车厢时,气喘吁吁,可见用心去笑是一件不小的体力活。

    “对不起,哥哥。”少女仰头道。两人靠在里侧车门前,起初没有吸引人的注意,毕竟全员都在埋头品味手机。

    可一声哥哥出来,附近三个年轻男性皆抬头。接下来他们的目光就在手机和少女的身影上不断徘徊。

    而伟哥看得出来,他们此时的心思已经完全不在屏幕上。至于时不时的低头可能就是个幌子,但也不排除这已是习惯性的动作了。

    反观初夏,少女手机都没有带出来,却没有丝毫的眷恋。

    小强风波平息后,刘伟有意回避谈论妹妹窘态的话题,就是怕初夏感到害羞,不曾想女孩竟能把自己的事情当成笑料,让他舒心许多。

    “挺有自嘲精神的嘛。”伟哥看向初夏,由衷道。

    “当然要有啦。”初夏看着玻璃外的漆黑,两眼好奇,随即她面向刘伟,继续道:“否则那天以后就不会见你了。”

    “那天?”伟哥一头雾水。

    而同一时刻,提出疑问的还有附近所有的年轻男性们。少女哥哥的究竟做出了什么,让她不想见到对方?!

    “不知道吗?”妹妹匪夷所思,睁大了眼睛。

    伟哥琢磨了一会儿,摇了摇头。他的余光则能感觉到远近视线的压力。

    所以要穿土黄色的啊。年轻人总算能理解他的叔叔给初夏选配衣服的良苦用心。

    昨天妹妹是穿水手服;今天则源于意外,初夏内衣没穿,披着件睡衣在外游玩。若少女的父亲知道这样的情况,不知会作何反应。

    地铁列车行驶着。

    车上所有玻璃映衬的都是黑暗,吊环逐渐偏移,说明列车产生了变速。

    惹人注意的兄妹两个仍旧针对“那天”的事情交流着,硬是没讨论出个结果。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