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1978小农庄 > 第73章 无赖大鸟吃鱼记
  “这混小子竟给自己找麻烦。”

  这次说啥不能吃亏了,李栋一边心里暗下决心,真是丹顶鹤坚决不收了,这玩意带回去不定找麻烦呢。

  来到地方,李栋一脸懵逼。

  “怎么又是这地方?”同一个地方,天鹅换丹顶鹤。

  这小子啥运气啊,幸运六加六,套一天鹅不算,这又套一丹顶鹤,地方都不带换的,这是什么运气,李栋有点怕,那天这小子弄一小虎崽子送自己家,惹来母老虎那就玩球了。

  李栋打了哆嗦,下次可不敢乱说话了,惹着麻烦,自己兜不住。

  “真是丹顶鹤。”

  虽说第一次亲眼见着,可图片,视频李栋还是看过的,通体大多白色,头顶鲜红色,喉和颈黑色。

  “叔,你收不?”

  “我收个锤子。”

  李栋忍不住敲了一下韩小浩脑袋瓜子。

  “这玩意能吃嘛,仙鹤吃了长疮,回头你爷抽你。”

  “咋不能吃了?”

  韩小浩嘀咕,这么大个,肉可多了,李栋心说这玩意怎么弄啊,吃,李栋肯定下不了口,带回去放农庄更是扯淡,一举报了,自己跟着倒霉。

  丹顶鹤不比天鹅,这在后世是一级保护动物,天鹅不过二级,保护力度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叔,你说好了,俺套住大鸟,你把自行车借给俺骑骑的。”

  韩小浩见李栋似乎真不打算要,急了。天才一秒记住噺バ壹中文m.x/8/1/z/w.c/o/m/

  “借借借,回头我把车子卖给你爷,你天天骑都没问题。”噺⒏⑴祌文全文最快んττρs:/м.χ八㈠zщ.còм/

  这鸟咋弄,真扔着自生自灭了,先解开了再说,李栋无奈啊,这是韩小浩捉的,还是交给韩国富处理了,谁知道自己刚解开,本来半死不活的丹顶鹤立马跳起来给了李栋一翅膀。

  好在李栋躲闪的及时,丹顶鹤一看没扇到李栋,追着李栋屁股一阵啄,韩小浩吓坏了,这鸟好凶啊,比大白鹅还凶。

  “看啥,赶紧跑啊。”

  两人被丹顶鹤追着蹦跳跑出了水库,得,这下啥都不用想了。

  “这算叔买你的,这两块你拿着,别耷拉脑袋了,回头和你达达说清楚,自行车等你放学回来,叔教骑车。”

  “叔,可你真是大好人。”

  二块钱,还能学骑自行车,韩小浩乐颠了,接过两块钱一溜烟跑了。

  李栋瞅了一眼飞走的丹顶鹤,摇摇头,这家伙还真厉害啊,啄人挺狠,被吊一晚上该,早晚让人给炖了。

  回到家里,小娟已经烧好了早饭,李栋赶紧洗漱吃饭,送着小娟去上学,回来急忙赶着去上工。

  “又要清理水库,要我说,干脆一次性清理得了,还能捉点鱼虾呢。”

  “这么一段一段的弄,鱼虾都给水鸟吃了,早上,我还瞅见不少水鸟在水库觅食呢。”

  “可不嘛,我也见着了。”

  “要不咱们跟国富叔说说呗。”

  “走走走,去说说。”

  韩国富听了李栋一群年轻人意见,找着韩国兵,韩国红一合计。

  “要不试试,真有些鱼虾,咱们晾晒些,冬天多一份口粮。”

  “国兵叔,鱼干,虾米干,供销社说不定收呢,就算不收,回头我收,鱼干三毛,虾米干我出五毛。”

  李栋一想野生鱼干,弄回农庄,别说不说,自己家吃挺好啊。

  三毛,五毛,这一下大家热情全吊起来了,一斤鱼干换两斤盐,这要是一家分个十斤八斤鱼干,这算一笔不小的收益啊。

  “李栋,这事可不能随便乱说。”

  韩国富瞪了一眼李栋,你二叔都调走了,你小子还充啥大头。“你二叔不是不在供销社工作了吗?”

  “国富叔,二叔虽说调走了,不过他两个徒弟还在供销社,负责收货,你就放心吧。”

  “那就试试。”

  浩浩荡荡队伍就出发了,去了库房院子,库房是一大院子,正房是五大间,两边各有三间厢房,这是过去地主家大院,现在归集体了,一直被当着库房存放工具。

  大家领了工具,几十号人来到水库,清理淤泥这活干了也有一阵子了,只是这次还兼顾捕鱼。

  “这啥东西啊?”

  “水上漂。”

  “有了它,在淤泥上来去自如。”

  这不就一椭圆形状木板,啥水上漂啊,李栋嘀咕,下了水库才知道,这东西用处类似雪橇,只是一个在雪地里用,一个在淤泥水库里用。

  “还真有不少鱼虾啊。”

  “赶紧教教我。”

  李栋见着水洼子里,跳动的鱼虾,来了精神,只是淤泥太深了,人一下去就陷进去了,没个水上漂可不行。

  “李哥,你跟我学,这东西可简单,你趴着上面用手滑着前进。”

  简单是简单就是搞一身淤泥,这会李栋也不讲究了,没见着韩卫军都捉了一条三四斤鲤鱼了嘛,李栋凑着热闹,转了一圈弄了两条鲫鱼,还没等着高兴呢。

  一黑影扑了下来,李栋哎呦一声,啥东西,一看,丹顶鹤,好家伙抢鱼啊。

  “红头鬼。”

  众人一乐,倒是没有人想要打丹顶鹤,从古至今,这东西都带着点仙气,除却真的饿的没吃的,一般时候很少打丹顶鹤再说这玩意味道不如野鸡,大鹅。

  李栋哼了一声,这货肯定是早上那只,这是报仇来了。

  果然李栋这边刚捉了一条翘嘴,丹顶鹤又飞了过来。“大爷,你是大爷行了吧。”

  瞅着虎视眈眈的丹顶鹤李栋很直接的把翘嘴扔给丹顶鹤,这货倒是一点不客气,叼起来就吃。

  一次两次三次,李栋麻木了,我去,撑死你个吃货,韩卫国这些人见着笑的都没力气了,这红头鬼太有意思逮着李栋一个闹腾。

  好家伙,不给吃的上去就啄,李栋是看出来,这东西记仇啊,早晚给你炖了,真当现在你是国宝不成。

  一上午功夫,好家伙,李栋捉的鱼虾全喂了这货,最后丹顶鹤不走了,站在边上等着李栋捉鱼,搞的李栋捉鱼热情一下全没了。

  “你这太不要脸了吧。”

  李栋第一次遇到这么不要脸的动物,天鹅人家要不傲娇,要不胆小,这货到好,暴力狂不说,还是一吃货,认定自己好欺负,盯着一上午。

  当然韩卫国几个捉到鱼虾,这货也去凑热闹,只可惜韩卫国几个可不会跟它客气,小棍子抽不飞你,好嘛,干不过,这就死盯着李栋了。

  最令李枫无语,下午丹顶鹤又跑来了,落在李栋身边,看着李栋,那意思你赶紧的。

  “哈哈哈,李哥,你家的鸟又来了。”

  李栋翻了一白眼,这货真当自己是养鸟的了。

  总算收工了,还别说光是鱼虾一天功夫,生产队弄了上千斤,韩国富都吓了一跳,没想到水库鱼虾这么多,光是甲鱼就有十多只,李栋全给收了。

  鱼没办法太多了,收了几条大的草鱼,胖头试着养一养,养活就带回去,养不活就吃麻辣鱼片,烤鱼,鱼头锅子。

  “晚上打谷场分鱼。”

  “国富叔,我就不去了。”

  一个不好意思,这一天捉的鱼大半进了那只鸟肚里去了,再有一个自己买了不少,那些小鱼没啥兴趣了。

  “那行吧,对了。”

  韩国富掏出二百六十块钱,这是准备买下自行车了。“国富叔,真买下?”

  “买下。”

  “那个国富叔,明天上午我有点事要用自行车,这样吧,中午我把自行车洗一洗推你家去。”

  “成。”

  李栋写了一字据,这可是二百六十块钱,可不是小数目,字据递给韩国富,注明时间1978年9月26交车。

  “那国富叔我先回去了。”

  二百六十块钱到手了,李栋美滋滋的,瞅了一眼屏幕时间,来着这边六天了,攒了将近五十个小时太阳值。

  189:45:54

  250

  2018.9.14

  至少还要一天时间才能攒够二百太阳值,增加一份携带量,李栋合计着明天买了虎骨酒,后天就能回去了。

  “二百六十块钱。”

  睡觉前,李栋还想着买点什么,酒的话,短时间李栋不打算带了,这东西卖几个几瓶还没事,卖多了,谁脑子一热拆开一瓶来喝,味道不对,闹腾起来李栋还真不知道咋办。

  总不能说,这酒是真家伙,只是年限不对,跨越四十年时空过来的,还是捣鼓点其他比较舒服,再买点邮票,闺女不是说邮票挺值钱的嘛。

  可惜,自己不懂钱币知识,搞一套第三套完整二十多枚的大套,卖个几万块钱也容易。

  “算了,还是捣鼓点桌椅板凳好了。”

  古董,这玩意李栋不懂,再有这地方,没地买古董去啊。

  老东西能卖上高价的,这东西在任何时候都不会便宜的,不是达官贵人,那就是商贾大亨,这些人都在大城市,想要好东西,得去大城市,现在李栋可不敢乱跑。

  自己没介绍信,再说这会时机不对,还是安全第一,想着想着睡着了,第二天一早李栋被院子动静给闹腾醒了。

  “啥东西”

  猪崽子叫的这么凄惨,李栋赶紧爬起来,打开门一看,傻眼了,我去,这东西怎么跑家里来了,丹顶鹤,昨天那一只。

  李栋一眼就认出来,这货正祸害养着的鱼虾呢,好家伙,小猪仔被一翅膀扇到一边,嗷嗷叫。

  “这是赖上自己了。”

  瞅着被啄的血肉模糊的草鱼,李栋苦笑一声,你大爷的,真当我不吃鸟的嘛。

  幸好喜字甲鱼自己养在屋里,要不可就欲哭无泪了,李栋决定了,早上炖鸟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