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开局让少帅下跪 > 第二百六十一章 新年好呀,张宗卿公子!
  过年的菜色并不算太多,但绝对算得上是非常精致、美味。

  这桌子大菜之中,像糖醋排骨、东坡肉、粉蒸肉、梅菜扣肉等几样菜色,全部都是张宗卿喜欢吃的。

  难怪都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越看越开心。

  虽然张宗卿还没有和马玉正式成婚,但马教授的夫人也是越看张宗卿越是顺眼。

  张宗卿有十分的把握,餐桌上这几道自己喜欢吃的菜,一定是马教授的夫人问过自己女儿马玉之后,才精心为张宗卿一个人准备的。

  “来来来,宗卿,吃东坡肉,这个东坡肉可是我做了很久的,汤汁的味道都入了肉里面,别看这道菜里面肥肉不少,但绝对是肥而不腻的!”

  “我现在的手艺可是比你当年在华清大学读书的时候,又是精进了不少呢!”

  说完,马教授的夫人夹起一筷子肥而不腻的东坡肉,就送入了张宗卿的碗中。

  “还有,这是糖醋排骨。”

  “为了学这道菜,前几天我可是专门去隔壁李奶奶家学的,李奶奶做的的糖醋排骨可是一绝啊!”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我做的这道菜味道,可能比李奶奶做的糖醋排骨味道差上一点点,但肯定也是不错的。”

  “你也多尝尝!”

  “还有这个,这个是梅菜扣肉,正宗的……”

  看着自己的母亲拼命的给张宗卿夹菜,即便是在一边吃饭的马玉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那双漂亮的不像话的眼睛,已经是变成了月牙儿的模样。

  而一边的马浴早教授则是一声叹息,自己可从来没有享受过张宗卿这样的待遇啊。

  与教授夫人夹菜给张宗卿相比,自己的待遇和宗卿相比,还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

  不过想着张宗卿能够带着自己的女儿,专程赶到燕京城和自己老两口一起过年。

  马浴早教授对张宗卿拐走自己掌上明珠的怨念,倒是很快散去了几分。

  又想起张宗卿也算是自己最为出色的弟子之一,马浴早教授看着张宗卿的眼神,也是有些不同起来。

  有这样一个出色的年轻人成为自己的女婿。

  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如果有这样的女婿还有不满的话,那不知道有多少人得腹诽自己了。

  当然,最为关键的还是以马浴早教授对张宗卿的认知,他明白张宗卿一心以家国为念。

  整个华国不知道有多少女子喜欢这个战功赫赫、位高权重,同时又是风流倜傥的二公子。

  但与他那风流无比、酷爱女人的大哥张汉廷完全不同,在张宗卿的身边也只有马玉一人。

  马浴早教授从来没有发现,在张宗卿的身边存在着像张汉廷一样的莺莺燕燕。

  有很多女人就算是挤破了脑袋,想出现在张宗卿的面前。

  对此,张宗卿也根本就是不屑一顾。

  而通过这几天对准女婿张宗卿的观察,马浴早教授也是早就发现张宗卿对自己的女儿,可以说是格外的宠溺。

  这种宠溺程度,就连他这个当父亲的都觉得有些脸红。

  毕竟张宗卿前世可是二十一世纪的华国人,在张宗卿看来当众牵手、摸头发、刮鼻子这类亲密动作都是极为普通,在这个时代的人看来,简直就是太过骇然了。

  大概也是看到了张宗卿与马玉平时相处的亲密动作,马玉的母亲才对张宗卿这个“准女婿”越发的顺眼。

  以这个时代女人的心思来说,能够做到在大庭广众之下像这样“秀恩爱”、“撒狗粮”。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那必定是真爱无疑了。

  “宗卿,陪我喝一杯!”

  “养了二十几年的白菜,就让你这么给直接拱走了,还真是心有不甘啊!”

  说完,马浴早教授找出一瓶珍藏多年的女儿红。

  这壶女儿红还是马玉刚出生时,马浴早教授就准备好的。

  一共是三壶。

  一壶是准备在女儿马玉找到能够托付终身之人后,可以打开饮用的。

  一壶是准备在女儿正式结婚的时候,可以打开的。

  最后一壶当然是女儿第一胎生出来的时候,可以打开的。

  如今马浴早教授对张宗卿很是满意,又借着年夜的机会。

  他打开了第一壶女儿红,然后给自己和张宗卿满上了一大碗。

  “爹,少喝点!”

  马玉对马浴早教授说道。

  “还是女儿贴心啊,知道让他爹不要多喝酒!”

  马浴早教授颇为感慨的道了一句。

  而这时候,教授夫人却是拆台般插了一句。

  “那是女儿怕宗卿酒力不胜,谁在乎你这个老头子喝多少?”

  “你今天有胆子,就给我多喝几碗吧!”

  教授夫人说完,马玉却是更加羞涩了几分。

  得,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这还没嫁出去呢!

  马浴早教授看着自己女儿的模样。

  都不用猜,他就知道马玉心中是在想什么。

  郁闷至极的马浴早教授“咕咚咕咚”就是将桌子上的这碗女儿红解决。

  随后,他又是给自己和张宗卿满上了一大碗。

  大概今天是年夜饭,也是因为知道马浴早教授舍不得自己女儿嫁出去。

  所以即便是马浴早教授这样喝酒,教授夫人也是难得的没有打断他。

  也不知道是喝了多久,吃了多少菜。

  马浴早教授最后醉倒在了桌子上,还是教授夫人将他送进了房中。

  而与马浴早教授喝的同样多,甚至比马浴早教授喝的还多的张宗卿。

  他此时却像是一个没事人一样。

  “教授应该是想灌醉我,报复我一下,却没有想到把自己给灌醉了。”

  张宗卿颇为得意的对马玉说道。

  “你呀,真是太坏了,明明知道自己酒量很好,就不跟父亲说。”

  “分明也是想把他给灌醉了。”

  马玉有些嗔怪的说道。

  “那你也可以跟教授说啊,怎么就没说呢?”张宗卿有些揶揄的说道。

  马玉别过头,不再理会张宗卿。

  小心思又被猜透了。

  他怎么这么聪明呢?

  几乎是同一时间,爆竹声像是海浪一般,一波接着一波响了起来。

  这是守夜的爆竹声,也是华国春节的传统。

  张宗卿将马玉抱在怀中,他笑了笑,“新年好呀,马玉小姐!”

  半躺在张宗卿怀里的马玉也是嫣然一笑,“新年好呀,张宗卿公子!”

  远处富贵人家的烟花腾空而起,煞是美丽、漂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