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宋安乐侯 > 第206章 就当没发现我
  这些护卫岁币的禁军,都是从神卫军中抽调出来的,与狄青杨文广他们并不熟悉。

  因而,这些神卫军也不好软磨硬泡,便又回去找了他们的领队都虞侯王中平。

  “王虞侯,军需官没给副便的护卫发放粮草,那些羊是副使自己掏钱买的。我们前去讨要,人家的怨气可是不小。”有人对王中平抱怨道。

  “是军需官亏待了人家的护卫,我们只看着便是。”也有一名禁军无奈道。

  却有那嘴馋的,将怨气转移到了军需官的身上,“竟敢克扣军卒粮草,这是怕事情闹的不大吗?大家都是当兵吃粮,有事了要卖命,无事了居然连口饱饭都混不上!”

  王中平听到大家的话,吓了一跳,急忙两手虚按道:“都莫要吵闹,此事我会向军需官说,要他公平对待副使的护卫。不过,你们这些家伙也有出息一些,莫要为了吃口羊肉便胡乱折腾。不管怎么样,那羊也是副使自己买的,不会有你们的份。”

  虽然这些神卫军的军卒心里不忿,可也知道王虞侯说的是事实。人家副使自己花钱让自己的护卫吃好些,又没有错,也不欠他们这些神卫军的。

  驿馆房间之中,段少连等到自己的随从回来,却是看到对方两手空空。

  “大官人,小的前去讨要,谁知那些军卒却是粗野,说什么正使不下使的,那是侯爷买给这些军卒吃的。”随从将自己讨要羊汤的经过添油加醋的说了。

  段少连不由一脸讪讪之色,原来羊肉汤是安乐侯给自己护卫弄的。自己让军需官扣了对方的粮草,这便是对方反击了。偏偏自己没发现,还让人去讨要,倒是不大不小的丢了个人。

  “好了,大人不记小人过,既然他们不肯,我们也不要与其一般见识。”段少连摆了摆手让随从自己下去用饭。

  坐在自己的饭菜面前闻着外面传来一阵阵的羊肉汤香味,段少连这顿饭吃的索然无味。

  范宇让王小丁将自己的饭菜端出来与众多护卫军卒们一人捧了一只粗瓷碗里面盛着滚烫的羊肉汤,正吃的额头冒汗。噺⒏⑴祌文全文最快んττρs:/м.χ八㈠zщ.còм/

  狄青与杨文广两人也端着碗坐在一起,看到侯爷与众军卒一同吃饭却是甚为感慨。

  “侯爷若是能带兵必然是个将才。”杨文广咬了一口饼,吹着羊汤上的热气喝了一口,通身舒坦的道。

  狄青也赞同的点头道:“解衣推食这等做戏之事先放到一旁,以侯爷之尊肯与军卒一同用饭这就占了一半的军心。”

  “可惜侯爷是皇亲,若是官家不允许,他可不能带兵。”杨文广不由得摇头道。

  “这一次,侯爷不是也也算带兵了。”狄青笑道:“若有战事,你我跟着侯爷这样的上官可比头上压着几个腐儒要强得多。至少侯爷不会胡乱指挥,而且他与我一样出身民间少有傲慢之气。”

  杨文广夹了一块软烂的羊肉在嘴里,烫得他哈出一口白气来。

  “大宋承平数十年已许久没有战事。”杨文广吞下羊肉才道:“你我出人头地可不容易,等机会吧。”

  范宇这边与手下的护卫们吃的高兴另一侧的神卫军就只能闻着羊肉汤的味道心中幽怨的很。

  王中平王虞侯找了军需官朴增寿,却不想朴增寿也是口气很硬。

  “王虞侯,非是我要克扣副使护卫的粮草,而是他们这数十人,根本就没有在我这里报备。段正使不发话,我也不可擅自作主。若是我这里通融,给他们发放粮草,最后吃瓜落的可是我自己。”朴增寿冷笑道:“王虞侯要做好人,也要看安乐侯买不买你的人情。莫要贴上去,却连口羊肉汤都喝不到。”

  这话说的,就差指着王中平说他没出息了。即使以王中平这等随和的脾气,却也有些受不了。

  “朴增寿,你觉得管了军需便可为所欲为?”王中平面色也沉下来,“若是惹的军中变乱,你的脑袋可是不够砍的!”

  朴增寿却是哈哈大笑,“变乱?就凭他们那五十几个人,变乱什么。安利军距此不远,若是乱起,顷刻之间便会被大军碾压。王虞侯还是管好自己的军卒,莫要让他们惹出事来,牵连了你自身才是。”

  在一只大铁锅旁,范宇两手扶着肚子,有些站不起来。

  刚刚手下的护卫们太过热情,一个个的端着碗,来敬羊汤,向范宇表达谢意。此时已近年节,天气已是数九寒冬。大家听说军需官不发粮草之里,便憋了一肚子的气。却没想到,转眼之间侯爷就给安排了羊肉汤。

  这中间的起伏有些大,却也赢得了感激,彻底的拉近了范宇和这些军卒们的距离。

  也就是此时行军途中不可饮酒,否则范宇又是一场大醉。

  刘六符身为辽使,并没多事。他的一行护卫们,早就吃腻了牛羊肉,倒是对大宋的饮食更有兴趣些。而且刘六符身为旁观者,虽然看出来有些问题,可也不想插手大宋使节之间的事情。

  范宇起身,对狄青道:“让咱们的人看好那些买回来的羊,莫要被人偷了。”

  狄青笑着答应下来,便去安排人手专门给羊喂草料看守。

  范宇瞥了一眼段少连所在的方向,笑了笑,便回房休息。

  他这里刚走,杨文广便端着一只大碗来到锅旁,对那做饭的军卒道:“给我盛一碗汤,多来些羊肉。”

  “杨大哥,你可已经喝了三碗,还要吃?”那军卒惊讶道。

  杨文广急忙做了个禁声的手势道:“不是我吃,还有一个兄弟没吃到,我替他端一碗。”

  “原来如此,不过杨大哥可不能送给外人,这是侯爷叮嘱过的。”做饭军卒唠叨着道。

  杨文广端了羊肉汤,又取了张饼,送到了一辆马车后面。

  立刻有人从车后扑出来,将碗给抢了过去,紧接着便被烫的哎呀直叫。

  “国舅你可慢些,这汤还烫着呢。”杨文广苦笑道。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二国舅曹傅。他自从听范宇说要带队来辽国,便想跟过来。但是范宇不肯带他,却没想到曹傅偷偷混进了队伍之中。

  刚才范宇与众人守着铁锅喝羊汤,将曹傅给馋的够呛,却不敢露头,只怕被范宇发现送回去。杨文广也是刚刚叫人吃饭,才发现这小子居然混在队伍里的。

  “杨大哥,我从来没想到,羊肉汤居然这等美味。”曹傅撕了一块面饼泡到汤中,连汤带饼吸溜了一口,再夹一块羊肉送到嘴里,别提多么满足。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杨文广刚才看到曹傅还在寒风里冻得发抖,这两口热汤一下肚便暖和过来。

  “国舅可莫要再在队伍里了,明日一早便留在驿馆,与上京的马车回京便是。此去辽国路途还远,中间或有险阻。若是国舅出了什么事,怕是安乐侯也担待不起。”杨文广劝道。

  曹傅一边喝汤吃肉,一边对杨文广道:“杨大哥就当没发现我,你若赶我离开,我后面铁定会自己跟过来,那才危险。只怕杨大哥还要担更大的干系”

  杨文广心中立时卧槽遍野。

  心中一想也是,与汴梁这么近,只怕将他送回京城,也一样能跟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