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70后的青葱岁月 > (617)-(618)外滩漫步
  我的思绪不禁回到了两年多前,海浪花舞厅,舞曲又响起来了,还是一曲慢舞。我还在装模作样地坐着,倩倩用胳膊肘捅了我一下,我贴过去耳朵。

  “你要再不请我跳舞,我就被别的男孩带走了。”倩倩带有威胁性的话语,让我心跳起来。

  我站了起来,先挡住了倩倩,断了其他男孩的念想,然后把她的羽绒服放在座位上,又脱下自己的羽绒服,盖在倩倩的上面。

  “走!”我用手抓住倩倩的小手,轻轻一拉,倩倩随着我的劲一下轻盈地飞起来,偎在我身边,走进舞池。

  我右手搂住倩倩的腰,左手握着倩倩的手,倩倩把左手搭在我的肩上,仰着脸看着我。

  我没有带着她到处跳,就是在离座位不远的舞池边缘,带着她轻轻地摇动着。

  我的身体随着车厢的晃动,也有节奏的晃动着,倩倩依在我的肩头,也跟着我合拍地晃动着。

  我们虽然身在上海的公交车上,但心仿佛都回到了两年前的二十六中了。

  我们拦不时光的流逝,岁月的变迁,但我们有着共同的回忆,共同的美好过去。

  “海超,你在船上好吗?什么时候下的船?好像不到一年吧?”倩倩抬起头来,双手握着我的手,温柔地轻声问着。

  “我回来一个多星期了,在船上挺好的,每天的生活很有规律,就是很想你。”我凑近倩倩耳边说。

  “嗯我也想你呀海超,那我给你写的信都收到了吗?”倩倩着急地问到。

  “你一共给我写了几封信?”我问倩倩。

  “一共写了三封信吧?在烟海没来上海前写了一封,因为那会儿刚收到你的信,知道了地址,我也着急坐车来上海报到,时间来不及,让我妈帮我寄的。”

  “哦哦,还有呢?”我点头答应着,但心里明白这封信我是没收到了。

  “再就是来到上海,到学校报到后,知道了学校的地址和我的宿舍后,给你写的。”

  “哦哦,写封信收到了,在船上收到的,记得好像是跑到澳大利亚的时候。”

  “还有一封,就是宿舍装了公用电话以后给你写的,”倩倩说完,抬起头,眨着两只大眼睛,微笑着看我。

  “嗯,写封信是回烟海后,从外派的合作公司收到的,那天我去送护照等证件时,姚经理给我的,你也见过的,送我时那个胖胖的,戴着眼镜的经理。”

  “哦哦,我记得这么说你应该都收到了是吗?”倩倩问着我。

  “海超,这趟跑船出去,走过不少国家吧?等会咱们找个地方坐下歇会,你好好跟我聊聊,这一年都去哪里了,在船上干嘛了。”

  倩倩对我这一年的经历很感兴趣。

  “好啊,一会到中午找个地方吃点饭,然后再找个地方住下休息休息,好吧?”我说休息休息的时候,故意加重语气,而且刻意看着倩倩。

  “嗯”倩倩羞红了脸,应该是听明白了我话里有话。

  “倩倩,你在上海还好吗?习惯吗?功课累不累?”我关心地问到。

  “我挺好的,我爸妈现在也过来了,在学校附近租的房子,没事的时候我周末就回去吃饭,平常还是住宿舍方便,学习呢一定也不累,大学不能高中时一样,老师成天盯着学,主要靠自觉。”

  “哦哦,那就好,你爸爸妈妈的店不开了?”

  “嗯嗯,转出去了,我爸爸说转给他一个老客户了,一直生意不错,也挺好出手的。”倩倩点点头说。

  “那你们那边的家呢?市里工人文化宫那个?”我又追问了一句。

  “哦,那个家还在,不过暂时没有人住了。”倩倩抬头看了我一眼说。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哦,我回来后还去了一次,骑车去的,晚上在楼下看到没有灯光。”我小声说到。

  “海超”倩倩听完我说的,又紧紧地挽住了我的胳膊,把脸贴在我的肩头说,“海超,我好想念那会儿我们在一起的日子”

  “嗯,那天晚上,我自己在你们家楼下待了很久,望着你们家黑黑的窗户,也想起了我们俩在一起的时候。”

  我的左手握住了倩倩的手,抚摸着。

  “嗯嗯,海超,还记得第一次来我家吃饭吗?”倩倩抬头顽皮地笑着问我。

  “记得啊,你做菜挺好吃的,在船上时就经常回味。”我点点头,看着倩倩说。

  “不光这些,”我靠近倩倩的耳朵说,“我还记得帮你按摩小脚丫,那天我们去滑旱冰,你扭伤了脚。”

  “嗯嗯”倩倩的脸又红了,用手指甲跟以前一样轻轻地掐了我一下。

  “你今天怎么没穿高跟鞋啊?”我低头看了看倩倩脚上地运动鞋,遗憾地问。

  “嗯,上海太大了,去接你咱们还要到处玩玩,走走,穿高跟鞋太累了”倩倩贴心地小声跟我解释着。

  “嗯嗯,对,需要有好多的路,不过,”我看了一眼倩倩,又在她耳边轻声说,“不过,我猜,你今天是穿的肉色丝袜,对吧?”

  “嗯,对呀”倩倩抬起头来看着我说,“你怎么知道的?裤脚盖的呀?”

  倩倩自己也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

  “嗯,我猜的,因为你喜欢穿丝袜,”

  我停了一会儿,又跟倩倩说,“我也喜欢看你穿丝袜。”

  倩倩脸上又飞上了红晕,手指甲又轻轻地掐了我一下。

  我们在南京东路路口下了车,顺着外滩往北走着。外滩不管什么时候,人总是那么多。小城市来的人会很难适应。

  不过还好,年轻人都喜欢热闹,正是激情澎湃的年龄,乌泱泱的人群丝毫没有影响我和倩倩的情绪。

  我们像快乐的鸟儿一样穿梭在人群中,倩倩挽着我的胳膊,如以往一样,好像什么都没有改变。

  “还记得吗?海超,咱们那年一大帮人来上海玩,也来过外滩。”倩倩拉着我的胳膊说。

  “嗯嗯,一转眼两年多了,那会儿唐晓红还是跟刘超在一起考虑对象呢。”我点点头,回想着那次我们初来外滩的情景。

  “对呀快说说,现在唐晓红跟老四怎么样了?”倩倩双手摇着我的胳膊说。

  “他俩挺好的,菜馆开得挺红火的,我回来那天晨哥就是在老四的饭店给我接风洗尘的。”

  618

  我和倩倩一边漫步在外滩,一边互相诉说着自己的离别感受,讲述着各自这一年的生活经历。

  当然,说话过程中也离不了了解朋友们的现状。

  倩倩问得我比较多,我跟倩倩详细说了一遍,从那天火车站台上分别后的行程。

  从在火车上的感受,讲到在北京停留期间跟二厨徐哥的相识,以及从北京首都机场飞往东京成田机场的过程中,跟二厨喝酒的一些趣事。

  “那么巧?居然还是明哥的经理,那么厉害也出去跑船了。”倩倩听我说到徐哥的时候感慨到。

  “对啊,船上好多都已经结婚了,而且有孩子了。我在里边算最小的。”

  “日本是不是很发达呀?比上海怎么样?”倩倩问。

  “是挺发达的,上海嘛,我想跟东京、大阪等日本的大城市暂时还没有可比性。不过我想以后我们中国也许会赶上他们。”

  “真的呀?比上海还要好呀?上海可是中国最发达的城市。”倩倩很惊讶地看着我。

  “但是,日本确实挺发达的,”我无奈地摇摇头,跟倩倩也说了我刚飞到东京上空的感受。

  那天,我跟二厨喝酒后,迷糊了一路,当我在睁开眼睛时,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

  晕乎乎地到了东京上空,机舱里传来广播,再次强调说是要系好安全带,马上就要降落了之类。记忆比较突出的词就是“landing”。

  我急切地向窗外望去,真的颠覆我的世界观,很令我失望!小日本怎么会这样?上世纪八零年代,是中日关系蜜月期,已经接触到一些日本产品,对日本也有了些稍稍的了解。

  如:电视,冰箱,傻瓜相机,也看过一些日本动画片和血疑排球女将等日本电视剧,知道日本比中国富裕,但没想到差距会如此之大。

  飞机翅膀下边,灯火辉煌,在电视上也没见过的,无数高楼闪着五颜六色霓彩,在不停地擦着飞机翅膀向后跑去。放眼望去,这样闪烁的高楼在四周还无边无际。

  我目瞪口呆,不是世界上四分之三的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吗?怎么会这样?那时小小的脑袋怎么也理不清这个差距如何创造的。

  “我那一刻,也跟你一样倩倩,不相信眼前的一切,感觉跟我们以前所了解的相差太远。”

  我跟倩倩说完我的感受后,又不禁摇了摇头。

  “我以后有机会也想去看看,百闻不如一见,”倩倩说完,紧闭着嘴,眼睛一眨一眨的,看起来还是不太相信。

  “你们船上好吗?每天都干什么呢?”倩倩又关心的问起我在船上的情况。

  这时,恰好我们前面一个花坛边坐着的一对情侣起来,走开了。我赶紧拉着倩倩跑了几步,在别人赶到前,占领了那两个空出来的位置。

  “走累了吧,坐会儿休息休息,慢慢跟你说。”我拉着倩倩坐下后,爱怜地看着她,笑着说。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我们的船也就不到三十个人,除了船长、轮机长还有我们服务部门的大厨、二厨还有管事,服务生外,都是三班倒。”

  “哎呀船员那么少呀?”倩倩原来靠在我的胳膊上,一下坐起来,抬头看着我惊讶地问。

  “对啊,所以平时在船上的公共空间是见不到几个人的。”

  “我们船上很干净,我自己一个房间,房间里有洗脸盆,卫生间在旁边和谐一个房间,跟另一个天津去的服务生,两个人共用的。”

  “哇,比我们学校的宿舍条件强多了,我们八个人,还是上下床,一层楼就一个卫生间。”倩倩羡慕地说。

  “学校条件肯定不如我们船上,但你是上大学了呀,条件再差那也比我在河东高中时强多了吧?”

  “别说你们那个老鼠满地的宿舍了,一提起来,我浑身都起鸡皮疙瘩了。”倩倩双手抱住自己的肩膀,颤抖了一下。

  “就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还有啊,你每天可以见到好多人,周末还可以回家看爸爸妈妈,而我每天都在大洋上不停地跑。”

  我笑着安慰倩倩。

  “嗯嗯你孤独的时候可以想我”倩倩仰起头,甜甜地看着我。

  “对呀,每天都在想你,每天都恨不得紧紧地搂着你过。”我说着,伸出胳膊,把倩倩紧紧地搂在怀里。

  倩倩也跟只小绵羊一样依偎在我的怀里,我四周看了看,好多情侣是搂在一起,窃窃私语,见怪不怪了,没有像刚才在真如火车站时,有围观我俩的。

  这样,我就放心了,不禁又把搂紧了一些。低下头,偷偷亲了倩倩脸蛋一下。

  倩倩轻声哼了一声,又想我怀里偎了偎。

  “倩倩你想我吗?”我把嘴凑到倩倩耳边问。

  “嗯嗯”倩倩点点头。

  “在学校,有人追你吗?”我看着倩倩美丽的娇态,脱口而出。

  “嗯嗯,啊,没有,没有”倩倩点了点头,好像反应过来了,又赶紧摇头。

  “那到底有没有啊?”我不放心地问。

  “没,没有,”倩倩又犹豫地摇摇头。

  “哦,”我尽管没有再追问下去,但心里看到倩倩的反应,还是有些疙疙瘩瘩的。

  “你饿不饿海超,咱们去吃饭吧?”倩倩把话题转开了。

  “哦,看看几点了,还真有点饿了,”说着,我抬腕看了看表。

  “快十二点了,这么快,咱们走吧,你想吃什么?倩倩?”我站起来,握着倩倩的手问到。

  “嗯,我什么都行,你吃什么,我就跟你吃什么。”倩倩仰头微笑着。

  “这么乖啊,”我笑着轻轻捏了一下倩倩的鼻尖。

  “嗯”倩倩不好意思地把脸扭到一边,拉着我的手说,“咱们走吧。”

  我们手牵着手,随着外滩源源不断地人流,继续向北走去。

  外滩另一边有好多路口,通向不同的远方,我和倩倩情不自禁地选了一条继续向北的路,因为那是去往烟海的方向,我们拥有着许多美好回忆的地方。

  远远地看到了一栋楼上镶嵌着几个大字,“上海国际海员俱乐部”。

  “上海也有海员俱乐部,”我看到海员俱乐部几个字就感觉到了亲切。

  “对呀,上海尽管是黄浦江,也有海轮可以开进来的吧?”倩倩说。

  “嗯,对,海员俱乐部都会有宾馆,不如一会儿吃完饭,我们就去海员俱乐部住吧。”我肯定地点点头,看着姣美的倩倩。

  70后的青葱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