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天道方程式 > 第二百八十七章 内幕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另一扇……门。

  夏凡忽然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他知道,这是意识在接纳未知之物时的本能反应。

  “既然你已经明白仙术的由来,想必对倾听者也有了一定了解吧?”宁千世话锋一转,见夏凡点头,才接着说道,“永王便是一位倾听者,可他远不满足从天道得到的那点只言片语。他想要进一步揭开天道的秘密,那也是当年所有方士的终极目标。可惜……永王选择的方法是借助混沌,气与积的结合固然会令人获得常理无法度之的能力,但也会让人变得越来越不像人。”

  夏凡不禁想起了高山县深山中的青铜处刑遗迹,以及远走海外的安氏一族。还有聚魂符、人造大荒煞夜……这些似乎都能佐证,百年前永朝对邪祟力量的研究达到了相当深入的程度,并且已经在某些术法中得到了实践。

  “很难说永王最后还算不算人类,因为见过他真实面貌的人没几个能留下遗录。我们只能通过少有的史料,来推断那时候的他已全身趋于邪祟化,或许这也是他会招来那扇黑门的原因。”

  说到这里,宁千世转过身来直视夏凡,神情忽然变得凝重了许多。

  “我们以前一直以为,邪祟是强烈情绪的遗留,是生者的对立面,自身没有任何思想或意志,但后来才惊觉,这个想法恐怕有些太片面了。”

  “什么意思,殿下不会想说,魑魅鬼怪也有自我意识吧?”

  如果答案为是,那岂不是说现在枢密府学部传授的知识是一个巨大的谎言?

  “寻常邪祟自不会有,但由方士转变而成的邪祟就是另一回事了。所有证据都表明,永王在借助混沌改造自己后依旧保留有自己的神志即便那种力量会不断影响他的心性,让他向非人转变,但那跟普通邪祟绝非一个概念。”

  “这也是当时方士最担心的事情。倘若说天道会回应有思想的感气者,那么有思想的邪祟呢?会不会也存在此类邪物的天道?黑门的降临可以说验证了此事。”

  夏凡已经隐隐猜到了百年前那场剧变的源头。

  “所以方士们动手了?”

  “不止是方士,而是所有知晓内情之人的共识。”宁千世点点头,“尽管枢密府常说,天性不可夺,然而永王似乎推翻了这一铁则。如果他真成了纯粹的邪祟,也就不会再有属于人的利益权衡,其危害性远比任何邪祟都要大得多。”

  “而事实也证明,他确实有着这样的倾向。最后五六年里,永王变本加厉的加大对邪祟的研究,把下属方士当成试验品,甚至连倾听者都不放过。如果要说唯一幸运的消息,那便是他虽然让黑门降临,却没有立刻获得无可匹敌的力量。事后得出的结论是他当时还未完全邪祟化,所以无法直接向黑天道祈愿,等到下一次再召唤黑门时,情况或许会变得截然不同。”

  “最终的结果是他败了,身死魂消。永朝也因此一分为六。”

  原来是这么回事,夏凡若有所思道,“难怪枢密府不愿将此事公布出来,应该是不想再见到第二个永王吧。”

  “不错,”宁千世承认道,“永朝覆灭后,所有关于邪祟力量运用的术法书籍全部被焚毁,凡涉及混沌之法的人皆会被处以极刑。因为那并非人能走得通的道路,无论取得多大的成就,都和领悟世界之理没有多大联系。相反,若真有人走到了最后,那天下就该大乱了。”

  “可我听说,枢密府也在严防倾听者……这又是何故?”夏凡装出不经意的模样试探道。

  “哈哈哈,小子,这其实是种保护。”乾放声大笑起来,“你不会真的觉得,永王能一个人对付全天下的方士和六位诸侯王的联军吧?事实上当时永王也有不少支持者,一部分骨干甚至自发组建了一个教派,以黑门为教徽。怎么说呢,强者无论在哪个时代都不乏簇拥,只要你实力够强,就绝对不会缺银钱、势力和女人。对了,我听雨玲珑说,你带的弟子都是女性?这其实也是你实力的体”

  “乾。”宁千世无奈的提醒了一声。

  “咳,不好意思,偏题了。”乾清了清喉咙,“我想说的是,这些黑门教的蠢货并没有被斩草除根,有一部分逃过了战后的清剿,且活到了现在,同时他们也在搜寻新生的倾听者。”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封禁倾听者的消息,一是可以迷惑这些前朝余孽,二是可以让枢密府第一时间收到关于倾听者的报告。”颜箐补充道,“当然,你也可以理解为我们不希望倾听者自由选择今后所要效忠的势力,他们必须在枢密府的监管内,才能最大化发挥自己的作用。”

  如果不是担心暴露洛轻轻的身份,夏凡真想问下对方知不知道洛玉翡对皇室术法内卫所犯下的恶行。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不过现在他只能装出深以为然的样子,边点头边问道,“永朝都灭亡这么久了,就算黑门教侥幸抓到了一两名倾听者,应该也掀不起什么风浪了吧。”

  “那可未必,”乾撇了撇嘴角,“永朝与其说是一个朝代,倒不如说是永王的附属品。只要他能活过来,别的条件都不重要。”

  “可你们刚才不是说,他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吗?”

  “我们又没亲历那场大战,所有结论都建立在前人的记录上。对,古籍上确实说他身死魂消,但对方好歹是一个将邪祟之术钻研到极致的人,地位又是一国之君,能让这些残存党羽怀抱一丝希望并不意外。”羽衣直截了当的说道,“小子,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好了。永王在接触黑门之后,就给自己造了七座陵寝,其中六假一真。相传他把自己与黑门接触的详情,以及对天道的了解,全部记录并埋藏在真正的陵寝当中。别说黑门教了,就连六国枢密府对此都馋涎欲滴,可惜百年来始终找不到真陵的下落。”

  夏凡眉头微微一挑,七座陵寝,六假一真?如此内行的手法,这永王莫不是姓塔?“可这跟黑门教搜寻倾听者有什么关系?”

  “你别忘了,倾听者听到的可不仅仅只是术法知识。”乾咧嘴一笑道,“有时候无人知晓的秘闻、世间被埋藏的辛秘,也是他们倾听的内容之一。若是让这些人先行一步找到陵寝,最终会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好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