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腹黑霍少非我不娶晞宝 > 第10章 我会让她风风光光嫁过来
  顾汐懒得再跟她纠缠,松开手,后退几步:“你与其在这里跟我争,还不如去医院看看你刚刚死里逃生的未婚夫!”

  霍霆均住院的事情,瞒着霍老太,目的是不想让老人家担心,现在看来他也同样瞒了顾梦,自然,用心也是一样的。

  顾汐绕过愣住的顾梦,径直上了二楼。

  “爸,霍霆均和顾梦的关系,是真的吗?”

  顾洋也正心烦着,看见跑回来兴师问罪的顾汐,心火更旺:“这个问题你应该去问霍霆均!你这个没用的东西,拴一个男人都拴不住,也是,你这张丑八怪的脸,试问有哪个男人会喜欢!”

  他的骂语,回响在书房里,整个世界,安静了。

  顾汐被爸爸的一句话,骂得如雷灌顶。

  对啊,这俩父女向来都一条心,他们是一家人,而她,从来就像是局外人!

  顾汐终于知道,无论她问什么,他都只有一个回答。

  因为你长得丑,因为你不能给这个家庭带来荣誉,这就是原罪!

  过去,她在这个家受的所有不公对待,为了妈妈她一直都忍忍忍。

  但此刻,她终究还是忍不住了,那些屈辱和心酸,终于如潮水般涌了上来。

  狗急还会跳墙呢!更何况她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她也有思想、有灵魂;有悲、有痛、有失落、有绝望!

  背后,传来顾梦急急追上的脚步声。

  她那么着急,无非也是想要逼她跟霍霆均离婚,她偏不想遂了顾梦的愿!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顾汐凄然一笑:“原本,我是打算跟霍霆均离婚的,但我现在又不想了,这个霍家少奶奶的位置,我还真的坐定了!”

  谁料下一秒,顾梦便冲上来,“啪”地,一巴掌甩到了她的脸上。

  这个娇纵任性的大小姐恨得牙齿都在哆嗦:“顾汐,你敢?”

  顾汐的脸火辣辣的,却咬牙死忍,眸光如坚冰,谁也撼动不了:“你就看我敢不敢?”

  顾梦冲过去要抄起一边的花瓶砸她,顾汐趁机从顾家冲出来,这一次,是真真正正的寒了心。

  失魂落魄地回到医院,进去探望妈妈的时候,她情难自禁,籁籁地流泪。

  直到今天,她才真正明白,所谓的爸爸、姐姐,根本就没有把她当成家人,甚至从来没有将她当成一个人来对待。

  在他们的眼里,她只是那个一文不值的丑八怪,爸爸养育她到那么大,只是为了索取她身上的所有价值!

  她没有这样的爸爸,更没有这样的姐姐!

  “妈,您快点醒过来吧,从今以后,小汐在这个世界上,就只剩您一个亲人了。”

  一走出重症室,手机便响了起来。

  “顾汐你在哪里?快点回科室!”护长听起来很焦急。

  顾汐匆匆而回:“护长,怎么了?”

  “你到底跑去哪里了?不是让你好好地看顾着8号房的吗?”

  顾汐看了一眼那间有保镖守着的病房:“我临时有急事,请了假。”

  “霍先生刚才说心脏很不舒服,其它护士进来替他打针他不肯指定要你,你快点进去,如果他有什么闪失,别说你还能不能在这里工作,龙城所有医院都不敢收你的!”

  顾汐怔住,她没想到自己才离开医院几个小时,霍霆均就出事。

  她也没解释什么,连忙穿上工服一路小跑,冲进了8号房。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只见,男人半躺在床头,拿着平板电脑,修长的手指在上面划动着,眼前是一片红红绿绿的数据。

  他抬头,看着上气不接下气满脸担忧的顾汐,性感的薄唇,咧起了一抹弧度。

  “老是慌慌张张冒冒失失的,这医院的护士就这个水平?”

  顾汐走过来,察觉他的脸色没有什么异样,甚至还在悠哉地看股市。

  突然就明白过来了,冷呵道:“霍霆均,你幼不幼稚?”

  男人俊脸拉长,显然是第一次被这么指名道姓,并且被骂“幼稚”。

  幽眸染上了寒霜:“顾汐,你明白我想要什么,只要你答应立马离”

  他一抬眸,见到她右边白皙的脸颊上那五个淡红的指印,忽尔住了嘴。

  心莫名地一沉:“你脸怎么了?”

  顾汐把脸撇过去:“不关你的事!”

  霍霆均盯她几秒,悠然地道:“的确不关我的事,给我上针。”

  顾汐深呼吸一口气:“好。”

  不能带个人情绪上班,这是她一贯的原则。

  顾汐走近,头顶的灯光照亮了她白嫩的脸颊,那巴掌印更清晰了,已经肿了起来,她杏仁般的眼睑,也泛着一圈红色。

  霍霆均双唇紧住:“你哭鼻子了?”

  顾汐头也不抬:“那也不关你的事,霍先生,你只是我的病人。”

  握着针的手,被人一把捏紧:“可你也是我霍霆均的妻子!”

  她愕然地抬头,对上他一双幽深似海的眸。

  心底深处,有什么东西,被戳了一下。

  但很快,她哂笑出声:“妻子?你今早才说,顾梦才是你真正想要娶的女人,你们俩都是那种关系了,却跟我说这样的话,就不怕引她误会?”

  霍霆均想到顾梦,随即放开了她的手。

  这干脆的动作,就跟刚才握了个烫手山芋似的。

  “什么那种关系?你姐姐纯洁清白地跟了我,我很快会给她筹备一个盛大的婚礼,让她风风光光嫁给我,由不得你以这种口吻来讨论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