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开局我在大唐摆地摊 > 第0233章 柳墨浓被俘
  此时,安东城内的建成欲孽早已被屠杀殆尽。

  至于那些投靠奸臣欲孽的百姓,早已跪在地上,恳求大唐将士饶命。

  面对眼前的老弱病残,程咬金实在是下不去手。

  可是,毕竟他们助纣为虐,也不能轻饶啊!

  尤其是当他们看到王家上下二百多口,全部倒在血泊当中的画面,更是让众人愤怒不已。

  恨不得将这群建成余孽的祖宗十八代都给从祖坟里拽出来,再次屠杀一遍。

  “将军,这些人如何处置?”

  旁边一位副将,冲着尉迟敬德问道。

  “等血甲将军回来定夺。”

  面对这群老弱病残,尉迟敬德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置。

  “速速支援血甲将军,先把远东的突厥杂碎和建成余孽杀光再说!”

  程咬金扭头狠狠盯着脚下的安东百姓说道。

  那无尽的杀气,吓的他们是颤抖不已。

  那无尽的悔恨,更是瞬间席卷了他们全身。

  “出发,速速支援血甲将军!”

  随着尉迟敬德一声令下,大唐军队迅速集结,奔着远东冲杀而去。

  而斥候更是带着边疆大捷的消息,火速前往长安。

  ……

  而此时,沈浪率领三千白马义从穷追不舍。

  而柳墨浓在黑衣大汉们的保护下,正策马狂奔,试图逃回草原。

  眼看就要冲进草原了,可是柳墨浓的心中却充满了强烈的不安。

  远处的蒙古包隐隐约约的映入了她的眼帘,让她的小心脏也随之提到了嗓子眼。

  为了这次伏击,颉利可汗不但搭上了自己儿子的性命,更是将突厥勇士倾巢而出。

  如今,草原再也没有一个有战斗力的男人了。

  “若我逃回草原,岂不是把战火也引到了草原?”

  距离远处的蒙古包越来越近,柳墨浓不但没有丝毫的欣喜,反而越来越迷茫了起来。

  她不知道自己做的到底对不对,更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

  而在她身后穷追不舍的三千白马义从,直接就取下了背后的弓箭。

  “嗖嗖!”

  “嗖嗖!”

  那仿佛要撕裂苍穹的箭头,带着无尽的杀气,瞬间便朝那逃跑的黑衣大汉射去。

  白马义从们的箭术,那可是百步穿杨,箭无虚发。

  “噗嗤!”

  “噗嗤!”

  一阵箭雨过后,黑衣大汉相继被射杀,坠马落地。

  柳墨浓情不自禁的扭头看去,只见自己身后再无一人。

  随她冲出来的黑衣大汉,全部死在了白马义从的弓箭之下。

  接着,两行热泪,瞬间便划破了她那精致的脸颊。

  “血甲将军,你与我突厥永世之仇,没齿难忘!”

  柳墨浓紧要银牙,仰天嘶吼道。

  她拼命的狂奔着,希望距离自己的家近一些,更近一些。

  看着眼前那不停狂奔的倩影,沈浪的嘴角不由微微上仰,露出了一丝狡诈的微笑。

  “停止射击,看我的!”

  “给我拿弓箭来!”

  他扭头冲着身边的白马义从大喊道。

  接着,旁边的白马义从便把手中的弓箭递到了他的手中。

  沈浪瞄准那诱人的后背,一箭便射来上去。

  “嗖!”

  随着冰冷箭头划破长空的声音响起,那带着无尽杀意的箭头狠狠的射入了柳墨浓坐下战马的身上。

  接着,一道战马的嘶吼声响彻草原大地。

  “咣!”

  随着一声闷响落下,受伤的战马仰天嘶吼,而柳墨浓更是被战马狠狠的甩在了大地之上。

  看着眼前的画面,沈浪的脑袋上不由冒出了两道黑线。

  “靠!本将军献丑了。”

  沈浪无比尴尬的喊道,赶紧把手中的长弓还给了身旁的白马义从。

  他原本想装个x,结果自己成了那个最大的傻x。

  为了挽回自己的颜面,他纵马狂奔,一个冲锋便杀到了柳墨浓的跟前。

  而此时,柳墨浓正躺在地上痛苦的惨叫着,她的战马早已嘶吼着跑远了。

  “你还有话可说?”

  沈浪手持亮银龙胆枪,冲着柳墨浓那痛苦的脸颊,杀气腾腾的问道。

  “胜者为王,败者寇,我无话可说。”

  柳墨浓冲着沈浪冷笑一声说道。

  “既然你无话可说,那变去死吧!”

  沈浪说着便猛地举起了自己手中的亮银龙胆枪。

  “你以为杀了我便可让大唐边疆万世平安了吗?”

  柳墨浓说着便仰头放肆的大笑了起来。

  “我草原辽阔,即便你杀了我,还有会更多的草原勇士站出来,他日必将卷土重来,血染中原!”

  柳墨浓死死的盯着沈浪,歇斯底里的咆哮道。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沈浪瞬间就是一愣。

  她说的没错,草原辽阔,就算是杀了颉利可汗,杀了她,杀了数十万突厥大军。

  但是假以时日,草原铁骑必将会卷土重来。

  如果那时自己不再了,自己扛不动亮银龙胆枪了,边疆怎么办?

  一股莫名的哀愁,瞬间便席卷了沈浪全身。

  人总要生老病死,再绚丽的烟花也终将会落幕。

  打打杀杀,始终解决不了突厥和大唐的永世之仇。

  难道真的要彻底把草原上的突厥蛮人给屠尽?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很显然,这是沈浪做不到,也是不能够做的事情。

  “你说的很有道理,那我到底是杀你,还是不杀你呢?”

  沈浪翻身下马,蹲在柳墨浓的跟前,死死的盯着她那沾满鲜血的俊俏脸颊问道。

  面对居高临下的沈浪,面对他那炽热的目光,柳墨浓的神经瞬间便绷紧了。

  刚才面对那杀气肆意的亮银龙胆枪,她没有丝毫的恐惧,视死如归。

  如今面对沈浪那炽热的目光,她的心里涌出了一股莫名的恐惧,惶恐不安!

  “你,你想干什么?”

  柳墨浓不敢直视沈浪那炽热的双眸,赶紧把脑袋扭到一边,声音颤抖的问道。

  “带我去你们的突厥大本营,我便扰你一命。”

  沈浪冲着柳墨浓笑呵呵的说道,心中更是随之有了主意。

  “你休想!就算杀了我,我也绝对不会带你去的。”

  柳墨浓当机立断的拒绝道,脸上写满了视死如归的表情。

  “你命由我不由天,你还有反抗的机会吗?”

  沈浪说着便伸手抓住了柳墨浓吗的胳膊,猛地朝自己怀中用力一拉。

  “啊!”噺⒏⑴祌文全文最快んττρs:/м.χ八㈠zщ.còм/

  柳墨浓的惊呼声还未落下,人却扑入了沈浪的怀中。

  沈浪无比霸道的将柳墨浓抱了起来,翻身上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