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必然是我的 > 第1章 别去市场部。
  栗市,初秋。

  太阳拖着疲惫的尾巴,缓缓归落。

  毕然盘腿坐在椅子上,一手支着下巴,一手滑动鼠标,懒懒地浏览着招聘网站。

  面对时不时弹出的HR打招呼的消息,她有些兴致缺缺。

  距离校招,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周。

  身边的同学几乎在这一周内定好了实习单位,纷纷搬了出去。

  眼看着,就剩下她和赵梓月,工作还没有着落。

  思绪不禁飘到了上周人头攒动的校园招聘会现场。五百家企业展位,从学校南门摆到北门,十分壮观。

  接踵的学生、散落的宣传单页以及被遗落的个人简历......

  企业选学生,就像菜场买萝卜,挑挑捡捡。

  学生也挑企业,钱多事少离家近,总得满足其一。

  毕然只应聘了一家企业——今源生物。

  因为找工作的三大原则,今源生物占了俩:钱多、离家近。

  不过,今源生物是上市公司,是栗市人引以为傲的本土企业。

  竞争......相当激烈!

  去今源生物面试那天,可容纳百来人的会议室里,坐无虚席。且源源不断有人出去,源源不断有人进来。

  场面......相当壮观!

  *

  “叮。”一声短促的系统提示音,把毕然从回忆中拉回。

  窗口弹出一封邮件。

  毕然放下腿,伸进软软的拖鞋里,正襟危坐着,内心多了几分虔诚。

  残阳带了点冷,穿过窗户,照着她姣俏白净的皮肤,有点点刺痛感。

  她不点而朱的红唇微张着,手有轻微颤抖,最终还是屏住呼吸,点了下鼠标。

  下一秒,她瘫在椅子上,仰天长叹,“啊,苍天。是什么蒙蔽了你的双眼?乌云还是闪电?”

  室友赵梓月抱着条被子扔在她床上,好笑道,“才女然,作诗呐?”

  目光顺着她垂下的发丝往上看,却看到电脑屏幕上一封冷冰冰的邮件:

  Re:面试通知:很遗憾,您没有通过面试。

  赵梓月皱了皱眉,“面试没过?”

  毕然继续抒情,“啊,苍天。是什么遮挡了我的光芒?是皎洁的月光,还是灼热的太阳?”

  “星星千万颗,我是最闪亮。今源生物,你又为何......不让我为你发热发光,散尽我这满腔热血和才华,照亮你资本扩张的道路!”

  赵梓月用手背探了探她的额头,看精神病似地看她,“没事儿吧你?”

  毕然一把拍掉了她的手,“我这是时运不济、怀才不遇、悲极生乐,你不懂。”

  “我不懂。”赵梓月道,“我就想问你,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校招已经过去了,毕然再想找工作,就只能参加社会招聘了。

  社招面向实习生的岗位有限,且同等岗位下,实习生是没有优势的。

  就等于把自己的后路堵死了。

  被人戳穿后,毕然终止了表演,烦躁地蹬掉拖鞋,爬上|床,把头埋进了被子里。

  不再装逼。

  见毕然心情不好,赵梓月拍了拍鼓囊囊的被子,安慰道:“别难过了。”还想说些什么,却发现语言苍白,最终只是陪着她静静地坐了一会儿。

  手机嗡嗡地振动,毕然抬手看了一眼,随后深呼一口气,调整好情绪,探出脑袋接通,“闻哥。”

  电话那头,许闻笑道:“吃饭了吗?”

  “还没。”

  “嗯,那你出来吧,我在学校北门等你。”

  毕然挂了电话,看着赵梓月,扯出个无关痛痒的笑,“那个......”

  赵梓月拍了拍她的肩,语重心长地道:“约会愉快。”

  尽管已经对她解释过八百遍,毕然仍强调了下,“不是那种关系。”

  “知道,知道,你赶紧的。”赵梓月一边催,一边推,将毕然赶至门外,“别让你的闻哥等急了。”

  毕然深呼一口气,快步下楼。

  在落日的尾晕里,她看到了笑意盈盈的许闻。夕阳把他的影子拉长,折射出柔柔的光。他仍是记忆里那个善解人意的邻家哥哥。

  许闻迎了上来,揉了揉她的头发,“饿了吗?”

  毕然笑答,“饿死了。”

  “想吃什么?”

  “红烧肉。”

  毕然爱吃红烧肉,不吃肥,只吃瘦。

  二人去了北门商业街上常去的江浙小餐馆,点了两三个菜。

  这个时间段,餐馆的人不多,老板娘很快便给他们上了菜。

  许闻夹了块红烧肉,剔皮去肥后才放到毕然的碗里,毕然也不同他客气,顺便就丢进了嘴里,嚼着。

  肉软汤汁浓郁。

  香!

  耳边,响起了许闻清润的嗓音,“听阿姨说,你去今源生物面试了?结果怎么样?”

  毕然手中的筷子一顿,嘴巴里的肉,突然就不香了。

  “今源生物啊”,毕然点点头,“他们倒是巴不得我去的,但是我还在犹豫。”

  坐在对面的许闻又给她盛了碗汤,目中含笑,带了丝探究的意味,“犹豫什么?”

  还能犹豫啥?

  请让她静静的装逼,谢谢!

  毕然故作惆怅,“唉,我手上七八份offer呢,不得好好考虑吗?”

  许闻早她两年出来工作,心性沉稳,有几分少年老成。毕然的话,他何尝听不出来真假,但他倒也无意戳穿她,只是笑道:“也不急。”

  毕然附和道:“对对对,不急,我得好好挑挑,看看哪家机会更好点儿。”

  “要不要我帮你参考?”

  毕然呛了一下,连连摆手,“不用、不用。这点小事,我可以的。”

  许闻便也没再说什么。

  吃完饭,他把毕然送到宿舍楼下。

  夜幕低垂,昏黄的路灯下,他嘴唇动了动,还想说些什么。

  只是,毕然低头看着地面,脚尖打转,画着圈圈,有些心不在焉。

  他的手最终只是落在她肩头,轻轻拍了拍,以示鼓励,“加油。”

  毕然以同样的方式回敬了他,“加油。”

  *

  毕然回到寝室,寝室里乌漆漆的一片黑。手机屏幕上弹出条赵梓月发来的微信:今晚回来睡吗?奸笑.jpg

  毕然着手回复:已经回了!!!

  消息刚发出去,赵梓月便秒回:这么快?你俩是精神恋爱么?

  毕然:所以你人呢?

  赵梓月:哦,我跟我男朋友肉|体恋爱。

  毕然:......

  毕然洗了个澡,躺在床上。见赵梓月还没回来,她从床底下,摸出罐啤酒来。

  喝酒助兴。

  就庆祝她踏上社会——首次受挫。

  喝了酒,她把头埋进被子里,嚎了几嗓子,才痛快了些。

  也许是酒精的催眠作用,这一夜倒也睡得酣甜。就连赵梓月是几点回来的,都不知道。

  *

  清晨,稀薄的阳光从窗帘缝隙中挤进来。

  叫醒毕然的,不是门外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也不是赵梓月沉重的呼吸声。

  而是,她的手机铃声。

  鼓囊囊的被子里,一条细白的手臂伸了出来,四处乱摸,直到在枕头底下摸到了罪魁祸首。

  毕然从被子里钻出来,睡眼惺忪,按了接听键,“喂。”

  “你好,请问是毕然女士吗?”

  “哪位?”

  “这里是今源生物,我是......”

  今、源、生、物,四个字,一点点在她的脑中放大!

  她的恼意迅速发酵!

  怎么滴,邮件拒绝她一次不够,还要再通过电话,把她按在地上狠狠地摩擦么?

  下一秒。

  “呵。今源生物是吧?错过我可是你们的损失,非常大的损失。所以,你们要不要重新考虑一下?我不挑工种,干什么都行。”

  电话那头,“噗嗤”一声,所有的严谨破了功。

  今源生物的HR清了清嗓子,“是这样,你说的对。所以,毕然女士,你愿意加入今源生物吗?”

  毕然有点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上天就是爱开玩笑。

  打了一巴掌,立马又扔给她一颗糖。

  行吧,谁给糖,谁就是爸爸。

  “愿、愿意的。”

  电话挂断,毕然仍有些懵逼。

  跟做梦似的。

  三秒后,伴随着“啊”的一声尖叫,覆灭了清晨最后一缕困意。

  毕然被赵梓月扔来的枕头砸了个正脸,随后是她生无可恋的发声,“大清早的你发什么神经?”

  “我被录用了。”

  赵梓月慢慢地坐起来,“你再说一遍?”

  毕然一个跳跃,翻身下床,语气中难以掩饰的兴奋,“梓月,我被录用了,被今源生物录用了。”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为什么?”

  “有个实习生放弃了名额,我是替补队员。”

  赵梓月真心替她高兴,“太好了。”

  两个人冷静了一下,赵梓月问:“那你什么时候报道?”

  毕然愣了一下,“今天。”

  “几点?”

  “九点。”

  “现在几点?”

  “八点。”

  “那你......”赵梓月倒吸一口气,拔高了分贝,“还在这里干什么?”

  对哦,她还在这里干什么?

  毕然抓起衣服,胡乱地往身上套。

  *

  十月中旬的栗市,已有些冷意。

  阳光稀薄,密密的草坪上沾了些晨露。

  毕然坐在公交车上,嘴角微微上扬。

  尘埃落定,她不必远行。

  公交车挨着站牌停靠,毕然一下车,便看到“今源生物”四个大字,金光灿灿。

  偌大的园区里,连片的工厂矮房中间高耸着几栋现代化高楼。

  工厂自动门,将世界隔成两片,门内是今源人。想到自己跨进这道门,就成了今源生物的一份子,毕然忍不住勾了勾唇,眼尾扬起,竟比三月里的桃花,更要灼人。

  她正要进去,肚子不合时宜的发出咕噜咕噜的叫声。

  为了赶公交,她还没来得及吃早饭。

  视线范围内,有个卖手抓饼的摊位。

  毕然揉了揉肚子,还是争分夺秒地买了个饼,提在手里。

  今源生物园区,A1栋。

  等电梯的同时,毕然拆开手抓饼的包装袋,低头咬了一口,一边嚼着,一边打量着这个陌生的地方。

  电梯缓慢下行,在1层停留,目光扫过之处,只有她一人。于是她一边啃着手抓饼,一边大摇大摆地进了电梯。

  电梯关上的一刹那,电梯又重新打开。

  一群人挤了进来。

  毕然不禁疑惑,这群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同时,经过再三思量,她决定在电梯里把手抓饼迅速解决掉。

  电梯里叽叽喳喳,这与她无关。她只想静静的吃饼。

  电梯上行。

  突然,毫无预兆地的一震,梯箱晃荡了两下。

  毕然失了重心,不小心向旁边歪去。

  手抓饼也不小心往旁边歪去。

  连人带饼撞到了旁边的......硬物。

  毕然余光瞄了一眼。

  妈呀!

  她撞到的......是人。

  男人英挺,领带打的规整,衬衫、西装扣子扣得一丝不苟,肉眼可见之处不见一丝褶皱,严谨而细致。

  除了,他胸口沾到一块小小的生菜,有些......碍眼。

  “对不起,对不起。”毕然赶紧掏出纸巾来,想要替他擦拭。

  恰逢电梯门打开,提示音响起:十层到了。

  满满当当的电梯,一下子空荡了起来。

  电梯门重新关上,电梯里只剩下他二人。

  徒留下一地的尴尬。

  毕然赶紧用纸巾包起了男人胸口的生菜叶子,并迎上他的目光,诚恳地道歉:“对不起先生,我帮您擦掉。”

  男人眼眸漆黑,深遂而不见底,目光冷淡,似乎在克制着体内不断攀升的怒意。

  看上去对她的道歉、很不满意。

  电梯里落针可闻。

  毕然试着问:“或者,您不介意的话,我给您洗洗。”

  男人依旧蹙眉不语。

  “或者您需要赔偿,也可以。”

  男人神色有些松动,目光落在手抓饼上,开口道:“别吃这个。”

  毕然看着手里无辜的饼,往背后藏了藏,解释道:“我今天第一天上班,没来得及吃早饭。”

  想了想,这样的解释似乎没必要,“十分抱歉,影响了您一天工作的好心情。”

  重新迎上男人的目光,她带了几分大胆的探究。

  男人眉骨分明,五官立体,目光深邃。本是很好看的人,可惜......看上去不太好相处。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毕然说了那么多,仍没等到他的回答,有些恼。

  什么人嘛,也太没有礼貌了!

  男人单手解开衣扣,将身上的西装脱下来,似不经意地攀谈,“哪个部门的?”

  毕然松了口气,男人估计是原谅她了。

  毕竟同事一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不至于太较真儿吧!

  她扬了扬笑,一双桃花眼,眼尾微微上扬,有些撩人。

  她道:“是实习生,还没有分部门。”并且伸出双手,准备去接他的西服。

  她想,他脱下来,应该是要给她拿去干洗的。

  男人却把脱下来的西装提在手里,又瞥了她一眼,淡淡道:“别去市场部。”

  “为什么?”毕然不解。

  男人并未作答。

  眉眼之间,是不曾疏散的淡漠。

  毕然从他的脸上读到了一丝嫌弃。甚至,她不确定是不是还有一丝厌恶。

  电梯门打开,她还是没等到答案。

  男人迈开腿,阔步走出电梯。

  手里提着西装,像提的什么垃圾。

  毕然发现,他身形颀长,身材匀称,走路带风,又帅又酷,是个极品。

  只是,电梯门快要合上的时候,她听见他不咸不淡地说,“因为你过不了实习期。”

  你、过、不、了、实、习、期。

  七个字砸在毕然心头,重重一击。

  从落选到录用,本就经历了一场悲喜轮回,谁知入职第一天还被人诅咒过不了实习期。

  这男人还真是“极品”。

  毕然再也抑制不住恼火,“你谁啊?凭什么说我在市场部,不能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