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太上仙歌 > 第107章 庙小妖风大
  游龙像霜打的茄子一声不吭,陆叶对他的不幸表示爱莫能助。

  龙俪煜问起弘盛大师的来历,邹妍一五一十将掌柜的故事说了。

  龙俪煜静静听完,智珠在握道:“此事不难解决,就看诸位想不想管。”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陆叶道:“小郡主不妨明言。”

  龙俪煜微笑道:“要想知道弘盛大师是怎么疯的,他怀里的猫可以帮忙。这猫一看即知绝非凡品,必是有人豢养。弘盛大师一介云游僧人,恐怕不会随身带猫,而且打理得如此整洁漂亮。他之所以死死抱住此猫不放,十有八九是因为潜意识里认定这只猫事关重大,说不定就是解开所有谜团的关键。”

  见众人都在倾听,她接着道:“而且我认为那座月娥庙可疑之处甚多。僧人云游每到一地,寺庙是挂单歇脚的首选,而这座庙,不合常理之处实在太多。”

  邹妍忍不住插嘴道:“就是啊,哪有把一座庙建在乱坟岗下的,不怕冤魂厉鬼吗?”

  龙俪煜颔首道:“此其一。其二,孙渊杰一个落魄书生,哪里来的大笔钱财,可以大兴土木建起庙宇?他可是个连给心爱之人赎身银都拿不出来的穷书生!其三,都说月娥庙灵验,骗骗人可以,却骗不了我们——无非背后有人撑腰,而且道行不弱。月娥不过是个屈死的青楼女子,即使化为鬼魂亦难有此等作为。”

  “总之,月娥庙迷雾重重,与弘盛大师发疯的事脱不了干系。”

  游龙懒洋洋抬杠道:“这几点我们都知道,最多说明这座野庙有古怪,并不能认定它和老和尚发疯有联系。”

  龙俪煜嫣然一笑,手指弘盛大师怀中的白猫道:“那你说,和尚嘴里为什么不停地学猫叫?”

  陆叶由衷赞道:“小郡主厉害,陆某佩服!”

  龙俪煜幽幽一叹道:“我倒宁可自己笨点儿,才不会如此讨人厌。”

  游龙呛咳几声,放下手中酒碗道:“小郡主何必自谦,你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范高虎总是那个最晚醒悟的人,嘴里不停“喵喵”叫着,纳闷道:“你们说这猫叫是啥意思?”

  “庙,月娥庙!”邹妍恨铁不成钢道:“笨死了你!”

  “喵……庙,哦——”范高虎恍然大悟道:“原来是庙啊!”

  陈斗鱼用倾城丝在弘盛大师胸口轻轻一扫。弘盛大师身躯一抖,双手酸软垂落,怀中白猫趁机挣脱。

  可没等它跑,已被游龙眼疾手快一把掐住脖子,身子悬在空中“呜呜”哀鸣。

  龙俪煜伸手抱过白猫,嗔怪道:“这小东西多可爱,莫要弄疼了它。”

  她一边用手抚摸一边在白猫耳边低语道:“乖,我们回家。”

  她的声音如有魔力,白猫立刻变得安静下来,温顺地卧在龙俪煜的怀中。

  邹妍惊讶道:“你是龙语师?”

  传说中,龙族有一门玄奇神通能用“龙语”与洪荒万灵进行言语和心念沟通,甚而可以控制神智令其驯服听命,令正魔两道高手谈虎色变退避三舍。

  但这门神通极其讲究天赋,非天才中的天才不能修习,难怪游龙对龙俪煜畏之如虎完全没脾气。

  龙俪煜将白猫放到地上,含笑道:“我只是喜欢和它们聊天,。”

  陆叶唤来酒馆掌柜,付了酒钱又赔了他桌子的损失。

  众人出了小酒馆,跟在白猫的身后一路往东行去。

  离开葛家集走了大约十余里地,白猫离开通往饶州城的官道拐向左边一条土路。路上车水马龙行人络绎不绝,看行装打扮多是去寺庙进香的善男信女,也有不少扫墓踏青的游客。

  路越走越偏人越来越少,穿过一座黑黢黢的松林前方赫然有座高岗,岗上坟头林立密密麻麻隐没在荒草树木之间,许多墓碑年深日久模糊缺损歪在土中,显然是一座无人再来的乱坟岗。

  乱坟岗下,一座寺庙掩映于苍松翠柏中,香火鼎盛钟磬悠扬,远远便能听到寺中僧人低沉的诵经声,春风化雨拂面而来,空气里处处弥漫着香烛气息。

  游龙眯着眼打量寺庙山门上的匾额,轻笑道:“嘿,果然是月娥庙。”

  话音未落,弘盛大师突然口中发出“荷荷”低吼,双目圆睁赤红充血满是愤怒癫狂之意,死死盯着月娥庙方向。

  陈斗鱼探出一指将弘盛大师点晕,交到范高虎怀中由他照料,蹙眉道:“庙里香客太多,动静太大怕是不方便。我先进去看看,将那个住持揪出来问个明白。”

  游龙自告奋勇道:“我和你一起去!”

  龙俪煜摇头道:“陈真人一身道家打扮,进到寺庙里多有不便。不如由我陪三哥走一遭,将那个沐恩请出来聊聊。”

  范高虎一拍胸脯道:“抓个小和尚过堂,杀鸡焉用牛刀,我去就成!”

  陆叶摇头道:“各位不要掉以轻心,这座月娥庙未必如想象的那么简单,弘盛大师修为不凡,怎会轻易失守?一切小心为上,就请小郡主和大少进寺查探。如能向沐恩住持问明原委最好,但要留意庙中另有玄机。”

  游龙刚要反对,龙俪煜将白猫抱在怀中抢先道:“陆公子所言极是,我们便以半个时辰为限。”

  众人计议已定,龙俪煜抱着白猫拉着游龙往月娥庙行去,陆叶等人则在外守候他们的消息。

  游龙撑着一把油布伞,一步一回头心不甘情不愿随着龙俪煜来到月娥庙的山门外。

  寺庙门口熙熙攘攘人声鼎沸,地上被踩得一片泥泞肮脏不堪,一脚下去泥水飞溅得满身都是。

  卖货的小贩见游龙和龙俪煜衣着光鲜形象靓丽,以为是哪户有钱人家的子弟来庙私会,呼啦啦围上来热情如火推销香烛佛经。

  游龙对着位拥上来的中年妇人笑得满面春风一脸和气,三言两语就打探出来今日月娥庙正在举办春祭法事,吸引方圆百里无论官宦贫贱蜂拥而至,什么“书福字”、“砸福钱”、“烧福香”,什么“请福像”、“挂福牌”、“撞福钟”,还有“转塔祈福”、“放生增福”,诸般佛事不一而足,比过年的庙会还热闹。

  他护着龙俪煜杀出众小贩的围追堵截,被人群蜂拥入月娥庙中,望着漫天弥漫的浓重香雾,抱怨道:“这鬼地方乌烟瘴气,哪里有一点佛门的清静肃穆?”

  龙俪煜举目望向人山人海的大雄宝殿,隐约可见一尊白玉女佛像被高高供奉在大殿正中。佛像面容婉约慈悲,法衣飘飘气韵生动,一双赤足踩在莲花宝座之上,双目如睁似闭神光流转,俯瞰着脚下芸芸众生。

  一位眉清目秀的中年僧人身披袈裟趺坐于蒲团上,背对白玉女佛像宝相庄严正在讲经说法,听他舌粲莲花将一段佛经说得深入浅出头头是道,时不时引得底下一片啧啧赞叹,“善哉”“善哉”不绝于耳。

  忽听僧人轻敲钟磬,曼声吟道:“一切音声相,是人听以耳。我圜通大士,唯以眼而听。非物以眼听,六根互为用。当其互用时,根境不相杂。譬如帝珠网,交光相融摄。即此融摄相,各各住自位……”

  “唿——”的一声僧人身后的玉佛遽然亮起,散发出柔和瑰丽的白色光雾,瞬间映照大殿如梦似幻,一朵朵粉色的莲花如婴孩巴掌大小从殿顶飘落下来,好似下了一阵缤纷花雨,阵阵香气扑鼻沁入心脾。

  大雄宝殿中的善男信女欢声雷动,齐齐虔诚地举起双手承托飘落的满殿花雨,许多人热泪盈眶口诵佛号,浑身颤抖激动得不能自已。

  一阵香风自大殿中生起,吹拂过站在殿外一株桃花树下看热闹的游龙和龙俪煜。

  龙俪煜轻轻拂袖荡开香风,问游龙道:“看出来了?”

  “怨戾阴煞,鬼气森森。”游龙嘿然道:“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

  话音未落,这阵香风已在春雨里消散得无影无踪。

  大殿内外的信徒对这阵怪异的香风毫无所觉,依旧如醉如痴地沉浸在所谓的佛光普照天花乱坠的神迹之中。

  这时候一名小沙弥走上前来,双手合十向游龙和龙俪煜躬身施礼道:“两位施主,我家住持冒昧相请,可否移步禅房。”

  游龙刚想开口,龙俪煜抢先道:“久仰沐恩圣僧大名,今日若能幸会委实三生有幸,那便烦劳小师傅前头引路。”

  小沙弥微微一笑道:“两位施主请随小僧来。”

  龙俪煜和游龙并肩跟随小沙弥往禅房行去,低声问道:“你刚才想说什么?”

  游龙两眼一翻道:“你已经替我说了。”

  龙俪煜轻笑道:“这就叫心有灵犀一点通。”

  游龙掏出小酒壶,无视周围愤怒的目光,大咧咧往嘴里灌了一口道:“这么说,你又看到我心里去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