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剑语含香 > 第三一四章 大婚前夕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在裴府玩得很舒坦,也将裴玄的剑术提升了,兴致高了,小寒又提了一回裴玄的功力才罢休,又引得他感激连连;兴尽了,几人才回太平府。

    “哥哥,时间尚早,不至于又要急着去玩儿美人吧?要不要陪太平出去走走?我想和哥哥在月下步行长安城!”太平公主要求说。

    小寒为难了:这么多美人,只陪太平是不是有点过了?她们会不会吃醋?

    他尴尬一笑,才说:“妹妹,就咱们两个吗?要不要都去?否则,我的大小美人们只怕有意见了?”

    哪知众美人一致表态没意见,小寒这才满意了,立刻抱着太平就出门了。

    “你这小东西,也学会玩这套了,哈哈,不过,我喜欢,公主殿下,咱们去哪儿?”小寒不觉奇怪了:她想玩什么呢?

    太平公主妩媚一笑:“你说呢?猜猜,你现在是我的哥哥兼相公了,不至于连妹妹兼夫人的心思都猜不到吧?”

    “你不至于想出城玩吧?还是想去皇宫的那个庵里?”小寒隐约感觉到她想出奇了。

    太平公主开心了,笑道:“我就是想去那个庵里嘛,咱们明天大婚,可,嘿嘿,咱们母后肯定不会让了清师太出席的,难道,哥哥不想带妹妹去拜一下师太吗?”

    “小东西就是可爱,可说实话,我对了清师太也没感情,说不上爱,甚至,有点恨她;唉,走吧,妹妹愿意,咱们就去吧;不过,挨了损骂,可不要怪我哈!哈哈,我在她心中也没地位,她想我做皇上呢,可我根本就不想那个位置,那是傻子才想干的事情!”小寒叹气了,脸上竟是愁云一片。

    这是他和了清之间最大的心结,一方太好强,偏偏命运不济;一方只想逍遥快活,不想坠入皇位之争,奈何?

    太平公主笑了,脸色红润,媚眼一抛,才说:“可,她毕竟是寒哥哥的母亲嘛,咱们毕竟是晚辈,总要去拜一拜的,礼数不能失了;哥哥一会儿少说话就成了,我来说,如何?”

    “好嘛,你说了算,我的事情,一多半都是你决定的,你这个小色鬼,比我还色,哈哈,我怎么碰上你这么个小怪物?好了,你作主吧,以后我的事情都由你作主,我就练剑,玩我的老婆们,尤其是你,一天都不能缺席!”小寒亲了她一下,又有点爱不释手了,幸好,这个最可爱的小女人已是自己的了!

    太平公主太了解他的心思了,更柔媚了,笑了:“好了,我整个人都是你的了,从明晚起,色鬼哥哥尽情享受就好了;太平好开心,终于能嫁给哥哥了,早先最怕的,就是你将我扔了,那我才要恨你一辈子呢!”

    “妹妹,以前是哥哥不对,是哥哥不好,对不起;太平,嘿嘿,从现在起咱们夫妻一心,咱们纵横天下,凡事你作主,最重要的是陪我喝酒、练剑哈;等突厥的事情了了,咱们去剑宫把那道石门打开了,看看有什么东西;然后咱们游历天下,玩够了才回长安!”小寒得意地幻想了。

    太平公主听了,更开心:“好,咱们就四处玩,将剑宫的弟子派出去当眼线,咱们走到哪儿吃到哪儿,钱嘛,找南宫月儿要;就不知道这朝廷还会不会有事儿?”

    “管它呢?有母后在嘛,咱们只管享受;朝中的事情,有那么多大人,咱们上朝也没什么意思,最多就是敲打那帮大臣,目前似乎用不着,咱们玩最重要;后天咱们去太平镇瞧瞧,再玩几天,就去突厥!”小寒的心开始醉了,显然,真想去突厥瞧瞧了。

    颉利究竟想干什么?摩昴想娶太平肯定是借口?早先他想借自己的力量侵入中原,这回是不是也是这个意思?

    太平公主见他不说话了,以为又在胡思乱想了,就笑了:“咱们明天不就尽兴了?怎么,又想了?最多妹妹一会儿陪你玩儿嘛!”说完,已紧紧地靠在他身上了。

    “唉,妹妹,你误会了,我在想颉利那只老狐狸,咱们该怎么玩儿他呢?嘿嘿,一定要想个法子整治他,不能便宜他了!只有把他打痛了,他才会老老实实地跟咱们做生意!哈哈!”小寒笑了。

    太平公主有点不乐意了:“色鬼哥哥,你跟我在一起玩,想那个老鬼干什么?是不是妹妹没有吸引力了?”

    小寒赶紧亲了她一下,才说:“我要分散注意力嘛,你对我的杀伤力太大了,我一看见妹妹,就浑身不自在,就想玩你,咱们不是要明晚吗?好了,咱们到了青云庵了,幸好,灯还亮着,她还没睡!”说完,小寒已开始拍门了。

    隔了好一会儿,庵里的小尼姑才出来开门:“你们这么晚了来干什么?找谁啊?”

    “师太睡了吗?我是小寒!”说完,小寒已搂着太平公主进庵了。

    那小尼姑更皱眉了:“不行,师太已休息了,这么晚了,不见客!”

    “谁啊?”了清师太的声音已传出来了。

    小寒一听,笑了:“你这小尼姑还敢蒙我?嘿嘿,小心我打你屁股,幸好我对尼姑没兴趣,否则,开了你!”那小尼姑一听,不觉红了脸,眼中竟有春水了,她其实很漂亮的!

    随即又说:“母亲,是我,寒儿,我和太平公主一起来了,母亲大人见不见?”

    “见啊,为什么不见?你是我儿子,好了,进来吧,太平也一起进来吧!”了清师太的声音听起来像很温柔似的。

    小寒和太平公主赶紧进去了,才一进门,就见了清师太正在打坐,却马上询问他们:“你们来干什么?是不是好事儿近了?要来我这里显摆一回?”

    “哈哈,师太果然心明眼亮!师太,不,母亲大人,我就要和寒哥哥成亲了,所以,我们特来拜见母亲大人!”太平公主高兴地说。

    那了清听了,既不兴奋,也不难过,平静地说:“好事嘛,总算你懂规矩,比武媚娘强多了!”说完,她才站起来,转过身,仔细打量两人。

    小寒不知她的意图,不敢说话了;太平公主亦然,心下也惴惴不安。

    好一会儿,了清师太的脸上竟露出来甜蜜的神色,笑了:“我儿子就是胆大妄为,听说,你是什么逍遥王,老婆也收了不少了,个个都是人间绝色,好,好得很,果然有李治的风采;哈哈,这回还要娶妹妹,你真是厉害了,寒儿,我恭喜你了,放心大胆地娶,这个妹妹嘛,你大胆地爱好了,这是最好的事情!反正,你们没有……”

    “母亲大人,你同意就最好了,其他的话嘛,不说最好;否则,你可别怪我不客气!我向来说话算话的,只要你一过分,我会让你很难堪的!”小寒的脸色变了,语气一下就强硬起来了,生怕她再说下去了。

    那了清师太又奇怪了,不停地打量了二人一下,才说:“好嘛,我儿子不喜欢听,那就别听好了;反正武媚娘是什么东西,我又不是不知道,算了,我真的恭喜你们,儿子、太平,其实你们第一回来,我就知道你们迟早会在一起的;太平这丫头的确挺好的,一身正派,不像武媚娘充满邪气,我祝福你们!记住了,生了小皇子,或者小公主,一定要抱来我瞧瞧!”

    太平公主越听越糊涂:她怎么像乐见其成事的?难道,自己的脸色始终那么明显吗?她又为什么不反对呢?难道,其中有什么隐秘不成?

    但她和了清师太不熟,虽同在宫中,却身处两个世界,自不敢轻问,免得又生是非,只得微笑一下,并不言语。

    “我虽然自在深宫庵内,可这宫中的事情,也没一件瞒得了我;寒儿,你出息了,听说有人说你比太宗皇帝还要高明,人人都属意于你做皇帝,你为什么不当太子呢?难道,那个位子真的令你难受?你就甘心当一个逍遥王?什么正事都不管?李家的江山也不要?”了清师太仍是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

    小寒笑了笑,才说:“母亲大人,这人各有志嘛,我的兴趣是在剑道修养和美人方面,嘿嘿,我和太平配合起来才天衣无缝,你明白吗?这当皇帝有什么意思啊,成天批奏章,听大事,弄得自己像傻子似的,哪有我们是畅游天下快活?至于江山嘛,跟我没关系,只是朝廷有事,我肯定会帮忙的!”

    “好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了;太平,你就安安心心当我的儿媳妇吧,也替我管教这个儿子,我知道他对你情有独钟,比之玉儿还要好三分;听说你喜欢跟他找女人,自己也不吃醋,这份修养我自问比不上你了;哈哈,看来太平公主真是天下的极品,儿子,你算是有福的;你要我不说,我就不说了,好好地给我生个孙子出来,他如果有兴趣,那咱们大唐的江山,肯定是他的!”了清师太坚决地说。

    “啊!”闻言,两人竟一团雾水:她的看法,怎么跟武媚娘如出一辙?像商量好了似的!

    了清师太一看两人神色,就知道他们并不理解,笑了:“这是天意,正如武媚娘要当皇帝一样,我孙子同样是皇帝,这是任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你们等着瞧吧!你们既然来了,是不是该向我磕几个响头啊?我可是你们的母亲大人!”

    “是!母亲大人,我们这就磕!”太平公主高兴了,赶紧拉着小寒磕头了。

    她最怕了清师太不接受自己,没想到这会儿她竟通情达理,还这么爽快,她还不乐上天了?这是从未想到过的事情!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