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贴身女王 > 131章:得到地址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咱们俩的股份加在一起何止一个财务总监,就是玉鲁集团的总经理、也得乖乖给咱们让位。”

    “你想说什么?”

    “帮我争取一个财务总监,看看她玉鲁集团,做的账、到底是真是假?你这么大的股东,也不想自己的辛苦钱付之东流吧?”

    这小子说的话正合我意,我也想看看她玉鲁集团的财务状况。

    “可以呀,但必须安排我的人。”

    周凯顿了顿,“孙老弟,既然是合作,那就互让一步,我出个财务总监,你出个总监助理如何?”

    我摇了摇头,“不行,我出、财务总监,你出、助理。”

    周凯哑然失笑,“还真是个不吃亏的家伙,好、就这么办。”

    听见我们二人的谈话,鲁玉莹那张娃娃脸、气的、青一阵儿、白一阵的。

    我拍着桌子说,“怎么样?董事长?”

    韩琪在一边提醒道,“他们二人持股45%,按规定可以任命在财务部工作,但总监就有点儿牵强了。”

    我呵斥道,“闭嘴!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保安部长指手画脚?给我滚出去!”

    韩琪怔了怔,用询问的目光看向鲁玉莹,引发的连锁效应,导致众人全部都看向鲁玉莹…

    后者摆了摆手,示意韩琪出去。

    “孙先生,你好深的城府。”

    “不敢当,在这儿做勤杂工的时候,我还没想过要买你们集团的股票。”

    “敢问孙先生,是哪个大势力的首领?”

    我伸了个懒腰,“别想套我的话,就说同意,还是不同意?”

    “不知孙先生要安排谁做财务总监?”

    我拍着莲心的肩膀说,“就让她做吧,这姑娘文化不低,应该可以胜任。”

    鲁玉莹点了点头,“好、就这么定了。”

    “那董事长,您看看我?是不是也可以继续留在集团上班?”

    “当然可以,集团的轻松工作任凭孙先生挑选。”

    我点起一支烟道,“那我就继续回去做菜吧。”

    闻言、桌子旁的众人,都是一阵唏嘘,就连周凯都哑然失笑,

    “兄弟,你这愿望也太低了。”

    我拱了拱手,“见笑、见笑…除了做菜我还真不怎么喜欢其他工作。”

    鲁玉莹斜瞟了我一眼,拍着桌子说,“准啦!”

    散会之后,周凯递给我一张名片,“孙老弟,如果有什么事、用得着哥哥,您可千万不要客气。”

    我接过名片,“一定、一定。”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我随手将名片扔进垃圾箱,势利眼,刚才求你帮忙的时候,怎么不见这个态度?

    莲心站起身,“咱们也回去上班吧。”

    我抓着她的手说,“去医院看看。”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现在没人敢阻拦你。”

    我拉着莲心缓步走出宾馆,宾馆的员工,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我们。

    莲心低下头,不敢看他们的眼神。

    “别这样,众生平等,他们没资格瞧不起你。”

    莲心慢吞吞地说,“我来冰城上班,就是想摆脱这些流言蜚语,可很多事情。注定一生都躲不掉…”

    莲心没有了眼镜,走路时特别小心,我给她来了个公主抱。

    莲心娇羞的说,“这么多人,别这样。”

    “怕什么?”

    来到医院,我抱着莲心,来到急诊值班室,发现程雅静,正趴在桌子上睡懒觉呢。

    我拍着桌子说,“起床啦。”

    程雅静睡眼朦胧的四处看了看,“你有事吗?”

    才想起来,我换了一张脸,她认不出我了。

    “程云雅雅,帮我朋友处理一下。”

    程雅静狐疑的望着我,“你怎么知道我的本名?”

    我挠了挠头,“猜的。”

    程雅静揭开纱布,“这是刀子割的?伤口虽然不深,但肯定会留疤,这么年轻的小姑娘、怎么不注意一点?”

    我叹了口气道,“能不能想想办法?”

    程雅静干笑两声,“我是外科医生,如果想完好如初,我建议你、还是去韩国吧。”

    我白了程雅静一眼,这程大医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毒舌了?

    “好好…那开一针破伤风吧?”

    “晚上做不了试敏,明天白天再来吧。”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好吧…”

    离开医院,我先找了一家眼镜行,给莲心配眼镜,可这姑娘说什么都不同意。

    “你没有眼镜怎么工作生活啊?”

    莲心慢吞吞的说,“我用的眼镜很贵的,工资还没开,现在买不起…”

    我拍着胸脯说,“我给你买。”

    莲心有些挣扎,但最后还是鼓起勇气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突然问这个干什么?”

    “我不想不明不白的,接受一个人的恩惠。”

    “这算什么恩惠?你挨打还不是因为我?”

    莲心倔犟的说,“你是第一个不介意我身世的人,也是第一个肯接受我的人,谢谢你…”

    我强行拉着这个慢性子,去配眼镜,而让我意外的是,莲心的验光结果,并没有近视,可她却坚持说自己不戴眼镜、看不清东西。

    无奈又给她选了一副眼镜,这次没有选那种又大又笨的款式,而是一副特别精致的方框眼镜。

    莲心戴上后,整个人的气质,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这姑娘资质不错,可就是太不懂得打扮自己了。

    站在人流攒动的天桥上,望着身边清纯可人的姑娘,我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莲心,你既然是鲁家的人,怎么还会在乎这几千块钱的眼镜?”

    莲心轻抚了抚自己的一头白发,低下头说,

    “我跟那些千金小姐不一样,刚才你也听到了,我母亲是一个妓、女。

    这世界上最卑微的职业。

    怀我的时候、我父亲并不知道有我的存在,直到我五岁那年、父亲才把我接回鲁家。

    结局可想而知,没有人看得起我们,兄弟姐妹们、也都不接受我。

    从小到大、陪伴我的只有孤独,我自卑,自闭,没有信心,别人骂我,是野孩子,野种,我也都不还口,别人打我,我也从来不会还手…

    这就是我,一个妓、女的女儿…”

    我搂着她的肩膀鼓励道,“虽然出身没得选,但未来的路在自己脚下,去他妈的那些势利眼,做好自己的事,证明自己的价值。

    到时候把那些欺凌过你、压迫过你的人,统统踩在脚下,到那时、就没人敢欺负你了。

    这世界上、只有强者,才配得上别人的尊重。”

    我说这些话的初衷,是想鼓励莲心,不要在乎其他人的看法,做出点成绩给他们看。

    但我万万没想到,这番、挨不着边儿的豪言壮语,竟然改变了莲心的一生,为此、我更是悔不当初。

    莲心眨着呆萌的大眼睛,慢吞吞的说,“你救出你朋友的父母,是不是就要离开了?”

    我点了点头,“但我会给你留下15%的股份,让你在玉鲁集团有立足之地。”

    “你能带我一起走吗?”

    我摇了摇头,“莲心,我是个有女朋友的人,不值得你爱…”

    “我知道,我就想跟着你、还不行吗?”

    “你会有你自己的未来,有时候靠山山会倒,靠人人会跑,所以、做人一定要靠自己。”

    莲心娇俏的脸颊闪过一抹阴郁,但马上恢复了平静,她递给我一张“纸条”道,

    “这是你要的东西,去救他们吧,记得你答应过我的,千万不要报警。”

    “这就是关押我朋友父母的地址?”

    “我早就得到了,只是犹豫要不要给你,我这么做,回去之后、会受到很严重的惩罚。”

    我顿了顿,“莲心,我还是带你走吧,跟着我虽然不能大富大贵,但肯定能保你衣食无忧。。”

    莲心摇了摇头,“我会站在你面前,但我会先去证明我的价值。”

    说完、莲心缓步走下天桥,望着她的背影,我心里说不出的惆怅…

    我用一张假面具、欺骗了一个纯洁姑娘的感情,但为了雨微,我别无选择。

    打开那张纸条,上面只有一行小字。

    可望着纸条,我却有点不知所措,莲心上次不是说老董事长夫妇被关在疗养院吗?怎么突然变成整容中心了?

    不管了,这个慢性子,外表那么清纯,应该不会骗我。

    雨微的父母、情况不明,迟则生变,拿出手机、拨通了邵鑫伟的电话,

    嘟嘟…

    “你们在哪儿呢?”

    邵鑫伟说,“我们能在那儿,守二小姐呗。”

    “跟我出来办件事,不要告诉雨慧。”

    “干嘛呀?带兄弟们找女人去?下九流的事儿我们可不干。”

    “胡说八道什么呢,所有人秘密集合,咱们今晚上、就去救老董事长。

    雨慧这丫头有点儿意气用事,我担心她情绪失控,所以先不要告诉她。”

    电话那头传来邵鑫伟激动的声音,“真的吗?你还需要什么?尽管开口。”

    “你先帮我查一个地址,名字叫‘康美儿整容中心,’最好搞一张内部的地图,今晚八点、咱们准时在整容中心回合。”

    “老董事长那边儿有多少人把守?就我们70多人够吗?”

    “不是有80人吗?”

    “那十个兄弟,坐船还没回来呢。”

    我揉着自己的额头道,“不知道,先过来再说,记得准备些趁手的家伙。”

    “好吧,八点钟,咱们整容中心门口见。”

    想着雨慧即将见到自己的父母,我心中无比宽慰,这将是我送给她、最好的礼物。

    走下天桥,在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可让我诧异的是,当我说出整容中心的名字后,一连三个出租车司机都拒绝了我。

    在拦下第四个出租车后,我一屁股坐在副驾驶上。

    司机礼貌地问我,“先生,您去哪?”

    “往前开,钱少不了你的。”

    “先生,您要先说一下去哪。”

    “我能跟你打听一个地方吗?”

    “您说。”

    “你知道康美儿医疗整容中心吗?”

    司机面露惊惧之色,“你打听那干嘛?”

    “司机师傅,那里到底有什么古怪?这么多司机竟然没有一个人敢去。”

    “那个地方、白天晚上都不能去的。”

    “为什么啊?”

    “你不知道,那个整容中心,在冰城的东郊,牌子虽然是个整容中心,但你想想,谁能把整容中心开到郊外去?”

    “不是整容中心,那是做什么的?”

    “那地方太吓人,手机在那都没信号!听进去的人说,那里面的人都很古怪,从来不见有顾客整容,但却总有人被送到那里,而且进去的人,就没一个活着出来的!”

    “说的挺邪乎。”

    “确实邪的狠,不过具体是做什么的,我就不太清楚了。”

    “原来是这样。”

    司机意味深长的说,“你不会是想去吧?”

    我将1000块钱拍在驾驶座上,随后又拿出一把刀,

    “你说对了,送我去那个整容中心。”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