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一百零五章 信任
  听到林朔的指令,Anne赶紧伏下身子,将自己耳朵紧紧地贴在地面上。

  此行的六人,要么是专业的猎人,要么是雇佣兵,或者是视山区巡逻为家常便饭的边境警察,在前面带路的又是林朔。所以尽管边走边聊貌似轻松,但其实脚程很快,不知不觉已经翻过两座山头了。

  六人目前所处的位置,是一片针叶林非常茂密的山谷,视野并不好。

  Anne听了一会儿,抬头说道:“有七个人,在我们东南方一公里左右,五男两女。”

  “不止。”林朔抽动着鼻翼说道,“还有别的东西。”

  “我没听出来。”Anne摇头道,“不过以我们和他们的行走方向,很快就能遇上。”

  “那咱打个赌?看看你们俩谁说得准。”魏行山不知不觉又贴了上来,也不知道这家伙无意间如此,还是为了分散柳青的注意力,转移他俩之间关于遗言的话题,“柳青,我看好林朔,赌一百块来不来。”

  “瞧你这点出息。”林朔瞟了这个巨汉一眼,“每趟活儿几百万几百万的挣,还想坑人姑娘一百块钱。”

  “就是嘛。”柳青飞了魏行山一记白眼,“我也看好林先生,魏队你去看好Anne小姐,赌一万块钱来不来。”

  “我其实并不想被你们看好。”Anne哭笑不得地说道。

  “你们在说什么呢?”外蒙警官苏赫巴兽也跟了上来,对魏行山问道。

  目前队里有两拨人,其实是两个小团体,一边是林朔四人,一边外蒙警方两人。在昨天一天的接触之后,双方合作没问题,但关系其实谈不上融洽。

  不过魏行山到底是老兵油子,鬼精鬼精的。追阿茹娜没成功,他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昨天傍晚跟苏赫巴兽玩了一场摔跤。

  苏赫巴兽是外蒙汉子,又是这个体型,摔跤自然是一把好手。

  魏行山在林朔眼里虽然是个菜鸡,但他的搏击能力,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边境警察可以比拟的。哪怕是蒙古族人擅长的摔跤,魏行山要放到苏赫巴兽,也是小菜一碟。

  昨天傍晚,魏行山显然放水了。

  两个汉子在院子里呼喝了十来分钟,叫声那是震天响,可光打雷不下雨,谁也没奈何得了谁。

  在经过一场“势均力敌”的“精彩”较量之后,苏赫巴兽对魏行山,顿时有了种惺惺相惜、相逢恨晚的感觉。

  所以眼下两个小团体之间有什么事儿,一般都是苏赫巴兽和魏行山沟通。

  魏行山看苏赫巴兽有兴趣,就把之前林朔和Anne的说法重复了一遍,然后又对苏赫巴兽说道:“你觉得,谁猜得准。”

  “这怎么能猜呢?”苏赫巴兽一脸疑惑,“他们凭什么能这么瞎猜呢?”

  “你别管技术细节,我就问你,你觉得谁猜得准。”魏行山嘴角一咧,“你先挑一个,我再挑另一个,咱赌点儿东西怎么样?”

  “可以。”苏赫巴兽问道,“赌什么?”

  “我输了的话……”魏行山话说到一边,看向了Anne,“这儿什么货币来着?”

  “蒙古图格里克,简称蒙图。跟国币的兑换币是一百七十比一,一块钱能换一百七十蒙图。”Anne解答道。

  魏行山点点头,对苏赫巴兽继续说道:“我给你两百万蒙图,我赢了的话……”

  魏行山说到这里又停了,用眼瞟了一眼后面慢慢跟着的阿茹娜,压低了声音说道:“你懂的。”

  “我不懂。”苏赫巴兽一脸警觉,然后看了看魏行山,诚恳地说道,“魏队,我劝你别找死。”

  “有这么严重吗?”魏行山问道。

  “相信我,绝对有。”苏赫巴兽郑重其事地点点头,“哎,魏队,要不我给你介绍法医小吴吧,她也是汉族人……”

  “你们俩议论什么呢?”阿茹娜这时候在后面远远问道。

  “没什么。”魏行山笑了笑,“一会儿啊,我们要碰上人了。”

  话音刚落,众人就听到东南方有人踩断了枯树枝,发出“咔”地一声脆响。

  举目望去,不一会儿,树林中,出现了几个花花绿绿的身影。

  看装扮,应该是一些徒步者,穿着醒目的冲锋衣,手上是登山杖,背后都背着包。

  果然如同Anne说得那样,七个人,五男两女,年纪都在二十出头三十不到。

  苏赫巴兽数了数人头,冲Anne比出了大拇指。

  与此同时,他又有些懊恼,这群人出现得快了些,他还没来得及跟魏行山敲定赌约。

  魏行山则仔细地看了看这群人,没发现林朔口中的“别的东西”,心里有些奇怪,嘴上没说什么,眼睛却瞟了林朔一眼。

  林朔对此浑然不觉,他也看着这群人,似是在思考着什么。

  说话间,两拨人很快就相遇了。

  在这深山里遇见人,跟城市里的感觉可不一样。

  在城市里人挤人的时候,恨不得一个人待着。可人到底是群居动物,一旦入了山,遇到了其他人,心中的那种喜悦和亲近感,是人类的本性,这叫人有见面之情。

  两队人马相遇,领头的林朔和对方的领队互相一对眼,心里都不禁暗暗喝彩。

  林朔一米八三的个头,穿衣显瘦的身材,典型的衣服架子,面相又兼顾了父亲林乐山的硬朗和母亲云悦心的精致,

  如果不是平时总是板着一张脸,说话又不那么中听,光凭长相,林朔可不丢人。

  而这群人的领队,是个可以跟Anne等量齐观的美女。

  她跟其他人五颜六色的外套不同,从头到脚一身黑,一眼看过去只能看到两处白。

  一处是她的脚踝,她穿得应该是船袜,把脚踝露了出来。这一抹露出来的脚踝既纤细又娇嫩,在黑裤黑鞋的映衬下白得晃眼。

  另一处是她的脸,这女子似是个中西混血,脸蛋白里透红,五官精致而又立体,而她的一双眼眸,是少见的湖蓝色。

  这是一个集东西方审美于一体的美女,像西方传说中的精灵那样优美,天造地设一般,就这么忽然在林朔面前出现了。

  这一个照面打过去,连林朔都有些恍惚。

  这女人,真的漂亮。

  “你好,我叫狄兰,中国人,你呢?”对方用标准的汉语落落大方地自我介绍道。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林朔,中国人。”

  “果然是同胞呢。”这个叫狄兰的女人微微一笑,“请问你们有多余的水吗?我们水喝完了。”

  “有。”林朔应了一声,扭头看了看魏行山。

  这趟出行,林朔要背着追爷,其他人身后的包,就数魏行山的最大。

  从闻弦音知雅意的魏行山手里接过五瓶矿泉水,林朔递了过去。

  “谢谢你,林先生。”狄兰捧着这些水,忽然嫣然一笑,上前一步,用嘴唇在林朔面颊上轻轻印了一记,“你可帮了我们大忙了。”

  这女子的这番举动,她身后的六个同伴似是习以为常,林朔这边的人全愣住了。

  这姑娘够开放的啊!

  林朔本人还算镇定,他摸了摸自己的面颊,看到这女子回去给自己的同伴分水,扭头又冲身边的Anne打了一个眼色。

  Anne贴近一步,等林朔发话。

  “找个理由,带上这群人一起走。”林朔轻声说道。

  “走多久?”

  “至少过了今晚。”

  Anne眉头微微一皱,看了看林朔的脸:“一个吻还不够?”

  这是这个女子和林朔相识以来,第一次明确地表达自己的反对意见。

  “老林,这我得说你几句了。”魏行山在后面轻声说道,“之前你是怎么跟我的来着?顶天立地的汉子,别给同行人心里添堵。怎么,说我的时候义正言辞,到自己这边了就走神啦?我跟你说,Anne又不比这个娘们差,要知道珍惜眼前人啊。”

  “魏行山你有完没完?”不等林朔说什么,Anne在旁边说道。

  “嘿!你可别不知道好歹,我可是站你这头的。”魏行山一脸冤枉。

  “林先生的决定,不是你我可以质疑的。”Anne说完这句话,转身走到队伍靠后的位置,开始跟阿茹娜和苏赫巴兽两人沟通一些事情。

  魏行山看了看林朔,压低了嗓子:“哎,你对这个混血女人还真有想法?”

  “Anne什么耳朵,你这么说话有用?”林朔白了他一眼。

  魏行山被一下子提醒了,赶紧捂住了嘴。

  不一会儿,身前的狄兰,已经分完了水,款款向林朔走来。

  林朔刚要说什么,Anne却从背后赶上来,斜跨一大步,隔在了林朔和狄兰之间。

  这个女子微微一笑,说道:“狄兰小姐,我们是蒙古国边防警察,你们的签证让我看一下。”

  “你们不是中国人吗?”狄兰奇怪地问道。

  “他们三个是。”Anne指了指身后的林朔、魏行山、柳青,又指了指自己、阿茹娜、苏赫巴兽,“我们三个,是蒙古边防警察。他们三个中国游客,就是因为签证有问题,才被我们扣下来的。”

  说完这段话,Anne看了看苏赫巴兽。

  经过刚才短暂的沟通,苏赫巴兽知道她想干什么,连忙跑了几步,走到Anne身边。

  “给这些中国的旅行者,出示一下我们的警官证。”Anne说道。

  苏赫巴兽从自己的衣服口袋里拿出了自己的蒙古国警察证件,亮给了狄兰一行人。

  “狄兰小姐,请配合我们的工作,出示一下你们的签证。”Anne继续说道。

  Anne这一手,显然把这群徒步者给弄蒙了,有些反应不过来,几个年轻人面面相觑。

  不过在这种边境地区,警察查一下签证,并不是什么反常的事情,既然遇上了,那就查呗。

  很快,七本过境签证,就被狄兰送到了Anne的面前。

  Anne一本本看过去,脸上先是一副公事公办的神情,然后似是发现了什么,又翻到第一本,前后对照了一下。

  “你们的签证有问题,请跟我们走一趟。”Anne抬起头,对狄兰说道。

  “这怎么可能呢!”狄兰为首的七个年轻人顿时炸了锅。

  阿茹娜和苏赫巴兽两人,看了看签证,又看了看Anne,不置可否。

  这七个人的签证,其实没问题。不过刚才Anne跟他们说了,林朔要留这些徒步者一晚上。

  进行这种程度的配合,对这两个外蒙警方来说无伤大雅,反正这片地区,签证到底有没有问题,他们说了算。

  至于林朔为什么要留他们,阿茹娜和苏赫巴和不清楚,也懒得过问。

  而替林朔传递这个意图的Anne,其实也不知道。

  不过既然是林朔的决定,Anne哪怕心里并不高兴,也会去执行。

  因为,她信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