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一百零六章 高悬明月照故人
  有这群年轻的徒步者加入,狩猎小队在山间行进的时候,显然热闹了许多。

  当然这种热闹,其实并不是阿茹娜和苏赫巴兽想看到的,因为那些徒步者怨声载道,用汉语把外蒙警方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阿茹娜和苏赫巴兽听得懂汉语,本来还能做做到左耳进右耳出,但被骂久了,心里难免不舒服。

  这次进山,是林朔一拍脑袋之后的决定,到底来干什么,谁都不知道。

  押下这群年轻的徒步者,也是林朔一拍脑袋后的决定,到底为什么,谁也不知道。

  因为林朔本身实力深不可测,再加上昨天会议室里语出惊人,阿茹娜和苏赫巴兽对这个人,是有一定程度信任的,所以行动间还算配合。

  只是眼下,这点信任,快被徒步者的辱骂消耗殆尽了。

  凭什么风头你出,决定你下,而锅让我们来背呢?

  阿茹娜今天心情本就不太好,到了傍晚的时候,就有些忍不住了。

  她走到林朔身边,沉声问道:“林先生,你能不能给我一个解释。”

  “很难解释。”林朔看了看这个女警官,平和地说道,“阿茹娜警官,请稍安勿躁。”

  阿茹娜做了一个深呼吸,似是在平复自己的心情,随后说道:“林先生,我们尽量配合,但请你不要践踏我们外蒙警方的尊严。”

  “就今晚吧。”林朔说道,“如果今晚没事发生,那么明天一早,就把他们放了,我们也先回警局。”

  “好。我再信你一回。”阿茹娜抛下这句话,就走到队伍前面去了。

  按照Anne之前的说法,林朔、魏行山、柳青三人的身份是徒步者,因为签证问题被扣押。

  所以当着这些同样因为签证问题被扣押的徒步者的面,林朔就不好带队走在前面了。

  此时带队在前面走的,是Anne。

  这女子聪慧,虽然不知道林朔进山的目的是什么,但她秉承了之前林朔带路的原则,那就是往深山老林里扎就完事儿了。

  所以在她的带领下,队伍行进倒也没什么凝滞,走得并不慢。

  这时候徒步者的领队,身为中国人,但又充满异域风情的美女狄兰,凑到了林朔身边:

  “林先生,你们是在哪里被这些外蒙警方碰上的?”

  这女子这个问题,把林朔问得愣了一下。

  幸好身边魏行山机灵,连忙接过话头说道:“倒霉呗!刚进山就碰上了。”

  “那按理说,这些警察既然碰上了你们,那应该带着你们回警局处理签证问题,为什么往深山里走呢。现在碰上了我们,他们还不带着我们这些人回去,还往深山走,这是为什么?”狄兰问道。

  “这……”魏行山眼珠子滴溜溜一转,“我听说啊,他们是有固定的巡逻路线的,得进山走一圈。我估计他们是按路线走的。”

  “可现在都快天黑了呢,还不回去吗?”狄兰奇怪地问道。

  “是啊,这天越来越黑了,起码该找个临时营地休息啊。不行,我得跟他们交涉一下。”魏行山一脸不满。

  “前面半山腰的那块石坪不错。”林朔忽然说道,“你跟他们说,我们要在那边休息。”

  “行。”

  在林朔的授意下,很快,众人来到他所指的地方。

  这是一个地势很平缓的山腰,地上很平整,是块天然的石坪,有三十平米左右,背着风,这在自然条件下非常难得。

  更难得的是,旁边还有一条提供水源的小溪。

  天已经擦黑了,众人赶紧忙碌起来。

  这次行动,跟外兴安岭那次不太一样,进山的决定是林朔临时下达的,基本上没做什么准备工作。

  林朔这些人的包里,也就一点儿高热量食物和一些水,还有一些便携式武器。

  好在林朔这些人都不是普通人,在山里熬一晚不算事儿,有堆火就成。

  相对而言,那七个徒步者,装备就齐全了很多。

  他们七个人,除了各自有睡袋之外,居然还带了四顶尺寸不小的野营帐篷。

  眼下这些帐篷就派上用场了,支起来就跟一个个小型蒙古包似的,围在篝火旁边。

  眼下是十一月中旬,阿尔泰山脉白天都很寒冷,夜里就更别提了,气温在零下十度左右。

  篝火升起来,众人再这么一围,这种温暖的感觉,让人觉得非常珍贵。

  大家彼此挨着围坐着,白天那种剑拔弩张的气氛,也就慢慢消失了。

  其中一个徒步者,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儿,从自己的大包里,捧出了一只小奶狗,抱在怀里逗着玩儿。

  这只小奶狗应该还没满月,三斤不到的样子,一声灰白色的毛发,之前应该在包里睡着,眼下被弄醒了,嘤嘤叫着,声儿还挺洪亮。

  小伙儿抱着怀里的小奶狗,用手指头逗弄了一会儿,抬头问道:“你们谁带了牛奶?”

  其他人的目光都被这只小狗给吸引了,一方面是这只小奶狗确实挺可爱,另一方面,是深山徒步带一只不满月小狗,这事儿很奇怪。

  眼下被小狗主人这么一问,大家都醒过神来。

  林朔这边的人,反应不一。

  林朔的表情很平淡,似是早知如此。

  柳青则是满眼冒星星,看着这只小奶狗,一副爱心泛滥的样子。

  Anne则是看了林朔一眼,似是知道了林朔之前说的“还有一些东西”到底是什么意思。

  阿茹娜和苏赫巴兽,则目光直直地盯着这只小奶狗,脸色越来越凝重。

  “狗不能喝牛奶,所有的犬科动物都乳糖不耐,只能喂羊奶。”柳青出言提醒道。

  “这深山老林的,哪儿去弄羊奶给它啊。”小伙儿有些犯愁。

  “你们弄错了!这不是狗啊!”苏赫巴兽猛地站了起来,这个外蒙汉子一脸的焦急,大声说道,“这是狼!”

  苏赫巴兽的汉语不太标准,焦急之下更是蹦出了半句蒙古语来,小伙儿没听懂:“啊?”

  “这是狼崽子!”苏赫巴兽跺着脚说道,“小伙子,你闯祸了!”

  这下小伙儿听懂了,全身猛地一抖,下意识地把手中的小奶狗扔了出去。

  众人是围着篝火坐的,小伙儿这一扔,小狼崽就冲篝火里去了。

  就在它即将掉进火堆里的时候,一只手伸了出来,把它接了过去。

  这只手,自然是林朔的。

  他把小奶狗放在了自己脚边,又用手指请轻轻弹了一下它的脑门。

  这时候,大家看清楚了,这只“小奶狗”确实与众不同。

  它的那双眼睛,眼角是向上吊着的,看人眼神发直,透着一股子凶悍。

  被林朔这么用手指一弹,它似是有些不满,干脆“嗷呜”一声叫唤了出来。

  虽然声音很稚嫩,但大家都听出来了,这是狼嚎。

  众人都沉默下来,心里都有种隐隐的不安。

  林朔看了看小伙儿,问道:“这东西,你哪儿弄来的?”

  “在山上捡的。”小伙儿脸色发白,似是知道害怕了,马上指了指身边的狄兰,“不信你问领队,大家都以为是狗啊!”

  “是啊。”狄兰也说道,“我看着很像我们西北的牧羊犬。”

  “你看错了。”林朔正色说道,“而且你也不想想,这深山老林里,哪儿来的狗崽?”

  “就算这是狼崽的话,那又怎么样呢?”狄兰说道,“大不了放生了嘛。”

  狄兰这番话说出去,徒步者们来上原本紧绷着的神情又放松下来。

  刚才他们与其说是被这只小狼崽吓的,不如说是被苏赫巴兽这个身高体壮的蒙古汉子吓的。

  是啊,大不了放了嘛,至于这么一惊一乍的吗?

  “我们这儿,最忌讳的就是偷狼崽。这里的狼,跟别处的狼不一样。谁只要敢动狼崽子,肯定会遭到狼群的报复!”

  只见苏赫巴兽面沉似水,一边说着这些话,一边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了手枪,起出弹匣看了看里面的子弹,然后又把弹匣“咔”地一声归位,一拉枪栓,松掉了手枪的保险。

  “原来,你想救他们。”Anne这时候凑到林朔耳边,轻声说道。

  林朔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这时候,众人听到远处传来的狼嚎声。

  “嗷呜!”

  这这道狼嚎声从北方传来遥遥传来。

  林朔脚边的小狼崽似是听懂了,扬起脖子,开始回应起来。

  一道道清脆稚嫩的狼嚎声划破夜空,一石头激起千层浪。

  顿时,四面八方,狼嚎声此起彼伏。

  这些狼嚎声对这只小狼而言,那是家人的呼唤,但对于此刻围坐在篝火旁的众人,无疑于心头的一层层阴霾。

  “别叫了!”捡了狼崽的小伙儿面色苍白,捧起篝火边的一块石头,向小狼崽头上砸了下去。

  石头砸下去的瞬间,他猛然惊觉,心里一阵后悔。

  然后他只觉得眼睛一花,原本应该被自己手上的石头砸得*迸流的小狼崽子,居然不见了。

  再定睛一看,林朔又把小狼崽捧在了手里。

  他把小狼崽往自己的肩膀上一放,然后站起身来,往外走了几步。

  众人身处的石坪虽然平坦,但石坪尽头却是笔直的悬崖。

  林朔的肩膀很宽,足够小狼崽再次晃晃悠悠站起来,再次引吭高歌。

  他没有阻止小狼崽的嚎叫,虽然这头小狼声带发育得很好,在耳边叫唤其实非常吵。

  他从胸前的口袋中抽出一根香烟,划着火柴,用手护着点上。

  林朔就这么站在悬崖边山上,嘴上叼着一支烟,肩头立着一只仰头嚎叫的小狼崽,似是在等什么人的到来。

  今夜正逢十五,天上明月高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