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一百零八章 故人之后
  直到现在这个时候,Anne才完全理解了林朔的意图。

  在场的所有人中,也只有她才清楚,林朔手里那把唐刀的来历。

  在两人在外兴安岭的交谈中,Anne当时感慨林朔强大,连章连海都比不上。

  结果被林朔冷着脸教训了一句,说“章哥教过我”。

  由此可知,章连海当年在昆仑山之行,曾跟林朔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两人是亦师亦友的关系。

  章连海死在了昆仑山上,但跟当时的对手苏同济当场暴毙不同,他是重伤而死,所以应该对林朔说了遗言。

  Anne不知道章连海临终之际,到底对林朔说了什么。可不难猜出,应该是关于章家传承的交代。

  其实无论章连海说与不说,林朔都会做该做的事。

  比如自己目前正在研习的苏家绝技,不也是林朔去苏家祖宅挖出来,然后再送给自己的吗?

  以己度人,Anne心里不由得对林朔愈发钦佩,同时,也对山下的那个少年有种亲切感。

  今天,林朔手里这把“代为保管”的唐刀,遇上真正的传人了。

  这些念头在Anne的脑中闪过,再把目光看向林朔时,她发现身边的人已经不见了。

  一阵剧烈的空气震荡,被她的裸露在外的皮肤所感应。

  这种石破天惊的速度,别说眼睛跟不上,反应也来不及。

  等到Anne再转回头,半空中两道人影已经一错而分。

  那位原本骑着白狼的少年,此刻站在了Anne的身边。

  而林朔,却站在白狼的身边。

  只见山下的林朔伸出手指,在白狼脑门上弹了一记,轻声说道:“老白,好久不见,还认识我吗?”

  白狼似是通晓人性,不仅点了点头,还伸出舌头舔了舔林朔的手掌。

  而站在Anne身边,身子原本跟标枪一样直的少年,却晃了晃,然后咳嗽了两声,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鲜血从少年捂嘴的手掌中慢慢渗出。

  Anne眼前一花,看到林朔又回到了石坪上,就站在自己和少年面前。

  “看来,这把刀你暂时还拿不走。”林朔把手上的唐刀收进追爷弓身内,平静地对少年说道,“别硬撑,伤会更重。”

  “当啷”一声,少年手里的唐刀掉地,人缓缓软倒。

  Anne赶紧扶住了他,将他慢慢放平在地上。

  这女子心地善良,看着少年在昏睡中痛苦的的神情,有些于心不忍,抬头说道:“他还小呢,你下手也太重了。”

  “故人所托,不敢辜负。”林朔摇了摇头。

  说完这句话,他走到石坪边上,对下面的白狼说道:“老白,让这些狼撤了,别烦我们。”

  白狼点了点头,仰头一声嚎叫。

  很快,满山遍野的狼群,开始纷纷撤走。

  那头体型巨大的黑狼,在临行之际还走到白狼身边,舔了舔白狼的脖子上的毛发。

  白狼高高昂着头,没搭理它。

  白狼的这番做派,让林朔嘴角微微一抽,不由得想起了自家那只八哥。

  小八跟他分开有一阵子了,说是事先来踩个点,结果林朔来这儿一整天了,鸟影子都没见着,鬼知道被哪只母鸟勾搭走了。

  正想着母鸟的事儿,林朔闻到一阵香味。

  闻香识女人,他知道是狄兰走过来了。

  这个女人,哪怕在深山里徒步,身上都会洒这种气味很淡的香水。

  林朔身负异能,在气味方面是顶尖的专家。

  Anne身上的奶香,是一种纯天然的味道,林朔很喜欢。

  而这个狄兰身上的气味,是另一种风格。

  那是一种跟她气质容貌极为吻合的香水味道,很淡薄,但很精确,显示着这个女人独到的审美。

  这种审美力,换来了林朔对她淡淡的欣赏。

  不过,也仅仅是欣赏而已。

  “林先生,你不是普通的游客,对吗?”狄兰走到林朔身边,轻声问道,“之前签证的事情,是骗我们的吧?”

  林朔看了看Anne,没说话。

  Anne站起身来,淡淡地说道:“没错,现在你们可以走了。”

  “你们在利用我们?”狄兰睁着一双大眼睛问道。

  “同时也救了你们。”Anne纠正道,“现在已经没事了,请你们马上离开。”

  听着Anne的话语,林朔嘴角又抽了抽。

  对狄兰这个女人,Anne好像远没有平时那么有耐心。

  这里面的原因,林朔没有去深究,只能仰头看看今晚的月色,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那样。

  然后他只觉得面颊一凉,原来是狄兰在他脸上又亲吻了一记。

  跟初次见面时的那记感激式的轻吻不同,这次是结结实实的一个吻,发出“波”的一声响,吻得林朔全身一个激灵,差点还手。

  “林先生,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

  在林朔耳边说完这句话,这女人又看了Anne一眼,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转身走了。

  “这女人神经病吧?”Anne看着她的背影,嘴里嘀咕着。

  “谁说不是呢?”林朔摸着自己的脸颊,也觉得莫名其妙。

  ……

  十分钟之后,狄兰带着其他六个徒步者,离开了这块石坪。

  现在深更半夜的,就这么赶人走,确实有些不太地道。

  好在这些徒步者劫后余生,此时唯恐避之不及,没说什么废话,而是像躲避瘟神一样,赶紧离开了林朔他们。

  同时离开的,还有阿茹娜和苏赫巴兽。

  作为外蒙警方,他们有责任保护国家公园游客的安全,这伙人黑灯瞎火的在山里赶路不*全,两人决定护着他们出山。

  当然这只是这两位外蒙警官的表面说辞,真实的原因,林朔懒得去深究,反正也确实用不上他们,走了也好。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石坪上,帐篷随着徒步者的离开而消失了,但篝火还在。

  那匹白狼走上了山崖,趴在篝火旁边就跟一座小山似的,静静地守着昏迷的少年。

  魏行山打量了一下这匹白狼,嘴里啧啧称奇,然后指了指地上的少年问道:“老林,这是你朋友家孩子?”

  “嗯。”

  “这么躺着也不是个事儿啊。”

  “没事,他伤得不重。”林朔摇了摇头,“他这几天在山林里奔波,好几天没合眼了,伤倒是其次,主要是缺觉,睡一觉就好了。”

  “我看他手里拿得是唐刀,他是章家人?”

  “嗯,他叫章进,是我义兄章连海的儿子。”林朔介绍道。

  “哦。”魏行山点点头,又问道:“哎对了,你怎么知道他在这儿?”

  “既然山阎王的消息走漏,他爷爷死在山阎王手上,他就肯定会来。我们之前又在青海耽误了点时间,他自然就赶在我们前头了。”林朔解释道,随后看了看篝火边上的白狼,“而且山林里,到处都是他们家老白的气味。章家白狼跑得很快,我们人要追它可不容易,只能想办法引他们出来了。”

  “哦,明白了。”魏行山这才恍然大悟,“正好有人抱走了小狼崽,你就顺水推舟扣下了人,让小狼崽把狼群引出来。然后这山里群狼那么大的动静,这孩子和白狼自然也就赶过来了。”

  “是这么回事儿。”林朔点点头。

  “哎呦你这圈子兜得,谁都猜不透啊!”魏行山摸了摸后脑勺,“我还以为你是冲山阎王来的呢,心里还一直在打鼓。”

  林朔摇头道:“近五十年,几乎猎门里所有的高手都想猎杀山阎王,除了章进的爷爷,我父亲当年也尝试过,但都没有成功,我又哪里来的把握呢?事情要一步一步来。这世上最了解这头畜牲的,就是章家人,既然章进在这里附近,就要先跟他汇合。”

  “理儿是这个理儿,不过这小伙儿看着可有点儿嫩啊。靠谱吗?”魏行山轻声说道,“而且他连你一招都接不了,道行差得也太远了。”

  “这世上能接得下林先生一招的人,一双手也就数完了。”Anne这时候说道,“以章进的年纪,能让林先生认真起来,就很不容易了。”

  “我像他这么大的时候,未必有他这么强。”林朔看了地上昏睡的少年一眼,眼中有一丝欣慰之色,“章哥生了个好儿子。”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等他睡醒,了解更多有关山阎王的情报。”

  “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