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一百零九章 自闭少年
  被林朔一招打晕过去的少年,这一觉睡到了大天亮。

  林朔之前虽然嘴上看似不留情面,但下手还是有分寸的。

  他远远闻出这少年身上湿气沉重,就知道他应该几天没合眼了。

  哪怕是身负传承的猎人,身体若是在连日奔波中超负荷运转,新陈代谢产生的各种毒素无法通过睡眠驱除,也会在身体内慢慢沉积。

  这样年轻的时候看不出来,但只要过了三十岁,到时候这少年巅峰期的长度和高度,都会因此受到影响。

  所以林朔一招打得他吐出一口淤血,减轻体内毒素的积累,再让他好好睡一觉。

  这么做看似不近人情,其实是用心良苦。

  Anne虽然未得苗家医道真传,但也算初窥门径,在替章进把了脉之后,也就知道了林朔的用意。

  等到太阳挂上山脊,石坪上的光线近乎刺眼的时候,少年终于睁开了眼。

  他猛然一惊,一个翻身坐起,手不自觉地往背后一探,发现背后的唐刀不在。

  随后他似是记起来昨晚发生的一切,全身稍稍放松下来。

  鼻子一抽,他闻到了烤肉的香味。

  “接着。”林朔把手里烤好的鹿腿扔过来。

  这头鹿,是林朔连夜去山里猎的,半夜里拾掇好,就着篝火烤熟了。

  林朔他们早就吃过一轮,还剩下两条鹿腿,一条白狼正吃着,另一条自然是给少年留的。

  少年章进接过鹿腿,丝毫不客气,低头就啃,一扬脖子撕下一大块肉,草草嚼了两下,咕咚一声就吞了下去。

  那狼吞虎咽的吃相,看得魏行山眼珠子都瞪圆了。

  “老林,你们猎人,是不是吃饭都这样啊?”魏行山轻声问道。

  “也看是哪家的猎人。”林朔似是心情不错,耐心地解释道,“六大家里,林章修力、云苏养神、曹苗借物。传承路数不同,需求也就不一样。我们林章两家的猎人,无论修炼还是战斗,体力消耗都很大,所以饭量都不错。”

  “何止是不错啊!”魏行山啧啧称奇道。

  就这么两句话说完,那边那条鹿腿,就已经被章进给消灭了。

  少年抹了抹嘴上的油,又看看了篝火周边,那意思是还没吃饱,找找还有没有。

  那找食物的神情落进林朔眼里,让林朔觉得怪不好意思的,昨晚太匆忙,猎物打少了。

  “章进,上次我见你的时候,你才十二,这么高。”林朔伸出手,比了比高度笑道,“没想到六年不见,你饭量长得比个子还快。”

  章进腼腆地笑了笑,张开嘴似是想说什么,结果没出音儿,脸上有些着急。

  看到这个情况,林朔眉头一皱,心想干了,忘了这茬了。

  六年前,林乐山父子拜访塞北章家,请章连海出山共赴昆仑的时候,林朔跟章进见过面。

  当时这个十二岁的小孩儿虎头虎脑的挺可爱,就是有一个毛病,说话结巴。

  他的结巴还不是一般的结巴,一般的结巴说话虽然磕磕绊绊,但勉强能说出整句来。

  他不行,一旦想说什么,心里一着急,那是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这少年,有严重的语言障碍。

  这事儿公平地讲,他爹章连海有责任。

  小孩子有语言障碍其实不算大毛病,耐心纠正,慢慢是会好的。

  可是老章家的急性子,那是祖传的。

  章连海何等英雄,生个儿子不能说话,那这猎门六魁首哪儿受得了。章进为这毛病,从小就没少挨揍。

  结果揍着揍着,毛病是越来越厉害了。

  昨天晚上林朔在石坪上跟他说话的时候,他那句“请魁首赐教”说得很挺利索,林朔还以为这小子长大了,小时候的毛病也好了。

  没想到不是那回事儿,估计是昨天晚上这少年连日奔波之后,身体虽然疲倦,但精神极度亢奋,而且看到林朔战意浓烈。

  这种反常的状态让他说话的时候少了心理负担,有什么话不经细想就脱口而出了。

  现在倒好,吃饱睡足了,环境相对安逸了,他的毛病就犯了。

  一看到这少年张着嘴,脸憋得通红的着急模样,林朔心疼了,连忙说道:“别着急,说不出来就算了。”

  章连海是林朔的结拜大哥,亦师亦友,跟亲哥哥没什么两样。

  这少年是章连海唯一的儿子。林朔看到他,就跟看到自己的血脉亲人一样,心里那热乎劲儿就别提了,看不得这孩子这么着急。

  “就是嘛。”魏行山是个机灵人,一看这情况,知道这孩子说话有点问题,于是提议道,“你真要有什么事儿想跟我们说,找个树枝,在地上划就行了,写字儿嘛。”

  结果魏行山这话刚说出去,章进更着急了。

  这少年长得白净,一着急脸红得跟番茄似的,特别明显。

  林朔抬手就给了魏行山一下:“不会说话别说话。”

  “什么情况?”魏行山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他没念过书,不会写字。”林朔在他耳边轻声说了一句。

  魏行山一听脾气就上来了:“这家大人是怎么当的啊!哪有不让孩子念书的?”

  林朔叹了口气:“哎,一言难尽。”

  这情况林朔听说过,也是结巴闹的。

  章进从小说话就有问题,上学被同学嘲笑,章连海听说之后差点没把学校给拆了,事情闹得挺大。

  结果,附近就没有学校敢收章进了。

  章连海一气之下,得了吧,在家好好练功,这学咱不上了。

  于是章进现在长到十八岁,小伙子白白净净,模样俊俏得很,又有一身的本事,但他一不会说话二不会写字,跟外界,基本是绝缘的。

  他没有自闭症,心智不仅正常,而且称得上坚韧不拔。

  可是在客观上,他又是自闭的。

  了解了这些情况后,林朔心里就有些发愁。

  想从章进嘴里获悉“山阎王”的情报,比原先想象的要难。

  可不管怎么说,章进人在这里,一起结伴行动,总比无头苍蝇一样在山野里乱转要强。

  而且随着林朔和章进两人之间的不断了解,很多事情彼此就算不说话,也能沟通。

  所以眼下,这事儿还真急不得。

  “行了。”林朔说道,“我们先回去吧,休息两天,准备一下狩猎物资,再来找这头山阎王。”

  ……

  日内瓦,是瑞士联邦的第二大城市,也是国际著名的联合国城市。

  国际生物研究会的总部,就设立在这里。

  这是一系列庄园式的哥特建筑群,毗邻着联合国大厦,占地面积在这座寸土寸金的城市显得异常奢侈。

  这倒不是国际生物研究会资金雄厚,而是因为这原本是一座英国公爵的府邸,后来被这位公爵捐赠给了国际生物研究会。

  何子鸿回到这里,已经一个月了。

  外兴安岭之行,并没有让他在科研上如愿以偿,但他并不在乎这些。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他只想弄明白,这座庄园里,到底是谁,充当了外兴安岭的幕后黑手,害得自己带领的团队差点全军覆没。

  老教授这辈子沉迷学术,这种侦查员的活儿,他其实不在行,所以进展不太顺利。

  一个月的时间,他没有拿到什么确切的证据。

  他目前正在怀疑的,有两个人。

  这两人,都是国际生物学界的权威,也跟他一样,是国际生物研究会的七大长老之一。

  一个叫做苗光启,他平时不在瑞士,而是住在美国长岛,跟研究会远程联系。

  何子鸿怀疑他,是因为他跟林朔和国内猎门之间的渊源。

  另一个,叫做狄鸿哲,也是一个华裔科学家。

  何子鸿怀疑他,是因为专业领域。

  这个人的研究方向,是僵尸真菌,这是一个非常冷僻的科研项目。

  以何子鸿的专业眼光来看,这种项目是得不到任何正规渠道赞助的。

  这个人的科研资金,来路不明。

  在暗中调查狄鸿哲个人资料的时候,有一条信息引起了何子鸿的关注。

  倒不是这条信息有助于何子鸿确认自己的怀疑,而是这条信息上的一张照片,很吸引眼球。

  这是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名字叫做狄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