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嘴边肚里
  魏行山万万没想到,这顿饭,林朔居然没赢。

  毕竟是实打实的羊肉,消化能力再强的人也需要时间,光靠肚子去装,饭量再大的人也吃不了多少。

  所以范平安和李一针两人,一个吃到一半打拳助兴,另一个吃到一半给自己扎针。

  两位老先生很努力,加起来吃了五十斤羊肉。

  这五十斤羊肉下去,两个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太对了,看人眼神发直。

  林朔一边吃,一边观察着两位前辈的状态。

  吃到四十九斤九两,他把餐刀一放,从口袋里拿出一块手帕擦了擦自己的嘴,气定神闲地说道:“我吃饱了。”

  他面前的盘子里,还剩下一两肉,就一口的事儿。

  林朔把盘子推到魏行山面前:“别浪费,吃了。”

  魏行山翻了翻白眼,把这小块羊肉放进了自己嘴里,心想你这水放的,也他娘太明显了。

  不过想想也是,对面这俩老家伙,看样子都是要脸的人,一对二还赢不了,这人可就丢大了。

  真要是上了头,这么吃下去会出人命的。

  林朔还是有分寸的,一对二,只输一两肉,不丢人。

  可魏行山万万没想到,林朔这时候指了指他,微微笑道:“他帮我吃了这块肉,我们四人算是二对二,平手。”

  魏行山眼珠子都瞪圆了。

  你林朔什么时候情商这么高了?

  这样既给了对方台阶下,自己也没认输,顺便还给了一直在着饭桌上存在感不强的魏行山一个面子。

  这下魏行山明白了,林朔这人平时不那么八面玲珑,不是不能,而是性子使然,懒得费这个心思。

  真要是讲究起来,这个猎门魁首家族出身的传人,那是一套一套的。

  范平安和李一针听到林朔这么说,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不禁连连点头,似是对林朔的应对颇为欣赏。

  两人没说话,对视了一眼。

  于是这顿饭局,就到此为止了。饭量比斗的事儿,也揭过不提。

  因为他们的目的达到了,对林朔的实力,有了一个更为深刻的认知。

  杀这个人,两人联手,不算欺负人。

  而这顿饭,也确实不能再吃下去了。

  林朔这么一个后生,人品、能力、气度,都是上上之选。

  两人到了这个年纪,都会有爱才之心,再跟林朔吃下去,就要吃出感情了,回头动手的时候,会起不了杀心。

  于是范平安朗声叫到:“家里的,上茶!”

  ……

  在阿茹娜家吃完这顿饭,林朔和魏行山两人跟着阿茹娜一道,往警察局赶。

  坐在车子上,阿茹娜的话匣子似是打开了。

  这个一直习惯沉默的女警官,出人意料地将自己家里的情况,告诉了林朔和魏行山:

  范平安三十年前在草原上重伤,被阿茹娜的外公救起,之后阿茹娜的母亲照顾。

  老范如今年老尚有如此雄姿,年轻的时候那更是威武不凡,这种汉子搁现在的话来说,那叫行走的荷尔蒙。

  于是,阿茹娜的母亲照顾照顾着,就把自己给搭上了。

  之后喜结连理、十月怀胎,那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虎父无犬子,阿茹娜虽然是个女孩,但三个月就能走路,三岁就拎得起五十来斤的牛奶桶,从此老范就开始教她练拳。

  这一教就是七年,阿茹娜如今这身本事,就是这幼年的七年时间打下的基础。

  不过在二十年前,阿茹娜十岁的时候,老范失踪了。

  父女俩再见到面,那是几天前的事儿了。

  家丑不可外扬,这是人之常情,所以阿茹娜一边开着车,一边把这些事儿说出来的时候,魏行山是受宠若惊的。

  他认为,一个女人能对一个男人吐露自己的身世,只能有两种情况。

  第一种,身世是假的,女的想骗男人的钱。

  第二种,身世是真的,女的想要这个男人。

  眼下,魏行山觉得应该是第二种。

  不过现在的问题是,目前车子里,不止他一个男人。

  所以他看着林朔,神情有些复杂。

  林朔没搭理他,因为阿茹娜在说完这些之后,对林朔说道:

  “其实这些年来,我暗中调查过我父亲的下落。其实这并不难,像他这样身体特征那么明显的人,是很难真正隐藏的。林先生,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请讲。”

  “我父亲这二十年来,为曹家做的那些事,真的很重要吗?”阿茹娜问道。

  林朔沉吟一阵,点头道:“很重要。”

  “重要到可以为此抛妻弃子吗?”阿茹娜又问道。

  “当然不至于。”林朔摇了摇头,“不过,阿茹娜警官,你可能想错了方向。”

  “哦?还请指教。”

  “范老这些年渺无音讯,我相信并不是真的想要离开你们母女俩。”林朔说道,“我们门里人一旦涉及到买卖,是会见生死的。只要见了生死,就会有仇怨,有仇怨就会祸及家人。具体的情况我并不清楚,但有一点我可以告诉你。那就是无论是我父亲还是我,这二十年来,从未听说过曹家第一高手范平安,在西北还有家人。连我们都不知道,门里的其他人,想必也很难知道。阿茹娜警官,你是个聪明人,话说到这里,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了。”

  听完林朔这番话,阿茹娜沉默了一阵,随后轻声说道:“谢谢。”

  一边说着,这女警官伸出手,拧了车厢里的后视镜一把。

  原本阿茹娜在开车,林朔和魏行山两人坐在后座,彼此是能通过这个后视镜看到对方脸的。

  阿茹娜这一拧后视镜,魏行山就看不到阿茹娜神情了。

  不过从这个女警官不断颤抖的肩膀可以得知,这个女人的内心,远不如此时车厢内那么平静。

  就这么过了一会儿,魏行山觉得气氛有些闷,对林朔说道:“对了。那个叫李一针的人,是不是也挺厉害啊?”

  “不在范老之下。”林朔点评道,“在门里,是个顶尖人物了。”

  “哦。”魏行山建议道,“那我们这次行动,是不是可以叫上他们俩?反正已经进封锁圈了,出又出不去,那一身能耐不是可惜了吗?”

  “再看看吧。”林朔没有表态,随口敷衍了一句。

  在林朔的心里,范平安出现在西北,有些蹊跷,但可能是一种巧合。

  但李一针也出现在西北,那就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

  李一针这个人,林朔有所耳闻。

  他们李家在崤山一带,肩负着某种家族使命。李一针作为家主,一般都会镇守崤山。

  李一针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和范平安一起,出现在这里。

  再联想到刚才李一针忽然要跟自己比饭量,林朔表面上波澜不惊,其实心里是暗暗警惕的。

  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林朔目前不能确认这两人是为什么来的,但肯定要防一手。

  所谓魏行山这个建议,林朔心里并不同意。

  只不过阿茹娜在场,他不能把心中的怀疑就这么说出来。

  于是他说道:“范老这次金盆洗手,是一件喜事。这叫全身而退,在门里是很难得的。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麻烦他们好。”

  说完这些,林朔眼睛一闭,开始打瞌睡。

  刚才那顿饭,挂在嘴边的未必是真话,落进肚里的却都是实惠。

  眼下大量的肉食,正在被他的胃快速地消化,变成一股股热流,涌动全身。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这些热量,将被他用睡眠牢牢地锁在全身每一块肌肉里,然后在某一特定时分倾泻而出,成为他战斗时最大的仰仗。

  外人外力,终究是借来的,未必可靠,而且要还。

  只有自己这副身体,尽在掌控。

  明天,又要进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