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一个东西
  情报,对于一支狩猎小队而言,在阶段上分为两种。

  一种是临战情报,就是在跟猛兽异种遭遇之前,猎人小队获悉的一切情报。

  这种情报,往往是历代的传承猎人,用一条条人命换来的。

  尤其是猎门中的专职侦查苏家,更是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那就是苏家祠堂里的上千块未满三十岁的灵牌。

  另一种,是战时情报,那就是跟猛兽异种遭遇之后,因为战斗而获悉的即时情报。

  因为传承猎人面对的东西,大多强大而又凶残,战斗结束得很快。所以这种战时情报往往转瞬即逝,能不能利用上,要看整支狩猎小队的水平,尤其是章林,这一前一后两家猎人的造诣。

  对于猎人小队而言,这两种情报都很重要,在性质上又有所区分。

  战时情报,直接决定队伍的生死,但本身并不稳定,不能过多地去指望。

  临战情报,是他们接不接这单买卖的依据,也是他们能不能活下来的底气。

  其中临战情报,又分为两种,一种是进山之前,一种是进山之后。

  进山之前的情报,六大家中往往由曹、林两家负责汇总评估。

  其中林家猎人为魁首,决定接不接这桩买卖,曹家猎人为谋主,决定怎么接这桩买卖。

  而进山之后的临战情报,由感知天赋极为强大的苏家猎人去负责。

  以前,手底下功夫够硬的苏家猎人,是可以游离于整支猎人小队之外,单独去获取情报的。

  但事实证明,这样的安排,苏家人死伤太大。

  所以,作为魁首家族,林家人培育了“黑凤”这种奇异生灵,也就是小八的祖先们。

  “黑凤”诞生之后的数百年间,进山之后的临战情报获取责任,逐渐由苏家猎人慢慢移交到了“黑凤”手里。

  一只又一只像小八这样的八哥鸟,在山林中不断牺牲,换取了苏家猎人的存活。

  因此每个苏家猎人,只要看到“黑凤”,都会充满敬意。因为“黑凤”既是林家人的战宠,也是苏家人的恩人。

  ……

  这时候的阿尔泰山脉已经进入深夜,四周一片黑暗。

  要是别人提议退出这桩买卖,作为这起事件的负责人,Anne肯定会直接否决。

  开弓没有回头箭,无论是国际生物研究会,还是国内的猎门,都没有已经介入,却中途退出的道理。

  但这话既然是小八说的,Anne就知道肯定事出有因。

  她静静地等着小八继续说下去。

  不仅仅是Anne,在座的每一个人,都在等小八提供更为详细的情报。

  “八爷我自从成年以来,纵横花海,从来都是所向无敌的。”小八神气活现地说道,“只要是八爷我看上的雌鸟,就没有不听话的。八爷我想让她们做什么,她们就会做什么,比如……”

  “打住。”林朔翻了翻白眼,“我没心思听你在这儿开黄腔。”

  “朔哥你听我说完嘛。”小八继续说道,“比如我想吃虫子,她们肯定就会替我去找虫子,我要吃毛毛虫,她们就不敢给我上扑棱蛾子。只要是一只雌鸟,八爷我就能说一不二,这就是我八爷的本事。”

  “厉害!”魏行山挑了挑大拇指,“然后呢?”

  “然后这次就奇怪了。”小八语气一沉,“我一进爱尔泰山的一片林子,就发现哪儿的雌鸟,跟其他地方不一样,她们不认账。虫子,我要了她们都不给,完事儿就飞走了,我他娘好像被白嫖了。”

  林朔抽了抽嘴角,翻了翻白眼:“活该。”

  “不是,听我说完嘛。”小八急得扑腾了两下翅膀,“我就奇怪了呀,以前没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嘛,于是啊,我就跟踪了那十八只雌鸟。”

  “八爷,好身体。”魏行山又捧了一句。

  “别打岔!听我说!”小八嗓音高了一调,“我这一跟,一开始没发现什么异常,但十八只鸟都跟下来,我发现一件事儿,后脊梁那是一阵阵发凉!”

  “那十八只鸟原来全是公的?”魏行山问道。

  “我去你大爷的!”小八骂了一句,“这事儿啊,我说出来你们都可能不相信。我发现,这十八只鸟,她们居然会养虫子!”

  “养虫子?什么意思?”魏行山没听懂,追问了一句。

  “就是啊,她们会把虫子抓到一个地方围起来,然后让虫子自己繁殖,她们呢,只吃一部分,而且啊,她们还会互相照顾彼此的雏鸟。”小八解释了一句,然后又说道,“这事儿啊,搁在人身上,不奇怪,哪怕搁在狼身上,也不奇怪。可那是鸟啊!

  八爷我上了那么多鸟,就没见过这样的。不是我看不起这些同类,鸟类除了我,不可能有这种智商。

  于是啊,我又跟这些雌鸟玩了一段时间,然后发现,她们确实很蠢,理解能力跟其他的鸟差不多。

  那她们怎么会养虫子呢?

  然后我又观察了一下这里的其他的动物。

  干了,都他妈这样。”

  “八爷,你说明白点。”魏行山问道。

  “怎么说呢。”小八似是在组织词汇,想了一想,“你们见过蜜蜂和蚂蚁吧?这两种虫子,在一个群体里,会有分工,然后每只虫子干好自己的活儿。

  负责苦力的干苦力,负责打架的干敌人,负责繁衍的干蜂后,对吧?各司其职嘛。

  然后见了鬼了,我发现这儿的动物,明明死蠢死蠢的物种,甭管是群居的、还是独来独往的,也都这样!

  它们会饲养食物,而且还会互相帮忙,也不管对方跟自己认不认识,是不是同一个物种,就跟有人组织起来了一样!

  后来我还发现,不仅仅是动物,植物也这个德行,只是动弹得慢,一开始不容易看出来。

  朔哥,你知道我的,只要一进了林子,我就是王,除了你的口哨,就没什么值得我在乎的。

  可当我意识到这些的时候,站在那片林子里,我辈子就从来没这么害怕过!我是赶紧跑啊!

  回到朔哥身边,我都不知道这事儿应该这么说,在天上晃荡了两天,这才想明白这事儿到底哪里不对:

  那片林子,根本就不是优胜劣汰的自然环境,而是互惠互利、资源最大化利用的铁板一块!

  这已经不是一片林子了,这是一个东西啊!

  这东西要是跟我们作对,整片山林就都是敌人!”

  说完这番话,小八似是有些疲倦,蹲在了林朔肩膀上,有气无力地说道:

  “朔哥,这就是‘山阎王’吧?名不虚传啊,只要进了山,就进了它的阎罗殿了。”

  小八把这些事情一说,众人就觉得大家围着这片篝火,就跟冥火似的。

  哪怕火再热,也抵不住这遍体生寒的感觉。

  耳边只听得寒风呼啸,每个人的脸,就跟被冻住了一样。

  “我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狄兰这时候幽幽说道,“这个东西,是能够对多物种进行感染的,几乎没有免疫物种。”

  说完这句话,狄兰看着小八,又问道:“你叫八爷对吗?”

  “没错。”

  “八爷,你在那片林子待了多久。”

  “前后五六天吧。”

  “你可能已经被感染了。”狄兰说道,“你既然已经被感染,我们也可能被感染了。如果八爷说得属实,那么最坏的情况就是,明天我们醒来,就不是自己了。”

  “小八,你说得这片林子,离这儿多远?”林朔这时候问道。

  “西南方,离两百多里地。”小八答了一句,又问道,“朔哥,这笨婆娘神神叨叨地在说啥呢?什么感染不感染的?”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甭理她。”林朔淡淡说道,“虱多狗不痒,债多人不愁。我们该吃吃,该睡睡,明天一早出发,去见识见识那片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