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一百二十四章 走一趟
  阿尔泰山区里的猎人小队,继续向目标森林进发。

  用滑雪代替步行,当然是一个加快行程的手段,可这里的山区毕竟不是专业的滑雪场地,不可能一直是下坡路。

  所以很快,林朔五人,就开始艰难地爬雪山了。

  既然有滑雪装备,雪山地里就只能这么走。

  好在五人脚上都套着滑雪板,不至于一脚深一脚浅。

  这时候的海拔高度,已经过了雪线了,山上的积雪很厚。

  魏行山试过,以他的个子,一脚下去雪都能没到大腿根,而且脚下踏得还不是地面,而是是冰层。

  现在大家脚上套着滑雪板,比徒步当然好很多,可这么爬山的话,必须走内八字,增加滑雪板和雪地的摩擦面积,再用手上滑雪杖助力,行进速度很慢。

  体力消耗,这时候就上来了。

  林朔背后背着追爷,自重加上负重跟其他人不是一个级别,所以他脚上的滑雪板是特大号的,都快赶上俩门板了。

  所以他一旦内八字走路,两腿分得很开,就显得很滑稽。

  不过这种程度的体力消耗,林朔自然完全不当回事儿,反而是旁边的魏行山,开始气喘如牛了:

  “老林,这两百多里雪地走下来,咱得脱层皮啊。”

  “我不是听说某人在军区雪地比武里年年冠军吗?这才几年啊,老了?”林朔问道。

  “我们那会儿最多来个四五十公里,而且基本上是高山速降,这一百多公里上下坡的谁受得了啊!”魏行山吐槽道,“人又不是骡子。”

  “瞧你这点出息,你看看前面俩女的都没抱怨,你凭什么?”林朔白了魏行山一眼。

  “嘿,说起来也奇怪哈,Anne小姐有这个体力很正常,狄兰这小姑娘哪儿来这么好的体力?”魏行山疑惑道。

  “她啊,就比你强在不废话,闷头赶路,体力自然就省下来了。”林朔说道。

  魏行山笑了笑,往后看了看,又说道:“哎,后面那三个盯梢的,走了没?”

  “不清楚。”林朔摇了摇头。

  “嘿!你不是鼻子灵吗?这都闻不到?”

  “他们背着风。”林朔说道,“Anne现在既然没告诉我新的情况,就说明他们一直跟着。”

  “那这么说,他们这是冲你来的。”魏行山不蠢,“你看,他们知道背风躲着你的鼻子,这情况跟外兴安岭可是有点儿像啊!对了,八爷呢?让它去看一眼?”

  “它在前面帮着探路呢。”林朔摇了摇头,“章进一个人突前面,我不太放心。”

  “你就宠着你这个侄子吧!”魏行山翻了翻白眼。

  “这不是宠,这是我们六大家的规矩。”林朔解释道,“章家人突前,章家不动刀相当于顶在前面的一面铁盾,同时章家人身边左白狼右黑凤,一个是战力协助,另一个是高空侦查点。”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啊!”魏行山说道。

  “章进这是第一次组队狩猎,先按老规矩来,让他熟悉熟悉。”林朔说道。

  “这还不叫宠?”

  “没事。”林朔笑了笑,拍了拍魏行山的肩膀,“我身边这不是还有你老魏嘛,那三个人就算要杀我,你就眼巴巴看着?”

  “还真被你说准了。”魏行山点点头,“这三人真要是杀你,我肯定不会眼巴巴看着。”

  魏行山顿了顿,然后声音高了八度:“我那是掉头就跑啊!他们都有自信杀你了,我老魏这两百来斤不是白给吗?还不如留下有用之身,以后找机会给你报仇。”

  林朔听得是直翻白眼。

  “当然了。”魏行山一本正经地补充道,“要是实力差距实在太大,这辈子报不了仇,我也会加上你那份,好好活下去的。”

  “嗯,你可真是我好兄弟。”

  “那错不了。”

  一边没心没肺地聊着,林朔和魏行山终于爬上了这座雪山,之后,就又是一段平缓的下坡路了。

  Anne就在山顶上等着,见到林朔和魏行山来了,轻声说道:“听出来了,有一个是女的,她的呼吸节奏,像个熟人。”

  “谁啊?”

  “还记得那招‘白虹贯日’吗?”Anne反问道。

  “哦,原来是她啊。”林朔往后瞟了一眼,“还真是狗皮膏药,甩不脱了。”

  “他们走得路线是山谷平地,虽然绕了不少远路,但他们有马,自身不怎么消耗体力,这是在溜我们呢。”Anne分析道,“林先生,要不要在前面林子打个埋伏,把这后患除了?”

  “咱们是干哪行的?”林朔反问道。

  “你们是猎人啊。”不等Anne回答,魏行山说道。

  “对啊,我们是猎人,那姑娘是刺客,打猎她不行,打埋伏她可是行家,咱们就不要班门弄斧了。”林朔说道,“那两个男人,既然有资格当聂家人的帮手,三人加起来的整体战力就非常不错了。真要是短兵接触来个群殴,我们这边后腿太多,肯定会减员。”

  “那您的意思是?”Anne问道。

  “白天,你们就在前面走,我和老魏拖在后面。”林朔淡淡说道,“他们既然是冲我来的,那就来吧。”

  说完这句话,林朔又笑着拍了拍魏行山的肩膀:“老魏,记得枪一定要上膛。一世人两兄弟,我到时候一定拖着你。”

  魏行山一脸苦笑地看了一下自己手上的步枪,嘴里说道:“你可真是我兄弟。”

  “那错不了。”

  ……

  这一整天下来,林朔众人下坡是爽快,上坡那叫一个犯难。

  再加上早上做滑雪装备又花了不少时间,等天黑下来的时候,众人也就行进了三十多公里。

  黄昏的时候,章进带领着大家走下了雪线,找到了一片针叶林。

  这片树林很茂密,树枝上挂面了积雪,但地面上残雪不多,晚上搭营帐的时候不至于太冷。

  后面远远跟着那三个人,一直跟林朔保持着五里左右的距离,林朔一停下来,他们也就停下来了。

  有Anne在,这三个人在夜里,对林朔五人而言威胁不大。

  因为Anne可以布置画牢,近身突袭他们没办法。

  而远程攻击手段,林朔背后有追爷,魏行山手里有大狙,林朔觉得他们不会这么想不开。

  所以一旦选定了营地,林朔带着大家生火做饭,跟没事人一样。

  一直到大家升起篝火,围着闲聊的时候,Anne这才提起,身后有三个人吊着。

  这是队伍里除了Anne、林朔、魏行山之外,其他人第一次得知这个情况。

  章进一下子就急了,操起身边的唐刀就站了起来,然后又被林朔一巴掌摁回了地上。

  只听林朔说道,“章进我问你,我们是干什么的?”

  章进红着一张俊脸,脖子上青筋都憋出来了,没吐出一个字儿来。

  魏行山等了会儿,实在是等不及了,拍了拍章进的肩膀:“你们是猎人。”

  “对啊,我们是猎人。”林朔淡淡说道,“要是在别的地方,我们比其他门里人未必高明,但只要进了山,其他人能不能出这个山,是不是我们说了算?”

  “那是。”魏行山替章进答道。

  “行。”林朔点点头,“今天晚上,老魏你守着营地,把枪给我架硬咯。Anne、章进,你们俩跟我走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