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一百二十九 新情况
  狄兰说到这里,林朔一本笔记也就手脚麻利地抄完了。

  合上这本亲手抄的笔记,收进自己怀里,林朔把《章国华手记》递给了章进,随后说道:“狄小姐,你还有什么高论?”

  “高论不敢当。”狄兰看了看Anne怀里的小八,说道,“再结合八爷的情报,山阎王的厉害之处,不仅仅在于它在宏观上独特的减熵方法,还在于它在现实中奇异的生存方式。”

  魏行山翻了翻白眼,愈发意识到这场对话中,自己的格格不入了。

  在场的五个人,狄兰是十五岁就被牛津大学破格录取的天才,Anne是哈弗的博士毕业生,这两个女人在谈及其擅长领域的时候,说话自己听不懂,这个现象魏行山是可以接受的。

  可林朔这个家伙,据他自己透露仅仅是高中毕业的文凭,居然能够跟得上这场谈话的节奏,这就让魏行山感到自己的智商被暴击了。

  更可气的是,狄兰和Anne这两个要么是生物学家,要么是生物学博士,这两人跟林朔对话的态度,就好像是在请教,语气极为恭敬,用词又极为严谨,似是自己生怕说错了,被林朔笑话。

  刚认识林朔不久,魏行山知道这是个战斗领域的变态,自己完全不是对手。

  后来,在刘顺福家里林朔默写水牧刘家的传承,魏行山得知林朔还有一手好字。

  这两种印象叠加在一块,其实并不冲突,这叫文体两开花,文武双全嘛。

  可现在,当林朔不知不觉中以一个队伍领袖的姿态,淡然地参与到这场对话时,魏行山才意识到,这个跟自己称兄道弟的人,跟自己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这种差距,头一次让魏行山有了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与此同时,也让魏行山更为珍视两人之间的友谊。

  鸟随鸾凤飞腾远,人伴贤良品自高,这个道理魏行山是懂的。

  这些念头,在魏行山脑子里一转悠,很快就被压下去了。

  因为狄兰正在说的内容,比之前更为匪夷所思,让魏行山再一次感受到了头脑风暴的威力。

  “八爷之前说了,在那片林子里,所有的动植物,都有被山阎王操控的迹象。

  很显然,山阎王正在有意识地控制那片森林的生态结构,让无序的自然环境,变成有序的生产环境。

  有序生产环境的结果,就是能为处于食物链最顶端的山阎王,提供尽可能多的物质能源。

  而这种有意识地将环境从无序变为有序的行为,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这原本是我们人类才有的行为。”Anne说道。

  “是的。”狄兰点点头,又看了一眼Anne怀中的小八,继续说道,“其他生物,哪怕像八爷这么聪明,也很做不到这种程度。

  我们人类之所以特殊,是因为我们会产生信仰,会相信故事,能够意志统一,从而组建起庞大的社会结构。

  人类改变环境,是群策群力的结果。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我们其实是用书籍和语言进行联网,以群体的力量创造有序环境,从而在自然界脱颖而出。

  这种行为,也是地球经过三十亿年的生物进化,截止目前得出来的最优解。我们人类学会并且掌握这种能力,起码花了十万年。

  而山阎王改变环境,是一种个体行为。

  作为一个生物个体,它是如何进化出这种能力的?

  而且章国华的手记中,并没有提及山阎王的这种特殊行为。

  我相信老先生作为一个猎人的职业素养,他知识水平放在当时也是相当不错的。

  以他的智慧和能力,既然跟山阎王进行了十年的漫长博弈,如果有类似的蛛丝马迹,他应该不会错过。

  可他对此只字未提,你们不觉得反常吗?”

  “那只能说明,章国华老先生捕猎山阎王的时候,山阎王还没有掌握这种能力,或者,它没表现出来。”林朔说道。

  “于是,我就有另一个推测了。”狄兰沉声说道,“山阎王的这种能力,是近期进化出来的。再结合我之前的推测,山阎王的减熵方式是窃取基因,那么我有理由认为,山阎王不仅仅能够窃取和改变宿主的基因,同时也能窃取食物的基因。”

  说到这里,狄兰看向了Anne:“Anne小姐,还记得你们苏家三十年前的惨案吗?也许,山阎王就是在那个时候,进化出了窃取人类基因的能力,从而开始食用人类的。”

  “有这么巧吗?”魏行山插话道,“既然地球有三十亿年生物进化史,山阎王这东西也不是凭空出来的,估计它这个物种,出来的年份也不短了吧?然后偏偏好死不死,三十年前它开始对人类感兴趣了?”

  “其实并不是山阎王选择了人类,而是人类主动送上门来的。”狄兰脸上出现了几分讥诮之色,“最近一万年,人类从几十万人口增加到了几十亿,地球因为人类的崛起,遭遇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生物大灭绝现象。

  一万年,也许是我们人类的整个文明史,但放在生物进化的纬度上,不过短短一瞬间。

  生物学上任何一次意义重大的进化,都是量变引起质变,需要长时间积累的,可能是一万年,也可能是十亿年。

  只能说,在三十年前,在人类频繁敲门之后,‘山阎王’以自己特有的减熵方式不断自我迭代,终于学会了怎么开门。

  然后它仅仅花了三十年,就走过了我们人类漫长的十万年。

  如果再给它三十年呢,它将会变成什么样子?

  说实话,我真想看看它三十年后的表现。”

  狄兰的这番话语,伴随着山洞外呼啸的风声,令人遍体生寒。

  ……

  这天晚上,众人早早就歇息了。

  这个山洞不大,晚上睡觉的时候用石块把洞口堵上大半挡风,石头后面又有Anne的‘画牢’作为保险,其实既暖和又安全。

  这种安全感,会因为洞外的暴风雪更显得更为珍贵,理应带来一夜好眠。

  可魏行山却做了半宿的噩梦,到了后半夜,这汉子干脆不睡了,起身靠在洞壁上,看着墙上的原始壁画,一阵阵出神。

  这会儿守夜的,还是林朔。

  “老林,你想出办法了吗?”魏行山哑声问道,“我记得你说的话,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可现在,这好事该怎么做呢?”

  林朔没说话,篝火的余烬照着这个男人木雕一般的脸,忽明忽暗。

  “说实话,我绝不怀疑你的能力,我也相信你能够杀死‘山阎王’。”魏行山喃喃说道,“可按照狄兰的说法,杀了这东西,到底是害它,还是在帮它呢?章国华杀了它六次啊!”

  林朔神情微微一动,正要说什么,只听山洞内传来一阵铃声。

  这阵铃声在Anne怀内响起,是最后一批空投物资里面附带的卫星电话。

  这套卫星通讯系统由中方提供,总共两部被严格加密的卫星电话。

  一部用于前线通讯,由Anne掌握,没有跟外界通话的权限,只能跟后方通话。

  另一部是后方通讯,由杨拓掌控,也只有他这一部,才能跟中国高层通话。

  杨拓的这部电话,也相当于中国的核按钮,他关于林朔此次行动的最终结论,将决定部署在中国西北的核**是否升空。

  而此刻这个电话,无疑是杨拓打来的。

  Anne马上坐了起来,接通了电话,并且按下了免提。

  “有新情况了。”杨拓略显疲倦的声音在电话中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