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占坑
  与这片温暖的森林不期而遇,让众人既欣喜,又担忧。

  这种欣喜,是身体的自然感觉。

  众人在冰天雪地里行走了数天,艰难跋涉了一百公里,无时无刻不在防着冻伤。

  而进入这片茂密的森林,被温暖的林间温度所包围,大家首先感觉到了遍及全身的刺痛感。

  这种刺痛感很轻微,那是毛孔正在被打开。随后汗腺开始分泌汗水,这一身汗,真可谓畅快淋漓。

  只是此行众人都不是寻常人物,身体的畅快和欣喜,并不会影响他们大脑的运转。

  理智告诉他们,这样一片温暖的森林,不应该出现在此时、此地。

  这片生机勃勃的山间林地,既像是一个温暖的怀抱,又像地狱的入口。

  正好天色已晚,在林朔的建议下,大家没有深入这片森林,而是在林子边缘安营扎寨。

  这里,位于两座高山之间,是一个山谷盆地。

  眼前是森林,脚下是一片青草地。

  明明是寒冬腊月的季节,可这片草地却生机盎然,那种连成一片的翠绿色,给视觉带来了极大的愉悦感。

  翠绿之中,又有一些野花开着,颜色各异、形状不同。

  如果把森林比做宫殿,那么这片草地,就是迎宾地毯。

  美中不足的是,这里没有水源。

  当然,这里就算有水,林朔等人也不敢直接喝。

  杨拓和狄兰这两个生物学家论证了好几天,也没搞明白山阎王繁殖或者分裂的具体方式,不过常识告诉他们,但凡要进嘴的东西,必须要慎重。

  比起这森林中可能存在的泉水,山上的雪水,显然是个更为安全的选择。

  所以众人到营地后,先腾空自己的背包,然后把背包交魏行山,让这汉子去山上取雪。

  其他人则支帐篷、捡柴禾,在天完全黑下来之前,一个营地就弄好了,篝火上也架好了准备烧水的锅子。

  魏行山也回来了,六个大背包里塞满了积雪。

  可惜这次进山,众人戴的锅并不大,要把这些积雪全部变成开水,那就是个考验耐心的活儿了。

  手上一边忙着,魏行山问林朔道:“老林,这儿怎么这么暖和啊?这山阎王,现在难道还有呼风唤雨的能耐了?连气温都能控制?”

  林朔一脸郑重其事地点点头:“你分析得不错,看来这次我们的对手,实在是太强大了。”

  魏行山愣了下,听出不对来:“老林,我不信你会说这样的话。”

  “动动脑子。”林朔白了这汉子一眼,“别再给解放军丢人了。”

  魏行山被这么一激,智商终于上线了,这汉子想了想,腾出一只被积雪冻得麻木的手,往下刨开了土壤。

  这里的泥土没多厚,很快就看到岩石层。

  魏行山的大手在石头了放了一会儿,感觉到自己的手很快就恢复知觉了,这才点头道:“哦,原来是地热。”

  林朔点头道:“这里的地热资源很丰富,而且又是山谷,地表气温较高是正常的。”

  “朔哥,我去里面看看情况?”这时候林朔肩头的小八说道。

  这只鸟这一路上几乎都在睡觉,大部分时间在Anne的怀里待着,远比平常的时候老实。

  这种情况,倒也正常。

  因为附近没有林子,唯一有的这片林子,里面的母鸟又很古怪。

  小八于是就失去了动力,干脆整天睡觉节省体力了。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但身为一只战宠,临近作战区域,这只鸟终于记起了自己职责,开始主动请缨。

  林朔想了想,说道:“去吧,不过记住,只能在天上转悠,别在林子里落脚。”

  “好咧!”

  小八一振翅膀,冲天而起。

  小八走后不久,水就烧开了,大伙儿开始分水喝。

  喝完水,每人再来一份军粮。

  这种军粮也是中方空投进来的,里面蕴含大量的碳水化合物,热量高、供能快,适用于雪山地区。

  只是碳水化合物被人体消化的时候,会给人带来一种倦怠感,昏昏欲睡。

  于是吃完晚饭后不久,众人纷纷哈欠连天。

  林朔跟章进分了一下守夜的时间,让章进先顶上半夜,自己则钻进了帐篷里面。

  在生死一线的战斗之前,保证充足的睡眠时间,这是林朔长期以来养成的良好习惯。

  睡眠不足,到导致神经系统反应速度变慢,这是极为致命的。

  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儿,林朔不敢托大,先睡上一觉再说。

  外面有Anne的画牢,再加上章进和白狼一起守夜,没有比这个更安全的睡觉环境了。

  身子钻进睡袋不到一分钟,林朔的意识很快就陷入了黑暗。

  ……

  天上只有一轮弯月,一切都朦朦胧胧地看不真切。

  黑暗中,有一个女子,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袍,正赤着脚行走。

  她的脚很白,晶莹剔透,不亚于脚下的积雪。

  她的周围,是一望无垠的雪原。

  这天地之间,只有她一人,形单影只地踯躅前行。

  狂风吹来,吹落了她连衫的帽子。

  那是一头披肩雪白的长发,和一张倾国倾城的容颜。

  这张脸,林朔见过无数次了。

  他怀里有一块怀表,上面就镶嵌着这个女人的照片。

  林朔心里一下子有些患得患失。

  他想看清这张脸,又不想这么做。

  因为他每次看清这张脸,心里叫出母亲这两个字时,就必然是梦境结束的时候。

  但短时间的理智,终究抵不过血脉亲情。

  林朔终于看清了那张脸,也听到了她嘴里的话语:

  “别害怕,我一直在你身边……”

  ……

  林朔依依不舍地醒来,用手抹了抹脸。

  果然,自己又流泪了。

  默默地擦去泪水,林朔晃了晃脑袋,打算起身去接替章进。

  而就在这时候,一阵幽香钻进了他的鼻子。

  紧接着,帐篷的拉练,正在被人轻轻地拉开。

  闻香识人,这是狄兰。

  林朔心里“咯噔”一下,赶紧又把眼睛给闭上了。

  此时此刻,在林朔心里,这位欧洲的公主,是比山阎王更为可怕的存在。

  她这个时候钻自己的帐篷,想干什么?

  一念及此,林朔全身都绷紧了,心砰砰乱跳。

  他当然可以坐起身子来,义正言辞地把她轰出去。

  但这样一来,整个营地都会被惊动,对方也会下不来台。

  这个女人思想本来就很疯狂,行为处事比较极端,自己真要是这么处理的话,鬼知道她之后会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临战在即,林朔不想让小队内部出现这种变数。

  所以他这时候只能继续装睡,心想无论她想干什么,自己不配合就行了。

  到时候,她总会知难而退的。

  不过很快,林朔又想起来,在这个营地里,有个人耳朵是非常灵的。

  Anne要是听到了什么,那自己真是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正在犹豫的时候,林朔只听到身边一阵悉悉索索的动静。

  这个钻进自己帐篷女人,似乎正在脱衣服。

  林朔一时间脑子很乱。

  他知道这个营地里,几个帐篷里睡着的,都不是一般人。

  但凡有些风吹草动,谁都瞒不过。

  要是真让身边的这个姑娘把衣服脱光了,这事儿可就大了。

  不行!

  林朔猛地坐了起来,睁开眼说道:“狄小姐,请你自重。”

  “嘘!”身边的女子轻声说道。

  林朔整个人都愣了。

  因为他发现,眼下坐在自己身边的女子,并不是狄兰。

  而是Anne。

  林朔的脑子,一下就更乱了。

  “怎么样,她的香水是不是很好闻?”Anne在林朔耳边吐气如兰地问道,“你心里,是不是有些失望呢?”

  “你在干什么?”林朔轻声问道。

  “试试我们的魁首,是不是会中美人计。顺便也防一防某个狐媚子。”Anne嘴角挂笑,“我先把这坑给占了,她要是真有这个脸皮进来,我让。”

  “你可真够下本儿的。”林朔翻了翻白眼。

  “我不管。”Anne咬着下嘴唇,轻声说道,“我不想让这个女人乱了你的心思,影响你的状态。”

  林朔笑了笑,没再说什么,而是用手掌轻轻摸了摸Anne的背,另一只手摸到了追爷,随后拉开睡袋的拉锁,背着追爷钻出了帐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