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一百三十二章 请回
  林朔出了帐篷,发现章进端坐在营地中的篝火边上,背对着自己。

  他心里有些哭笑不得,心想这小子守夜倒是一根筋,只顾着外面的动静,却不管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儿。

  叔的帐篷都让人给摸了,这小子全然当做没看见。

  不过这种操蛋事情,自然不能苛责这个年仅十八岁的少年。

  事实上,他现在知道睁只眼闭只眼,也算是一种少年老成的表现了。

  听到林朔从帐篷里出来的动静,章进缓缓转过身来。

  林朔给了他一个眼神,那意思是该我守夜了,你去睡你的。

  没想到这小子没动弹,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林朔背着的追爷,右手缓缓上举,摸到了唐刀的刀柄。

  “请……请……请……”章进嘴里磕磕绊绊地,似是想说什么。

  林朔奇怪了一阵子,随后想明白这小子想干嘛了。

  那意思,是想再次尝试接林朔三刀,以拿回自家的宝刀。

  他嘴里想说的词儿,应该就是那句“请魁首赐教”。

  之前那一次说得挺利索,今晚看来不太灵。

  林朔想了想,一拍身后追爷的机括,手上出现了那柄章连海托付给他的唐刀。

  章家最鼎盛之时,有八套绝技,每套绝技都惊天动地,被门里人誉为八大明王降世伏魔。

  传到元朝的时候,朝廷对民间的兵器管理非常严格,带着长兵刃很难走动江湖,再加上章家本身也逐渐式微,于是这八套绝技失传的失传,合并的合并,最后剩下三套,在兵刃上也进行了整合,统一为刀法。

  如今这三套传承,分别叫做“不动”、“马头”、“孔雀”。

  其中“不动”是单刀术,名气最大,也是章家人在外人面前展示最多的绝技,是章家人行走江湖的立身之本。

  “马头”是双刀术,马头双刀据传威力绝伦,是章家家主的身份象征。

  “孔雀”是飞刀术,在三套绝技中最为难练,也是家主秘传的绝技。

  而章家家传的宝兵刃,有“两大七小”。

  “七小”指的是七柄飞刀,这七柄飞刀据传形状各异特性不同,不是章家人,见都没见过。也最好不要见到,因为见到的时候,命就没了。

  “两大”就是这两把唐刀,如今分别在章进的背上,和林朔的手里。这两把唐刀不分阴阳雄雌,是一模一样的。

  章家的“不动刀”,林朔是会的。

  六年前章连海在昆仑山时,曾将这套用单刀法倾囊相授。

  而双刀在手的“马头刀”,那是章家压箱底的绝学,只有章家家主才有资格使出来。

  章连海临终之时,把手上的宝刀托付给林朔,其实就是托孤了。

  儿子章进,必须过了林朔这关,才能手握双刀,正式成为章家的家主。

  这份托付在林朔心中重逾千斤,他自然不会对着章进放水。

  章进若是经师不到、学艺不精,他肯定不会让这小子手握双刀,砸了老章家的金字招牌。

  而且如今,老章家只剩这一根独苗了,在这跟独苗长成参天大树之前,林朔也是不放心的。

  在林朔看来,以章进目前的水准,要想接得住自己三刀,起码还要五年。

  这倒不是章进跟林朔的刀法差距太大,这少年自幼深得章家真传,只论单刀术,他跟林朔其实在伯仲之间。

  两人目前的差距,主要是力量。

  一力降十会,在林朔绝对的力量优势面前,章进刀法再好都没用。

  十八岁的少年郎,个子是长上去了,但其实是个骨架子。

  这个年纪的男人,神经系统反应极快,恢复力也极强,但筋肉强度远远不够,缺爆发力,这是人体的自然规律。

  要是再等上五六年,二十三四岁了,那就是另一幅光景。

  而这五年时间,林朔也会想办法慢慢纠正章进口吃的毛病,同时把文化课给他补上。

  到了那个时候,林朔手里的这把唐刀,才会放心地交给这个章家后人。

  在这五年内,林朔是绝对不会放水的。这小子只要敢挑战一次,林朔就会收拾他一次。

  不过眼下这少年嘴里磕磕绊绊的,等他把那句“请魁首赐教”说完,估计得天亮。

  所以,林朔把手里的唐刀轻轻一抛。

  章进显然没想到林朔会这么做,伸手接住了这柄刀,整个人愣住了。

  “大战在即,马头双刀也算是你的一个保命手段。”林朔淡淡说道,“不过你不要误会,这刀我是暂借给你保命用的,这趟买卖一了,这刀我会收回。什么时候你能真正接得住我三刀了,这刀再正式给你。”

  “现……现……”章进结结巴巴地说道。

  “现在你还差远了。”林朔白了他一眼,“滚回去睡觉。”

  “哦。”

  章进倒是个痛快人,看到林朔没心思接他的挑战,也就没再坚持,而是钻进了自己的帐篷。

  林朔坐到了章进之前坐的位置上,开始守夜。

  这个位置,就在篝火边上,是目前营地里最醒目的地方。

  但凡外面有东西接近这里,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林朔。

  如果是常人,守夜不能坐这个位置。

  因为篝火边上太亮,人要是身处亮处,眼睛往暗处看,那是什么都看不到的。

  要是坐在这儿守夜,那就是靶子,与其说是守夜,不如说是等死。

  但林朔或者章进,可以这么来,因为他们都有自己独特的感知能力。

  其实在六大家中,林家的感知能力,一直不算顶尖,这跟六大家的职能分配有关。

  林家人毕竟是主战力,他们在组队中不管侦查,而单独狩猎的时候,鼻子往往就够用了。

  相对而言,云、苏、章三家猎人的感知能力,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比林家人强。

  云家的感知神乎其技,就连林朔都只是人云亦云,没亲眼见过。

  苏家人主要靠听,个别天赋极佳的比如说Anne,还能用全身的毛发去感知四周,就跟一根根小天线似的,这个林朔学不来。

  而章家人的感知能力,其实本身并无奇异之处,但有一样,就胜过了林家人许多。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他们能听得懂兽语。而野兽飞禽的感知能力,比人类要强大得多。

  章家人在前方开路,或者守夜的时候,附近所有的生灵,其实就都是他们的哨兵。

  一有什么风吹草动,野兽们会先被惊动,章家人也就知道了。

  不过这片林子,根据小八的说法,跟其他林子不一样,野兽未必可靠。

  章进身边,就算小八已经回来了,也只有一狼一鸟能利用。

  所以林朔不敢让章进多盯,自己但凡能打上一个盹儿,就赶紧把他替下来了。

  之后的漫漫长夜一人独守,这事儿林朔最近也做惯了。

  之前错把Anne认作狄兰这种失误,一般情况下不会发生。

  人的嗅觉,醒得比大脑要晚。

  在刚刚醒来的时候,人类的嗅觉会大打折扣,嘴巴也尝不出味道,需要一定时间恢复。

  当时林朔人醒了,鼻子还没完全醒。

  眼下不一样了,他的嗅觉已经调动到最大,身边又有小八和老白在,没什么问题。

  他本人还能把眼睛闭上,在那儿闭目养神。

  这个夜晚,平平安安。

  等到林朔再睁开眼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

  魏行山从帐篷钻了出来,把已经熄灭的篝火重新点上。

  最近一段时间,也是难为这个汉子了,杂事儿全包了,搞得跟一个勤务兵似的。

  有他在身边,确实替林朔省了不少事儿,林朔心里也盘算着,以后要是还有买卖,干脆就都带着他。

  两人打过了招呼,魏行山把营地里堆着的空包再次收集起来,那意思是再往附近雪山上走一趟,弄点积雪回来。

  这汉子想得周全,大清早起来,大家得洗漱喝水。

  结果背包刚收集到一半,这汉子在营地愣住了。

  一米九八的大高个儿,往营地中间一杵那是异常醒目,林朔很难不在意:

  “怎么了?”

  魏行山呆呆看着地面,喉结一动,咽下了一口口水,然后把目光投向了林朔,勾了勾手指头:“老林,你过来。”

  “干嘛?”

  “不开玩笑。”魏行山一脸凝重,“到我身边来。”

  林朔看出这人神色不对,抽了抽鼻子,没闻到什么异常。

  于是他站起身来走了几步,来到魏行山身边。

  魏行山深深吸了一口气,指了指自己面前的草地:“你看那儿。”

  眼下天已经亮了,今天是个久违的晴天。

  太阳挂在东边的山脊上,漏出红彤彤的一半脸,阳光落在绿草地上,整片草地发紫。

  之前魏行山目光盯着地面的时候,林朔也看过这个地方,没发现什么异常。

  可走到魏行山身边,林朔就看清楚了。

  这片草地上,有两个大字。

  这两个字,不是人写上去的,也不是刻上去的,而是因为青草的长势方向不同,慢慢形成的。

  因为光线角度的原因,从林朔之前的位置上,看不出什么来。

  可到了魏行山身边,角度偏转,这俩字就醒目了。

  这是两个三米见方简体汉字,上面写得明明白白:

  “请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