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偷窥的眼
  Anne马上接起了这个电话,然后按下了免提。

  “样本我检查过了,没发现什么异常。”杨拓在电话里说道,“不过在显微镜下,我发现这些样本的植物纤维,有一些轻微的损伤。”

  听到杨拓这些话语,魏行山显然松了一口气,随后他又问道:“老杨,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意思就是,那两个文字的出现,并不是什么太高明的手段。”杨拓说道,“Anne小姐,请你把免提取消,我要跟林朔单独通话。”

  “好的。”Anne应了一声,按了一下电话免提键,把这部手机交给了林朔。

  林朔接过电话,听了一会儿,眉头很快就皱了起来。

  魏行山在旁边观察着林朔的神情,一看林朔这个表情,心想“干了”。

  自从魏行山在广西深山里面第一次见到林朔,这男人的表情,永远是云淡风轻的,有时候还挺欠揍的。

  他似乎习惯了喜怒不形于色,就好像什么事情能干扰到他。

  这趟阿尔泰山之行,相比于外兴安岭那会儿,他的思考量明显更多了,所以有时候会出神。

  而此时此刻,是魏行山第一次从林朔脸上,看到那种惊慌失措的神情。

  尽管只有短短的一瞬间,林朔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可那种无助的眼神,就跟一块烙铁一样,一下子就烫进了魏行山心里面。

  随着对林朔了解的不断加深,魏行山越来越明确自己的定位。

  在林朔身边,他就是一个辅助。只有林朔在,凡事他魏行山不用出头。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他要做的,就是看好林朔后背,同时确保林朔的状态。

  所以这一趟的杂活儿,他全包了,绝对不会让林朔动手。林朔心气儿不高的时候,魏行山还会想办法让他开心一些。

  林朔的表现也一贯稳定,从未让他失望过。

  可现在,他终于看到了林朔有了软弱的那一面,虽然时间非常短。

  具体因为什么,杨拓到底对他说了什么,魏行山不敢问。

  因为林朔既然很快就掩饰过去了,就说明他不想让别人知道原因。

  很快,魏行山也想起了自己表情管理,马上嘴角挂了笑容,大大咧咧地说道:“哎呦,你们俩还有悄悄话呢?我说Anne小姐,你发现没有,你真正的对手其实不在身边,而是在基地啊!”

  “滚蛋!”林朔一边骂着,一边挂了电话。

  Anne走到林朔身边,接过了他手里的卫星电话,看向林朔的眼神充满了关切。

  看来林朔之前那一瞬间的异常,Anne也发现了。

  不过林朔没有回应Anne的目光,而是转身对章进开始布置今晚的守夜。

  “今晚我一个人盯着。”林朔对章进说道,“你好好休息。”

  章进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

  这天晚上,魏行山早早就睡下了。

  最近一段时间,这个汉子其实累得够呛。

  这种疲倦,是精神和肉体双方面的,一是翻山越岭确实累,二是这趟买卖的目标越来越玄乎,让他感到有些不知所措。

  这时候,他反倒有些羡慕在外兴安岭时的自己。那时候的自己,虽然现在看起来是个棒槌,但至少无所畏惧,百折不挠。

  现在,惴惴不安的感觉萦绕心头,让他在睡袋里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杨拓到底跟林朔说了什么,会让林朔出现那种反应?

  难道核弹,真的已经在路上了?

  应该不是,魏行山很快否决了自己的这种联想。

  因为如果是这件事儿,林朔不会瞒着自己。

  看样子,Anne也是知道这件事的。这女人的耳朵不同寻常,手机哪怕关了免提,她肯定也听到了。

  两人既然都不说,魏行山自然也就不会去问,但脑子里转着这些东西,自然是更睡不着了。

  看了看手腕上的电子表,已经凌晨两点多了。

  外面一片寂静。

  魏行山干脆坐起身来,从自己的背包里摸出一包烟,钻出了帐篷。

  林朔还是雷打不动地在营地中间坐着,他身边的篝火虽然熄了,但还有余烬,再加上这里原本就有的地热,挺暖和。

  “大半夜不睡觉,跑出来干什么?”林朔见到魏行山坐到自己身边,淡淡问道。

  魏行山没啃声,在林朔面前甩出一根香烟来。

  林朔没有拒绝。

  两个男人在黑夜里,一起把两个烟屁股嘬得火红。

  “老林。”魏行山抽完半根烟,终于发话了,“怎么不让章进替你一会儿呢?眯一会儿也好嘛。”

  “半大小子,正是贪睡的时候,让他多睡会儿吧。”林朔说道。

  “你是在等什么吧?”魏行山又问道。

  林朔脸上的神情有些无奈,吐出一口眼圈说道:“老魏,你平时装蠢的时候,可比现在有趣多了。”

  “今天白天,老杨到底跟你说了什么?”魏行山终于憋不住了,凝声问道,“草坪上那两个字儿,到底怎么回事儿?今晚是不是还会出现啊?”

  “还不能说。”林朔压着嗓子,“等等看。”

  “你怎么又来这出啊?”魏行山翻了翻白眼,“回回都买个关子,这都什么时候了,就不能透点消息给我,让我安安心?”

  “老魏,你曾是个军人,受过这方面的训练。所以我相信你的心理素质,就这点儿事,动摇不了你。”林朔一边说着,一边掐灭了手里的烟头,“行了,去睡吧。”

  “真不让我陪着?”

  “滚蛋。”

  被林朔轰回帐篷里,魏行山依然睡意全无。

  他留了个心眼,帐篷的拉锁没拉上。

  今天凌晨,Anne钻林朔帐篷这事儿,魏行山是知道的。

  他虽然没有Anne的耳力,可当年毕竟受过训,野外睡觉警觉性很高,一有点风吹草动立马就醒。

  帐篷拉链的动静,瞒不过他。

  他今天凌晨被Anne帐篷的拉链声吵醒,很快又听到了林朔帐篷的拉链声。

  魏行山当时一琢磨就明白了,没多想,继续睡。

  这个见惯了生死的雇佣兵头子,对男女之事看得很开。

  而且在他心里,Anne这个女人还是自视太高,做事太端着,这点还真不如狄兰爽快。

  她早就该去钻林朔的帐篷了。

  香饽饽人人都会去抢,下手要是再慢一些,那指不定是谁的了。

  而现在,魏行山没把自己帐篷的拉链拉上,倒不是等什么人半夜来钻自己的帐篷,他自知没这个艳福。

  留着拉锁,是因为好扒拉开缝隙,能看到外面的动静。

  林朔嘴巴严不肯说,那就自己看呗。

  林朔在等的东西,魏行山也很好奇。

  他也想知道,那诡秘的文字,到底是怎么出现的。

  就这么静静地趴在帐篷里,下巴顶着地面,眼睛死死盯着前方,这种标准的潜伏动作,魏行山那是行家里手。

  可没想到,之前是睡不着,现在就这么趴着盯梢,没过一会儿盹儿就上来了。

  他从背包里摸出一片口香糖,搁嘴里慢慢嚼着。

  这种口香糖是军队特制的,里面有***,一颗糖相当于一杯浓缩咖啡,专门给潜伏的士兵提神用。

  魏行山知道这种口香糖瞒不过林朔的鼻子,他也没打算要瞒。

  口香糖的效果很快就体现出来了,魏行山精神头好了不少,而且瞳孔在药效之下逐渐放大,看东西也更清晰了一些。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凌晨四点,正是这里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

  就在魏行山又有些犯困的时候,外面有动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