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一百三十六章 灯下黑
  魏行山扒着门缝,其实并没有看到什么,而是听到了一些动静。

  Anne的帐篷,拉锁被人慢慢地拉开了。

  这位女上司的帐篷,位于魏行山和林朔帐篷的中间,其实就是隔壁。

  昨天凌晨Anne那个帐篷拉锁开启的时候,“呲”一声很脆生,立刻就把魏行山给惊醒了。

  这次拉锁的动静不一样,拉得很慢,拉锁的咬齿是被一个一个解开的。

  “卡啦”、“卡啦”。

  声音很轻,如果不是魏行山醒着,而且人就趴在距离拉锁不到两米的地方,还真觉察不出来。

  看来正在拉拉链的那个人,并不想让别人知道。

  耳旁听着这若有若无的声音,魏行山的脑子一下子就有点儿乱。

  魏行山一直听着动静,没有人靠近这里,眼下正在拉拉锁的,不会是别人,只有帐篷里面的Anne。

  可如果是正常的事儿,比如想解个手,或者出去跟林朔聊聊,拉锁都不至于这么拉。

  大大方方“呲”地一声就完事儿了,就跟昨天凌晨那样。

  现在一点一点地来,这么耐心和谨慎,是想防谁呢?

  难道,她就是昨天晚上悄悄在草坪上留下字迹的人?

  有可能,因为昨天晚上,这女人没一直待在帐篷里。

  她在外面逗留过。

  可是,她留下这“请回”二字,动机是什么呢?

  这趟买卖,说白了是她邀请林朔和自己过来的,虽然现在骑虎难下,但她真要是不想继续,直接说就行。

  思前想后,魏行山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只觉得后脊梁一阵寒气上涌,直冲天灵盖。

  血都凉了!

  如果真的是她做的,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

  这个女人,已经被山阎王控制了。

  而如果Anne都能被山阎王控制,那这个营地里,还有谁能幸免呢?

  魏行山默默地做了一个深呼吸,努力地让自己平静下来,压制着自己越来越激烈的心跳。

  Anne这个女人,作为队友是非常靠谱的。可要是作为敌人,那就很可怕了。

  别的不说,光那双耳朵,就让人头疼。

  不能让她察觉自己醒着。

  这次众人带着的帐篷不大,也就一米五那么高,这个高度,同时也是这道拉锁的长度。

  这个女人手很稳,但用这个速度,这一米五就成了很长的一段距离。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地过去,魏行山凝声屏气,静静地等待着事态的发展。

  他很快也就想通了,如果字迹真的是Anne留得,那其实不用再担心什么。

  因为再担心也没用,自己这伙人死定了。

  而且,外面有林朔在。这拉锁的动静既然瞒不过自己,也肯定瞒不过林朔。

  正盘算着这些,隔壁拉锁的动静,停了。

  魏行山长长松出一口气。

  这点儿时间,这个速度,拉锁没全部拉开。最多,也就拉开了上半部分。

  那女人没想出来,而是和自己一样,想通过缝隙,观察一下外面的动静。

  或者说,大半夜犯了花痴,想偷窥一下林朔?

  魏行山心里微微一乐,嘴角扯出一个笑容。

  他又拿出一块口香糖,塞进了自己嘴里。

  忽然,他脑子里灵光一闪,意识到了不对。

  Anne的听力,那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外面的动静,她听着就行了,为什么还要拉开拉锁亲眼去看呢?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性。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她肯定听到了一些令她自己难以置信的动静,所以要用眼睛去验证。

  可外面没什么动静啊?自己一直盯着呢!

  这草地上,什么都没有啊?

  哎不对!

  有东西!

  有一个东西,其实一直在草地上待着,只是被自己忽略了。

  ……

  就这么盯了整整一宿,等到天色微亮,魏行山就迫不及待地起床了。

  哪怕中途吃了两颗***口香糖,魏行山这一爬来,都觉得两条腿好像踩在了棉花上。

  魏行山知道,这是身体正在向他报警。

  想到林朔这些日子以来经常如此,魏行山心里有了几分敬意。

  出于这份敬意,魏行山决定,自己还是继续装傻,事情让林朔自己去处理。

  所以一爬出帐篷,魏行山跟往常一样,继续收集大伙儿放在各自帐篷外的空背包,然后上山去取雪。

  收集了一半,他似是忽然想起了什么,赶紧跑到昨天发现字迹的位置,往草坪上看。

  没字儿。

  看到这个结果,魏行山松了一口气,冲林朔露出了笑容。

  但是这个笑容,慢慢地在他脸上凝固了。

  因为他发现,新的字迹,出现在自己跟林朔之间的那块草地上。

  这回是三个字:

  “请速回”。

  魏行山心里“咯噔”一下,抬眼继续看向林朔。

  此时的林朔面沉似水,手里正捧着小八,一只大手轻轻地抚摸着小八的羽毛。

  小八正闭着眼一动不动,似乎很享受。

  林朔跟小八之间,很少有这么温情的时候,魏行山看着心里叹息一声,走了过去,默默地坐到了林朔身边。

  他从身上摸出香烟,递给了林朔一根。

  然后他看了看林朔怀里的小八,又抽出来一根。

  “不用,它睡着了。”林朔轻声说道,伸手拿过其中一根香烟,让魏行山替自己点上。

  两人一根烟还没抽完,Anne也从自己帐篷里出来了。

  她走到林朔身边,从怀里取出了卫星电话,拨了几个号码,然后递给了林朔。

  林朔接过卫星电话,同时把怀里的小八递给了Anne。

  Anne双臂围城一圈,就像怀抱婴儿那样,把小八轻轻搂着。

  魏行山点点头,看来这两人之间,早就达成了默契。

  ……

  林朔把卫星电话贴到耳边,很快,电话接通了。

  “你判断得没错,是它。”林朔对着电话说道,“派直升机过来吧。”

  “抱歉。”杨拓的声音透出一丝沙哑,“老林,你放心,我知道它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你知道就好。”林朔沉声道。

  “我一定能保它平安。”杨拓承诺道。

  挂了电话,林朔把卫星电话放在了自己身边,然后站了起来,默默的走到了一边。

  这时候,小八睫毛一颤,醒了。

  “婆娘,你的胸真软啊!”小八醒来的第一句,就让Anne脸上微微一红,“行了,把我撒开吧,我出去活动活动。”

  “八爷,你别乱动。”Anne柔声说道,“你病了,一会儿让杨教授帮你看看。”

  “切!婆娘你说什么胡话呢?”小八大大咧咧地说道,“八爷我吃得下睡得着,活蹦乱跳的,怎么可能生病呢?你给我撒开。”

  Anne抿着嘴,嘴角不断地抽搐着,眼眶溢出了泪水。

  她别过头去,没再说什么,双手却紧紧搂着小八。

  “婆娘,你哭什么呀!是不是那个笨婆娘又在勾搭我朔哥了?”小八看到Anne开始流眼泪,也不挣扎了,连忙问道。

  “不是。”魏行山看不下去了,终于开口道,“八爷,昨天晚上,你睡得可香啊?”

  “那是。”小八说道,“八爷我跟一般的鸟不一样。一般的鸟神经系统太落后,一觉睡不了多长时间。我跟人一样,一觉七八个钟头。没办法,脑子太聪明,消耗也大嘛,需要休息。”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可是昨天晚上,我见八爷你,在这儿蹦跶了一宿呢。”魏行山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地面。

  小八愣住了。

  地面上,“请速回”三个字在这个角度看不真切,但小八昨天晚上在这块草坪上蹦跶了一宿,魏行山可没有说谎。

  事到如今魏行山已经明白了,杨拓昨天到底跟林朔说了什么。

  杨拓一定是在昨天的生物样本上,发现了属于小八的生物痕迹。

  按杨拓的说法,那些样本没其他问题,只有植物纤维有轻微损伤。这说明那些字的产生,并不那么玄乎,而是有人或者有东西,一根根地去处理这些草,把字型硬生生掰了出来的。

  确实,也只有小八,才能瞒过林朔的眼睛,在半夜里留下那两个字,这叫灯下黑。

  小八为什么会这么做,魏行山难以下结论,可小八和林朔的关系摆在那里,所以林朔才会在昨天,出现那一瞬间无助的神情。

  毕竟,小八是他最信赖的战友。

  想到这里,魏行山叹了口气:“八爷,你病了,让老杨好好瞧瞧,没事的。”

  “你胡说什么呢!”小八急了,“婆娘你给我撒开!朔哥!朔哥!”

  林朔站在营地边上,背对着小八,沉默不语。

  “朔哥,傻大个儿说得是真的吗?”小八看出情况不对,急声问道,“我昨天晚上不是一直在你肩头睡觉吗?”

  只见林朔转过身来,白了小八一眼:“整天就知道浪,这回中招了吧?”

  “我……”小八一阵张口结舌,蔫了下来。

  “老杨这个人,做事目的性很强,但他有一点让我放心,那就是承诺过的东西,一定会做到。”林朔正色说道,“小八,你去他那儿待一段时间。”

  小八本来就聪明,明白了林朔话里的意思,它轻声问道:“朔哥,我是不是被山阎王控制了?”

  林朔摇了摇头:“到底为什么还不清楚,所以要让老杨看看。他一定会找出原因,并且治好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