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一百三十八章 生殖原理
  在这片温暖的森林外逗留了两天之后,林朔一行人,终于向山林进发。

  这里,早已经不属于阿尔泰塔万博格多国家公园,要是再往西走上一百公里,就会进入俄罗斯境内。

  之前阿茹娜驾驶直升机来回的时候,曾经鸟瞰过这片森林。

  据这位蒙古国女警官的说法,这片刚刚形成的森林面积极为可观,应该有数十万公顷,而且坐落的位置,横越了四国边境。

  这四个国家,分别是中国、蒙古、哈萨克斯坦、俄罗斯。

  这份情报,无疑跟之前对山阎王位置的预判不符,所以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两国,现在也紧张了起来。

  不过外界的事情,林朔暂时管不着,他现在能掌控的,就是目前正在林子里前进的队伍。

  确切地说,他能掌控目前队伍其他四人中的三个。

  Anne、魏行山、章进这三人是听话的,而那位欧洲公主狄兰不太一样。

  一旦涉及专业领域,这个女人那种舍我其谁的绝对自信,倒跟林朔是一个路子的。

  她也有她的道理:她目前进行的生物采样工作越细致,杨拓那边的数据就越多,也就能越快地得出结论,这叫磨刀不误砍柴工。

  可这片林子有地热供暖,在地理环境上可以说四季如春,生物体系极为复杂,昆虫鸟兽大小植物那是应有尽有。

  哪怕是只采集具有代表性的小部分物种,依然很费时间。

  于是这么边走边等着狄兰采集样本,众人这第一天的行程,也就十里路。

  这十里路平平安安,无论是林朔的鼻子还是Anne的耳朵,都没察觉到什么异常。

  傍晚,众人开始组建临时营地休息的时候,直升机又来了一趟,取走了狄兰采集的东西。

  林朔挂念小八的情况,向Anne要过了卫星电话,打给了杨拓。

  “小八怎么样?”林朔没有过多废话,开门见山地问道。

  “我也是自找的,好端端地请了一个祖宗回来,”杨拓的声音颇有些无奈,“说说不过它,打又舍不得。我这辈子在实验室里,经手的动物没有一万也有几千只了,需要我低声下气求着的,你家这只鸟,是头一号。”

  “它现在在哪儿呢?”林朔问道。

  “在我这儿闹腾够了,正在院子里带着一群母鸡散步呢,原本领头的公鸡,已经成它小弟了。”杨拓说道,“也幸亏它这个品种,跟鸡有生殖隔离,不然这些母鸡下得蛋,我是吃还是不吃?”

  林朔听了点点头,这是自家的鸟没错,随后问道:“有什么结果了吗?”

  “光抽管血我就求了它一个来小时。”杨拓说道,“哪儿那么快有结果?”

  “你往我这儿又是送雨衣又是送碘片,那架势就跟催命似的,你自己倒是不急,对吧?”

  “外面有人送进来了,就想着给你们也捎一份。”杨拓笑道,“做事要公平,别只有我们这儿担惊受怕的。”

  “我可去你的吧。”林朔骂道。

  “别误会,本来还真不是这个意思。”杨拓在电话那头说道,“不过现在既然小八出事了,那我反而放心了。这东西对人应该没什么办法,不然你们就该失联了。”

  “嗯,是这个道理。”

  “对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这个东西的生殖原理,国际生物研究会那边已经有些眉目了。”杨拓说道,“你开个免提,让他们也听听。”

  林朔心中微微一动,连忙照办。

  ……

  日内瓦,国际生物研究会的会议室里,正中央立着一块巨大的显示屏,上面是一张世界地图。

  这张整体白色的世界地图上,有三十多块大小不一的区域,被标注成了不同的颜色。

  这其中蓝色最多,有二十多块,还有几块黄色,以及两块红色。

  这些色块正在不断闪烁着,意味着全球范围内,这些被标注的区域,正在遭遇着不同危险等级的生物事件。

  其中蓝色是三级生物事件,危害程度不大。一般而言,当地政府就能解决,国际生物生物协会只需要提供技术援助。

  黄色,代表着二级生物事件,这个级别的奇异生灵,如果当地政府按常规手段处理,伤亡会非常大,往往需要国际生物研究会派遣特别行动队。

  红色,代表一级生物事件,罪魁祸首被怀疑为A级,或者是A级以上的奇异生灵,无论是当地政府还是生物研究会,处理起来都非常困难,需要委托更为专业的人士,比如中国的猎门六大家。

  两个月前,黑龙江北岸的外兴安岭,就闪烁过这种红色。

  而现在,正在这张世界地图上闪烁的,除了红、黄、蓝三色之外,还有一种醒目的橙色。

  橙色警报,在国际生物研究会成立之后的这几十年间,仅有两次。

  上一次是七年前,中国四川。

  还有一次,就是现在了。

  亚洲的阿尔泰山地区,正在被橙色笼罩着。

  这种令人心惊胆战的颜色,意味着特级生物事件,其危害是全球性的,被定性为“影响全球生态、危害全人类生存”。

  特级生物事件,处理优先级高于一切,这是由联合国立法通过的决议。

  所以目前会场上的所有人,心思全在阿尔泰山地区。

  而就在这张世界地图边上,还有一块稍小的屏幕。

  这块屏幕直接连着卫星信号,正在不断更新数据。

  这些数据的提供者,是一位来自中国的生物学家,杨拓。

  最近几天,日内瓦的这个会场,气氛是非常压抑的。

  世界地图上的那块橙色,就像一柄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核打击的阴云,不仅笼罩在阿尔泰山地区的上空,同时也笼罩在这些生物学家的心头。

  核打击,是对生态系统最彻底的毁灭,同时,也宣告了人类生物学,在这个事件上的彻底失败。

  如果他们这几天没有太大的进展,核打击就必然会降临在这片土地上。

  这不仅仅意味这那片土地上所有的生灵即将消失,就连周边地区,也会在今后上百年间深受其害。

  他们必须用毕生的知识储备和专业建树,去跟这个笼罩在阿尔泰山上空的死神赛跑。

  没有时间睡觉,吃饭也只是草草了事。这些在各自高校或者研究所德高望重的权威,几天下来一个个蓬头垢面,脾气也变得异常暴躁。

  他们在各国的助手团队,也从世界各地临时飞过来,纷纷投入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

  国际生物学研究会以九大长老中的七位带头,用两个步骤去打这场硬仗。

  第一步,将山阎王的两种基因,以片段截取的方式,分包给各国的团队去破解。

  这是一个挑战人类生物学极限的步骤。

  基因的双螺旋结构,本身就包含了大量的信息,其中很多没有具体表达意义,而有的表达意义,人类还没弄清楚。

  而许多性状的表达,又是多重表达复合形成的,机制非常复杂。

  别说山阎王这个全新的物种,哪怕是人类本身的基因,从1990年开始破译,到现在也只是完成草图构建,勉强知道个轮廓。

  其他物种的基因,全世界的生物学团队,只能做到都各有所长。

  也就是国际生物学研究会的长老们,清楚各国的团队擅长做什么,才能尽可能合理地把任务分配下去。

  而这一步,光靠人是不够的,还需要动用超级计算机。

  之前的三天,全世界的超算,都在跑这个项目。

  紧接着,在大致搞清楚山阎王基因形状表达的基础上,再由经验最丰富的几位生物界权威,去总体描绘山阎王各大器官的功能。

  而重点攻克的对象,是山阎王的生殖系统。

  因为这关系到山阎王这个物种的传播方式,也决定了其危害的上限。

  而这种描绘,因为基因破译环节本身的不完善,是建立在大量假设的基础上的。

  到底靠不靠谱,没人知道。

  但事到如今,全世界的耳朵,也就只相信这几张嘴了。

  这天凌晨,何子鸿以及他率领的团队,在连续三天不眠不休后,终于率先描绘出了山阎王的生殖系统原理。

  这位老人在日内瓦的讲台上花了整整两个小时,来说服持有不同意见的其他团队,讲到最后几乎油尽灯枯。

  终于,意见统一了。

  各国的生物学家们纷纷握手、拥抱,甚至哭泣。

  那片橙色的区域,也因此被降级成了红色。

  ……

  阿尔泰山深处,电话那头的杨拓思考了一会,组织一下语言,缓缓说道:“这山阎王,其实是两种生物的共生体。

  这两种生物其中一种,是形态相对稳定的蕨类植物,另一种,是体型较小,而自身变异极为活跃的甲壳类动物。

  植物体基因已经弄明白了,其他也就那么回事儿,强就强在这种蕨类植物的孢子,传播范围极广,是一种非常好的基因载体。

  动物体的基因还没完全破解,但生殖部分的原理大致搞明白了。那就是在它本体死亡之前,会将自己的遗传基因附着在植物体的孢子上,从而进行大范围转移。

  比较出奇的是,它的遗传基因信息,能包含前一代的经历,这也是为什么它的基因信息量很大的原因。”

  “遗传基因能包含生前经历?这事儿可能吗?”魏行山听着瞪大了眼睛,“那岂不是说,生下来就有记忆了?”

  “当然有可能。”杨拓说道。“其实这种情况在自然界并不是独一无二,哪怕我们人类的基因,也具备类似的功能。

  比如父辈挨过饿,儿女长大后大概率会得富贵病。

  这就是遗传基因对营养环境的一种自我调整,能让后代在很少的食物环境下生存下去。

  而一旦社会发生变革,食物忽然充裕了,人体反而不适应了,所以才有高血压等各种富贵病。

  当然了,这跟记忆传承,是两回事儿,这种生物到底能做到何种程度,我门目前还不清楚。

  但原理摆在这里,很多事情就能解释了。”

  说到这里,杨拓顿了顿,继续说道:

  “作为一个变异活性极高的物种,山阎王的动物体,会天生继承上一代的优势,从而不断地迭代。

  可像它这样,在生殖上进行这么大幅度变异,并且传递这么多信息,那势必需要消耗大量的能量。

  而自然界能摄入的能量,总是有限的。

  正是因为自然界摄入的能量有限,所以生物不可能样样精通,会有各自的演化侧重,产生不同的特性和优势。

  比如我们人类,大脑就是身体耗能最大的器官,这也让我们成为了全球最具智慧的物种。

  山阎王的演化侧重,就在生殖上。

  它的生殖,其实就是一种自我复制的无性生殖,其中传递的信息远比其他物种要多,这既是它独特的优势,也造成了它极大的负担。

  所以它每次生殖,只能做到单胎,这也解释了它数量为什么会这么稀少。”

  林朔问道:“可是小八的情况,又怎么解释?”

  “这个暂时还不知道,我们先在生物学领域排查一下吧。”杨拓说道,“不过老林,实话告诉你,想在这个领域找出答案,我觉得可能性并不高。

  精神控制,是目前我们人类科学暂时难以触及的领域。

  其实啊,我们可以换一种思路,想把小八治好,关键不在我这里,而是你那儿。”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哦?”

  “小八既然目前疑似被山阎王控制了,我们不用去管山阎王到底怎么控制了它,你只把山阎王干掉,不就行了吗。”杨拓说道。

  “道理是没错,可万一小八被感染了,以后成为下一代山阎王呢?”林朔问道。

  “那反而好办了,这是生物学领域,我们还是能搞定的。”杨拓自信地说道,随后语气又沉了下去:

  “不过老林,你要抓紧了。

  根据小八的说法,目前山阎王在做的事情,意图很明显。

  它把一片林子组织起来,资源最大化利用,它作为食物链的最高层,能量摄取自然也就比以前更高效了。

  按目前的形式发展,以前它是单胎生殖,以后可就不好说了。

  到时候无数个肉眼难以察觉的孢子四散而去,每个孢子上都是一个山阎王,那它就真的无敌了。

  所以,除掉这东西,宜早不宜迟。”

  “行。”林朔说道,“我需要几样东西,你准备一下。”

  “好,请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