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尸检
  篝火,在野外探险人群中,被誉为“丛林中的电视机”。

  一旦到了晚上,大家没事儿干,就会围着篝火,那不断跳跃的火光,带来的不仅仅是温暖,还有在黑夜里的安全感。

  可如果把篝火作为尸体解剖的光源,那么篝火周围的气氛,可就跟温暖和安全感没什么关系了。

  老虎的尸体此刻就被搁置在篝火边上,因为巨大的体型,仅仅是一具尸体,就生生造出了尸山血海的感觉。

  这片森林的温度不低,尸体在这种情况下很快就会开始腐败。

  而偏偏直升机又“坏”了,巨虎的组织样本无法运回基地,狄兰当机立断,就地开始对这头巨虎进行尸检。

  她的这个行为,在林朔眼里没毛病。

  因为这头巨虎,从体型判断,应该曾经出现在案发现场。

  如果这个判断成立的话,那么这头巨虎的基因,其实早就被采集过了。

  所以相对而言,尸检的意义,要大于基因检测。

  而对于现场法医狄兰来说,这次尸检的危险性,是不言而喻的。

  这是一头被山阎王改写过基因的老虎,而山阎王的行为特性,国际生物研究会目前为止也只是揭开了冰山一角。

  虎尸里面到底有没有山阎王,或者说山阎王在这头老虎体内到底留下了什么,而这些生物残留,对人体是否安全,谁都不知道。

  所以在动手尸检之前,狄兰给小队包括林朔在内的所有成员,下了一条禁令:退出去十米,不准靠近。

  这种专业人士的专业意见,林朔向来是比较尊重的。

  因为他自己打猎的时候,也是这么一个德行。

  所以眼下,大家都在十米开外,看着篝火的另一边的狄兰,解刨这头巨虎。

  这个美女穿着一身连体式的防护服,看上去就跟一个拿着手术刀的宇航员。

  这个时候的她,在防护服的保护下,跟外界是完全隔绝的。

  看这个美女在十米开外忙活着,林朔给了魏行山一个眼色,魏行山赶紧把脑袋凑了过来:

  “什么事?”

  “你接受过特工培训吧?”林朔问道。

  “当然了。”魏行山说道,“不过我个子太高,不适合特工这个岗位。”

  “那你知道怎样在当事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取得血样吗?”林朔问道。

  “你要取谁的血样?”魏行山问道。

  “她。”林朔冲狄兰努了努嘴。

  “你老林是什么身手,这事儿你还需要问我?”魏行山奇道。

  “关键在她不能知道。”林朔说道,“我但凡只要动手,动静就会比较大。”

  “嘿。”魏行山脸上有几分得意的神色,那意思是你林朔也有请教我魏行山的时候。

  嘚瑟了一小会儿,魏行山说道:“根据特工的习惯,办这种事情,就会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东西,包括且不仅限于工具、人脉、个人情感等等。咱们的特工是为咱国家服务的,办事必须不择手段,这叫个人损小德,国家获大利。”

  “尽是些废话。”林朔翻了翻白眼,“别给我上课,具体办法呢?”

  “我告诉你啊,这事儿其实特别简单。”魏行山沉声说道,“这就得看你老林,舍不舍得下本钱了。”

  “这话怎么说?”

  “你看啊。”魏行山看了一眼远处正在工作的狄兰,“这个女人,我在她身后盯了有段时间了。以我老魏纵横花海二十年的经验来看,你别看她言语行为很开放,其实还是个雏儿。”

  魏行山说到这儿停住了,冲林朔挑了挑眉毛。

  林朔皱了皱眉头:“什么意思?”

  魏行山嘬了个牙花子,抱怨道:“你老林平时挺聪明一人,怎么一到这种时候就犯傻呢?这还需要我挑明了吗?”

  “还是说清楚比较好。”林朔一副诚心求教的模样。

  魏行山压低了声线,沉声说道:“她不是一直想上你吗?让她上呗。一血也是血啊!血样不就到手了吗?”

  这句话刚说完,魏行山的耳朵就被Anne一把揪了过去。

  “哎!哎!哎!疼疼疼疼疼……”魏行山连声求饶。

  林朔淡淡一笑,就当没看见。

  魏行山这时候也明白过来了,叫道,“Anne你没看出来吗,这是老林故意挖坑埋我啊!”

  “你活该。”Anne冷冷说道,“什么话都敢说出口是吧?”

  “我错了我错了。”魏行山赶紧道歉,“我好好说,好好说。”

  “哼。”Anne放了手,瞟了林朔一眼,没再说什么。

  “这个……”魏行山揉了揉耳朵,想了一会儿说道,“老林这事儿你别管了,明儿一早,我给你血样。”

  要是搁在平时,魏行山这么表态的话,林朔点点头就完事了。

  可这件事是受人所托,所以他多问了一句:“你打算怎么办?”

  “伙食不是我管着吗?给她上止痛药,剂量我会掌握好的,她很快就会失去意识。”魏行山轻声念叨着,“被药迷了的人,不能正面躺着,不然在深度昏迷的情况下,自己的舌头就能把她憋死,一定要侧躺。

  这一侧躺,背就露出来。

  然后就在她背部下针,不需要去找大的血管,浅浅扎一针就行,毛细血管渗出来的那点儿血,就足够了。

  这样她既看不见自己的伤口,事后也没什么感觉。”

  “行,就这么办。”

  ……

  狄兰的这次尸检,进行了整整十个小时。

  从下午两点开始,一直到午夜。

  那股子的血腥味冲天而起。

  这股味道,在人的鼻子里会造成各种不适,但在森林里其他动物的鼻子里,那就等于三个字。

  开饭了。

  白天还好一些,朗朗乾坤,又有人在,没东西敢靠近。

  一旦到了晚上,周围可就热闹了,要不是有一堆熊熊燃烧的篝火起到了警示作用,而且林朔和章进两人散发出来的气场又足够强大,否则Anne的“画牢”之下,不知又要平添多少冤魂。

  午夜十二点左右,狄兰终于结束了手术,脱了那身防护服,整个人就跟水里捞出来似的。

  她一边抹着脸上的汗水,一边走到林朔跟前,对林朔说道:“可以了,请林先生你跟我来,我跟你说一下今天的发现。”

  魏行山和章进忙着去埋尸体,林朔则Anne一起,被狄兰请入了她的帐篷里。

  这种小帐篷只适用于睡觉,空间没多大,三人在里面坐着,其实有点拥挤,但眼下三人都顾不上这些了。

  狄兰看上去很疲惫,她先喘了一会儿起,伸了一长长的懒腰,这才说道:“我现在可以断定,这头巨虎,曾经是山阎王的宿主。”

  “何以见得?”林朔问道。

  “它的心脏里,有不属于它的生物组织,应该就是山阎王的残留。还有它全身的血管里,无论是动脉还是经脉,血管内壁都有一些很细微的痕迹。

  所以我认为,山阎王这个物种,是通过宿主的血管进行活动的,同时,它也从宿主的血液中吸取养分存活。

  由此推断,山阎王的体型,应该是比较小的。可惜刚才我找了很久,没有找到它。”

  狄兰说完这段话,顿了顿,又说道:“根据国际生物研究会对山阎王生殖远离的破解,这个东西是通过植物体的孢子进行无性繁殖的。

  不过现在,根据我对这头虎的尸检,发现山阎王不仅仅这么繁殖,它还能通过类似的办法主动更换宿主。

  这样一来,八爷之前提供的情报,就好解释了。

  山阎王就是这么不断地更换宿主,通过更改它们的基因,来改变它们种群的行为。

  它就像一块智能芯片一样,不断地改装森林中的生物,从而构建起整片森林的社会协同,达到资源最大化利用的效果。

  原理是这个原理,但实施起来,我想这应该是个非常大的工程。

  同时,它的这种特性,也为我们的行动,大大增加了难度。

  孢子转移,这在森林中太常见了,我们人类的肉眼无法察觉,几乎无迹可寻。

  现在,山阎王到底变成了什么,我们根本就不可能知道。”

  狄兰说完这番话,目光灼灼地看着林朔,问道:“林先生,你打算怎么办?”

  “找呗。”林朔说道。

  “怎么找?”狄兰问道。

  “你这么大一个科学家,还需要我教你吗?”林朔说道,“自然是先找规律,再找个体。”

  “那您发现了什么规律?”狄兰眨了眨眼,似是有些好奇。

  “从章国华笔记来看,最后被章老先生确认为山阎王的生物,体型都是相对较大的动物。”林朔缓缓说道,“我们不管那十年间,山阎王曾经寄生过哪些生物,至少到最后,它落脚的地方,都要比较宽敞。

  这种现象,我想有两方面原因。

  一是山阎王本身的体型,会不断变大,这很好理解,这就跟寄居蟹一样,自身变大了,就不得不去找更大的贝壳藏身。

  二是杨拓提醒我的,山阎王的繁殖,包含了数据量极大的基因传递,这需要消耗大量的能量。

  小型动物体内的营养循环,应该是难以满足山阎王的繁殖需求的,所以到最后,它必须要找大型动物落脚,尽可能地汲取更多的养分。

  而你刚才的尸检结果,山阎王在巨虎体内留下了明显的物理痕迹。

  这种现象,其实也在一定程度上验证了这个规律。”

  听完林朔的这通分析,狄兰的一双美目流光溢彩。

  她看着身边的这个男人,既欣赏,又好奇。

  作为一个生物学家,狄兰见过的聪明人不少。在跟自己同辈的年轻人中,杨拓,一直是狄兰心中暗暗佩服的。

  而如今,身边的这位猎门魁首,除了这具好看的皮囊之外,似乎也具备跟杨拓等量齐观的智慧。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这就很难得了,因为杨拓聪明,一是天赋,二是环境锻炼,他的工作性质就必须要求他脑子清楚。

  而林朔,如果狄兰没记错的话,这家伙除了猎人之外的另一个身份,似乎只是某个乡村小学的语文老师?

  “那么林先生。”狄兰柔声问道,“您得出的结论是什么?”

  “既然山阎王的上一任宿主,是这头巨虎。那么它如今的宿主,应该是比这头巨虎更大的生物。”林朔说道。

  “比这头巨虎还大?”Anne这时候问道,“这座森林里,存在这样的生物吗?哪怕是老白,都比那头老虎小**啊。”

  “自然是有的。”林朔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东西,应该是山阎王来到阿尔泰山地区的终极目标,它也是一头猛兽异种。用国际生物研究会的说法,也是一头奇异生灵。”

  “啊?是吗?”Anne一脸惊讶。

  “嗯,气味我早就闻到了。”林朔挑开帐篷的门帘,看着北方某处,“这东西本性挺老实的,而且不太好对付。原本,我还想跟它井水不犯河水。现在看来,它也是命中有此一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