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一百四十五章 罕见的姓氏
  燕京城,隶属于中科院的家属大院。

  自从笼罩在阿尔泰山地区的核阴云消散之后,这里的气氛轻松了不少。

  上面已经打过招呼,六位在这儿住着的老先生,想继续研究山阎王的话,那就继续研究,反正目前现场的数据通道依然敞开着。

  不想研究的话,随时可以离开,继续自己之前的课题或者项目。

  结果,愣是没人走。

  不仅没人走,这六位在国内学术圈内能量颇大的老头老太太,还开始纷纷召集自己的助手团队。

  人和设备,那是一车一车往大院里运。

  很快,这个两进的四合院,人就开始住不下了。

  燕京城的这片地方,那是寸土寸金。在其他城市买一个三居室的钱,在这儿未必能买得下一块地砖。

  中科院目前所有的建筑,一个萝卜一个坑,早就被各路神仙的各种项目填满了。

  这片家属大院,是临时划出来的,原本没打算做长期科研用途。

  结果计划赶不上变化,事已至此,也就只能这么将就着了。

  好在隔壁还有两座四合院空着,干脆就并在一起,成立了一个“特殊生物临时研究小组办公基地”。

  当然这块牌子,也就存在于中科院的内部调令上,不能直接挂出去,不然容易引起老百姓恐慌。

  曹余生和苗光启两个人,也被上面同时认命为这个办公基地的顾问,一个是情报顾问,另一个是科学顾问。

  不限制人身自由,爱去哪儿去哪儿,手机保持畅通就行。

  之前被请过来的时候,曹余生还老大不愿意的,认为自己这身份这地位,居然只是个添头,觉得自己不受重视,在人格上被侮辱了。

  结果现在人家放行了,曹余生反而赖着不走了。

  因为在这儿,林朔的情报,曹余生能第一时间知道,这种便利,是其他地方没有的。

  这天晚上,曹余生和苗光启两个人,在四合院的里屋打了一个火锅,一边涮着羊肉,一边盯着旁边书桌上显示器的动静。

  这寒冬腊月的,一片片羊肉下肚,再配上一瓶有年头的黄酒,花费不多,却能得到帝王级的享受。

  “老曹,你看看他们的位置。”苗光启放下了筷子,看着一旁的显示器说道,“在这么走下去,可就到了人家的地头了。”

  曹余生点点头:“可不是嘛,这家伙可不太好对付。不过你放心吧,林朔办事稳当,不会去招惹它的。”

  “林朔爱死死去,我才懒得管,我是担心我闺女。”苗光启说道。

  “你得了吧。”曹余生白了苗光启一眼,“你闺女能找到林朔去接着两笔买卖,难道不是你授意的?

  这一个孤男一个寡女,就这么一起出生入死,最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你苗二哥也是过来人,自己心里就没点数?

  林家人现在死光了,往上倒辈分,最近的就是我。

  他爹妈是我的义兄义姐,林朔叫我舅舅可以,叫我叔也行。

  你苗二哥想招女婿,我得是证婚人。

  而且这两人要是成了,那就是猎门六大家两家联姻。按规矩,你这个苗家旁支的态度不重要,我这个六魁首之一,必须要点头。

  所以,你苗二哥不把我伺候到位了,这门亲事我是不会点头的。

  林朔这个女婿,你招不到。”

  “你就别自说自话了。”苗光启瞪了曹余生一眼,“一大把年纪了,还满脑子男女之事,丢不丢人?”

  “嘿,这世上实话永远是不中听的。”曹余生摇摇头,随后问道,“对了,你们国际生物研究会,不是会给这些猛兽异种定级吗?爱尔泰山北麓的那只,他们是怎么定的?”

  “那群棒槌懂个屁。”苗光启满脸不屑地说道,“到目前为止,研究会所有关于奇异生灵的情报,百分之九十是我告诉他们的,数据库也基本上是我建立的。被评级的那几只,都是最近几十年里不分的。爱尔泰山北麓那只,老实本分,跟我们人类还大有渊源,我吃饱了撑着把它录进数据库?”

  说到这里苗光启顿了顿,随后话锋一转:“不过以它的能耐,要是真的作恶,那评级可低不了。保守估计,两个,第八级。”

  “那就是跟山阎王一个级数咯?”曹余生问道。

  “山阎王,评级是两个,但我之前说过,这东西其实能达到三个,第九级。”苗光启说道,“不过它不太稳定,实力跟宿主有关,上限很高,下限也很低,所以之前评级的时候,我给它定了两个。”

  “那如果……”曹余生站了起来,指了指屏幕上的阿尔泰山北部地区,“宿主是这个东西呢?”

  “那得看寄生时间有多长了。”苗光启分析道,“如果是刚寄生的话,那还行,林朔能不能对付我不清楚,至少我能对付。

  可如果时间一久,这东西的基因再被山阎王进一步加强的话,那就真不好办了。

  到时候不仅仅是林朔了,你和我都得出马,六大家的第一高手必须都到齐咯,把小队作战的优势发挥到极限,才能跟它斗一斗。”

  “可好死不死,山阎王偏偏选择了这块区域。”曹余生说道,“苗二哥,情况可不太妙啊。”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苗光启淡淡说道,“我实话跟你说,山阎王如果出现在其他地方,我未必敢让我闺女和林朔一起去。

  可要是在阿尔泰山地区,事情反而好办一些。

  根据我的研究,山阎王的寄生趋势,是体型越来越大的动物,这个趋势是不可逆的。

  所以这个东西,最后肯定会成为山阎王的宿主。

  林朔只要脑子够清楚,应该很快就能意识到这点。

  他越快想到这点,就越能在最合适的时间内,跟那东西动上手。

  易地而处,我自认为我能办到这些。

  既然我能办到,那林朔也就一定要办到。

  否则,他就配不上猎门魁首的身份,更配不上我闺女。”

  “终于把实话说出来了。”曹余生一阵哭笑不得,说道,“我说你这个老家伙,为了考验自己的未来女婿,费这么大阵仗,而且一副恨不得弄死他的模样,你他娘有病吧?”

  苗光启反问道,“我做事情,不一直都是这样吗,你这是第一天认识我?”

  “行,算你牛逼。”曹余生摇了摇头,“不过这事情闹得这么大,现在该怎么收场啊?”

  “该怎么收场就这么收场呗。”苗光启说道,“这上万年来,猛兽异种的事情,都是我们猎门在处理。现在我们猎门人都快死绝了,其他人再不学着处理,以后怎么办?

  你看就这么一只山阎王,十五年前我玩剩下的东西,那群棒槌干了些什么?

  吓得差点动用核武器我就懒得说了,还有脸去动用超算?

  什么暴力破解基因序列,一点儿技术含量都没有。

  这他娘还是全世界生物学的一大群顶尖人物,一起搞出来的事情。

  技术储备看得到吗?行动预案有吗?

  丢人啊!

  按我说,这种阵仗,就应该让这些人多经历经历。

  花钱怕什么呢?胆吓破了又怎么样呢?

  不出这个洋相,他们就一直是群棒槌!”

  “好吧,算你有几分歪理。”曹余生笑了笑,回到座位上,夹了片羊肉放进嘴里。

  一边嚼着,老曹这几天的心事,算是放下一大半了。

  林朔那边,情况还行,不至于跟之前那样,一副随时要挂的样子。

  不过,虽然形势好了一些,但还是有些隐忧的。

  曹余生放下了筷子,沉声说道:“苗二哥,我向你打听个人。”

  “谁啊?”苗光启问道。

  “狄兰。”

  苗光启听到这个名字,愣了一下,问道:“你打听她做什么?”

  “是这样。”曹余生说道,“章国华笔记上面,曾经提到过一个人。这是一个年轻学者,当时是跟章国华偶遇,两人志同道合,一起追踪过山阎王一段时间。

  原本这事儿,我看过也就看过了,只是记住了这个学者的姓氏。这个姓氏不多见,我印象比较深。

  可是这次,从前方传来的消息,跟林朔组队的,有一个叫做狄兰的女人。

  而那个年轻学者,姓笛,笛子的笛,跟狄兰的姓氏,是同音字。

  我觉得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那个年轻学者跟章国华之间,是互相口头介绍的,章国华不知道他姓氏怎么写,于是就记成了“笛”字。

  所以有可能,这个曾经和章国华一起,追踪过山阎王的年轻学者,跟目前和林朔组队的那个女人,是同一个姓氏,而且是一个非常少见的姓氏。”

  苗光启听了点点头:“确实有可能。”

  “那么,这是不是一种巧合呢?”曹余生问道。

  “那个年轻学者,章国华写了全名吗?”

  “没有,只有姓氏。”

  苗光启皱了皱眉头,说道:“狄兰这个女人,很年轻,大概二十五六岁吧,平时在英国牛津大学供职,算是一个业界小有名气的青年生物学家了。她父亲狄鸿哲,跟我一样,同为研究会九大长老之一。”

  “狄鸿哲。”曹余生轻声念了一遍这个名字,随后问道,“那十五年前,章国华遇害前后,这个狄鸿哲,人在哪里?”

  “这我就要去打听一下了。”苗光启一边说着,一边摸出了衣兜里的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