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一百四十六 诡异的身手
  瑞士的日内瓦和中国燕京,分处欧亚大陆的东西两端,有六个小时的时差。

  接到苗光启这个电话的时候,何子鸿刚刚从午睡中苏醒过来。

  他最近,正在认真考虑长老院的一份提议。

  那就是让他这位九大长老之一,从生物学研究领域退休,转为研究会的管理工作,担任研究会的一名副会长。

  国际生物研究会,是一个典型的老人协会,绝大部分成员都已经过了六十岁。

  去年,一位九十六岁高龄的副会长刚刚过世,腾出来的位置,一直没人坐上去。

  论业界内资历和名望,何子鸿已经到了这个份上,只是他原本还想在研究岗位上多奋斗几年,争取出几个成果。

  结果外兴安岭一行,让何子鸿认清了现实。

  岁月不饶人,有杨拓这样的年轻人在生物学领域里开疆拓土,他这个老人,确实可以换一种活法了。

  国际生物研究会,是一个国际公益性组织。这个组织的前身,在欧洲历史上鼎鼎大名,全称叫做“耶路撒冷、罗得岛和马耳他圣约翰主权军事医院骑士团”,简称“马耳他骑士团”或者“医院骑士团”。

  “医院骑士团”跟当年的“法兰克骑士团”和“条顿骑士团”一起,被并称为欧洲三大骑士团,在十字军东征时期非常活跃,拥有自己的领地和军事主权。

  不过其他两个骑士团有些活跃过头了,最后成为欧洲政局风云变幻下的牺牲品。

  “医院骑士团”则保留了下来,慢慢演变成为一个公益性的国际组织,同时它作为一个主权实体,也被国际法所承认。

  历经数次改革之后,这个组织的宗教背景逐渐淡化,而代之的是科学精神和慈善理念,慢慢成为国际生物学领域的最高机构。

  五十年前,国际生物研究会正式挂牌成立,最高决策层分别是一主两副三个会长,以及其他六个长老。

  这九个人,被视作研究会的长老院成员,也被称作九大长老。

  何子鸿在这九人之中,原本排名第六,而如今,却有连升三个排名,成为副会长的势头。

  当然了,何子鸿心里也清楚,这种国际组织的管理岗位,说得好听了那叫官儿,说不好听了,就是到处求爷爷告奶奶的孙子。

  头衔是好听,其实差事很不好干。

  那几位排名在他之前的长老,并不是资历或者名望不够,而是志不在此。

  比如那位人在美国,一直不肯轻易露面的苗光启。

  此人不过五十来岁,却在长老院中排名第三,仅次于两位会长。

  这人一手创建了奇异生灵数据库,并且将全球生物应急事件,发展成为如今组织的主要业务。

  他要是想当副会长,那是怎样也轮不到何子鸿的。

  而现在,何子鸿从床上醒来,发现手机上正在闪烁着的号码,正属于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人物,苗光启。

  何子鸿心里有些奇怪,这个人跟自己其实没什么交情。而且最近,何子鸿也在怀疑这个人。

  只是苗光启跟狄鸿哲不同,他的长老排名比何子鸿要高,何子鸿没有调取他人事资料的权限,所以对他的调查,也只能暂时搁置。

  不过何子鸿要是升为副会长的话,这方面的权限就有了,这也是何子鸿考虑去担任这个副会长的原因之一。

  眼下正主儿找上门来了,何子鸿赶紧晃了晃脑袋,让自己更加清醒一些,按下了接听键,用英语说道:“苗教授你好。”

  “何老,你好啊。”苗光启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是一口标准的国语。

  何子鸿少年出国留学,人在异乡数十载,听到祖国的母语,自然是倍感亲切。

  他马上改用国语问道:“苗教授,你有什么事吗?”

  “我听说何老,即将成为我们协会的副会长了,恭喜啊。”苗光启说道。

  “还没最后决定呢,而且这也不是什么喜事,苗教授要是想当这个副会长,我是求之不得啊。”何子鸿笑道。

  “何老就饶了我吧,最然我们接触不多,但何老应该知道,我这人不擅长跟人打交道,是很难胜任管理职位的。

  我认为何老您,是最合适的人选。

  目前九大长老中,就你我、狄鸿哲三个华人,其他全是金发碧眼的洋鬼子。

  有何老在最高决策层,至少我个人,会比以前放心不少啊。”

  苗光启这番话说完,马上切入了正题:“对了,何老,我想浏览一下狄鸿哲狄教授的人事档案,请问方便吗?”

  “苗教授,你是排位第三的长老,自然是方便的。”何子鸿嘴里说着这些,心里却咯噔一下。

  因为狄鸿哲的人事档案,目前正好就在何子鸿手上。

  脑子里飞快地盘算着各种可能性,何子鸿继续说道:“不过想必苗教授也清楚,九大长老的人事档案,属于研究会的绝密文件,只有纸质版,没有电子版。你目前应该不在瑞士吧?”

  “我在国内呢。”苗光启说道。

  “哦,那浏览起来不太方便啊。”何子鸿说道,“不如这样吧,苗教授你想知道有关于狄鸿哲教授的什么事情,我帮你查阅,然后再转告给你。”

  “这样再好不过了。”苗光启说道,“我想知道,狄鸿哲从一九八零年,到一九九零这十年间,人在哪里,在干什么。”

  “好的。不过我要提醒苗教授,人事档案里对这种记载,应该不会太细致。”

  “不用很细致,我只要知道大概就行。”

  “那请你稍候一会儿,我查到了给你来电。”

  “多谢何老了。”

  “不用客气。”

  挂下电话,何子鸿没有起身去办公室翻阅档案,而是站起身来,走到卧室的落地窗边,点上了一根雪茄烟。

  苗光启想知道的,何子鸿根不用去查看。

  因为这几天,狄鸿哲的人事档案,都快被何子鸿翻烂了,早就烂熟于心。

  而且苗光启提到的一九八零到一九九零这十年,原本就是狄鸿哲履历上有疑点的时间段,所以何子鸿记得很清楚。

  一九八零年,狄鸿哲当时二十七岁,硕士研究生毕业,随后在国内的某所高校,攻读生物学博士学位。

  他攻读这个博士学位,花得时间很长,整整十年。也就是说,狄鸿哲在这十年间,一直在攻读博士学位。

  博士学位,确实是比较难,但能走到那一步的学生,这块硬骨头不至于需要啃十年。

  除非一种情况,那就是被博导留在身边担任助理,一起做某个研究项目,半工半读,那是有可能的。

  可惜狄鸿哲当时的博导,是国内的一位老先生,如今已经去世了。

  何子鸿少年时期就出了国,在国内学术圈没什么人脉,所以没法去验证这点。

  搞明白狄鸿哲在这十年间,到底在研究什么,其实很重要。

  作为一个过来人,何子鸿深深地明白,这十年,是一个年轻学者,决定此生研究方向的关键十年。

  狄鸿哲后来研究的方向,为什么会这么冷门?

  他在这十年间的经历,应该会给出答案。

  何子鸿倚在窗边,抽完半雪茄烟,心里终于有了主意:

  既然苗光启目前人在国内,那么利用他去查一查这个事情,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打定了主意,何子鸿又等了五分钟,准备了一下措辞,这才从怀里掏出了电话,回拨了过去。

  ……

  这天晚上,林朔还是决定自己守夜。

  原因很简单,因为他知道,魏行山会在凌晨的时候,去钻狄兰的帐篷。

  这种事儿,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还是不要让章进看到为妙。

  虽然这小子上次Anne钻自己帐篷的时候,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他平时又不说话,鬼知道心里盘算着什么。

  万一魏行山刚进去,他就过去把人拎出来了,那就不太好了。

  众人的晚饭,因为狄兰尸检耗时太长的缘故,其实吃得很晚,凌晨一点用的餐。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大伙儿吃得,是魏行山帮着热好的军粮。

  现在狄兰刚睡下,等药效完全起来,还需要点时间。

  魏行山这时候就坐在林朔身边,时不时地低头看一下表。

  到了凌晨两点,魏行山冲林朔递了眼色,从自己的裤兜里,摸出了一个针管来。

  “一起?”魏行山轻声问道。

  “这种小事,还需要我给你壮胆?”林朔白了他一眼。

  “那倒不用。”魏行山站起身来,轻手轻脚地往狄兰帐篷摸了过去。

  魏行山虽然看上去很镇定,其实心里还有些紧张的。

  他魏行山这辈子顶天立地,就算以前玩姑娘,那要么是你情我愿,要么是银货两清,清清楚楚。

  这种先给人下药,再半夜摸人家姑娘的帐篷的破事儿,他之前还真没干过。

  而且狄兰这个人,还不是一般的姑娘。

  一路以来魏行山一直盯着她,知道这个女人,脑子好、性子轴,身板也远比一般女孩结实。

  这趟阿尔泰山雪地和丛林徒步,别说一般女孩做不到,哪怕换成柳青,都不一定有她这么轻松。

  知道这姑娘不简单,所以魏行山今晚下药的时候,手挺黑的。

  这种杨拓从后方捎过来的强力止痛药,其实就是镇定剂,以魏行山今晚给的量,别说人了,牛就能放倒。

  压稳了自己的气息,魏行山慢慢走到狄兰的帐篷跟前。

  他不着急进去,轻声咳嗽一声,问道:“狄小姐,睡了没?”

  等了一会儿,里面没动静。

  魏行山定了定神,手一伸,就把帐篷的拉链给拉开了。

  他就着身后篝火的亮光,往帐篷里一看,发现狄兰正背对着自己,侧躺着。

  看样子,确实是昏睡过去了。

  这女人睡觉的时候,只穿着一件女式运动背心,后背裸露的部位挺多,到处都是下针的位置。

  魏行山知道林朔正在盯着他,没有过多犹豫,心一横就钻进了帐篷。

  心道一声“得罪了”,针管就被他举了起来。

  结果这针刚要扎下去,“啪”地一声,魏行山手腕子就被人叼住了。

  魏行山下意识地一挣,就感觉自己的腕子,像是被一把老虎钳给钳住了,不仅完全动不了,那股子力道还蛮横无比,疼得他差点叫出声来。

  再定睛一看,魏行山悚然发现,狄兰反手叼着自己的腕子,身子慢慢转了过来。

  这女人看着魏行山,轻声说道:“看来,藏不住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