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一百四十八章 驳马虎疑
  东方微微泛白的时候,魏行山猛地坐了起来。

  这个壮汉虽然坐起来的动作十分矫健,但脑子显然是懵的,神情有些恍惚。

  他揉了揉眼睛,看清了面前的人是林朔,下意识地问候道:“早。”

  “早。”林朔点点头,“睡得好吗?”

  “挺好的。”魏行山摸了摸后脑勺,然后猛地想了起来,脸色变了,“我昨晚不是……”

  “行了,这事儿不怪你,赖我。”林朔摇摇头,“你感觉怎么样?”

  魏行山缓了一会儿,晃了晃壮硕的身子:“还行。”

  林朔说道:“时间紧迫,你人既然没事,那我们就出发了。”

  “哦!”魏行山赶紧站起身来,一看四周,这才发现营地早就收拾好了。

  nne在四周忙着解除“画牢”,而章进正在把自己那一百多斤的大包往老白身上搁。

  “别别,给我给我!”魏行山赶紧跑过去,把这个包抢了过来。

  这个包,既是魏行山的行李和整支队伍的物资,同时也是他的训练负重。

  昨晚那事儿,林朔虽然不怪他,但他自己不能不自责。

  想跟在林朔身边不拖后腿,自己的实力还需要进一步加强才行。

  “你就别背这个包了。”林朔这时候发话道,“今天我们三个会全力赶路,你要轻装上阵,尽量跟上我们,包就让老白驼着吧。”

  “好。”

  ……

  在分析出这次任务到底将面对什么之后,目标已经很明确了。

  而且林朔和杨拓已经达成了共识,事态紧迫,越快越好。

  林朔身边的两个猎人,nne和章进,尽管身负传承,但在行业内其实都还算新手。

  所以林朔之前会用猎门传统的站位前进,让他们俩找找小队狩猎的感觉。

  但今天,这种演练的环境已经没有了,三人必须争分夺秒。

  不仅要尽可能地快,同时也要尽量保证体力。

  所以这趟突进,章进骑在了白狼身上,nne骑在了林朔身上。

  林朔原本提议nne也跟章进一块儿骑老白去,以这匹狼的力量和耐力,两人共乘问题不大。

  可不知道怎么了,nne拒绝了林朔的提议,硬是坚持在林朔身边蹦跶。

  nne的速度确实不算慢,可跟林朔和四条腿的老白相比,那还是要差一个档次的。

  林朔实在看不下去,一抄手就把这女子拎了起来,甩手就搁在了自己肩膀上。

  对林朔而言,一羊也赶,两羊也放,跟背后的追爷比起来,这女子的体重其实不算什么。

  至于三人身后的魏行山,那早就被甩得没影了。

  ……

  坐在林朔的肩膀上,nne没像上次那么害臊了。

  两人独处,这已经不叫事儿了,因为再亲昵的动作两人都做过。

  在nne心目中,彼此的心意是传递到位的,关系没确立,是因为环境不合适的缘故。

  之前狄兰在的时候,nne虽然神色如常,可一路上话却不多。

  这个女人的存在,尤其是这个女人对林朔的态度,让她有些不安。

  如今狄兰这一走,nne有一种沉疴尽去的感觉。

  这种女人的心思,很微妙,不便说出口,却能落在行动上。

  于是nne顺势就搂上了林朔的脖子。

  可她却忘了,眼下不是两人独处。

  章进骑在白狼上,就这么直勾勾地看着身边这两人。

  这两人在章进心里,一个是叔,一个是姐。

  半夜里,姐去钻叔的帐篷,他可以当做没看见。

  可现在是白天,而且是正在突进索敌的途中,这两人还这么来,章进虽然没法开口抗议,但用目光表示一下不满,那还是可以的。

  nne终于注意到了这道目光,就这一下子,她全身的毛孔瞬间就开了,汗都被逼了出来,全身火烫,脸红得就跟番茄一样。

  她就跟触了电似的,赶紧松开了林朔的脖子。

  不过很快,她又意识到,这只是一个十八岁少年的目光。

  她定了定神,继续搂上了林朔的脖子。

  为了缓解尴尬,她问林朔道:“林先生,这次我们要面对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

  林朔正在专心致志地行使一头坐骑的职责,认真赶路,同时他还是猎犬,用鼻子不断地分析周围的气味信息。

  身兼两头牲口的功能,他已经很忙了,nne在出汗他知道,不过他没往心里去,以为她又害羞了。

  听到肩膀上的nne发问,林朔又看了看章进,发现这小子也是一副好奇的神色,心里多少有些不高兴。

  这东西,九州异物载上是有记载的,这俩人到了这会儿还不知道是什么,不太应该。

  只是不高兴归不高兴,面对这俩新人林朔也没什么办法,只好耐着性子说道:“有个典故,不知道你们听说过没有,叫做驳马虎疑。”

  这个问题刚扔出去,林朔就意识到自己白问了。

  nne自幼在美国长大,国语虽然很好,但也仅限于日常沟通。指望她在精通八国语言的同时,还要去研究中国的那些生僻的典故,那是不太可能的。

  人的精力毕竟是有限的。

  至于章进,更别提了,这孩子压根就没念过书。

  于是他继续解释道:“我国春秋时期,春秋五霸之首齐桓公,有一次骑马出行,发现路边有头老虎。

  结果这老虎不但没扑上来,反而趴下不敢动弹了。

  回去之后,齐桓公就问齐国的宰相管仲,这是怎么回事儿。

  管仲就问他,您是不是骑着一匹杂色的马,又迎着太阳在走?

  齐桓公说没错啊。

  管仲就说了:此驳象也,驳食虎豹,故虎疑焉。

  意思就是,这种杂色的马,看起来像驳,驳是能吃老虎豹子的,所以老虎就起了疑心了,不敢上前。”

  林朔说着这番话,语速就跟平时说话一样,可他脚下却没慢上半分,气息也非常的稳定。

  这时候章进才明白,哪怕是扛着追爷和nne,自己这位叔叔跟老白比脚程,依然还能留有余力。

  这种跟自己显而易见的差距,让章进心中一阵凛然。

  至于林朔到底说了什么,他其实没怎么听进去。

  nne却听进去了,问道:“我们这次的目标,是一头驳?”

  “你这么说不准确。”林朔说道,“不是一头驳,而是一只寄生在驳身体里的山阎王。”

  nne微微颔首,其实她早就知道阿尔泰山北麓,有一头驳。来这儿之前,苗光启早就告诉过她了。

  之前那个问题,纯属为了掩饰尴尬没话找话,顺便也跟真不知道的章进做一个情报分享。

  林朔看着章进的表情,知道这小子没听进去,于是继续说道:“驳这个东西,天性是比较亲人的。在阿尔泰山北部的这头驳,猎门有前辈长期观察过,确认无害,所以这些年来都听之任之。

  但如果它变成了敌人,那还是挺麻烦的,全身上下几乎刀枪不入,尤其是它头上的角,章进,你可千万别不信邪,去硬碰硬。”

  章进这下听进去了,点了点头。

  “对付驳,你的孔雀是无效的。”林朔又说道,“以你目前的力量水平,飞刀破不了它的防。除非,你已经练出孔雀七刀中的后三刀,你练出来了吗?”

  章进摇了摇头。

  “这头驳本性良善,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想取它性命。”林朔说道,“而且,这头体型巨大的驳,对山阎王来说既是宿主,又是樊笼。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山阎王目前本体体型已经到了这个份上,除了驳之外,它已经无处藏身了,除非它主动自杀,以孢子的形式逃逸。

  不过从章国华笔记上记载的细节来看,山阎王似乎没有自杀的习性。

  它是宿主被杀死之后,宿主无法给它提供养分了,才会进行孢子逃逸,把基因传递出去。

  所以,我们只要活捉这头驳,就有很大概率活捉山阎王。

  而这,就是这趟行动的难点所在了。

  杀这头驳,我一个人就可以。但想要活捉,就不太容易。

  本来我还指望杨拓也能帮上忙,不过他现在,应该是自顾不暇。”

  说到这里,林朔扭头看了一眼肩膀上的nne:“nne,你要是已经学会了圈地,这事就好办多了。”

  “哦!对……对不起。”nne顿时有些羞愧,“我……我会努力的。”

  正说话间,林朔身边老白的速度,却忽然间慢了下来。

  这匹白狼似是意识到了什么,从原本的撒腿狂奔,逐渐变成了缓慢的踱步,嘴里呜咽着,神情有些不安。

  狼拥有极强的领地意识,老白也是如此。

  看到老白这个表现,林朔就明白了。

  在整个阿尔泰山地区,老白这样的猛兽异种,那就是鹤立鸡群,完全可以横着走。

  哪怕是之前的那头巨虎,体型比老白还大一圈,老白都浑然不惧。

  只有一个东西,会让老白也心生忌惮,甚至隐隐地畏惧,那就是对人亲近,同时却嗜吃虎豹的驳兽。

  眼下,自己这行人,已经进入驳兽的领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