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一百五十章 苍狼古迹
  杨拓这天上午,难得地从连轴转的科研工作中摆脱出来,给自己放了一天的假。

  他先洗了个澡,好好吃了一顿,然后从此行带着的大皮箱里的最低层,取出了一套崭新的中山装。

  这是杨拓就职兰州生物研究所所长时新做的衣裳。他女朋友托兰州的一个大裁缝做的,纯手工的衣服,之后就没穿过。

  如今压在箱子底下久了,这棉麻混纺的布料,难免就有些皱了。

  问苏赫巴兽借了烫衣板和熨斗,杨拓花了半个多小时,仔仔细细地把这套衣服的每一个皱褶都熨烫平整。

  在镜子前穿好这身中山装,杨拓又把自己手腕上的电子表取下来扔进皮箱子里,又从皮箱子的夹层里,拿出了一块机械表。

  这块表,是他博士毕业的时候,博导何子鸿送给他的礼物,他视若珍宝,但平时却不戴。

  因为机械表,毕竟走得没电子表准,工作的时候不那么可靠。

  这表纯金属的链子,戴上之后的触感冰凉。

  杨拓用手握着那套崭新中山装的袖口,捂了一会儿,用体温把链子焐热了,这才放下了手。

  又在镜子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口,杨拓把自己的眼镜摘下来,用自己调制的溶液泡了泡,然后再用擦镜纸,仔仔细细地擦干净。

  重新戴上眼镜,他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来,拿起了桌上的电话。

  拔了几个号码,又等了一会儿,杨拓对着话筒说道:

  “阿茹娜所长,今天下午开始,警局里所有人员放假回家。警局里除了我之外,不许留一个人。什么时候放假结束,等我另行通知。”

  说完这番话,杨拓把电话挂了,然后看着桌上的小八,笑了笑:“我对你的治疗已经结束了,现在无论是生理上还是精神上,你都没什么问题,别在我这儿待着了,去找林朔吧。”

  “杨拓,你这葫芦里,到底卖着什么药啊?”小八歪着脑袋,对杨拓的这些行为似是有些不解。

  “别问了。”杨拓伸出手,摸了摸小八的脑袋,“去吧。”

  “不行。”小八摇了摇头,“你得把话说明白咯,不然我不放心走。”

  “没事儿。”杨拓说道,“我想等一个人过来,进行一次不被打扰的长谈。你就别在这儿碍事了。”

  “杨拓,我八爷虽然是只鸟,可也看过电视剧。有些角色临死之前,往往都要来这么一出,穿戴得整整齐齐的,先立个范儿,然后壮烈地去死。”小八说道,“你杨拓是个科学家,不至于也这么俗套吧?”

  “小八,八爷。”杨拓无奈地说道,“我杨拓这辈子,就帅这么一回,你能不说破吗?”

  “没办法,八爷我就是爱看热闹。”小八说道,“你既然想去死,这么大的热闹,我怎么能错过呢。不行,我得看着你去死。”

  “真是鸟嘴吐不出象牙。”

  “你是在等狄兰吧?”

  “嗯。”

  “我听电话里朔哥说,她其实是个人造的山阎王,对吧?”

  “差不多吧。”

  “那你怎么知道,她会来你这儿呢?”

  “她既然知道我猜到了她的情况,就肯定会来。”杨拓说道,“她是了解我的,我杨拓既然已经盯上她了,那么我这边不摆平,她以后永无宁日。”

  “那你就这么等着被她灭口,都不挣扎一下?”

  “既然林朔都没留住她,我这边填上再多人命都没用,无谓牺牲而已。”杨拓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这时候唯一能指望的,就是这里了。”

  “我能帮你什么吗?”

  “帮不了。”杨拓摇了摇头,“除非林朔本人在这里,否则谁也帮不上忙。”

  “那好,我会在不远处盯着的。”小八说道,“你的死活,我要告诉朔哥知道。”

  “可以。”

  ……

  阿尔泰山北部地区,地热森林深处。

  周围的气味信息不断地冲击着林朔的鼻子,他知道再往北走的话,森林已经快到头了。

  林朔一行人,几乎已经横穿了这片森林。

  这片森林,谁都知道不正常,但这一路走来,肉眼却很难发现有什么异常。

  因为之前小八说的那些异常,都不是短时间内一眼就能看出来的,这需要长期的观察。

  而山阎王本身,也是一个玄之又玄的存在。

  有一段时间,它似乎无处不在,而现在,似乎又自囚牢笼。

  狄兰的忽然离去,让林朔感到困惑。

  其实一直以来,所有人对山阎王的认知,几乎是这个女人一手建立起来的。

  这个女人很奇怪。

  回忆她曾经讲过的那些内容,她将山阎王进行了过分夸大,打击了当时队伍的士气,同时又用生物采样,一定程度上拖慢了队伍的行程。

  这种拖慢,看似对形势不利,但客观上,又是有利的。

  它正好卡主了山阎王自我生长的关键时期,同时也让林朔有充分的时间整理思路,推测出驳兽被寄生的情报。

  所以直到现在,这个女人的动机到底是什么,林朔都不清楚。

  她好像是对山阎王非常了解,时刻掌握着这支狩猎小队的进度,等到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时候,她飘然离去,把最后的果子,留给林朔他们去摘。

  但是换一个角度,她好像又对山阎王非常崇拜,她不想狩猎小队顺利地完成狩猎,所以她千方百计地阻挠。等到山阎王寄生驳兽,变成了最强的形态,同时她自己也被杨拓怀疑,无法继续隐藏下去,这才一走了之。

  这两种设想都有可能,所以这个女人,对林朔而言依然是个迷。

  以林朔的头脑,自然也能想到,狄兰这时候离开,应该是去找杨拓摊牌了。

  因为这里,目前只有杨拓能跟外界联系。

  而杨拓那边,能跟狄兰有一战之力的,柳青和苏赫巴兽都不够看,只有一个阿茹娜。

  杨拓能不能活下来,还真不好说。

  不过这事儿林朔暂时操心不上,因为众人目前,已经走进驳兽的领地了。

  驳兽的气息,在此处已经非常明显了,到处都有残留。

  这时候的气味情报,就显得极为珍贵。

  因为再往前走,就快走出森林了。

  眼下是西北季风活跃时期,大草原上一阵风吹过,什么气味都留不下,到时候再想用气味锁定驳兽,就非常难了。

  而从目前森林里驳兽气味的新鲜程度来看,这个东西,应该就在附近不远。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此时众人脚下,是一座山峰的上坡路,快到山脊了。

  这时候无论视线还是风向,都被山脊遮挡着,大家的眼睛和林朔的鼻子,都不那么好用。

  Anne忽然停下了脚步,给出了一个止步的手势。

  然后她快速趴在地面上,静静地聆听这山脉岩石层的动静。

  过了一小会儿,Anne抬起头说道:“林先生,应该就在前面,脚步声发闷,是个大家伙。”

  “能确认吗?”林朔问道。

  “不能。”Anne摇了摇头,“太远了,有点听不清。而且驳兽的脚步声,我以前也没经验。”

  林朔点了点头,轻声吩咐道,“都趴下,匍匐前进,去山脊上观察一下。”

  众人赶紧依言行事,不过大白狼老白趴下之后,顺势向旁边一滚,冲林朔露出了肚皮。

  狼这种犬科动物,天生是会认头狼的,也只会对自己狼群里的头狼,才会露出肚皮示弱。

  林朔知道这大家伙是在向自己撒娇,他用手摸了摸老白的肚皮,吩咐道:“老白,你脑袋太大,就别去山脊露头了,容易被发现。你就在这儿别动,如果它最后往这儿跑了,你拦它一下就行,别拼命,知道吗?”

  老白虽然不能跟小八一样口吐人言,但人话是听得懂的。

  吩咐完老白,林朔跟Anne和章进一起都趴了下来,轻手轻脚地爬行了五六米,眼前就是山脊了。

  这道山脊很窄,和整座山峰比起来,就跟立起来刀锋差不多,三四米宽的样子。

  三人各自找了一个观察位,透过草丛和乱石,向山下看了过去。

  这几天看惯了树木乱石,唯一一个人造的建筑,就是那根石柱,样子还跟一棵树差不多。

  所以此时山下的场景,令人眼前一亮。

  尽管已经被岁月侵蚀得不成样子,但三人还能认出来,这是一座废弃已久的古代城市。

  周边的石墙早已经已经塌了,但墙基还在,能看出这座城的大体轮廓。

  城里面的建筑显然都是石头堆砌的,大多也都塌了,变成乱糟糟的一堆。

  最醒目的,是中间那根石柱子。

  这种石柱子,之前众人也看到过一根类似的,但不如这根柱子大。

  而且城市中央的这根石柱子,最上面还雕着一个什么动物的头颅,如今盖着厚厚的一层苔藓,模糊了棱角,看不清到底是什么。

  石柱子周边,方方正正地高出来一块,估计是一个祭坛。

  按现在标准来看,这座城市不大,方圆也就一里多的样子,更像一个村庄。

  但如果结合历史,阿尔泰山北部山区,有这么大规模的一座小城,意义就非同小可了。

  因为阿尔泰山地区,是人类游牧文明的发源地之一。

  这个结论,是根据周边其他农耕文明的史料推测出来的。真正的考古证据,迄今为止很少。

  而这座隐藏在崇山峻岭之间的城市废墟,似是这个结论的有利佐证。

  当然具体的发掘工作,跟林朔这群人没关系,他们不是干这行的。

  不过能看到这么一片古迹,林朔心里还是非常感慨的。

  因为虽然目前公布的考古成果不包括这里,但猎门的《九州异物载》上,对这儿是有记载的。

  这个地方,应该就是苍狼古迹。

  人类第三次走出非洲,首先在两河流域的新月沃地,结出了璀璨的文明之花。苏美尔文明,距今七千多年。

  然后人类继续东进,阿尔泰山,就是其中一个中转点。

  在这里,人类分成两拨,一拨向东,一拨向南。

  向东的那拨人,进入蒙古高原,逐渐演变成了活跃在历史上的各支游牧民族。

  向南的那拨人,走到昆仑山,逐渐演变成古羌族。而古羌族,是如今汉族、羌族、藏族的共同祖先。

  追本溯源,这苍狼古迹,就是这两拨人分家的地方之一。

  根据《九州异物载》上记载,苍狼古迹里的老祖宗们,因天灾而分家的时候,他们信奉的图腾也分出两种来。

  东进那支,图腾是狼。

  南下那支,图腾是驳。

  因为在这里,狼是他们的主要敌人,信奉敌人,就能磨砺自己。

  与此同时,驳是他们的守护神兽,信奉神兽,神兽就能继续庇佑他们。

  可惜驳在当时,并没有跟着人们东进或者南下。

  它们熬过了那场天灾,数量变得愈发稀少。

  又过了数千年岁月,如今这世上,只剩下一头驳了。

  这头驳,此时此刻,就站在林朔三人对面的山头上。

  它昂首挺胸,警惕地看着对面山峰上露出的三个脑袋,发出闷雷般地吼声。

  “你们两个,从两翼开始包抄。”林朔也盯着这头驳,沉声说道,“记住,要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