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变 态
  魏行山所在的雪山,距离林朔所在的山谷,有三公里的距离。

  这个出乎预料的距离,源自魏行山对林朔三人速度的低估,他没想到林朔三人会在短短的半天内,将自己拉得那么远。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这已经远远超出了***的有效射程。

  尽管因为高度差的存在,魏行山这边高,林朔那边低,枪膛里射出的子弹,在理论上能抵达那里,但这种枪应该怎么打,弹道怎么走,魏行山心里是没谱的。

  所以当意识到聂家刺客就在雪山山顶附近时,魏行山心里是绝望的。

  自己的***够不到林朔那里,那么同理,林朔也很难支援到这里。

  更何况,林朔那边已经快跟驳撞上了。

  魏行山知道,这个时候谁都帮不了自己,能不能活下来,就看自己这十多年的苦练了。

  要是搁在其他环境,遇上其他对手,魏行山绝对有这个自信。

  但自从跟林朔相识,知道了门里人这个概念之后,魏行山知道了什么叫天外有天。

  这个聂家的刺客,是能够在林朔手里逃生的高手,面对这种人,自己能支撑多久?

  会不会跟遇上狄兰似的,刹那间就失去了意识?

  要是这样的话,到也省事了。

  魏行山背靠岩壁,脸上惨笑,同时竖起耳朵听着周围的动静。

  “咣”地一声巨响,接着是“轰隆”一声,从北边传来。

  林朔和驳,撞上了。

  ……

  “你,没有筹码。”狄兰看着对面坐着的杨拓,淡淡说道,“至少,在拿到我的基因样本之前,你没有。”

  “你确定吗?”杨拓说道,“别忘了,你之前在隔壁洗了个澡,又在这里吃了顿饭,还跟我聊了十分钟。”

  “这有什么关系吗?”狄兰问道。

  杨拓微微一笑,说道:“你可能还没意识到,你我在实验操作技术上的差距,比我跟你之间在武力上的差距还大。

  冲进下水道的皮肤碎屑、残留在碗口的口腔黏膜、甚至是你说话时候吐出来的唾沫星子,我都有办法采集到基因样本。

  而且从采集到分析,我已经全自动化了。

  今天上午,我就在隔壁房间的下水道里,安装了采集滤网,现在你的皮肤碎屑里残留的细胞,已经被滤网捕捉。

  而你的基因数据是否上传,取决于我手里戴着这块表。”

  一边说着,杨拓扬了扬自己手腕上的机械表:“一旦它监测不到我的心跳,你的基因数据就会被上传到我的电脑里。对我的分析,有一点你说错了,我其实还是很怕死的。”

  狄兰听到这里,脸上终于不再平静,说话的音调高了不少:“杨拓,我是北欧皇室成员,王位的第二继承人,我的基因是北欧皇室的重要隐私,是受到严格保护的。你无权采集我的基因样本!”

  “不需要在法律上得到合法的授权,只需要在学术上得出结论就可以了。”杨拓扶了扶自己的眼镜,平静地说道,“其实你是不是基因改造人,这个结论不重要。

  重要的是,要证明你这种基因改造的方法,跟山阎王之间的密切联系。

  而我的电脑,是跟国际生物研究会和中国科学院通过卫星联网的,共享数据。

  你的基因数据一旦进去……”

  说到这里,杨拓微微一笑,继续说道:“你猜猜看,国际生物研究会和中科院的那些生物学前辈们,有没有能力替我作出那样的证明?

  而我这个中科院院士,用自己性命换来的基因样,中科院会不会重视?

  我国高层,会不会重视?

  你身后的北欧皇室,有用吗?”

  面对杨拓的连番提问,狄兰沉默了。

  “事情的后续发展,应该是这样的。”杨拓继续说道,“你和你父亲,会被国际生物研究会除名。北欧皇室会急于跟你们父女划清界限,将安排你们死于一场车祸或者其他的意外。

  还记得欧洲某位王妃,是怎么死的吗?

  手法是不是很熟悉?

  当然了,北欧皇室安排的意外,能杀死你父亲,未必能杀死你。

  不过没关系,我有个朋友,名叫林朔。

  如果我死在你手里,你觉得他会放过你吗?”

  狄兰静静都听着,当听到“林朔”二字的时候,她眼皮抖了抖。

  杨拓观察着她的神色,缓缓说道:“狄兰,跟这些相比,我是不是一个精神变态,重要吗?好了,筹码我放上来了,你那边,是不是要再加一点?”

  狄兰深深吸了一口气:“杨拓,低估了你和林朔,可能是我这辈子犯得最大的错误。”

  “不怪你,我们两个人,确实比较特殊。”杨拓劝慰道,“我是个病理学意义上的精神变态,而林朔,比我还高级一些。”

  “嗯?”狄兰有些不明所以。

  杨拓摊了摊手:“在生物学意义上,林朔,就是个纯粹的变态。”

  ……

  聂萱踏上这座雪山时,原本只是为了观察北边的地形和战况。

  林朔和山阎王之间的博弈,到底是什么阶段,她目前还不清楚,但必须要搞明白。

  只有这样,她才能布置下一步的刺杀计划。

  她为什么一定要杀林朔,这里面的原因有四。

  一是刺客世家的规矩,二是她执拗的性子,三是跟Anne的宿怨,四是林朔如日中天的名气。

  前三个是原因,但不是主要原因,关键在于第四点。

  林家作为猎门魁首家族,自古以来就是门里人仰望的存在。

  但凡只要跟林家传人搭上一点关系,敌人也好,朋友也罢,身份地位立马就水涨船高。

  李一针、范平安,都是如此。

  他们俩一个被林乐山夸过,一个被林乐山揍过,转眼之间,都成了门里的一代宗师。

  杀死林朔,对于一个刺客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而之前在外兴安岭,连续三次在林朔手里逃生,也给了聂萱极大的信心。

  她知道这个男人虽然强大,但还没强大到自己不可撼动的地步。

  更何况这一次她受人指点,邀请到了可以与林朔匹敌的两大高手。

  再加上林朔狩猎的对象又异常强大,聂萱完全可以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不过聂萱心里清楚,越是这样有利的形势,就越不能掉以轻心。

  之前在外兴安岭,原本也是一片大好的形势,结果被林朔瞬间逆转。

  所以她打算谨慎一些,先跟范平安和李一针分开,独自上雪山,先看看情况再说。

  至于后来驳兽开始冲锋,产生的大地颤动给了范平安和李一针极好的掩护,两人纵马狂奔突袭林朔,这是突发情况。

  这种突发情况,让聂萱有些不安,同时又对范平安和李一针非常不满。

  可事已至此,也就只能走着看了。

  而魏行山也在山上,是聂萱的意外收获。

  她发现了山顶附近,魏行山匆忙撂下的行囊。

  顺着脚印往上一看,山顶的巨石背后,肯定藏着人。

  她于是不再犹豫,趁着林朔正在跟某只巨**手之际,拔剑在手,快速地向山顶移动。

  在她眼里,山顶上的那个人,已经是个死人了。

  ……

  在Anne眼里,林朔目前的所作所为,就是努力地想把自己变成一个死人。

  不用门里的什么秘传知识,仅仅用初中物理常识,Anne就知道林朔肯定撞不过驳。

  十倍以上的体重差,这是一道个人力量迈不过去的鸿沟。

  一想到即将发生的事情,Anne一阵芳心大乱,下意识地用手把眼睛捂了起来。

  黑暗中,她终于明白,尽管自己这二十年来日夜苦练,身心都锤炼得坚若磐石,但终究,自己是个女人,是个关心着眼前人的女人。

  关心则乱,此时此刻,她无法控制住自己内心的担忧,而这份担忧,正在严重影响着她的判断力。

  想到林朔曾告诫自己的话语,她做了一次深呼吸,手指微微松开,从手指间的缝隙中,去窥探即将发生的一切。

  而就在林朔和驳互相对冲、即将相撞的时候,南边的雪山山顶,传来了一记枪响。

  Anne心里一紧,她意识到魏行山遇险了。

  几乎与此同时,林朔与驳相遇了。

  通过手指的缝隙,Anne看到林朔在即将撞上驳兽的时候,驳兽低头亮角,随后狠狠地一挑!

  林朔,则先是一跃而起,半空中扬手展腹,双手向后抓住了追爷的弓身一端。

  然后他团身抽甩,将追爷闪电般砸在了驳兽的独角上!

  一个是独角上挑,另一个是巨弓下砸。

  “咣”地一声巨响之后,紧接着是“轰隆”一声。

  驳兽下巴着地,整头巨兽就这么被林朔生生砸趴在了地面上!

  十多吨的大家伙拍在地面,尘土漫天而起。

  而林朔本人,则被这股反作用力,打得连人带弓倒飞了出去。

  他人在空中,就像一颗炮弹一样,一路向南,越飞越高。

  这条美妙弧线的尽头,南方三公里外的雪山山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