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屠龙
  这世上,并不存在踏雪无痕的轻功。

  所谓的轻功,不过是双腿的力量,和大地引力的较量。

  一段长度约五百米,坡度约五十度的山坡,盖着五米厚的冰层和接近一米厚的积雪层,而且高海拔,极度缺氧。

  用最快的速度完成这么一段路程,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个严峻的挑战。

  魏行山之前能完成这段路程,他的身体素质和攀登技巧固然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他有一双长腿。

  接近一米厚的积雪,一般人一踩下去,雪就没到大腿根了,个子再矮一点,能到腰。

  这种情况下,双腿是无法发力的,再大的能耐,也只能是雪地里的萝卜,种上了。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魏行山将近两米的个头,一脚下去,积雪正好没过膝盖,双腿还能拔得出来,所以能完成这段路程。

  聂萱就很难办了。

  这个女刺客的身高,在女人里边算是高的,差不多一米七五。不过她的身材比例不如A

  e那么完美,相对而言,腰长腿短。

  这种身材,就审美而言吃点亏,在实战中却占便宜,因为下盘更稳。

  可要是搁在这种雪地里,这就是迈不过去的坎儿了。

  所以这五百米的雪地突击,她不能玩魏行山那套手脚并用,否则等于活埋了自己。

  她采取的办法,是以剑开道,挥剑斩雪!

  手里这把剑,名曰“雪龙”。

  这柄剑,出自晚清制剑名家骆三尺之手,被当时的聂家家主请回聂家后,曾在开锋定剑之时,连断聂家长老三柄法剑。

  从此,这柄剑在聂家名剑谱上,排名第三,仅次于家主令剑“白灼”和大长老手持法剑“碧落”。

  以聂萱如今在聂家的地位,原本是没资格动用这柄剑的。

  只因聂萱原本的随身配剑,名剑谱上排名第二十三的“乌金”被毁,再加上这次刺杀的对象是大名鼎鼎的猎门魁首,聂家家主特批,允许聂萱请出“雪龙”相助。

  聂家家主的这个举动,其实意味深长,但此时的聂萱,却没心思琢磨这个。

  她此时挥剑斩雪,一路狂飙,一心一意地想取山上人的性命。

  至于这柄剑的由来,以及北边山谷的那两声巨响,她浑然不在意。

  因为这些都不是眼下的事情,作为一名刺客,一旦选取了目标,那就必须投入百分百的注意力。

  ……

  魏行山没有A

  e“听山”的能耐不假,但他到底不是个聋子。

  相反,他的听觉,那也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听声辨位的水平,比普通人强上不少。

  此刻的魏行山背靠岩石,远处的那两声巨响,对他而言不过是一个曾经关注,但现在并不重要的信息。

  在自身难保的情况下,林朔那边什么动静,他现在是顾不上了。

  他现在面朝的方向是西南,背靠着山顶的一块凸起的巨石,视野不怎么样,但在手里有枪的情况下,这样反而是最好的防御姿态。

  不用去管身后什么情况,他只要盯着前面,一旦有东西现身,抬手一枪就完事儿了。

  同时他也知道,面对聂家女刺客,他最多也就只有一枪的机会。

  然后他就听到了,身后巨石之下,传来一阵声响,这种声响,有点像除草机在草地里割草的动静。

  有动静,对现在的魏行山而言其实不怕,怕得就是没有动静。

  耳听得声响越来越近,而且来势汹汹,魏行山心里有谱了。

  他定了定神,用耳朵仔细地辨别了一下方位和距离,心想自己不能再这么待着了。

  自己手里有枪,手枪的最佳战斗距离,一般是五米到五十米之间。

  远了打不准,近了,可能来不及抬手。

  他魏行山凭借着自己精湛的枪械技术,能把这个最远战斗距离扩大到一百米左右。

  而对方聂家刺客强大的近身格斗能力,最近战斗距离五米是很不保险的,十米还差不多。

  用耳朵预判着双方的距离,魏行山做了一个深呼吸。

  这不仅仅是在精神上给自己减压,同时也是在给身体储氧。

  这里是高原地形,又是雪山山顶,空气的氧气含量极低,而他接下来要做的一系列战术动作,非常消耗体力。

  不事先给身体储备氧气,万一动作做到一半自己眼前一黑,那就完蛋。

  做完了深呼吸,魏行山一记钩拳打在旁边一块凸起山石上。

  山顶上的这块巨石,被这里的季风吹拂了数千万年,早就风化得差不多了。

  魏行山这一拳下去,凸起的这一小块石头应声而落。魏行山单手拿住这块石头,快速转过身,面朝整块山石,就跟在面壁似的。

  这一转身,听觉对声音的感应又有所不同,魏行山再次确认了一下声响,然后手一甩,把手里的这块石头往巨石的右边一扔。

  而他的整个身子,则一个翻滚,来到巨石的左边,从巨石后亮了出来。

  抬头的同时,魏行山手里的枪也抬起来了。

  此时,山下的五百米陡坡一览无余,魏行山刚想向扣动扳机,然后整个人却愣了一下。

  因为,他看到了一条“雪龙”,正冲着自己咆哮而来!

  跟驳兽下坡时激起的“黄烟”类似,聂家女刺客这趟上山,也是夹带了大量的积雪。

  但跟驳兽不同的是,那座山坡的尘土,是驳兽因其巨大的体重无意间激起的,黄烟滚滚之中,驳兽的身形是看得见的。

  而此刻山下的这条“雪龙”,是聂家女刺客有意用剑挑起了无数积雪,这些纷乱而又密集的积雪,既然是开道时的废弃物,同时也充当了上山时的遮蔽物。

  从魏行山这个角度看下去,那就是一条“雪龙”呼啸着上山来了,聂家女刺客人在哪儿,根本就看不到。

  但在一瞬间的迷茫之后,魏行山还是开枪了。

  反正蒙呗,人肯定是藏在里面的。

  结果魏行山这一枪蒙下去,对面这条雪龙里,传出来一记脆响。

  听到这记脆响,魏行山心里就凉了半截。

  自己这一枪,蒙是蒙对了,但没用,打在了人家的兵刃上。

  他不知道这是凑巧,还是对方有能力办到这一点,反正到了这个地步,那就没别的,干就是了。

  这把手枪总共九发子弹,魏行山在短短两秒不到,全部打了出去。

  之后的这八枪,效果还是很显著的。

  因为把“雪龙”打没了。在八个超过音速的子弹威胁下,哪怕是聂家女刺客,都没这个功夫再去干“斩雪化龙”这种事情了。

  聂萱在距离魏行山十米开外,终于现出了身形。

  这个女刺客看上去很狼狈,披头散发不说,持剑的右手已经虎口崩裂,鲜血正在渗入剑柄。

  她的左手,正捂着自己的右肩,指缝之间也有鲜血渗出来。

  而这些,就是魏行山九发子弹的全部战果了。

  在这个距离下,魏行山知道自己来不及换弹匣,他干脆把手枪一扔,拔出了大腿外层的匕首。

  而对面的聂萱,在向魏行山慢慢逼近的同时,嘴里说道:

  “刚才那几枪很不错。你自尽吧,这样能死得痛快些。”

  魏行山这时候已经绕过了巨石,面朝的方向是正北。

  而聂萱冲魏行山逐步逼近,面朝的方向是正南。

  这时候,遮蔽魏行山视线的“雪龙”已经没了,于是他看到了聂萱身后高空的景象。

  他脸上一副见鬼了的表情,指了指聂萱身后:

  “妹子,你身后有东西。”

  聂萱脸上闪过轻蔑的笑意,把手里的“雪龙”宝剑,从右手交到了左手。

  “真的,我不骗你,你身后真有东西。”魏行山一脸真诚地说道。

  聂萱冷哼一声,正要动手杀人,然后她终于听到了,身后的猎猎风响。

  她赶紧转身,却已经来不及了,刚把身子转过来,左手剑正要挥出去,手腕一麻,“雪龙”脱手。

  而一只大手,直接捂在了她的脸上。

  她先是眼睛失去了视线,随后身体失去了平衡,紧接着大脑失去了意识。

  “咣”地一声巨响!

  林朔破空而来,一把摁住了聂萱的脑袋,把她直接摁进了冰层里。

  他半蹲在地,手从冰层里拔出来之后,先是划拉了一下周围的积雪,正反抹了抹。

  等到擦干净了手,林朔这才慢慢站起身来,瞟了魏行山一眼。

  他身边,聂萱的双脚露在冰层之外,正在微微抽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