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加钱
  在兰州待了一个礼拜以后,林朔等人还是回到青海湖边上,苏家祖宅。

  山阎王的基因解密工程,如今已经是中科院的项目了,涉及国家机密,杨拓已经把所有的东西都交上去了。

  这么一来,想在杨拓这儿,以生物学的角度去收集有关山阎王的情报,就变得不太可能。

  杨拓对此显得很不好意思,自己亲自下厨,把林朔他们请回家喝了三顿酒,顿顿都喝吐了。

  林朔其实倒没那么在意,因为毕竟从狩猎的角度来说,他目前掌握的山阎王情报,已经差不多了。

  只是回想起章国华,林朔心中不免有些唏嘘。

  其实论能耐,章国华绝对够,给他目前林朔掌握的情报,这位老先生收拾山阎王未必会比林朔吃力。

  只可惜当年,情报只能用人命去换。

  章国华拿自己的命换了,并且想方设法把这些情报传了下来,这是个英雄。

  回到苏家祖宅,众人的日子就显得清闲下来。

  这闲下来的日子,Anne办了两件事儿。

  第一桩事情,搞定了这片宅子的归属问题。

  苏家祖宅,是一个曾经能住下八百多口人的山寨村落,青砖瓦房鳞次栉比,巷道街口弯弯绕绕,整体占地接近一百多亩,规模不小。

  自从几十年前遭遇山阎王袭击,再经过六年前昆仑山一役,这儿已经没人住了。

  Anne作为苏家后人,在法理上对这片宅子是有继承权的,但只包括三房的一部分。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苏家在这儿安家已经上千年了,可大多数传承猎人,并没有机会留下子嗣。

  苏家香火断断续续,好几次差点没接上。

  传到Anne这一辈,苏家有七房尚存,这七房往上倒六辈,是同一个爹。

  Anne的那位下南洋的曾祖,曾是三房的房头,所以她是苏家三房的直系后人,有这片宅子的继承权。

  其他的房子,各房都有旁支流落在外,虽然他们不在猎人这个行当里了,但身上流得是苏家的血,论亲缘关系,比Anne更近。

  所以这段时间,Anne跑动跑西的,主要忙这个事情。

  反正前前后后花了三百多万美金,包括说服苏家其他旁支放弃继承权,再加上缴纳税款等等。

  所以如今,这个村落的所有房屋地契,名字是林朔的。

  本来应该是Anne的,可Anne在国内居住时间未满,国籍上还是个美国人,手续上非常不方便,于是她就把地契全部换成了林朔的名字。

  Anne办这事儿是先斩后奏,等林朔看到这叠地契之后,心里是一阵哭笑不得,心想这姑娘真是个败家娘们。

  这世上,哪有把自家祖宅送给外人的道理?

  倒是魏行山一语道破了玄机:

  “这招高明,这是看穿了你的为人啊。

  你林朔会贪她的房子吗?

  肯定不会啊!

  以后等你们俩生下孩子,你们林苏两家两套传承,一个孩子肯定不够嘛。

  之我不是说过吗?你们俩的孩子,一个姓林一个姓苏,老三再抓个阄,对吧?

  其中姓苏的那个孩子,就从你这儿继承这片苏家祖宅。

  到头来,苏家的宅子,还是归姓苏的,这不是一样吗?

  老林,你是个爷们,要知道闻弦音知雅意。

  这事儿,人家一姑娘家,能这么豁得出去,不容易。”

  林朔被说得一愣一愣的,无言以对。

  Anne办得第二件事情,就是把国际生物研究会亚洲区的办事处,从上都挪到了青海,就在苏家祖宅里。

  这件事儿乍一看也没什么道理,上都是中国第一大城市,沿海经济中心,交通网络四通八达,是一个国际化的大都市。

  但凡是办事处,当然是放在上都好。

  可林朔一细琢磨,倒是也对。

  因为国际生物研究会在亚洲区的业务,并不是商贸,而是针对奇异生灵的。

  而奇异生灵,在国内被猎门清剿了上万年,基本已经灭绝了。

  所以目前这个亚洲区的业务,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反正没什么事儿,在哪儿都一样。

  这儿房子是自己的,还能赚国际生物研究会一笔房租。

  不过这两件事看下来,林朔对Anne这个女人,倒是有些琢磨不透。

  办地契送房子,这女人出手那是风风火火,显得既大气又缺心眼。

  迁办事处赚房租,这女人其实又抠门的很,一分钱都能掰成两半花。

  不过虽然地契名字是自己的,但这儿的主人,其实还是Anne,主人家办事,林朔不方便问。

  而林朔这段日子忙得,也是两件事儿。一是教章进识字,二是收拾魏行山,还有他那群大头兵。

  魏行山的那群兄弟,之前是借调到了国际生物研究会的非洲区,去执行一项任务,现在任务已经圆满完成了。

  既然办事处就迁在这儿了,他们自然也就只能回到这里。

  这里是高原环境,练体修力,那是事半功倍。

  明年开春,就是猎门的平辈盟礼了,这么大的事儿靠一两个人肯定忙不下来,到时候魏行山和他这群雇佣兵,都得用上。

  既然要用这些人,那这些人就将成为猎门苏家的门面,不能太丢人,得拾掇拾掇。

  ……

  一转眼,又是一个月过去了。

  这天是元旦,二零零五年一月一日。

  阳历上的节日,对林朔来说意义不大,他办事挑日子,只看阴历。

  不过好歹是个节,而且手下这群大头兵,最近都被他操练得都脱了型了。

  为了队伍的士气考虑,林朔私人掏腰包,拿出一千块钱,让魏行山去附近的市集买些好食材,晚上好好吃一顿,给他们补补。

  这会儿,魏行山和章进带着雇佣兵们去市集采购去了,章进是肉类食材的专家,带上他至少买肉不会出错。

  而柳青怕这群大男人不会划价,也跟着去了。

  小八又出去浪了,屋里,只剩下林朔和Anne两人。

  这片宅子就在村口,门外面挂着“国际生物研究会亚洲区办事处”的牌子。

  屋里的陈设,如今是中西结合,房柱子上到处都是虫眼,上百年的木结构老房子了。

  而青石地砖上,却是四套现代化的办公设备,四张办公桌,分别是林朔、Anne、魏行山、柳青的。

  桌子上面都配着电脑,传真打印都是局域网共享的,外面还连着互联网,网速还不错。

  林朔这会儿,正在打辞职报告。

  他之前的职位,是广西一所乡村小学的语文教师。

  临出发前,他让乡亲们代自己跟校长请了假,本来以为很快就能回去的,现在看起来够呛。

  辞职信得赶紧递上去,不然这个职位一直挂在那里,学校不好补空缺,耽误人家孩子上学。

  可是这个学校太偏了,没通网络,自己这份辞职信,估计得让人捎过去。

  心里正愁着这件事儿呢,前面的Anne忽然说道:“林朔,过来看看。”

  在苏家祖宅的这段日子,两人的关系更加亲密了一些,彼此之间的称呼也改了。

  林朔开始叫Anne念秋,而Anne也不像以前叫林先生了,而是直呼其名。

  可惜,关系虽然近了,却还没有定下来。

  一方面双方都有自己在忙的事情,没有太多机会独处。另一方面,平辈盟礼之前,双方在门里确实差着辈分。

  现在要是把关系挑明了,对林朔其实没什么,对Anne是不利的。

  门里人注重风评,名声一旦坏了,就难以服众。

  林朔如今是猎门魁首,一身能耐摆在这里,地位稳如泰山,对他来说,和一个侄女辈的好上了,那只是一桩风流韵事。

  可Anne不一样,她是要成为苏家家主的人。她不做这个家主,猎门苏家就没了。

  现在她在门里还没立起名头,这要是提前攀上了林朔这根高枝,反而容易被人嚼舌根。

  所以这段时间,林朔把握着分寸,反正两人现在每天都能见面,人在身边,这就行了。

  听到Anne叫自己,林朔站起身来,走到了Anne的办公桌前。

  只见Anne面前的电脑屏幕上,正显示着她的办公邮箱,里面有一封新邮件。

  看寄送人,四个英文字母,“IUBS”。

  林朔知道,这是国际生物研究会,英文全称是“InternationalUnionofBiologicalScience”。

  不过这封邮件Anne还没打开来,林朔只看到了标题。

  看样子,是来新买卖了。

  “你这还没打开看呢,把我叫过干嘛?”林朔说道,“我要是出手的话,你们研究会成本可不低啊。”

  “我们国际生物研究会,将全球的生物事件,分为四个等级,在颜**分上分别是蓝、黄、红、橙,越往后越严重。”Anne解释道,“你看看这份邮件的标题颜色。”

  “红色的。”

  “对,这代表一级生物事件。在亚洲区,这类事件我们都会委托猎门六大家的传承猎人出手。”

  “哦,明白了,我就说怎么给我也安排了一张办公桌呢。”林朔点点头,“等于说,我目前是猎门六大家驻国际生物研究会亚洲区办事处的代表,是吧?”

  “可不是嘛,能请到你这个魁首屈尊当这个代表,我可有面子了。”Anne笑了笑,点开了邮件。

  这一份纯英文的邮件,林朔英文其实很不错,瞄了一眼,就知道大概怎么回事儿了。

  可这毕竟是人家的公文,自己这么盯着看不是个事儿。

  于是他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等着Anne的正式委托。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同时,林朔也在算日子。

  这趟买卖如果要让自己出手,那时间上要抓紧了。

  因为阴历二月二,龙抬头那天,是他定下的猎门百年一届平辈盟礼的日子,地点就在这苏家祖宅。

  时间地点,林朔已经电话通知了曹家家主曹余生。让这个猎门情报总部的负责人,把这个消息挨家挨户地通知下去。

  满打满算三个月后,七十八家在全世界各地的猎门精英,就要在这里汇合。

  这是个大日子,不等人,而且这么大的事情,苏家祖宅要提前准备,留出一个月的准备期,不算长。

  这么算下来,其实这趟买卖,留给自己的时间最多两个月时间不到,因为还要算上来回路程。

  一想到路程,林朔就向Anne确认道:“事发地在哪儿?”

  “尼泊尔。”Anne这会儿已经看完邮件了,语气没之前那么轻松,有些凝重。

  “听你的语气,这事儿有难度?”林朔问道。

  “当然有难度,否则怎么会是一级生物事件呢?”

  “请我出手?”

  “当然是请您出手了。”

  “行,加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