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一百七十八章 母亲轶事
  林朔跟着曹余生,来到这座宅子的书房。

  林朔知道曹余生之前那番布置的用意,无非是怕隔墙有耳,所以把这里老头老太太全部打发了出去。

  而nne、魏行山、章进三人,又被这群急着抱孙子或者曾孙的老人围在了村外,暂时进不来。

  这就给林朔和曹余生两人,营造了一个私密的对话环境。

  不过这种环境,毕竟是暂时的,所以林朔知道两人眼下时间不多。

  曹余生显然也明白这点,两人落座之后,这位曹家主人就开口道:

  “孩子,我和你的爹娘,在三十年前结拜,你爹是我大哥,你娘是我三姐。

  当时我们四人,论年纪,我大哥林乐山最为年长,可要是论能耐,我们三个男人加在一块儿,也比不上你娘。

  你娘云悦心,是云家五百年来,最出色的传承猎人。”

  曹余生这番话落下来,林朔不由得暗自吃惊。

  他爹林乐山当年在世的时候,在林朔面前,话匣子基本上没合上过,什么都说。

  唯独他母亲的事儿,却绝口不提。

  林朔知道老爷子的苦衷,父子俩相依为命,提起母亲,两人心里都不好受。

  所以林朔对自己母亲的情况,是知之甚少。

  因为这个关系,连带着,林朔对母亲的娘家,云家人的情况也知道得很少。

  这方面的情报,林乐山无意间把林朔给屏蔽了。

  现在听曹余生这么一说,林朔很意外,不由得问道:“云家人,到底有什么能耐?”

  “云家人,那可厉害。”曹余生说道,“云家人的能耐要是练成了,那是举世无双的本领。

  猎门这上万年,直到三百年前,统领猎门的一直是云家,不是没有原因的。

  他们的强大,很难用言语去形容,也很难按常理去揣度。

  不过听说啊,他们的传承,对族人天赋的要求极为苛刻,合格的传人在唐宋之后,就越来越少了。

  到了三百年前,已经没人练得成了,这才有你们林家的机会。

  但是你母亲、我三姐,是个例外。

  她练成了。

  云家人的传承到底是什么,其实哪怕我们曹家主脉,都没有太详细的情报,更别说我这个分支的掌门人了。

  不过,我有幸是你娘的结义兄弟,所以我知道得比别人多。

  她究竟有厉害呢,我这么跟你说吧。

  她要是不想让你看见她,她现在就算贴着你的鼻子站着,你都看不见。

  而她跟你沟通的时候,根本不用说话,她想让你看见什么,你就会看见什么。

  她以前跟我说过,她还没有完全练成。

  一旦练成了,不仅仅是看到什么,人的五感,包括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她都能随意操控。

  你爹啊,就占了这个便宜,趁着她还没练成,能闻到她。

  我和苗老二就没办法了,所以啊,她最后跟了你爹。

  不过,操控五感,这只是云家人能耐的冰山一角,更厉害的东西,那我就不清楚了,你娘也不肯说。

  所以,当年云三姐失踪后,我从来就不认为她死了。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让她没办法现身,只能躲着人。

  而她,也确实有这个能力。”

  “可是……”林朔抽动了一下鼻翼,“我闻不到她。”

  “练成了呗。”曹余生说道,“你娘的性子呢,外冷内热。表面上看,是个冰山美人,可其实心善着呢。

  我估计你这方面啊,随她。

  要是跟爹一样,嘿,那就是一说书的,嘴里头没一句话能信。”

  说这番话的时候,曹余生脸上有缅怀之色,随后叹了口气继续道:“孩子你想啊,这么个性子的女人,二十多年憋着不见自己的儿子,得多难受?

  这里头,到底是什么事逼得她不得不这么做?

  我这二十几年,其实一直在查。

  头二十年,那是毫无头绪,最近这两三年,多少有点儿眉目了。

  我觉得,这件事儿,跟一样东西有关。”

  “什么东西?”林朔问道。

  “还不知道。”曹余生叹了口气,“这个东西,名字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有这种东西。”

  林朔听得是一头雾水,但看到曹余生没有到此为止的意思,于是就没有打断,而是继续听了下去。

  “三姐是云家人,云家是猎门中人,所以要查三姐的事儿,自然是从猎门情报入手。

  猎门情报,三百年前归云家管,云家衰弱之后,最近这三百年归曹家管。

  可是十五年前,曹家主脉一场大火,烧掉的不仅仅是曹家的传承,还有猎门上万年的情报资料。

  什么甲骨文啊,竹简啊,书籍啊,全烧了。

  以前我是曹家分支传人,没有权限察看这些资料,而等我成为曹家家主,这些情报又被烧了,只剩下一些残片。

  这件事儿啊,不能假手于人,只能由我亲自查。

  所以,我不得不多花了几年,去学了古籍修复的手艺。

  最近几年,我一直在着手修复那些从曹家废墟里扒出来的残片。

  烧得实在太干净了,我这边进度很慢。

  不过,通过残片里的只言片语,我大致能看出来,有一种东西,是云家人的死敌。

  这种东西,跟云家互相纠缠的时间不短了,从唐宋时期就开始了。

  而云家,就是从唐宋开始慢慢没落的。

  是不是很巧?

  在我看来,以你的娘的能耐,这世上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威胁到她。

  可如果真有的话,那这个东西,就八九不离十了。”

  曹余生说完之后,拿起桌子上的盖碗儿,喝了一口茶水,润了润嗓子。

  而这会儿的林朔,脑子其实有点乱。

  曹余生提供的这些信息,对他而言冲击力不小。

  他听明白了曹余生的说法,也觉得这个人不会骗自己。

  云家人的这些能耐,确实是匪夷所思。

  不过,林朔毕竟是看过苏家“圈地禁锢”秘籍的,苏家那门绝招,其实也没什么道理可讲。

  猎门六大家,林章修力、曹苗借物、云苏炼神。

  云家和苏家的能耐,原本就很难用常识去判断,这方面林朔是有心理准备的。

  而且自己母亲这么厉害,在感情上林朔也很容易接受。

  至于曹余生所说的那种东西,目前只是曹余生的个人推测,林朔也只是听听而已,不至于脑子乱。

  关键是,他联想到最近几年,自己做的那些梦了。

  最近,他不止一次地梦到自己母亲。

  而既然听曹余生说,母亲有这份能耐,那林朔就知道,这些梦,可能不仅仅是梦。

  很有可能是母亲正在向自己传递什么信息。

  可是,做梦就是这样,梦里头清醒得很,醒了就忘。

  这会儿回想自己做得那些梦,林朔发现有些想不起来。

  他心里着急,脑子有些乱。

  曹余生是个擅长察言观色的,一看林朔这个表情,就知道这孩子着急了。

  “林朔,你别急。”曹余生说道,“其实现在啊,有两件事,可能会进一步提供线索。”

  林朔抬头问道,“什么事?”

  “第一件事,白首飞尸。”曹余生说道,“十五年前,曹家主脉的祸事,因谁而起?就是这头畜生。

  可畜生会杀人,它还会放火吗?

  应该不会吧?

  所以,很有可能是有人故意放得那把火。

  而放这把火,是不是直指我们猎门的情报资料啊?

  那烧毁情报,他是想抹除或者掩盖什么呢?

  现在,白首飞尸在消失了十五年之后,又在尼泊尔出现了,这是巧合吗?

  我看没那么简单。

  这事儿的背后,有人。

  只要有人,就有线索。

  这是第一。”

  听着曹余生的分析,林朔不由得连连点头。

  这位曹家主,不愧是猎门谋主,思路清晰的很。

  “那第二件事情呢?”林朔问道。

  “第二件,就是平辈盟礼。”曹余生说道,“之前,你不是让我通知全世界大大小小的猎门家族吗?

  你这个猎门魁首号令,我这个猎门谋主,那是不得不从啊。”

  听出曹余生话里的揶揄之意,林朔有些无奈。

  林朔心想,这事儿还真不能怪我以势压人,谁让你曹四舅之前不见我呢。

  我又不知道你什么情况,只能公事公办了呗。

  不过这些话当然不能说出来,所以林朔只是嘴角抽了抽,没说话。

  曹余生显然并不在意,继续说下去道:“这几天,消息我已经散下去了。

  从昨天开始,陆续有回复过来了。

  嚯,挺热闹,都来啊,一个个积极得很。

  而有一户人家,我原本没指望他们会派人来,结果,他们也要来。

  你猜猜是哪家?”

  林朔眼睛一亮,轻轻拍了拍桌子:“云家。”

  “没错。”曹余生点点头,似是得对林朔的机敏很是欣赏,脸上挂着一丝欣慰的笑意,说道,“看样子,云家,出了一位新传人了。

  那等他来了,我们向他打听打听。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那东西到底是什么,有没有可能跟云三姐失踪有关。”

  “嗯。”林朔点了点头。

  “孩子,你要沉住气。”曹余生语气一沉,拍了拍林朔的手背,“事情,总有水落石出的那天,你现在是猎门魁首,身上担子可不轻啊。”

  林朔心里微微一动,知道这是话里有话。

  正打算询问什么,却听到外面有人敲门。

  “老林,你在里面吗?”

  魏行山这把嗓门,砖墙根本就挡不住。

  “今天我们就先聊到这儿吧。”曹余生站起来说道,“先去把其他人迎进来。”

  两人止住了话题,站起来身往书房外走去。

  穿堂过户没一会儿,门分左右,只见魏行山就在门外,身后跟着nne、章进。

  这个巨汉手里,正捧着七八张照片,一看到林朔就问道:

  “老林,你帮我挑挑,哪家姑娘好,这曹家人也太热情了!”

  曹余生上前一步,从魏行山手里拿过这叠照片,然后问林朔:“这位是?”

  “我徒弟。”

  “哦。”曹余生点点头,随手就把手里的相片扔在了门外,“那这些姑娘配不上。”

  拍了拍手,曹余生单手一引:“诸位,曹某人怠慢了,还请入堂议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