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一百八十七章 毁尸灭迹
  横亘在林朔等人眼前的这条河,水不深,最多没到膝盖,但却很宽,二三十米。

  河水很清澈,底下的鹅卵石清晰可见。

  眼下天色已经慢慢暗下来了,林朔之前指过的那个山头,就在河对面。

  左右一看,这条河从东边绕着山谷转出来,通向了西边,看不到尽头。

  林朔的嗅觉,碰上这种河,那就没什么办法了,于是干脆手一挥,先过河。

  这条河不深,能直接趟过去。

  过去之后的半山腰上,可以用来安营扎寨,这条河还能用做取水地。

  人要取水,动物也是一样。

  这么好一条河,又人迹罕至,肯定会有动物来。

  到时候章进的能耐,就能展示出来了。

  根据尼泊尔和印度方面提供的尸检报告显示,那个村子受害人的死亡时间,是在凌晨一点种左右。

  所以那头白首飞尸,也是在那会儿走过刚才林朔走的那条路,再穿过那片荆棘丛,潜入河中不见的。

  这会儿是下午五点多不到六点,现在去让章进去问附近的动物,那肯定问不出什么来。

  因为动物是活的,有自己的活动范围,会东奔西跑。

  而它们的各种活动,其实比人类更加有规律。

  什么时候来河边喝水,时间上基本是固定的。

  下午五六点钟来喝水的动物,不会知道这里半夜发生的事情。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知道的,肯定是半夜过来的动物。

  而且喝水这种行为,对动物而言是一种危险性很高的行为,大家都要喝水,所以在水源地附近,极有可能会遇上天敌。

  因此但凡是群体活动的动物,在这儿大多会有专门放哨的。

  到时候让章进一问,十有八九能知道那东西的下落。

  所以林朔把营地安在这里附近,就等于把这事儿落了听了。

  别的暂时不用管,等着就行。

  在半山腰上停下脚步,众人纷纷开始忙碌起来。

  林朔是最清闲的,因为安营扎寨这种活儿,魏行山和Anne一向出力比较多。

  魏行山负责营地的大小事情,支帐篷生篝火这些,他轻车熟路。

  Anne则负责外围的防务,眼下正在布置“画牢”。

  章进出去打猎去了,有他在,这原本属于林朔的活儿都省了。

  曹余生正在观察这里的地势,手里拿着一把折扇,慢慢悠悠地扇着。

  这趟山路走下来,曹家主毕竟上了年纪,出了不少汗,这会儿扇扇风凉快凉快。

  这位曹家主一看Anne已经在外面开始布置石块了,脸上很欣慰,连连点头道:“这个可不容易,连‘画牢’都学会了,苏家真是后继有人啊。”

  林朔听出了他话语中的萧索之意,问道:“我听说,四舅有一个儿子?”

  “曹冕。”曹余生把手里的扇子一收,说道,“比你小两岁,今年二十四了,在英国找了个女朋友,本来过年回来让我见见的,结果忽然又变卦了,说是要去意大利旅游。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哎,这小子,对猎门的事儿不感兴趣。

  我们曹家到我这辈,猎门的这摊子事儿,估计也就断了。

  魁首,我在想啊,明年平辈盟礼之后,曹家就别在六大家的位置上占着茅坑不拉屎了,我这个六魁首,要不要的也不吃劲,就算了吧。”

  林朔听到这番话,心里其实不是滋味。

  曹余生这个人,哪怕刨去私人关系,林朔也是很欣赏甚至敬重的。

  虽然现在猎门的情报中绝大多数,已经在十五年前付之一炬,但曹家这个情报部门,依然是不可或缺的。

  因为情报本身是要不断更新的,老的丢了不怕,以后新的怎么办?

  曹家一旦撂了这个担子,谁来挑?

  谁又能让林朔这个魁首放心呢?

  可现实情况是,曹家确实后继无人,而且曹余生本身的身体情况也不容乐观,之前林朔是不知道,现在人在早上昏过去了,这是实打实的。

  所以曹余生这番话,林朔不知道怎么接。

  “不过,魁首你不要担心。”曹余生压低了声线,又说道,“只要我曹余生在一天,就永远会有一个情报机构,为你林朔服务。曹家人虽然指望不上了,可念秋我观察了一段时间,这姑娘是个好材料。

  心思细腻,做事稳当,而且对你也足够忠心。

  慢慢地,我会把我手里的事儿,交给她。

  她以后会是苏家的家主,同时也是你林家的贤内助,曹家这摊事儿给她,那是再合适不过了。”

  “四舅。”林朔提醒道,“您这么压着嗓子没用,她那耳朵,瞒不过的。”

  “我知道,就是让她听见。”曹余生“啪”地一声展开了自己手里捏着的折扇,缓缓摇了摇。

  Anne这会儿也回来了,一张俏脸就跟现在天边的云彩一样,那是红霞万道。

  晚霞行千里,看样子明天天气不错。

  Anne的心情看起来也不错,在林朔和曹余生面前坐下来,眉梢眼角带着数不尽的风情,开始亲手为大伙儿准备晚饭。

  魏行山早就把篝火生好了,在睡觉之前,Anne会把“画牢”留了个口子,相当于一闪无形的门,魏行山顺着这道门出去,为篝火找足够多的柴禾。

  Anne在篝火上支了口锅子,放上半锅清水,倒进去一大包脱水蔬菜,然后又放了一些盐。

  一天山路走下来,能喝一口热气腾腾的蔬菜汤,那是一种享受。

  当然蔬菜汤在热量上是远远不够的,不过林朔并不着急,因为章进离开了营地有一个小时了,应该快带猎物回来了。

  结果又等了几分钟,林朔远远地就闻到,这趟章进猎到的东西,似乎不太一般。

  只见魏行山急匆匆地跑回了营地,嘴里喘着气,脸上的表情很复杂。

  “怎么了?”林朔问道。

  “老林,要说章进这小子,你还真没白疼他,跟你果然是一个路数。”魏行山说道,“你快下山去看看吧,他猎到的东西,平地拖着勉强还行,但要扛上山,我们两个人实在劲儿不够。”

  林朔一听,心想坏了,马上起身往山下走。

  结果人还在山上呢,就远远地看到山下躺着个大家伙。

  “你看,跟你确实是一个路数吧?”魏行山说道,“猎到的东西也太大了,死沉死沉的。”

  林朔看清了山下的东西,单手捂着自己的脑门,嘴里说道:“完了,这小子,少嘱咐一句都不行。”

  “怎么了?”魏行山问道。

  身后跟上来的曹余生说道:“这个东西,叫做印度犀,如今现存也就三千来头了,属于易危珍稀类保护动物。小魏,你知道这东西为什么现在这么少吗?”

  “为什么?”魏行山问道。

  “它是全世界最大的单角犀牛,鼻梁上顶着那枚角,是个值钱的玩意儿,所以偷猎很猖獗。”曹余生说道,“今天下午还跟别人说咱不是偷猎的呢,得,这回算是坐实了。”

  “人赃俱获啊。”林朔叹了口气。

  “那……那怎么办?”魏行山愣了。

  山下的章进,看到半山腰上人来了,还挺亢奋,一边蹦蹦跳跳一边还招手,看样子,是在林朔面前邀功。

  在叔面前,猎了个这么大的家伙,露脸!

  “哎,这老章家,至少在打猎的手艺上,也算是后继有人吧。”曹余生叹了口气,问林朔道,“魁首,这事儿怎么收场啊?”

  “还能怎么收场?”林朔翻了翻白眼,指了指山下躺着的犀牛,“死都死了,还要给它立个碑不成?不如吃个精光,毁尸灭迹。”

  “有道理。”曹余生点点头。

  “吃得完吗?”魏行山问道。

  林朔看了看这头犀牛,好家伙,成年的雄性犀牛,三吨多将近四吨。

  林朔抹了抹嘴,一脸无奈:

  “尽量吧。”